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同人美文>>友人帐变异啦>> 第 17 章

    第 17 章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国木田对太宰发泄完怒火,还没来得及被太宰再次忽悠,乱步那边的案子就结束了。

        嫌疑人认罪被带走后,松井管家上前一步走到毛利小五郎身前。

        “毛利先生,我是来找您进行一项委托的。”

        “什么,找回失踪的不详宝石?!”

        一行人搭着松井准备好的汽车前往铃木宅。

        路上毛利小五郎看着旁边的柯南非常不爽:“这件事那么危险,为什么一定要带上这个小鬼?”

        主动提出要和柯南坐一辆车的乱步举手:“带过去交流一下感情。”

        “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武装可以保障,实在不行还有夏目。

        乱步悠闲地咬了一口巧克力棒,对于铃木宅的情况,他很感兴趣,不然也不会让国木田带他一起来了。

        柯南把头一偏嘴角略微抽搐。

        虽然是他不放心毛利叔叔主动求着乱步把自己带过去的,但是和乱步交流感情什么的,想到当初乱步以交流感情的名义顺走了自己多少零食。

        现在柯南听到这个词还是很有后遗症。

        毛利小五郎准备说什么,小兰扯了扯他的胳膊帮着柯南说话:“爸爸,柯南和乱步两个叔侄好久都没见面了啦。”

        这次毛利小五郎原本连女儿也不想带,小兰担心他,多亏了乱步才让她和柯南跟过来。

        相比这车还算和平的氛围,松井亲自开的另一辆车就要火爆多了。

        又一次被骗的国木田坐在副驾驶位上回头:“太宰**吧!”

        太宰治眼睛都亮了:“好耶。”

        “不是在给你提建议,也不准跳窗!会给雇主增加麻烦的。”

        夏目被五条悟和太宰治夹在后排中间。

        五条悟趁着太宰治研究跳窗到底能不能死的时候,和夏目咬耳朵。

        “随时随地都想着**的笨蛋果然很给人添麻烦呀。”

        国木田:“深有体会。”

        太宰治把头从窗外缩回来:“28岁还没有教师资格证的老师也给人添了麻烦哦。”

        眼看两人又要吵起来,夏目拿出一副耳塞。

        五条悟/太宰治:?

        夏目顶着他们疑惑地目光说:“你们继续。”

        “贵志/夏目,你变了!”两个人异口同声地委屈后停下争吵。

        总算安静了。

        二十多分钟后,一行人到达了铃木宅。

        “地理位置真不错。”

        左边临海,右边放眼望去,唯一可以看到的建筑物是远处一家少年监管所。

        “所以为什么旁边会有少年监管所啊?”国木田表示不解。

        小兰替不在场的闺蜜解释:“园子家老宅很看重风水,当初选中这里的时候监管所就已经存在了。”

        松井打开别墅大门:“毛利小姐说的对,我先带你们去看看事发地点吧。”

        不愧是名门府邸,内部装修华丽又不庸俗,空间极大,设计也很棒。

        五条悟问夏目:“感受到了吗?”

        屋子里有浓郁的诅咒气息。

        夏目点头:“而且没有一点妖怪的痕迹,果然是诅咒作祟。”

        来到二楼,侦探们小心收集着线索,松井管家正在回答毛利小五郎的问话。

        所有人都默契地把诅咒出现地的二楼展览柜留给夏目和五条悟。

        夏目冷不丁看到太宰治跃跃欲试摸向展览柜的手,“等等太宰!”

        太宰一下子摸到展柜:“怎么了?”

        不论宝石是否还在原处,只要摸到展览柜玻璃,宝石的诅咒即为发动。

        所有受到诅咒的人,下楼梯的时候都会惨死,不论下的楼梯是否为铃木宅的楼梯,单指“下楼梯”这个动作受到了诅咒。

        解释一番后,夏目担忧太宰:“诅咒和异能不是一个体系的东西,你没事吧?”

        他怕太宰100%**失败体质不起作用。

        反倒是太宰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别担心,如果真的**,就太好了。”

        “只是可惜没有美女陪着殉情。”

        上下打量了一番夏目:“要不我试试下楼梯的抱着夏目一起殉情怎么样?”

        五条悟拉开他和夏目的距离:“终于连性别都认知错乱了吗。”

        看着太宰治被一道常人看不见的黑色诅咒死死缠绕,五条悟歪头:“我也很好奇你会不会因为诅咒死掉。”

        夏目不同意五条悟想做的这个实验,即使太宰治平时把**当□□好。

        太宰治摆了摆手:“夏目不用担心,因为我也很好奇来着。”

        咒术和异能究竟有什么区别。

        弄清楚了,才不会担忧诅咒师入侵横滨如何把他们赶出去的事情了。

        如果国木田在这里肯定也不会由着太宰乱来,可是坏就坏在铃木宅太大,为了保护乱步等人的安全,他已经跟着他们去了其他地方搜查。

        五条悟扶着额头笑得停不下来。

        太宰有些不爽,好像被人看穿了。

        夏目明白太宰的意思,他和五条悟的区别就是,五条悟会毫不犹豫地笑出来,而他没有那么欠揍。

        “祝你成功。”

        五条悟站在楼梯上抱臂围观:“当然如果失败了我也不会救你。”

        太宰估算了一下楼梯高度:“无所谓。”

        两个人仗着夏目肯定会救,互相肆无忌惮地放着狠话。

        幼稚。

        夏目拿出咒灵账,做好准备随时捞人。

        “太宰请务必小心。”

        太宰试探性地下了一半楼梯:“好像没有什么用。”

        “叮——”

        下一秒,太宰听到轻微的铃铛声,紧接着他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失去平衡。

        两层楼梯间忽然张开一张狰狞大嘴,牙齿尖锐锋利。

        「诅咒之灵,显其形态」

        三条锁链迅速拉住太宰,把他安稳送到一楼。

        太宰曲腿坐到地上:“哈哈哈有趣,虽然很感谢夏目的帮助,但是这个诅咒对我没用哦。”

        五条悟凭借六眼看到了依旧缠绕在太宰周围的诅咒:“真的消失了吗?”

        太宰测出满意结果:“你可以攻击我试试。”

        五条悟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瞬间弹出一道咒力。

        携带着破风声的咒力在即将接触太宰的时刻消失无踪。

        太宰拿掉锁链:“看,只有夏目的能力才对我有用。”

        “我还是唯一一个看得到夏目灵力的人。”

        “这些都证明我们有无法割裂的缘分。”

        五条悟从再见到太宰开始就觉得不爽,特别是太宰治那家伙还是贵志的朋友。

        太宰这句话一说出口,让五条悟心中更加烦躁。

        说不上来为什么,大概是猫咪看重的小鱼干要被人截胡了吧。

        “可是你的诅咒还在,我没有说谎。”

        五条悟抬手间术式发动,轰掉了展览柜。

        绝对不是在发泄。

        宝石留下的诅咒得到解除。

        “贵志把力量集中在双眼上也能看到。”

        夏目试着按照五条悟的方法去做,果然看到了紧紧束缚住太宰的诅咒。

        为什么没有消失?

        五条悟扶着额头:“真是……预感高专工作量又要增加了。”

        “五条先生,太宰的诅咒是今天突然出现的吗?”

        五条悟走下楼:“准确来说,是和宝石留下的诅咒一起附加在这个**癖身上的。”

        太宰毫不示弱地盯着五条悟,甚至有些高兴:“我这种情况很少见吧,需要跟着你们高专的人?”

        “要求不高,让我和夏目住一起就行了。”

        五条悟径直走过他:“做梦~”

        他走到大门旁边,手一伸:“宝石找到了。”

        一阵波动后,隐形的心型宝石被五条悟拿出,缠上写满咒文的绷带后装进衣兜。

        太宰伸了伸胳膊,要夏目把他扶起来:“这么快就找到宝石,让他们怎么玩。”

        夏目想到乱步的性格:“相信他,演戏虽然不一定好,但是让凶手露出马脚还是可以的。”

        铃木史郎给武侦和毛利小五郎的委托内容根本就不是寻找宝石。

        明知道宝石是咒物,如此危险的工作自然是委托给了咒术师。

        铃木史郎找侦探的真正原因是找出陷害他的元凶。

        宝石**后铃木史郎就马上反应过来,他好像中套了。

        “最开始是管家和我说了心型宝石的存在,我才感兴趣的。”

        铃木史郎询问过管家,管家说这个消息是铃木史郎的秘书告诉他的。

        传来传去,铃木史郎也不能肯定怀疑的究竟是谁了。

        “宝石大概也是被他藏起来的,如果可以,我希望你们可以抓到内贼,麻烦了。”

        乱步众人这是才走出来。

        毛利小五郎还在和松井管家演戏:“情况我们了解了,宝石不见应该是非自然力作祟。”

        小兰补充:“现在天要黑了,待在这里不安全,我们就先告辞了。”

        明天还要去瞒着松井管家去询问铃木史郎的秘书。

        晚上,回到酒店。

        国木田扶了扶眼镜堵在太宰治的房间:“太宰,你这样很像幼稚园里朋友被抢的小孩。”

        太宰治笑了笑:“没办法,我朋友就那么点,再被抢走一个真的很不开心呀。”

        “再说,国木田你不懂,夏目不只是朋友。”

        国木田反击:“你给夏目表白被拒的事情全武侦都知道,请不要装作我们什么都不懂的样子。”

        太宰治缠绷带的手一顿:“揭人黑历史会折寿的。”

        国木田连忙拿出笔记本迅速记上这句话。

        太宰马上笑得不怀好意地说:“骗你的!”

        “太宰!!”

        太宰突然神色认真起来:“那个诅咒我有分寸的。”

        他在触碰展览柜的时候,成功的诅咒了自己。

        “留在夏目身边。”

        太宰清楚,反正是给自己下的诅咒,出不了什么事。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友人帐变异啦》章节( 第 17 章)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友人帐变异啦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