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龙象>> 第一百二十九章 事无贵贱

    第一百二十九章 事无贵贱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众人来到燕马郡流光城时,天色已暗。

        李丹青在人来人往了络绎不绝的街道上,左看右瞧,终于是瞥见一家看上去还算气派的客栈,他指了指那处言道:“前辈!要不今日咱们就住这里吧。”

        周珏转头看了看那装潢话里的客栈,摇了摇头:“周某命里犯穷,坐不惯这贵气之所,我看不如这家吧。”

        周珏伸手指了指这客栈一旁的一处矮小的门面,李丹青定睛看去,一旁的客栈虽然与眼前这客栈比邻而居,但却是天差地别,客栈的店门矮小,门面破旧,但好在打理得干净,也没有牌匾,只是插着个布条,上面写着清水居几个大字。

        “清为尽,水为上善。”

        “清水,便是尽善,好名字。”

        周珏不理会李丹青古怪的脸色,笑呵呵的便迈步走向那处。

        李丹青转头看了一眼一旁的姬师妃,对方同样有些无奈,二人也只能在这时跟上。

        经历了白天的事情,二人的心境多多少少有些变化。

        若说之前周珏有所顾忌,亦或者不知道二人的身份,可以与二人同行的话,今日那永生殿的人可是与他将其中就里说得真真切切,可饶是如此,周珏还是保下了他们,为此甚至不惜得罪永生殿。

        且听双方谈话,似乎周珏还有求于对方,至少那个所谓的长生丹于周珏而言还是甚是重要的。

        对方到底打着怎样的心思,二人都摸不准。

        客栈陈设简单,只有几张木桌,于此之外便没有多余的装潢,但胜在干净,无论是地板还是桌面都被人打理得一尘不染。

        “客人们是打尖还是住店?”方才走入客栈,一位模样十七八岁的少年便走了上来,招呼道。

        少年穿着麻衣,皮肤有些黝黑,模样憨厚,笑起来露出洁白的牙齿倒是让人平添几分好感。

        他的身旁还跟着一个八九岁的女童,手中拿着白色糕点,此刻见了生人便怕生生的躲在少年的身后,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众人。

        “都是。”周珏笑道,同时朝着那女童做了个鬼脸。

        少年闻言脸上露出了羞赧之色:“阿爹出去办事了,只有我和妹妹在,住店我倒是可以帮着打理,但若是要吃饭,我自会做些面条”

        推荐一个app,媲美旧版追书神器,可换源书籍全的\咪\咪阅读 \\ !

        “不过,我做的面条还不错,厨房里还有炒好的臊子,煮好的面,加上臊子,泼上热油,也好吃得紧,客官们要不要尝尝。”

        少年说着,目光之中热切与期望,显然还是极力想要挽留这单生意。

        周珏漫不经心的看了看客栈,无论是楼下的大厅,还是楼上的厢房,都安静得很,显然这家客栈没什么生意。

        他笑了笑:“那咱们就有幸尝一尝这位小哥的手艺。”

        少年闻言顿时喜不自胜,他连连点头:“那客官坐一会,我这就去。”

        说罢这还他转身便要离去,却又想起了身旁的妹妹,低着头叮嘱道:“囡囡,哥哥去给客人们做面,你就在这里玩会,不可调皮惊扰了客人。”

        女孩俏生生的点了点头,少年这才放心转身走入内屋的厨房中。

        “前辈,今日之事”见少年离去,李丹青也寻到了机会,正要与周珏道谢。

        可周珏却转头看向一旁怕生生站在原地的少女。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他笑着问道。

        小女孩有些怕生,她下意思的退后一步,手里紧紧拽着那白色糕点,瞪大了眼睛看着周珏。

        周珏笑了笑,也不强求,转过头正要饮茶。

        “周舟。”可就在这时,那女孩稚嫩的声音却传了过来。

        “嗯?”周珏回头看向女孩,笑道

        :“你也姓周啊,那咱们可是本家。”

        女孩眨了眨眼睛,似乎有些不解周珏之话,但却本能的对周珏有些亲近,她鼓起勇气走上前来,看了看手里的糕点,又看了看周珏与李丹三人,低着头犹豫了一会,虽然有些不舍,但还是将手里只有巴掌大小的糕点分成了不太平整的三份,伸着小手踮着脚,递了上来。

        “给。”她轻声说道,声音很小,似乎依然有些胆怯。

        接过此物的三人都是一愣,倒是周珏毫不客气,一口便咬了下去,糕点拉丝粘牙,味道却香甜可口。

        周珏顿时露出了满足之色,他指了指糕点,嘴里好糊不清的问道:“好吃,小友这东西又是什么?”

        男人的双眼放光,嘴角还沾着些许白色的糕点,那模样像极了发现新鲜事物的孩童,想要寻大人问个明白。

        “龙须酥,是把麦芽糖热化后,揉成团,蘸上糯米粉做成的。”李丹青应道。

        “龙须酥?好名字!”周珏开怀笑道。

        说着又转头看向一旁的女孩,由衷道:“谢谢。”

        女孩的脸色微红,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但身子依然立在原地,没有离开的意思。

        李丹青瞧出了古怪,他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这时那名为周舟的女孩方才抬起头看向三人,咬了咬牙,鼓起勇气说道:“阿哥做的面不好吃”

        三人皆是一愣,显然对于女孩的话有些不知如何应对。

        周舟见状暗以为三人介意此事赶忙又言道:“阿哥以前都在学院念书修行,阿爹从来不让阿哥做这些事情,最近才来帮忙的。客人们不要介意”

        见女孩焦急的模样,周珏最先回过神来,他笑了笑,将那龙须酥放在了眼前,笑道:“稚子赠食,可抵千金。”

        “我等又是粗鄙之人,能有一食果腹便已知足,不会挑剔的。”

        周珏弯弯绕绕的话,周舟听不大明白,但总算是知道客人们不会挑剔,她顿时笑了起来,脸色也因为开心而红扑扑的。

        “阿爹临走前,给囡囡做了好多龙须酥,客人们喜欢,我这就去再给你们拿些来。”周舟这样说道,兴奋的转过身子,就要去向内屋。

        却正好那去屋中忙活的少年做好了面,端着食盘走了出来。看见风风火火的妹妹,有些不悦:“囡囡,不是叫你乖乖坐在那里吗?又到处乱跑,惊扰了客人怎么办?”

        周舟顿时有些委屈,在原地站着身子低着头。

        “小哥误会了,周舟姑娘是要给我们分享她的龙须酥。”周珏在那时朝着对方笑道,说着还证明似的挥了挥自己手上的龙须酥。

        少年一愣,将三碗热腾腾的面条递到了李丹青三人的跟前,这才言道:“这东西是我阿爹闲暇时做给囡囡解馋的,倒是不贵,三位喜欢,我待会给三位多弄些送来。”

        少年的神情热络,又有些腼腆的言道:“三位先尝尝面吧。”

        他的目光炙热,又带着几分担忧的看着三人。

        李丹青有了之前周舟的提醒倒是做好了准备,用筷子挑起面条放入嘴里,顿时一股咸得发苦的味道充斥口腔,他皱起了眉头,看向一旁的姬师妃,却见这位长公主殿下也是眉头微皱,李丹青暗觉古怪,又看了看一旁的周珏,只见他大口索面,就像是饿了几天几夜一般,狼吞虎咽。

        “好吃!小哥这面甚是美味。”然后周珏赞叹道。

        少年很是开心,有些羞涩的挠了挠头:“客人谬赞了,阿爹疼爱,我以往很少做这些事情,前些日子有客人来,我做了碗面,客人说寡淡无味,没付钱便走了,我自己尝了尝,才发现忘了放盐,今日便特地记得,客人们若是喜欢,待会我再去为你们煮上一些

        。”

        听到这还的李丹青大抵能够明白这面里发苦的咸味到底有何而来了

        “不必了,不必了。今日午时吃得不少,这碗面够了,够了。”李丹青连连言道,又看了一眼面色如常的周珏,暗道难道只有自己与姬师妃的这两碗面盐放得多了些?

        “听小姑娘说,小哥以前在学院读书修行?”周珏又喝下一口面汤,这样问道。

        少年听闻此言面露苦笑:“读过几年书,习得些字句,也修行过些年岁,不过却在金刚境难有进寸。”

        “读书没有什么悟性,修行有需要大量的药材丹药,家中窘迫,不愿再浪费家中钱财,所以就没有再去了。”

        周珏点了点头,这修行之道确实并不简单,家中若是没有殷实的家底,又没有被诸如阳山这样的宗门选中,仅凭自己的努力想要在武道上有所建树,确实甚是困难。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如李丹青这般幸运,有朝歌剑与龙象混元这等神物相护。

        眼前这少年的窘迫才是大多数百姓们真实的处境。

        李丹青看了少年一眼,他大抵能够看出少年的苦笑中隐藏的有诸多不甘,又有诸多无可奈何。

        曾几何时,被困在武阳城的李丹青也曾有过这样的感受,他正要出言宽慰,亦或者鼓励几句。

        “倒也不错,经营这样一家客栈,日子清闲,也不是不错的选择。”但这时,那周珏却轻声言道。

        李丹青皱了皱眉头,有些不解。

        一旁的姬师妃亦然。

        “只能算是养家糊口,比不得那些同窗,我年幼时有个好友如今已经是紫阳境的武者了,据说前些日子被一宗门看重,要前去那处修行,日后与他比起来,我们便是云泥之别了。”少年有些落寞的低语道。

        李丹青大抵能够理解少年的心情,这般年纪的少年,哪一个不曾有鸿鹄之志,憧憬与现实的抉择路口,往往是最让人迷茫与难受的经历。

        “厨子要做饭,得先有农夫把菜种出来。”

        “武夫要修行,得有药师把丹药炼出来。”

        “将军要打仗,得有工匠造出刀剑盔甲。”

        “你看,这世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职责,只是有的人在前,有的人在后。”

        “但每一环都必不可少。”

        “小哥也不必自艾,更不可妄自菲薄。”周珏却在这时慢悠悠的言道。

        这话说来于李丹青和姬师妃听来,多少有些说教的味道。

        那少年也笑了笑,言道:“先生是个读书人,懂得比我多,我记下便是。”

        少年礼貌性的应道,但心底能否认同可就另当别论了。

        “事无贵贱。”

        “人心存有贵贱,故而人才有了贵贱之别。”周珏却又语重心长的说道。

        这番说教终究来得有些莫名其妙,少年不好反驳,只是点了点头,笑道:“嗯,在下记住了,谢过先生。”

        说罢这话,他记起内厨中余火未灭,又赶忙转身去到房中。

        而他前脚刚走,一旁的周舟便很是贴心的端起水壶,来到众人跟前,倒下一杯茶水。

        嘴里犯苦的李丹青,顿时眼前一亮,伸手便要拿起水杯。

        可这时,那周珏却眼疾手快,抢过水杯仰头大口大口的吞咽下杯中水。

        “再来一杯!可是咸死我了。”末了还不知足的递上水杯又言道。

        李丹青与姬师妃不免有些错愕的看着周珏,周珏感受二人的目光,奇怪的瞪了他们一眼,嘟囔道:“看着我干撒?”

        “这面这么咸,不说点他不喜欢听的大道理,难道还真的吃完啊?”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龙象》章节( 第一百二十九章 事无贵贱)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龙象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