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历史军事>>贤妃很忙>> 第七十五章 一出好戏

    第七十五章 一出好戏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镇北侯夫人被他的冷漠吓了一跳,惊愕之余,她不由自主的松开了手。

        成亲这么多年,侯爷一直对她恩宠有加,甚至为了她,未有纳妾。就算她做了什么恶事,他也基本上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好生在这里呆着,若是再敢闹事,你们便不必回府了。”

        镇北侯夫人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侯爷,你你方才说什么?”

        镇北侯抿唇不语。

        “不,”镇北侯夫人捂着胸口连退了两步,她俏脸苍白如纸,歇斯底里的吼,“侯爷,你怎能如此对我。”

        镇北侯眉头紧蹙,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转身便进了屋。

        “娘,你没事吧。”

        侯府里面,娘亲是最宠爱他的人,不管他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只要有娘亲在,他都可以逢凶化吉。

        若是娘亲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他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镇北侯夫人伤心欲绝,她愤恨的瞪了一眼黎家兴,“今日本夫人所受之辱,将来必当百倍奉还。”

        黎家兴面色不改,依旧温文尔雅的道:“夫人请,慢走不送。”

        镇北侯夫人自然是不会走的,她倒是想要看看,这小贱人到底是什么来历,竟然敢和镇北侯府作对。

        再者,她也不是那种肯吃哑巴亏的人。

        “你到底是什么人?”

        “侯爷稍安勿躁,”陆安瑾浅浅一笑,“请坐。”

        镇北侯并未坐下,虎目紧紧的盯着陆安瑾,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意。

        “如若今日你不给本侯一个合理的解释,那就休怪本侯翻脸无情了。”

        陆安瑾不怕死的道:“解释?不知侯爷想要个什么解释?解释你镇北侯府是如何的嚣张跋扈,鱼肉百姓么?”

        镇北侯脸色一变,恼羞成怒的道:“放肆!”

        “我是不是胡说八道,想必侯爷心知肚明。”

        “你到底是什么人?”

        陆安瑾浅笑盈盈,“小女子自然是东齐人。”

        “何必故弄玄虚,速速报上名来。”

        陆安瑾忍俊不禁的道:“侯爷何须如此紧张,小女子手无缚鸡之力,侯爷的手不必一直握着暗器,如果小女子真的对您不利,您现在定然不会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

        “你想杀本侯?”

        陆安瑾一头黑线,这人听话怎么只听半句啊,后面那句才是重点啊。

        “想当年镇北侯征战沙场,威震四方,如今怎么变的这般胆小如鼠,畏手畏脚!”

        “你!”镇北侯气的是脸红脖子粗,他双眼喷火,气急败坏的甩出一把匕首,带着十二万分的怒气。

        陆安瑾一动不动,美眸深处带着一丝的悲悯。

        匕首在半途就被拦截了下来,只见黑影一闪,下一瞬,匕首就改变了轨迹,朝着他的面门直奔而来。

        镇北侯接着匕首,大骇,“谁?”

        没有人回应。

        “到底是谁?”

        陆安瑾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侯爷在害怕什么?”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陆安瑾笑吟吟的反问,“侯爷认为呢?”

        “说,你们是谁派来的?”镇北侯气冲冲的上前,伸出长臂,想要掐住纤细白皙的脖颈。

        身后传来拳头划破空气的声音,他倏地转身,一拳挥了出去。

        两拳相撞,饶是身材高大的镇北侯也不禁退后了两步,才堪堪稳住了身形。

        那人的武功竟然如此高强!

        “凌左,不得无礼。”陆安瑾不痛不痒的道歉,“我这属下也是护主心切,侯爷莫生气。”

        镇北侯:……

        这马后炮,他拒不接受。

        对方并不是等闲之辈,若是真的想取他性命,早就动手了,也不必等到现在。

        镇北侯径自往椅子上一坐,慢条斯理的喝起茶来,那气定神闲的模样和方才的气急败坏简直有云泥之别。

        陆安瑾无奈的笑了,“想必侯爷已经冷静下来了,如此我们便可以好好的谈谈了。”

        “谈什么?”

        “自然是谈镇北侯府如何在南城立足了。”

        镇北侯冷笑,“笑话,我镇北侯府扎根在南城二十余年,早已立足。”

        “府邸立足了又怎样,这些不过是身外之外。名声臭了,可就难洗白了。”

        镇北侯冷着一张脸,沉默不语。

        “侯爷为我东齐开疆拓土,本应扬名立万,名满天下;可是眼下,镇北侯府在南城,不,在整个阴南都声名狼藉,百姓们提到镇北侯府,个个恨的是咬牙切齿,不知侯爷有何感想。”

        “这是我镇北侯府之事,与你无关。”

        陆安瑾笑容不变,“在今日之前,却是与我无关,可是今日,贵府世子在我的酒馆为所欲为,那么我便不得不管。”

        镇北侯冷哼,“你意欲何为?”

        “我要怎么做,端看镇北侯是什么态度了。”

        “何意?”

        陆安瑾直言不讳,“若是侯爷一直不闻不问,任由世子为所欲为,那我不介意代替侯爷好好的管教管教世子,让他明白,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镇北侯咬牙切齿的问,“你这是在威胁本侯?”

        “侯爷,您又误会了,我这只是在实话实话罢了,哪里有威胁之意。”

        “哼,”镇北侯冷笑,“我镇北侯府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招惹的,若是你真敢动我侯府之人,哪怕天涯海角,本侯也定然会取你的项上人头。”

        还真是固执呢。

        陆安瑾不笑了,她倏地严肃起来,一本正经的说,“侯爷,我本与镇北侯府无冤无仇,且一直钦佩侯爷的为人,但若是所见所闻,我对镇北侯府失望至极。”

        “你…”

        陆安瑾没给他说话的机会,亦或是她不想听那些自以为是的话。

        “镇北侯镇北侯,若是不能保证老百姓能够安居乐业,那要这镇北侯有何用呢?”

        这话显得甚是嚣张,一句话否定了镇北侯府存在的必要。

        “大胆!”镇北侯恼羞成怒,他霍的站起身来,怒发冲冠,“尔等刁民,竟敢以下犯上。”

        话不投机半句多,陆安瑾早已经没有了虚与委蛇的兴致,她低喝一声,“凌左。”

        黑影一闪,“属下在!”

        “今日之事可如数告知王爷?”

        镇北侯眉心一动,王爷?哪个王爷?只要不是那个活阎王,他谁都不怕。

        “禀小姐,今日之事已如数告知王爷,该如何处决,明日便知分晓。”

        “如此甚好。”陆安瑾甩一甩宽袖,甚是冷漠的看着镇北侯,“在未收到王爷的回信之前,就委屈侯爷安心呆在这里了。”

        镇北侯顿时怒不可遏,“你想软禁本侯?”

        “侯爷要是非要这么想,我也无话可说。不过侯爷且放心,我会让夫人和世子来陪你的。”

        换而言之,镇北侯府的主子一个都甭想跑。

        陆安瑾不愿再看那张方正却不刚强的脸,甩袖离开,只留下凌左像个木头桩子一样,虎视眈眈的盯着他。

        不多时,镇北侯夫人和世子也被强行的带进了酒馆,凌左将三人关在一个房间里面。

        “侯爷,这是怎么回事?”

        镇北侯沉默不语,心里暗暗思忖着陆安瑾口中的王爷到底是谁。

        他看了一眼杀气凛冽的凌左,每个王府都有死士,且都武艺高强。他一时之间头大如斗,疼痛不已。

        偏偏镇北侯夫人还一直在他耳边絮絮叨叨,让他得不到片刻的安静,他终于忍无可忍的吼了一句,“闭嘴!”

        “侯爷,你不去征讨那可恨的贼人,却一而再的拿妾身出气,妾身不活了。”镇北侯夫人泪雨朦胧,她说完,就要往墙上撞。

        凌左不仅不阻挡,他闪开身子,给镇北侯夫人挪地方,方便她尽情的自杀。

        镇北侯无奈,只好抱着她,耐着性子安慰道:“夫人莫闹了,这次轩儿只怕是捅了马蜂窝了。若是事情闹大了,恐会牵连镇北侯府。”

        镇北世子闻言,立马就不乐意了,“爹,孩儿才是被欺辱的那一个吧,你瞧瞧儿子的脸,到现在还没消肿呢。”

        “是啊,侯爷,不过是几个卑贱的刁民而已,我们为何…”

        镇北侯夫人还未说完,只听啪啪两声,白皙的俏脸立马多出了两个掌印。

        凌左杀气沉沉的道:“竟敢诋毁皇亲国戚,若有下次,定不轻饶。”

        镇北侯夫人捂着脸痛哭起来,“侯爷,一个卑贱的下人也敢欺辱我,咱们镇北侯府当真这么软弱可欺?”

        凌左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眼神冰冷的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不知阁下主从何人?”

        镇北侯虽然也怒气填胸,但眼下他尚未弄清他们的身份,故也没有疾言厉色。

        “侯爷!”她美目圆瞪,仿若看着陌生人一般。

        凌左也不卖关子,好心的给他答疑解惑,“吾乃主从贤王殿下。”

        齐霄昀?怎么会是那个活阎王!

        镇北侯大惊失色,这下可麻烦了,招惹了齐霄昀,不死也得脱层皮。

        “贤王又怎么样?”镇北世子不可一世的道:“我爹还是圣上亲封的侯爷呢。”

        凌左淡淡的扫了他一眼,不咸不淡的道:“世子好生张狂。”

        镇北侯狠狠地甩了猪头世子一巴掌,“你这个不孝子给本侯闭嘴。”

        “娘,爹又打我!”

        镇北夫人嗔目切齿,悲愤填膺的道:“我们母子受辱,侯爷不仅不替我们母子出气,反而处处为难我们母子,我不活了。”

        “要死你就赶紧死,别动不动的就拿死威胁本侯!”

        “爹,你在说什么呢!”

        镇北夫人美眸含泪,“侯爷,当年娶我的时候,你亲口许下的诺言,你忘记了么?”

        他说一生一世一双人,他说他会宠她一直到老。

        “若不是你一直纵容这不孝子,侯府又怎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镇北夫人歇斯底里的道:“不过就是几个贱民而已,你这个懦夫,你怕他们,我可不怕。”

        镇北侯忍无可忍,一脚将镇北夫人踹倒在地上,他盱衡厉色裂眦嚼齿的道:“市井泼妇,本侯当年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你这样的女人!”

        一直在门外默默听墙角的陆安瑾冷冷的一笑,这极品的一家子,还真的是上演了一出好戏啊!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贤妃很忙》章节( 第七十五章 一出好戏)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贤妃很忙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