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历史军事>>贤妃很忙>> 第一百二十六章 王后不贵

    第一百二十六章 王后不贵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王弟,这么多年真的苦了你了。媛儿如今也已为人母,你真的是功不可没。”

        周王苦笑着摇摇头,“王嫂,你可知,媛儿前段时间小产了。”

        “什么?小产?”王太后惊愕的看着周王,随后转头,威严的看着站在一旁瑟瑟发抖的侍女,厉声问道:“这么大的事情,为何哀家不知。”

        侍女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颤着声音回,“回太后,是是王上特地交代,不能让您知晓,以免您气气坏了身子。”

        “混账东西,”王太后气得浑身发抖,“这么大的事情,你们竟然敢瞒着哀家!”

        周王见王太后气的脸胀红,好生安慰道:“王嫂,莫气!”

        “哀家怎么能不气!”王太后凤目一瞪,怒极反笑,“好好好,好的很,哀家虽然不打理后宫,但真当哀家死了么?”

        殿内的侍女侍卫闻言,立马乌泱泱的跪了一地,“奴婢该死!”

        “到底是怎么回事,王弟你给哀家说清楚,媛儿怎么会小产?什么时候的事情?”

        周王叹了口气,默默的从衣袖里面掏出那块沾满血迹的布,递到王太后手里之后,淡淡的说,“王嫂还是自己看吧。”

        王太后垂眸,少顷,暴跳如雷,她怒吼一声,“去把王上给哀家叫来!”

        侍卫们不敢耽搁,几乎连滚带爬的跑了。

        许是早年杀伐太重,王太后这两年的身体不算康泰,一直都在吃斋礼佛。

        后宫之事,她未在参与太多,但这并不代表,她就能容忍他人能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兴风作浪。

        “王嫂,事已至此,你也莫太气恼了,莫再气坏了身子。”

        王太后满是歉疚的看着一脸关心的周王,眼眸红红,“是哀家没有照顾好媛儿。哀家以为,有哀家这层关系,没有人敢动媛儿。”

        “王嫂,这不是你的错,是媛儿的命苦。”

        “不,这就是哀家的疏忽,今日,哀家定要给媛儿一个公道。”

        周王见王太后如此情真意切的为媛儿考虑,愤懑的心情终于晴朗了一些。

        “如此,便有劳王嫂了。”

        王太后惨淡一笑,“媛儿对哀家来说不似亲生更似亲生,如今媛儿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哀家竟然一无所知。”

        周王劝慰道:“王嫂一直虔心念佛,不理后宫之事,就算再怪,也怪不到王嫂的头上。”

        “来人,将哀家新得的宝贝全部送到贵妃宫里,告诉贵妃,让她好生休养身子,哀家明日便去看她。”

        王太后此举,等于是明晃晃的告诉其他人,贵妃是她的宝贝疙瘩,日后谁敢动贵妃,就是和她王太后作对!

        “多谢王嫂!”

        等了小半个时辰,王上才姗姗来迟,看他似醒非醒的样子,王太后就气不打一处来。

        “哀家现在是真的老了,不顶用了,请王上过来一叙,已然如此艰难。”

        王上见王太后的脸色异常难看,再看周王青白相加的脸色便知贵妃一事已经暴露,心里顿时一咯噔。

        若是只有王太后一人在此,倒也不足为据,但若是再加上一个周王,他便没有把握了。

        毕竟,这两人的大名当年在北萧可是如雷贯耳,铁血手段也是远近周知。

        他立刻跪在地上,毕恭毕敬的回,“儿臣不敢!”

        “不敢?”王太后冷声反问,将手中的布扔在王上的面前,“你还有什么不敢的!”

        王上捡起地上的布,一目十行,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

        德妃这贱人,就算死了也不消停。

        “王上现在真真是翅膀硬了,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竟然将哀家瞒的死死的,若不是今日你皇叔来找哀家聊天,哀家还会被蒙在鼓里。”

        “儿臣不敢!”

        王太后冷笑,“王上敢于不敢,事情已经做下了。哀家就问你一句话,此事,你打算如何处理?”

        王后本来不过一个小官之女,她本来就看不上眼。若不是王上据理力争,她也不想与王上闹得太难看,定然不会让她登上后位。

        好在她封后之后,低调谦虚,后宫搭理的井井有条,她这才对王后有了那么一点点的改观。

        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那女人的心肠歹毒着呢。

        王上薄唇紧抿,未有只言片语。

        王太后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之人,对于后宫那些腌臜的手段心知肚明。

        也是,能在后宫中屹立不倒的女人,有几个是简单的!

        周王见王上迟迟未发只言片语,他慢条斯理的站了起来,冷冷淡淡的说,“王上的意思,本王已经知晓了。”

        他对着王太后行了一礼,“王嫂,本王先行告退。”

        周王转身便走,临走之前,看了王上一眼。只是,那眼神再也没有先前的温和,带着凌厉的杀气。

        “王弟留步。”

        周王转身,不冷不热的道;“不知王嫂还有何事?”

        “王弟留下,哀家今儿个也想知道,王上到底要包庇那女人到何时!”

        王上沉默半晌,轻声说道:“母后,王叔,若是王后真的做了如此恶毒之事,寡人定然不会包庇她,但是我们不能单凭一个破布就证明王后有罪。”

        王太后不说话,冷冷的看着他。

        周王也沉默不语,只是看着王上的眼眸没有一丝的温度。

        “王后是一国之母,不能单凭一人之语还是一块破布,就定了王后的罪,这样着实有失体统。”

        周王冷笑着说,“这就是王上给本王的回答。”

        王上兀自站了起来,直直的看着周王的眼睛,淡漠的回,“寡人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好一个实话实说,所以媛儿受的罪就被王上一句证据不足给盖过了?”

        “寡人会好好补偿媛儿的。”

        周王怒极反笑,“好一个补偿?媛儿福薄,无法享受王上的王恩浩荡。”他转身,对着王太后道;“本王先将媛儿带回府中休养!”

        王太后看着王上的表情甚是犀利,然而王上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对于周王的话,并未表示反对。

        她并未回答周王的问题,而是看着王上问道:“看来王上是执意要包庇王后了。”

        “儿臣并非包庇,只是实话实说,单凭这块布,谁知道这是德妃所为,或者说是他人故意栽赃陷害。”

        王上越想越有理,越说身板挺得越直,“再者说了,就算真的是德妃所为,也不能排除她是不是故意栽赃陷害。”

        说来说去,就是不承认王后有罪呗。

        王太后淡淡一笑,“王上的意思哀家已经了解的十分清楚了,王上请回,哀家还有些话想要和你皇叔好好聊聊。”

        周王见王太后的脸色如此,便老老实实的坐回椅子上了。

        他跟王太后相交这么多年,对于他的脾气了解的甚是透彻,知晓她脸上笑的越是开心,就代表她的心情越加的不好。

        看来,这无法无天自以为是的王上,并不得王太后的宠爱。

        “既如此,寡人就不打扰母后和王叔叙话了。”

        王上当真是一分钟都不愿在这里多呆。

        他清楚的知道,今日他已经惹怒太后,看来,还是得早日做打算了。

        王上前脚才走,王太后后脚就面无表情的下了命令,“命令金羽卫将王后及她身边的下人通通带过来!”

        周王眉眼一挑,“王嫂,如此便是要和王上撕破脸了?”

        王太后冷笑,“若是王上一心为北萧,哀家也不会走这条绝路。王弟,哀家身体每况愈下,不知何时便会撒手人寰,哀家唯一放不下的,便是这祖宗的基业。”

        “王嫂且放心,本王就算是拼了这一条老命,也要护得祖宗基业完好无损。”

        王太后点点头,“王弟先带着媛儿回府吧,这皇城里面啊,是越发的不平静了。”

        “王嫂,本王先将媛儿带回府,便来与王嫂会和。”

        王太后摆摆手,“不用,王弟就留在府中即可,若有事情,哀家会派金羽卫与王弟联系的。”

        周王见王太后心意已决,只好作罢,心知劝慰无果,便也不想多费唇舌。“既如此,王嫂定要多保重身体。”

        金羽卫是王太后的秘密暗卫,专门执行一些不可言说的任务。

        “太后!”

        王后几乎是在层层保护之下被人光明正大的劫持出来的,她恍若惊鹿的眸子茫然无措的看着面前面无表情的王太后,吓的瑟瑟发抖。

        王太后想不通,这柔柔弱弱的女人到底哪里吸引了王上的目光。

        让他不惜与自己反目成仇,也要护得她的安宁。

        “王后,哀家今日请你来,只想问你一句话,你若是胆敢有一句隐瞒,哀家定然不会轻饶了你。”

        “母后请说。”

        王太后凤目一瞪,威严的问,“是不是你指示德妃去陷害贵妃?”

        “不是不是,”王后的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臣妾愿望啊,此事跟臣妾无关。”

        “真的不是你?”

        “臣妾近日闭门谢客,根本不知德妃和贵妃去了御花园。”

        王太后冷笑,“你既然闭门谢客,又怎知她们去了御花园!”

        王后一愣,随即便恢复神色,“是王上告知臣妾的。”

        “哀家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来人!”

        王后哭的梨花带雨,立刻哀求道:“母后,臣妾真的是愿望的,而且,臣妾如今怀有龙种,就算是为了孩儿,臣妾也不会做这种事情呀。”

        “哀家可不是王上,可不吃你这一套。”

        王后的心腹陆陆续续的都被带了上来,乌泱泱的跪了一地。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贤妃很忙》章节( 第一百二十六章 王后不贵)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贤妃很忙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