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同人美文>>友人帐变异啦>> 第 20 章

    第 20 章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他啊,叫小栗虫太郎。”

        藤本秘书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柯南觉得有些不对,凭着侦探的直觉,他认为藤本川撒谎了。

        但是到底是有什么东西被他给忽略了?柯南还在思考,他差一个发现关键线索的契机才能想明白。

        就在这时,乱步带上黑框眼镜,镜面中绿光闪现。

        “铃木宅的内贼,就是你——藤本秘书。”

        轻易地破解掉了难题。

        藤本川心里一紧,紧接着想到无论如何也自己不会被发现,底气充足起来,立马反驳:“你这么说有什么证据吗?江户川先生我敬你是名侦探,但是请你说话也要拿出证据。”

        多亏了乱步,毛利小五郎免去了一次被柯南麻醉的经历。

        乱步推了推眼镜,笑得有持无恐:“你接近退休,办事效率逐渐下降,就连这次铃木先生国外的重要行程也没有把你带上,公司突然招聘助手这件事让你更加在意。”

        “你很担心自己的地位被取代,觉得自己年轻时是公司的得力干将,老了却被老板嫌弃,自然产生了不满。”

        藤本秘书不屑:“这些都没证据吧?全是你的猜想。”

        乱步摆手:“不是猜想,是合理推测哟。”

        “这件事虽说新招的助手在推波助澜,但是主谋绝对是你。”

        乱步一下子就觉得这个案子没有意思了:“你说助手是在横滨拍卖会看到的消息,可是横滨的拍卖会那段时间不巧刚好被炸了。”

        更不巧的是,当时乱步有一个委托就在拍卖所附近,正好亲眼看到了被炸的全过程。

        柯南瞬间明白过来,原来被自己忽略的点是这个——横滨的拍卖会到现在都没有重新开业,怎么可能会在翻修过程中大力宣传?

        藤本说谎了。

        如果不是铃木史郎听了朋友的建议,心血来潮请了武侦的人,藤本的谎言几乎天衣无缝。

        得益于横滨的特殊性,一个星期至少有三座建筑物被炸,外地人很难清楚横滨的具体情况。

        没有横滨的本地人过来的话,藤本的谎言至少不会刚说出来就被拆穿。

        藤本有些慌乱:“这点是我没记清楚,我上年纪了记忆力不好还不行吗?”

        “不止如此,得知铃木先生让你来带我们参观,整个屋子里都没人,难得可以得到独自进入宅子的机会,今天早上你提前来了吧。”乱步懒得再说话,示意柯南上场。

        藤本依旧不承认,还没等他反驳,柯南就指着藤本的袖口问:“伯伯为什么你这里破了呀。”

        藤本穿的西装合身又精致,明显是个很在意自己形象的人。

        偏偏右手袖口处有一个微小的破损。

        柯南个子矮,一抬头就刚好发现了藤本袖子的诡异处。

        “这个样子好像我们学校手工课的时候,不小心被针把衣服弄破的样子诶。”

        毛利小五郎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昨天我们找到的鱼线!”

        昨天柯南一行人在角落找到了一堆鱼线,根据各种痕迹找到了宝石众目睽睽之下不翼而飞的方法。

        偷走宝石的人利用鱼线缠住宝石,在一瞬间迅速拉到二楼顶部,再用特殊机关,也就是几根细针钉在墙上,鱼线穿过针孔,将宝石卡在二楼和三楼间的隐蔽处。

        因为铃木家宅的精细设计,每层楼之间都有细致的浮雕,这些浮雕形成视觉盲区,也就成了所谓的隐蔽处。

        “可是昨天我们并没有在二楼天花板上找到宝石,搭着□□查看的松井管家也因为视力不好没有看到细针,所以昨天就没法判断。”

        如此简单的作案手法,毛利小五郎也明白过来,藤本川再也无法狡辩,一下子跪坐到地板上,对自己犯下的错误供认不讳。

        “我还能做事,凭什么要我提前退休,铃木集团的半壁江山都是我跟着老爷打下来的,现在我的功劳就不算了吗?”

        相比起最近总是出错的藤本秘书,公司的其他人感情上会理解他,但是就工作来说,他们还是会更喜欢新助手小栗虫太郎先生。

        公司其他人背后的议论越来越多,铃木史郎原本让他提前退休享福的好意在他眼中也变成了嫌弃。

        藤本川开始有事无事地找小栗虫太郎麻烦,看穿了一切的助手没有在意,反而笑着说:“藤本先生关于有什么苦恼和不满的话,我可以帮忙哦。”

        一步步的引诱,藤本川从最开始的不信到下定决心赌一把,最终还是主动钻进了小栗虫太郎下好的套里。

        计划执行的第一天,小栗虫太郎拿了一个首饰盒给藤本。

        “这是一颗从横滨带来的宝石,它的能力非常奇妙。”

        藤本没有发现他的笑容透露着几分诡异。

        从藤本口中了解到事情始末,五条悟不理解这种人的心情:“可能这就是敬业吧~”

        可以早点退休不好吗?

        有了乱步的出力,国木田和太宰这波完全是借着公费划水旅游。

        等警.察过来逮捕藤本川的时候,夏目想到什么:“话说,藤本为什么要带宝石走?而且最后宝石的位置也在一个常人根本无法弄进去的位置。”

        昨天五条悟可是用了咒力才从墙里把宝石拿出来的。

        比起被人藏起来,宝石更像是自己躲进去的。

        乱步说:“因为这个案子仅仅只是一个阴谋的某个小环节。”

        他睁开眼睛看向横滨方向:“有人用异能或者其他什么能力,完全消除了这个案子里有关小栗虫太郎的证据。”

        这个案子是小栗虫太郎对乱步的挑衅,彻底地引起了乱步的胜负欲。

        *

        小栗虫太郎推开门,给屋内坐着的人说:“暂时把武侦的大部分注意力都分散到了东京。”

        “辛苦了,横滨这边的布置也完成得很顺利。”

        开放型茶室里,额头上有着一长条缝合线、和尚打扮的男人刚刚泡好茶,心情颇好地抿了一口后,笑着给小栗虫太郎打了个招呼。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带着一个毛线帽,手指上挤出的血滴落到咖啡杯里。

        杯中血液已经积累了大半。

        “人类的恶意回馈,很期待看到夏油先生说的画面。”

        茶室内的男人放下茶杯:“当然。”

        “我会在10月31日的时候,给横滨送上一份大礼。”

        *

        太宰躺在旁边,看着乱步难得被激起斗志:“嘛,真少见。”

        夏目看着窗外,远处少管所的瞭望塔很高,整体色调也是灰色,在窗外一众美景中显得很突兀。

        某方面来说,他真的不能理解豪门的品味。

        等等。

        夏目最开始以为自己眼花了,仔细一看,确实看到了逐渐攀爬到那个瞭望塔上的黑色印记。

        “五条先生,那是什么?”

        夏目刚刚问出口,就看到一辆警车和一辆黑色汽车从远处飞速驶来停到了大门口。

        原来东京警署的效率这么高吗?报警五分钟不到就过来了?

        国木田帮着打开大门后,几个警.察和一个穿着特殊制服的男人走下车。

        制服男对着他们掏出一个证件:“你们好,少管所内疑似有设施被投了毒,存在巨大安全隐患,少管所五百米内所有居民必须强制撤离。”

        完全不是为了藤本而来。

        年轻的辅助监督刚刚严肃地说完话,表情都崩了。

        他没想到能在这里看到五条悟——那个喜欢压榨人的魔鬼!

        辅助监督虎躯一震,连忙问好:“五条先生您是在这里执行任务吗?”他左右看了看,在场不相干的人太多了,也没有把少管所的真实情况说出来。

        “对哟。”

        情况紧急,其他人先被带离了,五条悟带着夏目前往少管所。

        车上还跟来了一个不知道想做什么的太宰。

        辅助监督不认识夏目和太宰,五条悟要他说明情况,内心不断纠结。

        不能和非咒术师透露任何情况。

        年轻的辅助监督进退两难,非常佩服辅助监督里和五条悟接触最多的伊地知。

        伊地知前辈救我!

        “没关系。”

        夏目看出了辅助监督的为难,替他解围:“我是高专的新老师,太宰是横滨武装侦探社的成员,不用担心暴露了诅咒的事情。”

        这样啊,辅助监督叹了一口气,放心地说了出来:“几分钟前,窗口在少管所确认到咒胎,派遣的咒术师还没有过来,我们正在做疏散工作。”

        “咒胎如果发育完全,将会成为特级咒灵。原本五条先生在执行任务总部还暂时调派不出同级的咒术师,没想到这次运气那么好,刚好遇到了您。”

        既然是五条悟出场,那么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夏目有些好奇:“如果五条先生不在这里的话,没有同级咒术师的情况下该怎么处理?”

        “这次是特殊情况,但是出现了正在事情,只能是暂时由低等级的咒术师过来处理。”

        扯淡!

        夏目觉得不可思议:“让实力差别过大的咒术师过来,和送死有什么区别?”

        辅助监督摇头:“不会让差距太大的咒术师过来,如果五条先生不过来的话,大概率会从其他地方调遣一级以上的咒术师过来。”

        “一级咒术师即使打不过,也可以做到撤退。”

        只要命还在,就能找家入硝子治疗。

        到地方了,辅助监督把车停稳,还没下车夏目就看到了站在少管所面前的三个熟面孔。

        “这就是你说的一级咒术师?”

        前面站着的是伏黑惠三人,其中虎杖之前一直是普通人,现在也才入学两个星期。

        明显是想用高难度的任务害死虎杖。

        只要两面宿傩可以死掉,牺牲几个学生又有什么关系呢?

        猫咪老师趴在虎杖肩上,神色严肃地看着前面的眼镜男人。

        “五条先生,这也是前天你说的‘简单、长见识的任务’吗?”

        夏目面无表情,难得生气,眼中一片冰冷。

        他见多了肮脏手段,辅助监督的话在脑子里一转,就把咒术会打得算盘全给猜了出来。

        夏目不是怀疑五条悟说谎,只是有点生气他的疏忽,更多的怒火则是对着咒术会那群早该进棺.材的垃圾。

        又联想到了阴阳寮里的那群人。

        “掌权太久的老不死们,多少都沾点病。”

        夏目很少说这么直白的话。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友人帐变异啦》章节( 第 20 章)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友人帐变异啦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