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无限灵药圃>>正文 第607章 趣事

    正文 第607章 趣事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王鑫也是气喘吁吁的从后面走了进来,双目不停的扫视四周,口中骂骂咧咧的说道“跑得还挺快,就不信找不到你们两个,张珍,你比我早到,有没有看到那两个人,随意闯白鹿书院,我要报告山长,将他们部丢出去,张珍,你比我先进来的,有没有看到他们两个?”

        张珍无意识的点了点头,眼神中满是迷茫之色。

        “看到了,在哪?快给我说,我去抓他们。”

        张珍抬手指了指远处的那个门。

        王鑫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拍了拍有些麻木的双腿,得意的说道“我看你们往哪儿跑。”

        说完快步顺着张珍指的方向跑去。

        张珍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没有丝毫的停留,快速跟上。

        ……

        “学生李毅,拜见老师。”李毅恭恭敬敬的对着眼前的老人行礼。

        “哈哈,李毅,多年不见,没想到你今日竟然来到了京城,当真让老朽欣喜啊!”

        张夫子一身灰色长衫,整个人盘膝做于凉亭之内,手拿着书籍,面前是一个棋盘,此时黑白胶着,两条大龙难舍难分,不分胜负。

        一身灰色长衫,须发皆白,发髻有些凌乱,坐姿也没有当年那么板正,给一种慵懒之感,但出现在夫子在身上却又恰到好处。

        李毅面露愧疚道“李毅无礼,让老师蒙羞了。”

        “哈哈,堂堂钱塘李毅,要是让我蒙羞的话,那这个世间不知有多少人要羞愧欲死。”夫子哈哈大笑道。

        王九灵亦是在一旁笑着说道“现在整个大胤谁人不知钱塘李毅之威名,《雁丘词》《江城子》引得洛阳纸贵,不是有多少女子将其抄录贴于闺房之内,《本草经》更是活人无数,功德无量,被杏林之人誉为无上宝典,的确如同夫子所说,要是你让其蒙羞,那世间不知有多少人羞愧欲死啊!哈哈。”

        “山长妙赞了,不过是些许名头罢了,当年小子拒绝夫子,不能够在夫子座下听经讲道,畅游圣人之言,实在是此生最大的遗憾。”

        夫子摆手道“不,对于我来说却是最大的幸事,如若当年将你收入门下,跟随我前来京城,那么现在也就是在这朝堂之内多了一个官员而已,这对于天下之人才是最大的遗憾。”

        心悦站在一旁静静的听候,在听到夫子夸赞自己的哥哥时更是予以荣焉,在心悦的心中李毅也是世间最厉害的人。

        夫子也将目光转向心悦,笑呵呵的说道“知远,这个就是你的妹妹心悦吧!果然是眉清目秀,亭亭玉立。”

        心悦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对着夫子恭敬的行了一礼道“多谢夫子夸奖。”

        “夫子,您可千万别夸她,不然一会儿她的尾巴就要翘上天了。”

        “哈哈。”

        “哈哈。”

        众人相互对视一眼,随后哈哈大笑。

        咣~

        门框发出一阵响声,将众人的目光瞬间吸引了过去。

        王鑫的身影出现,正想要对着李毅出口大骂,不过在看到夫子和山庄的身影之后脖子一缩,脸上露出畏惧的神色,脚步快速后退,想要离开。

        王九灵确实脸色一变,露出怒容,低声吼道“王鑫,你搞什么鬼?”

        王鑫这个时候也知道自己走不出去了,对着二人躬身行了一礼道“见过夫子,见过山长,我是来抓着两个狂妄之徒的。”

        说完将手指向李毅兄妹二人。

        “大胆,给我滚出去。”王九灵脸色瞬间因为怒气而变得通红。

        “山长这是为何?此二人极为狂妄,那女子更是说白鹿书院没有收他哥是我们书院的损失,想我白鹿书院的事整个大胤王朝文道圣地之所,又岂是这种狂妄之徒所能侮辱,当应该将他们扔出山门,以明正典。”

        王鑫侃侃而谈,却没有看到王九灵此时的脸色却是愈发的阴沉,犹如沉默的火山,瞬间都能爆发。

        咣~

        房门再次被打开,张珍的身影也出现在众人的目光之下。

        同时被这么多人注视,就是张生一时间也有些心慌,赶紧行礼道“见过夫子,见过山长,见过……李大夫。”

        “张珍你来得正好,刚刚此二人在山下的狂妄之语你也向山长反映一下,看看我是否冤枉他们二人。”王鑫拉着张珍大声的说道。

        这个时候张珍也知道定然是王鑫已经将所有的话说完了,整个身行都为这一晃,变色变得有些苍白,一种莫名的光芒看着王鑫,几次想要开口,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王九灵深吸了几口气,感觉随时都有可能爆炸,转身对着李毅轻轻行了一礼道“此人乃是我白鹿书院学子,并不知李大夫身份,有不当之处还请恕罪。”

        “山长严重了,不过是几句戏言而已,哪里有什么怪罪不怪罪的。”李毅笑着说道。

        “山长,您这是怎么了?怎能向他低头,所谓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

        “你给我滚出去,立刻马上。”

        王鑫看着暴怒的山长有些不知所措,心中甚至有丝丝的愤怒,因为在他看来,眼前的李毅定然是一个官家子弟,其父辈竟然是位高权重,不然不可能让山长都有如此态度,以势压人,不是君子所为。

        “山长,我……”

        此时的张珍也看出了情况,上去一把将王鑫的嘴捂住,对着众人说道“王兄他喝多了,还请恕罪,这就把他带走。”

        说完不顾王鑫的挣扎直接将其拖走。

        王九灵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轻声说道“管教不周,见笑了。”

        看到这一幕的李毅哈哈大笑,摆了摆手说道“哪里哪里。”

        心悦眼珠一转,好像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开口道“哥,我想出去转转,这里太无聊了。”

        “去吧去吧,不要跑远。”

        “嗯。”

        说完如风一般跑出庭院。

        独留下李毅与夫子三人此处闲谈。

        另一边张珍将王鑫拉走。

        “不要再挣扎了,你知道刚刚是什么人吗就乱说话,如果不是我叫你拉出来,后面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你……张珍啊张珍,没想到你也是这种欺软怕硬之人,我辈读书人当顶天立地,便是这人是皇子又如何?白鹿书院岂能轻辱?”王鑫一脸的正气凌然。

        张珍更是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自己的这个同窗好友,最后无奈叹了一声气说道“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不管他什么人,就是皇子又如何,实在不行,我使了这一身功名前去告御状。”

        这一刻张珍突然有一种想打他的冲动,要知道自己可是谨守礼仪,从来不动手的。

        “他叫李毅,钱塘李毅。”

        “我管他什么李毅,李……李什么?”王鑫猛地转过头双目直视张珍,眼神中有震惊,有不可思议,还有一点渴望。

        张珍无奈的点了点头道“李毅。”

        “难……难道,难道……是……”

        “不错,就是你所想的那个李毅李大夫,不然你以为为何夫子还有山长会亲自接待他?”张珍点了点头说道。

        嘭~

        王鑫一屁股坐在地上,脸上似笑非笑,似喜非喜,一时间竟然不知如何表达自己的感情。

        “不……不可能吧!真的是写出《雁丘词》《江城子》的那位李大夫?”

        张珍白了他一眼,无奈的说道“不然你以为呢,感情刚才那位姑娘说的是真的,李大夫没有入院的确是我白鹿书院的损失。”

        两人相互对视一眼,心中都认同这句话。

        此时的李毅虽然不能说名满天下,毕竟这个时候的地仙界实在太大了,但整个大胤王朝却是家喻户晓。

        《江城子》《雁丘词》还有那首《佛》将他的才名传遍整个大胤王朝,至于《本草经》更是让他活人无数,被杏林中人称为宝典,不是多少人想拜其为师。

        “那你们在这里啊!”心悦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

        两人相互对视一眼,站起身对着心悦躬身行礼。

        张珍开口说道“小生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姑娘恕罪。”

        “还请姑娘恕罪。”

        “嘻嘻,现在不说我狂妄了?”心悦笑的眼睛都快眯成了一条月牙。

        张珍苦笑道“是我二人狂妄了。”

        “的确,李大夫没有住白鹿书院是白鹿书院的损失,可笑我还沾沾自喜,不之所谓。”

        王鑫性格虽然有些高傲,但也是知错能改之人,不然也入不了山长的法眼,错了就是错了,该道歉的就该道歉,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心悦一时间也有些尴尬,对于二人的好感也慢慢提升了上来,摆了摆手说道“算了算了,本姑娘大人不计小人过,就不找你们麻烦了,我哥就更不会了,根本就不会在意。”

        “多谢姑娘。”

        “多谢姑娘。”

        王鑫上前一步开口道“在下王鑫,不知姑娘芳名?”

        “哦!我叫李心悦,你们可以叫我心悦。”

        “心悦姑娘。”

        “心悦姑娘是第一次来白鹿书院吧!”

        “对啊,我是来陪我哥来见夫子的。”

        “我观夫子与李大夫他们可能还要再交流一会儿,不如我带姑娘在白鹿书院转转。”

        “好啊,我正愁着无聊呢!”

        “心悦姑娘请。”

        “嗯。”

        ……

        一直到下午时分李毅才起身离开,中午便是在书院吃食,夫子因为年纪大了,精力不够,并没有与李毅交谈多久就去休息了。

        王鑫与张珍站在面前躬身行礼道“见过李大夫,先前多有得罪,还请恕罪。”

        “哈哈,哪有什么得罪,你们二人说的并没有错,没有来书院,没有在夫子座下听讲,是我这一生最大的遗憾。”

        张珍拱了拱手说道“李大夫过谦了。”

        “我没有过谦,我说的都是实话,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也许我在诗词方面还有些许天赋,但在经义大道方面却是极为不足,而这方面更是学院的长处,所以此生甚是遗憾。”

        王鑫眼神中闪过崇拜的光芒,对于李毅如此谦虚,更是感到羞愧难当。

        “李大夫……”

        “不用如此客气,我不嫌弃的话,可以叫我一声李兄,毕竟我痴长你们几岁。”李毅或者说道。

        二人相互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神中的惊喜,赶紧行礼道“见过李兄。”

        “哈哈,好。”

        心悦也在一旁笑着说道“看到了吧,我说我哥不会生气的。”

        “李兄心胸开阔,明月入怀,的确不是常人所能相比。”

        “不如这样,此时天色已晚,要为给李兄赔罪,今日我做东,醉仙楼上不醉不归如何?”王鑫一脸的期待道。

        其他人也将目光转向李毅等候李毅的答复。

        李毅微微思考一下,点头道“那好,只是我二人出来已久,还请王鑫老弟差人去陶府告知一声。”

        “哈哈,当然可以,交给我了。”王鑫哈哈大笑道。

        醉仙楼位于城北,是整个京都最好的酒楼,其实按照王毅的想法是想把李毅带到飞仙楼的,那里才是文人雅士常去的地方,歌姬花魁来往不绝,不过此时心悦也在此,明显这个想法不能实现。

        夜色在慢慢加深,此处乃是大胤王朝的京都所在,没有像一般的城池那般禁宵,虽然太阳已经落山,但却更加的热闹。

        就像此时的心悦,脸上尽是笑容,不停的奔走于各个摊位之前,手中的物品更是已经拿不下了。

        “心悦姑娘当真是天真烂漫啊!”张珍感慨道。

        “对,而且还很厉害。”王鑫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眼角,那里有一处黑色的拳印,也不知为何会被心悦打了一拳。

        “对了李兄,你怎么突然来到了京城?可是有什么事要发生?或是来给谁瞧病?”张珍道。

        “怎么可能,李兄名满天下,医术惊天,谁有资格让李兄亲自来瞧病?”

        李毅笑着摆了摆手道“不要乱猜了,翰林院的陶岳明是我同窗好友,下月初三他大婚,此次前来就是为了参加他的婚礼。”

        “翰林院陶大人?原来他是李兄的同窗好友,哈哈,那到时间我也要去喝一杯水酒。”

        。

        《无限灵药圃》来源: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无限灵药圃》章节(正文 第607章 趣事)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无限灵药圃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