•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科幻灵异>>造物的恩宠>> 第23章 第 23 章

    第23章 第 23 章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齐瞳原本就是迟遇的闺蜜,  中学时代两人无话不谈,上了大学之后一个在国外一个在国内,时常发微信视个频什么的,的确没有中学时代那么亲密无间了。

        这回因为姐姐的事,  迟遇将她家最为私密的一切都告诉齐瞳,  齐瞳是她在这段昏暗痛苦的日子里最重要的支柱。

        两人的关系又迅速重燃,甚至比之前更加亲密。

        可是,  即便是面对齐瞳,  迟遇也不想将慕兰俱乐部二楼发生的事和盘托出。

        被冉禁牵制和“教导”这件事,让已经成年了四年,  独自在海外生活了四年的迟遇,  有种被当成小孩调教的羞耻,  更是落了下风。

        齐瞳见迟遇并不想多说,但她心里也明白发生了什么。

        以她多年处理私人事务的经验来看,迟遇和冉禁还有得斗,  甚至两个人之间还存在很多安定的因素。

        从迟理之死的复杂程度来看,她俩的关系肯定还会转变。

        至于向哪方面转变,现在还不好说。

        即便迟遇不说,  齐瞳也猜得**不离十了:“接吻这事儿真没法说,  怎么形容都不可能真的说明白,那口感啊得你自己领悟,自己多实操才能体会。”

        迟遇听到“多实操”这三个字,  翻了个白眼。

        齐瞳:“……”

        我这金玉良言都没把公主殿下伺候舒服了?小太监真不好当。

        算了,别说这些拱火了,  还是继续说同学聚会的事儿吧。

        齐瞳一早就知道有高中同学聚会,  觉得迟遇肯定不会去的,  随意提了一嘴后,  开始聊以前同学的各种八卦给她解解闷。

        到底是齐瞳,毕业这么多年了一张口还是老瓜农,跟还在一个学校一间教室似的,谁谁谁和什么社会名流商界巨富结了婚,谁谁谁创业失败上了几次天台,谁谁谁生孩子了,谁谁谁出柜了……再小的一点点小事,都逃不过她的火眼金睛。

        齐瞳说这些完全是想要调节一下气氛,转移转移迟遇的注意力。

        可当迟遇的注意力真的转过来,甚至很认真在听她说话时,齐瞳又害怕了。

        毕业这些年都没有搞什么聚会,就在前两天迟遇的事闹得那么大,到处都是关于她的新闻报道,突然班级群里开始热热闹闹地组织吃饭。

        齐瞳用头发丝想都知道,这帮人就是看到这大新闻实在太好奇,才组织了这次同学聚会,想要当面向迟遇八卦。

        以迟遇的聪明脑子一想就能想到这一层。

        “你说,楚维嫁给了谁?周宇?”迟遇的重点出乎齐瞳的意料。

        “嗯……是、是啊。”齐瞳有点儿张不开口,生怕自己说错了什么。

        “明日科技的创始人?”

        得到了齐瞳的肯定,迟遇思绪一转,问她:“同学聚会什么时候?”

        “明天晚上七点。怎么,你要去啊?”

        前几天迟遇闯到冉禁的办公室里,与冉禁那一通没有占到优势的对话过程中,她看见了冉禁的电脑屏幕的角落里,调出了通讯录,停在“明日科技  周宇”这个名字的页面。

        对月轨道被封锁,迟氏集团的大股东们也在被迟遇分化,冉禁没有投降,还在硬撑。

        可硬撑肯定也得有硬撑的办法。

        这个明日科技在对月轨道方面有一定的实力,迟遇是知道的,她所在的fiu与明日科技还有合作项目。

        所以冉禁会向明日科技求救?

        不能让她找到退路了,迟遇打算步步紧逼,将她所有的后路都掐断,毁掉她所有的可能性。

        “同学聚会什么时候。”迟遇对齐瞳说,“我去。”

        齐瞳:“……”

        高中毕业也有四年多了,他们有个群,迟遇也在里面,但常年都处于屏蔽状态。

        在去同学会的路上,她打开了班级微信群。

        微信群里的昵称全都改成了真名,迟遇看了一圈,目光落在楚维的名字上。

        前几年楚维还向她询问了一些对月轨道方面的专业问题,迟遇也耐心解答了。

        据迟遇所知,楚维自己有一个外贸公司,和星系航道不搭界。

        或许那时候楚维就是为了她丈夫周宇来问的。

        三天后,迟遇来到市南一家餐厅的露台,这儿今晚被同学聚会包场了。

        迟遇和齐瞳在餐厅楼下见了面,一块儿上楼。

        到了餐厅露台时,已经有三十多号人在了。

        为了防风又不妨碍观赏景观,餐厅一早就罩下了半圆形的透明防风墙,内置新风系统,能看见远处渐渐点燃的城市夜景,不冷也不闷。

        迟遇一现身,原本三三两两分开聊天喝酒的小圈子,立即向她这儿聚拢。

        迟遇一边和老同学聊着天,四两拨千斤地避开他们的八卦,一边跟齐瞳坐到了沙发上。

        坐下拿起酒杯的时候,迟遇看见了坐在她对面,愁眉不展的楚维。

        ……

        手机点了一下,一百万很快转入了熟悉的海外账户。

        以前这件事都是迟理亲自来做,现在需要冉禁来完成了。

        冉禁在开始视频之前将平时面朝墙壁的镜子翻过来,短暂地端详了一番。

        因为长时间的睡眠不足,她的脸色极其难看,没办法,只好稍微上了点妆。

        化了妆气色好了不少,练习了几下温柔的笑容后,按下了视频请求。

        等待了几秒后,一棵挂满了各种装饰物的圣诞树出现在画面里。

        “rry  christas!”

        随着稚嫩的声音响起,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女孩突然冲出来,对着镜头用力亲了一口。

        小女孩看上去三、四岁,一双大眼睛晶莹剔透,乐起来变成两道新月。她看见镜头里的冉禁,忍不住捧着放在桌上的平板,亲了又亲。

        直到平板被她撞倒,负责照顾她的管家才匆匆赶来,将平板重新立了起来,顺便扶正自己脑袋上的圣诞帽。

        冉禁笑着对小女孩说:“距离圣诞还有一段时间呢。”

        “冉小姐。”管家说,“小小姐这几天一直吵着要视频,估计是过节太想你和迟总了。”

        冉禁对着视频笑道:“想我就跟我视频啊,让我看看宝贝,是不是又长高了。”

        小女孩扬起小下巴,叉腰站好,在跟管家比个头:“长得可高啦!”

        冉禁见她活泼的样子,略有点安心,忍不住伸手隔着屏幕摸了摸她的小脸蛋。

        “妈妈,你们什么时候来看我?我好乖的,都有好好吃饭。”小女孩跪在地毯上,脸蛋凑近屏幕,委委屈屈。

        冉禁眼睛有点热:“对不起,宝贝,妈妈现在有点忙,等妈妈有时间了一定飞去看你,好不好?”

        “哦。”小女孩有点失望,她听懂了冉禁的意思,也就是这个圣诞节她得一个人过了。

        冉禁陪着小女孩聊了很久。

        小女孩跟她说起无数琐碎的事情,吃了什么看了什么玩了什么,只要她想到的都跟冉禁说。

        冉禁也没有半点不耐烦,一直跟她聊天,直到小姑娘最后抱着平板睡着了。

        管家蹑手蹑脚过来,将她抱回卧室去睡觉,冉禁才将视频给挂断。

        冉禁觉得她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上次还问起了迟理,这次却没特意提到了。

        冉禁捏了捏鼻梁,头有点疼,也有点累。

        不过因为迟遇已经拷贝走了她虹膜的原因,倒是让她松了口气,不用再每天提心吊胆地戴着阻隔器,那仪器太伤眼睛,摘下之后轻松不少。

        冉禁喝了杯咖啡后,重新振作精神,回到电脑前。

        浏览器开了很多窗口,大多数都是工作上的内容。

        她重新打开一个窗口,没在个人收藏里找,而是直接输入网址。

        这是一个邮箱网站,她输入了账号密码登录。

        有新邮件。

        冉禁皱着眉看了一会儿后,有些震惊,同时也觉得庆幸。

        邮件的最下方留了联系的手机号,她拨了过去。

        电话很快接通了,对面很安静,没人出声。

        冉禁率先开口:“你是,周宇周先生吗?”

        对面的男人呼出一口沉重的气流,打在话筒上。

        “我觉得他在外面有人了。”

        楚维的一句话,让迟遇和齐瞳停下了喝酒的动作,诧异地看着她。

        楚维说的“他”,正是她丈夫,周宇。

        “怎么了?为什么啊?从哪里看出来的?”一下子到了齐瞳的专业领域,她速速三连问,生怕错过了这惊天大瓜。

        楚维和迟遇、齐瞳三个人坐在角落里,点了酒,随便聊聊。

        楚维就是当年转校过来后的第一次月考,以一分之差艳压过迟遇,后来又被迟遇摁回去摩擦到毕业的万年老二。

        大概是两个人常年争夺年纪第一的宝座,打着打着打出了感情,后来迟遇也帮过她忙,这个同学聚会,楚维对其他人都没什么想法,加上这段时间生活上很不顺利,有点后悔这么早结婚,看到事业已经小有所成的迟遇,就想和她聊几句。

        周围的同学在聊什么明星八卦,谁谁谁五十好几了也不知道怎么保养的,还跟十八岁的小姑娘一样,也不知道哪儿做的医美。

        而她们这块,一片愁云惨雾。

        楚维单手支着下巴,知道齐瞳这几年开自己的个人工作室,开得风生水起,回头说不定还能让她帮帮忙,就跟她们一块儿说了:

        “最近他总是会跑到阳台一个人抽烟,抽烟的时候不知道跟谁打电话,我一去他就挂了。上个厕所也是手机不离身,我问他要手机,他也不给。”

        齐瞳一听,从职业角度分析,手机捂得这么严实,外面肯定有人了。

        “可是,我查了他最近的行踪,没有任何开房记录。回家的时间点也挺正常。上周他说开会要晚回来,我假装送宵夜去他公司突然袭击,结果他真的在开会。”

        迟遇慢慢抿着酒,齐瞳问她:“那除了他总是手机不离身之外,还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楚维想了想,说:“有。就是这几个月,他说话的时候莫名其妙会加一个‘对吧’‘行了吗’,这样的口头禅,以前都没有。那天早上他要去见一个合作方,在选领带。他发现我在注意他,就选了那条蓝色的,然后跟我说,‘我见合作方都用这条领带,对吧。’。

        “以前早上他会体贴地帮我往咖啡里加冰博克,每回浓度都刚刚好。最近他加完之后居然会问我‘行了吗’,完全是心不在焉的感觉,很敷衍。

        “以前他绝对不会这样说话,他要不是真的在敷衍我,就是不知道从谁那里学来的口头禅。”

        说到这里,楚维的眼神变得锋利:“不管是敷衍我还是被别人影响,很明显,他在外面有状况。”

        迟遇安静地听完她的话后,问她:“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他有问题的?”

        “三个月前,他从上海回来就不对劲了。”楚维又闷下一杯酒,脸色泛红,“我觉得他就是在上海遇到了什么野女人,心跟着跑了。”

        楚维这一晚都在买醉,最后还是迟遇和齐瞳一块儿将她劝住,这才没当场昏睡过去。

        不管周宇究竟在外面有没有人,来之前迟遇已经调查过了,周家和楚家有根深蒂固的合作关系,他俩的婚姻有感情基础,同样也有物质联系。

        最近周宇家的生意还出了点问题,无论如何,周宇都不可能轻易切断和楚维的关系,特别是在当下。

        争取到楚维,再加上明日科技和fiu的关系,迟遇依旧有把握切断冉禁这条外部支援的线。

        迟遇和齐瞳一块儿送楚维回家。

        到楚维家的社区门口,迟遇一眼就看见了熟悉的车。

        冉禁那辆保时捷就停在二十米开外的地方。

        开车的齐瞳也认出来了,疑惑地看向副驾的迟遇。

        迟遇目不转睛地盯着冉禁的车,这时候,周宇推开了副驾的车门,走了出来。

        随后冉禁从另一侧开门,一并下车。

        原本就有八分醉的楚维看到这一幕,犹如一桶油浇在烈火上,蹭地坐了起来,死盯着冉禁就要开车门出去。

        迟遇立即下车,在楚维出来之前将她摁了回去,对齐瞳说:“拉着她,别让她发疯。”

        “好咧!”齐瞳立即绕到后座,拽住楚维说,“你冷静点。”

        楚维一肘怼在齐瞳的胸口:“我冷静?那女人就在面前,我他妈的怎么冷静!”

        齐瞳差点被她肘得绝过气去,痛得眼前发黑,依旧不忘迟遇的指示,死死压着楚维,别让场面太过凶险。

        迟遇穿过寒冷的夜风,慢慢靠近。

        她看见周宇握住了冉禁了手。

        迟遇:“……”

        至于么?

        迟遇皱着眉,心里被拧了一把似的酸痛。

        “合作愉快。”周宇握着冉禁的手,嘴上说的是合作的事情,可看着冉禁的眼神里是清晰的欣赏和不舍,甚至那诚恳的态度还带着点儿崇拜。

        听不到他们说什么,但是看得见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齐瞳很是时候地捂住了楚维的眼睛。

        “合作愉快。”冉禁则是公事公办的从容。

        她就要将手缩回去的时候,迟遇突然上来,走进了周宇和她之间。

        沿着冉禁的手掌,把她的手从周宇那儿接了回来,与她十指相扣。

        “大嫂。”迟遇撑起笑容,还特意在这个称呼上加重了语气,“好巧啊,在这儿遇到你。”

        冉禁看见迟遇的时候有些讶异,但很快明白了,迟遇肯定想到了她会找周宇帮忙。

        “回头见。”周宇对冉禁笑得温文尔雅之后,默默看了迟遇一眼,离开了。

        周宇这一系列细微的表情和态度,让迟遇知道,周宇已经认定了冉禁。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造物的恩宠》章节( 第23章 第 23 章)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造物的恩宠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