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历史军事>>天唐锦绣>>正文 第八百四十七章 各怀心思
    分享到:

    正文 第八百四十七章 各怀心思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普天之下,没有任何一支军队能够在野战当中战胜唐军。

        当年西突厥控弦之士数十万,却被李靖、李绩率领唐军尽皆歼灭,余部不得不遁逃之大漠深处方能苟延残喘,如今休养生息十余年,却也只敢沿着大漠一直向西发展,即便在西域也多以游击战术骚扰唐军,不敢正面作战。

        号称继承了西突厥草场与勇武的薛延陀,曾经在漠北纵横一时,高句丽便曾试图与其联手,共同遏制大唐向辽东、漠北渗透扩张,结果只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房俊不遵将令,私自兵出白道、直入漠北,只凭借一卫之兵力,便横扫漠北,将薛延陀彻底覆灭。

        渊盖苏文再是狂妄自负,也不敢自比全盛之时的西突厥、薛延陀,没有了山城作为依托,与唐军进行野战是极其愚蠢之行为,不啻于自掘坟墓。

        然而在火药的加成之下,坚固的山城在唐军面前也犹如豆腐一般瞬间分崩离析,除去野战之外,高句丽似乎已经没有了选择的余地……

        ……

        长孙涣颔首道:“此物乃是房俊所研制,看似不起眼黑糊糊的东西,却蕴藏着毁天灭地之能量。房俊以此研发出火枪、火炮、震天雷,依仗其横行四方,大大提升了唐军的战斗力。再是坚固的山城堡垒,在数量充足的火药面前,都不堪一击。”

        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又是自豪,又是郁闷。

        他素来以汉人自居,哪怕祖上其实不过是鲜卑贵族,并无多少汉人血统,甚至如今如丧家之犬一般有家不得归,汉人将他视作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然而汉家文化早已在他心里生根发芽,读着四书五经长大,写汉字、说汉话,何曾将自己当作一个鲜卑人?看到狂暴不可一世的渊盖苏文在强盛的唐军面前一筹莫展,自然与有荣焉。

        然而火药乃是房俊所研发,无形中愈发彰显房俊之能力,使得他相形见绌,既是不忿,又是自卑……

        心情很是复杂。

        渊盖苏文便希冀道:“能否得到火药之配方?但凡有一丝可能,吾愿付出任何代价!若是公子可以向高句丽提供火药配方,使得高句丽也能够拥有这等神器,吾愿向宝藏王举荐公子为沛者,绝无食言!”

        高句丽之官职,由上至下可分为相加、对卢、沛者、右邹大加、主簿、优台、使者、帛衣先人等等。

        第一等的“相加”等同于中原的“丞相”、“宰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拥有无与伦比的权力,但是一般的时候空置。第二等的“对卢”,执掌全政大权,直接向高句丽王负责。第三等便是沛者,相当于“六部尚书”之类,位高权重,非王室成员或者功勋卓著者不可担任。

        “相加”也好,“对卢”也罢,这只是代表官职的等级,而非是官职的具体名称,比如“对卢”就没有这个官职,只有“大对卢”,渊盖苏文的父亲渊太祚便曾是高句丽的“大对卢”,掌握高句丽军政大权。

        至于渊盖苏文的“大莫离支”官职,完全是其自创的,以之代替“大对卢”这一个官职,职能已经完全超出了“丞相”“宰相”的职权范围,完全就是权臣之巅峰,相当于半个“高句丽王”,已经具备了篡位之象征……

        “沛者”名义上是第三等的官职,实际上是第二等,这已经是高句丽体制内的绝对高官,即便是一般的权贵之后,亦不能轻易授予。渊盖苏文能够开出这样的条件,的确算得上诚意十足。

        然而长孙涣却轻叹一声,苦笑道:“大莫离支想多了,火药乃是房俊所研制,配方自然是在他的手中,便是朝中亲王亦不能得知。生产火药的作坊更是在兵部辖下,尽是其心腹鹰犬所掌控,外人绝无可能得知。”

        渊盖苏文惋惜道:“啊,原来如此!若是能够得到火药之配方,必会使得吾军如虎添翼,再不怕唐军的集群冲锋,可惜,可惜了!”

        渊男建在一旁冷哼一声,道:“我看不是弄不到,而是不想弄吧?长孙家的权势在长安城可谓通天彻地,若是当真有心,岂能弄不到区区一个配方?长孙公子虽然身在高句丽,心却一直向着大唐,真可谓是唐朝皇帝的忠臣良将,佩服佩服。”

        他一贯看不上长孙涣。

        这人在大唐犹若丧家之犬,根本吾容身之处,跑到高句丽来避祸还不知低调谦逊,整日里一副世家公子做派,脸皮当真奇厚无比。偏偏父亲和大兄都对其极为看重,父亲或许希望利用长孙家的权势能够探知大唐高层的动向,可大兄对其言听计从,愈发令渊男建不满。

        尤其是这人私下里不断给大兄出谋划策,眼瞅着大兄世子的地位越来越稳,渊男建岂能不将其视作仇寇?

        未等长孙涣反驳,渊盖苏文已经摆手喝叱道:“浑说什么话?长孙公子光风霁月,乃是世间君子,岂会拿谎话诓为父?”

        继而又感慨道:“如今唐军来势汹汹,连大唐皇帝都御驾亲征,北方各处防线岌岌可危,也不知能够支撑到几时。”

        从前隋开始,每一次中原王朝东征,实力之对比都异常悬殊,高句丽也从来都有过能够正面击溃强敌的奢望,只是将希望寄予天时地利,用辽东独特的地域和气候来阻断敌人进军步伐,最终拖到战争胜利。

        如果拖不住,那就唯有覆亡之一途……

        说一千道一万,高句丽固然疆域辽阔,但绝大部分都处于苦寒之地,自然条件恶劣,难以养活更多的人口。平素在远东地域称王称霸也就罢了,一旦与中原王朝对上,只有抵抗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所以每一任的高句丽王都心心念念向东扩展国境,但是惧怕中原王朝的实力,只敢趁着中原局势动荡之际一点一点的蚕食。

        即便是这样,也足以引起中原王朝的戒备。

        故而自从高句丽的国力规模上升了一个台阶之后,立即被中原王朝视为心腹大患。什么“征服从未征服之土地,建功立业”都是扯淡,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将高句丽这个疆域辽阔的国家灭杀与萌芽之中,绝对不可坐视其崛起,拥有侵占中原之机会。

        远东广袤的土地上从来都不是风平浪静,扶余、靺鞨、契丹、室韦、奚……无数骁勇善战的民族在这块土地上繁衍生息,各个实力强悍,只要高句丽稍微有一丝衰弱,便会如狼群一般扑上来将高句丽所建立的政权分而食之,彻底湮灭。

        此次大唐东征高句丽,便有契丹、室韦、奚等等数部依附其中,甘愿为大唐冲锋陷阵。

        而一旦高句丽强盛起来,又会引来中原王朝的攻伐。

        这就是高句丽之现状,很无奈……

        渊男建听着父亲这话居然有些丧气,这还是那个以往暴力桀骜、不将天下英雄放在眼中的父亲么?

        连忙劝道:“父亲万万不可丧失斗志!前隋三次征伐高句丽,哪一词不是几近成功,却最终铩羽而归?高句丽得上天之眷顾,必然国祚不绝、疆域不失!父亲自当率领数十万军队驱逐外侮,立下万世不拔之功业!”

        他最怕高句丽被大唐覆灭,投降也不行!

        大兄渊男生与长孙涣这个贼子私底下嘀嘀咕咕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傻子都知道一旦高句丽覆灭,其必定在长孙涣牵线搭桥之下得到大唐的扶持。大唐占据高句丽,自然还是要依靠高句丽人来治理,万一到时候干脆直接支持大兄继承渊氏一族的所有产业,成为新一任的高句丽王可怎么办?

        以大兄对他的忌惮和厌恶,保不齐就要拿他这个亲兄弟来开刀,向大唐宣誓效忠……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天唐锦绣》章节(正文 第八百四十七章 各怀心思)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天唐锦绣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