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历史军事>>天唐锦绣>>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风波诡异
    分享到: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风波诡异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岑文本虽然不知韦正矩到底死没死,且此人死活又与太子何干,却下意识的觉察到不能任由“百骑司”牵扯进这等案件之中。一则是为了维系三法司之至高司法地位,再则也绝不愿见到有人先是攀扯“百骑司”,进而从“百骑司”攀扯到太子殿下。

        帝国发展至今日,可谓百废俱兴、民富国强,需要的再非是以往的乾纲独断、破而后立,而是平稳的政权过渡。

        稳定,胜于一切。

        不是说储君的位置不能变,而是就算要变,也只能在陛下的意志之下循序渐进的予以更迭,不能使得朝政有丝毫动荡,否则极有可能酿成一场大祸。

        眼下陛下尚在辽东征战,朝中却有人隐隐将矛头再一次指向太子,岑文本岂能坐视这等事情发生?

        维护太子,便是政治正确。

        哪怕“百骑司”当真施刑过重将韦正矩置于死地,哪怕太子故意偏袒“百骑司”,视人命如草芥……

        ……

        岑文本虽然身后并无世家门阀之倚仗,也不曾如同萧瑀、长孙无忌那般权倾一时,但是他资历太老、地位太高、威望太重,此番出言硬怼刘洎,丝毫不留情面,刘洎却也只是略微躬身,未有一言半语反驳。

        此等神情落在李承乾眼中,对于刘洎之性情素来了解的他便明白了,这定然是刘洎与人做了一番交易,他收到好处却只是负责在朝堂之上声援韦挺,但事情之成败却不在责任之内……

        这个老货!

        李承乾愈发明白房俊为何自始至终都对此人颇为厌弃不屑,果真是绝无半丝风骨的唯利是图之辈。

        而且这老货眼下虽然晋为侍中,但亲人御史中丞迟迟未能任命,以他在御史台的资历、地位,足以对御史台有着很大的影响。一旦“百骑司”被排除在外,此案由三法司接受,说不得还能与人再做以此交易……

        李承乾气得不轻,郁闷至极,此等寡廉鲜耻之辈,如何能够身居朝堂、窃据高位,成为宰辅之一?

        简直是帝国之耻辱!

        李承乾压抑着心中愤怒,看向殿上的大理寺卿孙伏伽,问道:“大理寺总掌帝国刑罚、侦缉之要务,此次便由孙寺卿挑起重担?会同刑部、御史台一起侦破此案。朝中局势动荡?多有居心叵测之辈暗起龌蹉,绸缪其不轨之企图?还望孙寺卿公正廉明?将此案之真相大白于天下,惩恶扬善、匡扶正义!”

        这话说得有些重?孙伏伽赶紧出列,躬身道:“微臣领旨!还请殿下放心?微臣眼中唯有国法纲纪、正邪善恶?维护律法之公正,惩恶扬善乃是吾辈立身之根本,无论何人、何事,都不能动摇半分!”

        山雨欲来、潜流汹涌?此正是表态站队的时候?孙伏伽素来不参与任何朝争,只一心忠于李二陛下。既然太子乃是陛下所册立,在陛下尚未废黜太子之情况之下,忠于太子,便是忠于陛下。

        他也只是忠于太子?而无论谁坐在太子之位上……

        被萧瑀怼了一番似乎偃旗息鼓的刘洎又说道:“殿下,微臣听闻‘百骑司’大统领天未明时便叫开城门?直入兴庆宫觐见殿下,不知是否谈及韦正矩之事?或者……是否提及韦正矩之生死?”

        此言一出?丽正殿顿时肃静,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盯着李承乾?看他如何回答。

        李承乾倒也干脆?略作沉吟之后,颔首道:“李君羡入城觐见,的确是为了韦正矩之事。凌晨时分,韦正矩被人解送至‘百骑司’,李君羡命人将其关在刑房,不过尚未用刑,韦正矩已然毒发身亡。仵作勘验尸身,发现其送抵‘百骑司’之前已经被人喂下剧毒。”

        丽正殿上一片哗然。

        听太子之意,韦正矩非但当真死了,而且是受人谋害,且意欲嫁祸“百骑司”?

        当今天下,居然还有人敢于嫁祸陷害“百骑司”?

        这可是李二陛下的鹰犬爪牙啊,若当真有人这般做法,那可就是明目张胆的意欲挑衅太子监国之权威,一旦此事处置不当,“百骑司”深陷谋害良民之罪名,太子的威严将会受到极大之损失。

        毕竟“百骑司”乃皇权之鹰犬,如今太子监国,“百骑司”奉命辅佐太子,却遭人构陷、声名狼藉,由此可见太子之能力实在堪忧,不足以震慑群伦、君临天下……

        现在,大家算是明白了刚才萧瑀为何极力将“百骑司”从韦正矩一案当中剥离开来。若是“百骑司”参预韦正矩一案之审查,就算结果证明“百骑司”乃是受人陷害,可是谁会相信?

        身为执法者,自己却是最大的嫌疑人,这实在是难以服众……

        而若是三法司介入,那便全然不同。三法司乃是大唐最高之司法机关,权力之大,可审理君王之下所有文臣武将勋贵士族之不法事,且历届三法司长官皆是清正刚直之辈,使得三法司之威望如泰山之重,无人敢于诋毁。

        孙伏伽更是清正自持、公正严明,一旦三法司确认“百骑司”与韦正矩之死无关,乃是遭人陷害,便等于立即给“百骑司”洗脱嫌疑,太子之威望自会安然无损。

        然而唯有一点不妥,以眼下刘洎截然反常的态度,谁知道会否从中作梗?

        毕竟御史台虽然不是执法部门,却是天下第一监察衙门,在三法司中地位超然,对于大理寺、刑部的影响力也很大。而刘洎身为“前御史中丞”,对于御史台的掌控力度极大,若是他歪了屁股……事情将会超出想象。

        韦挺依旧跪在地上,脱去乌纱梁冠的头上已然花白一片,先是正妻暴卒,如今又逢族中俊彦身亡,神情憔悴忧愤,令人望之垂怜。

        “殿下,”韦挺以首顿地,声调悲戚:“京兆韦氏素来忠心耿耿,甘为陛下之鹰犬,以供驱策。孰料却接二连三遭遇此等噩运,实在是令韦家上下痛心疾首、怒火填膺!微臣恳请陛下予以彻查,为韦正矩报仇雪恨,为天下良民伸张正义!”

        跪在地上,怮哭不止。

        前番正妻长孙氏受到长孙家之欺骗铸下大错,迫不得已只好让长孙氏服毒自尽,以保全家族。如今族中最杰出之子弟又惨遭横祸,阖族之命运何其凄惨?而且无论长孙氏亦或是韦正矩,都显然成为旁人争权夺利的牺牲品,如此更加令韦挺悲愤难平,心中似有一团火焰在熊熊燃烧!

        李承乾不知韦家是否在施展“苦肉计”,不过此刻也只能安抚道:“奉常放心,孤受命于父皇,得负监国之责,又岂能眼看着屑小猖獗,罔顾法纪、颠倒伦常?定会彻查此案,还给韦家一个公道,无论涉及何人亦要严惩不怠,以正朝纲!”

        这一刻,这位素来心慈面软仁厚优柔的太子殿下当真是火气升腾、怒不可遏!

        人皆有私欲,若是觊觎储君之位故而施展一些阴谋诡计,李承乾能够理解,天底下哪儿有那么多清心寡欲的圣人呢?况且圣人亦不是与世无争、随波逐流。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然而此刻父皇率军东征高句丽,河西之战刚刚结束,西域烽火鏖战不休,此等帝国危难之际,却还是一意孤行的为了心中私欲不顾朝局之动荡进而搅风搅雨,这就让人不能接受了。

        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为了一己私欲浑然不顾大唐风雨飘摇、动荡不安,江山社稷遭遇倾覆之危,百姓随时随地都可能陷入水深火热之中,此等人心中既无仁慈,更无忠义,道一句“狼子野心”绝不为过。

        李承乾铁青着脸,环视诸臣一眼,沉声道:“此事暂且如此吧,由孙寺卿负责,三法司介入,严查韦正矩暴毙一案。若有进展,随时进宫与孤汇报,退朝吧。”

        言罢,不待重臣施礼恭送,直接起身扬长而去。

        大臣们面面相觑,知道素来好脾气的太子殿下,今日当真是动了真怒……

        李承乾回到后殿,刚刚坐下,便见到内侍上前,低声禀报道:“殿下,两位公主自九嵕山禁苑返回,说是有事启奏……”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

    《天唐锦绣》章节(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风波诡异)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天唐锦绣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