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历史军事>>天唐锦绣>>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雪夜突袭
    分享到: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雪夜突袭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李孝恭面色凝重,沉声道:“自从大食人入寇西域,其对于时机之把握,便往往出人意料,每每能够切中吾军之空隙,攻吾之不备。按说,大食人固然骁勇善战,但是于战术战略一道,却不足以与吾等相提并论。这非是自傲,而是事实。然而其每一步都能够走在吾军空虚之处,尤其是开战以来狂飙突进,往往能够避实就虚,给于吾军极大之杀伤,这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他与胡族大了半辈子仗,岂能不知胡族之成色如何?

        那些茹毛饮血的蛮夷冲锋陷阵之时或许是一把好手,悍不畏死视死如归,可当真说到战术战略,他们就连给汉人提鞋都不配。

        即便如此,装配了火器的安西军依旧节节败退,先机尽失。

        若说其中没有内鬼出卖,打死李孝恭都不信……

        薛仁贵担忧道:“大帅认为有人将越国公之行踪告知大食人,故而大食人派出一支骑兵,欲趁着越国公注意力都在交河城内,从背后偷袭?”

        李孝恭摇头道:“本帅非是神人,焉能未卜先知?不过你记住了,临敌对阵,最忌心存侥幸。咱们现在最怕的是什么?是交河城失陷,更是援军被阻击,导致后路彻底断绝!所以无论大食人的目标是否越国公与右屯卫,都要做最坏之打算。”

        没有谁能够料事如神,古往今来智记著称之辈,所做亦不过时思虑周祥,故而才能料敌机先而已。

        而且战阵之上非但不能低估敌人,还应尽量高估敌人,如此方能常胜不败。

        薛仁贵受教,又问道:“那吾军应当如何应对?”

        李孝恭长笑道:“大食人最不擅长谋略,如今却玩起了偷袭的战术,吾等岂能让这些化外蛮夷专美于前?点齐兵马,三更生火,四更造饭,五更之前,全军尽出偷袭一波,一击即中,立即远遁?给大食人一个教训!”

        “喏!”

        薛仁贵精神大振,当即起身走出营帐,于寒风大雪之中通知各旅将校?黎明之前偷袭敌军大营。

        李孝恭一个人坐在营帐之内?一口酒、一口肉?吃得津津有味。

        他本是世家门阀出身,却随着家族争夺天下,这半辈子惊涛骇浪什么样的场面未见过?眼下之局势固然急迫?却并不能使他焦急上火。

        他更明白如今之西域之所以局势紧张?各路势力蠢蠢欲动,实则只不过是长安权利斗争之体现。

        长安一日不靖,西域便一日不稳?甚至山东、河北、江南等地亦是潜流涌动?人人各怀心思。

        他更是从不曾担忧西域之归属?纵然眼下安西军溃败?西域尽皆落入大食人之手又能如何?只需国内政局稳定?不出五年?大军即可西出玉门关,将大食人尽皆驱除,重新恢复对于西域之统治。

        相反,若是长安政局跌宕、各方势力纷纷发力,导致神州板荡、烽烟处处?纵然安西军守得住西域又如何?迟早亦是失陷之结局。

        所以?眼下之关键在于长安?而非是西域。

        只要安西军能够尽量于大食人周旋?不使其逼近玉门关威胁河西诸郡,就算是大功一件。

        凌晨时分,呼号一夜的北风略微消停?大雪却依旧“扑簌簌”的落下,在地上积了厚厚一层,北风之处的积雪直没膝盖。

        西域天色亮得极晚,加之天降大雪阴云密布,降至卯时,依旧天地之间一片昏暗。

        弓月城虽然地理位置极佳,面水靠山易守难攻,但城池狭窄、占地极小,万余军队汇聚于此便只能屯驻于城外。

        安西军兵卒用饭之后已经拔起营帐,辎重、火头等兵卒护送着各种物资退回弓月城,另有一部分兵卒由李孝恭率领负责守卫弓月城,薛仁贵则点起五千精锐,趁着夜色沿着山脉、河流之间的空地,偷偷向着大食人的营地靠近。

        五千人的军队鸦雀无声,向导在前引路,所有灯火熄灭,宛如雪夜幽灵一般……

        将至辰时初刻,薛仁贵在向导的引领之下策骑来到一处山包,向着西方眺望,只见大雪之中绵延数十里的大食人营地灯火点点,却寂静无声。

        黎明之前,本就是人体最为虚弱困顿的时候,更何况大食人由于粮秣辎重严重短缺,导致每日里伙食供应严重不足,又要长途行军,且面临安西军一击即中远遁千里的游击战术,愈发疲惫不堪。

        为了防止被大食人的斥候发现,薛仁贵跃下马背,从怀中掏出一份舆图展开,向导也凑到跟前,指着面前之地形对比舆图,讲述周边地形地势。薛仁贵默记于心,飞快的制定着适合的战术,由何处冲入敌营,向何处突进,又该向何处冲锋才能够轻易摆脱大食人的追兵……

        片刻之后,薛仁贵收好舆图,翻身上马,回头看着潜伏在山包之后的五千精骑,高高举起手臂。

        瞬间,宛若雕塑一般一动不动的五千骑兵齐齐发动,奔上山包。

        薛仁贵探手将得胜钩上的凤翅镏金镗取下,手掌紧紧握住冰凉的镗杆,双腿一夹马腹,一马当先向着山下的敌营冲去。

        身后五千精骑亦是同时发动,由山包之上狂奔而下,借助地利之优势瞬间将马速提升之及至,五千铁骑卷起漫天飞雪,宛若雪崩一般以狂暴之势狠狠冲入敌营之中。

        将至敌营之前,最前排的数百骑兵取下腰间的震天雷点燃,猛地投掷出去。

        加了火油的震天雷落在敌营之中,爆裂的瞬间将无数沾满火油的火星投射向西面八方,然后依附在任何物体之上疯狂燃烧。

        随后,五千铁骑冲入敌营。

        “轰轰轰!”

        惊天动地的声响将广袤的大地震得摇摇晃晃,大食人兵卒从睡梦之中被惊醒,来不及穿戴整齐便抄着兵刃冲出营房,迎面便见到漫天大雪之下,唐军犹若天降神兵一般陡然出现在眼前,高大强健的战马上士兵顶盔贯甲、武装到了牙齿,恣意冲锋之下,混乱的阿拉伯兵卒根本无从抵抗,便遭遇惨烈之屠杀。

        没人能够想到这样风雪凛冽之夜,安西军居然可以悍然行军,且神不知鬼不觉的前来袭营……

        一方是势若疯虎,一方是猝不及防,且阿拉伯兵卒勇则勇矣,但战术素养较之唐军相差太多,混乱之下无数兵卒好似无头苍蝇一般疯狂逃窜,致使军中将领根本组织不起有效的反击,倏忽之间,唐军铁蹄已然来到面前,横刀席卷,鲜血奔流。

        阿拉伯兵卒溃不成军,只知哭号奔逃,仿若被狼群追逐的绵羊。

        再加上安西军四处投掷震天雷,将一座座营帐点燃,大火在寒风之中熊熊燃烧,浓烟直冲云霄,遮天蔽日。

        整个阿拉伯人营地好似人间炼狱,安西军铁蹄奔腾、横刀席卷,血与火染红了这个雪夜的黎明。

        不过敌军人数众多,就算安西军再是精锐,一旦陷入敌军之重重包围,亦难以杀出生天,故而一阵冲杀之后,留下遍地尸骸,薛仁贵手持凤翅镏金镗一马当先,引领大军向着东北方杀去。

        那里有一条不宽的河流,冬日结冰封冻,可供骑兵驰骋,数千铁骑追随着薛仁贵的脚步从敌人营地之中杀了出去。

        一击即中,远遁千里。

        待到叶齐德从睡梦之中被震天的雷声以及呼喊哭号惊醒,在亲兵服侍之下穿戴整齐手持弯刀跑出营帐,入目便是尸横枕籍、血火冲天,无数兵卒狼奔豸突,整座营地一片狼藉。

        叶齐德双眼通红、目眦欲裂,一刀将身旁的旗杆斩断,怒不可遏:“简直岂有此理!唐人欺我大食无人耶?三番两次,几次三番,除了偷袭这等卑劣至极之行为,难道他们就不敢与我堂堂正正一战么?一群无胆鼠辈,气煞我也!”

        身边的亲兵小心翼翼提醒道:“其实咱们这回不也去偷袭他们了嘛……”

        叶齐德一愣,旋即差点气死,和着老子自己将自己给骂了?

        气得他一脚将身边亲兵踹翻在地,狂暴的挥舞着手中弯刀,疯狂叫嚣:“集结军队,追上去,吾要将弓月城夷为平地,城中无论军民汉胡,屠城三日,一个不留!”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

    《天唐锦绣》章节(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雪夜突袭)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天唐锦绣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