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龙象>> 第一百一十七章 姑娘身上的味道

    第一百一十七章 姑娘身上的味道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大风院不仅被金家的人修缮得改头换面,演武台也被筑起,各种武具兵刃也被送了进来,甚至还来了足足三十位青云军中的好手,作为护院。

        这些护院清一色的都有盘虬境大成的修为,为首的统领唤作宁白河,据说是宁煌戟的义子,修为更是抵达了星罗境,年纪不过三十岁出头,就是为人冷冰冰了一些,除了宁绣,旁人与之闲聊,他都惜字如金。

        有了这些护院,大风院倒是安生了许多,至少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再来闹事。

        并且这些家伙都出生军伍,手上的修为那都是与人真刀真抢打出来的,且不说修为高于学院的弟子,就是他们将境界压制在与众人一般的境地,也可轻松取胜。

        而有这些家伙作为大风院弟子的陪练,对于学院弟子在实战方面带来的进步,是显而易见的。

        一切似乎都在这时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他们只要按部就班的修行,等到三个月之后夏至之时,便可前往星辉之门,李丹青的手上有足够的名额支撑所有学院的弟子都前往那处,接受星辉洗礼,那之后,弟子们的修为必然会再次精进,大风院也算真的站稳了脚跟。

        但李院长似乎并不高兴,此刻的他正倚在栏杆上,看着冬尽之后这大风城中第一场艳阳高照,神情忧虑。

        “少主发什么呆啊?”希温君走到了李丹青的身旁,轻声问道。

        “唉”

        李丹青面色惆怅,他叹口气,欲言又止。

        希温君见状不免皱起了眉头,她轻声道:“少主有何烦忧不要憋在心底,大可告诉青竹,无论是什么,青竹都会与少主一起面对的。”

        听到这话的李丹青又叹了口气言道:“小青竹啊你说那些金家送来的姑娘们,本世子不要她们,她们回去会被送到哪里?”

        “都是些苦命人,尤其是那个穿红衣服的,你看那身段,胸大屁股也大,肯定很能吃,去了别人家指不得要捱饥受饿”

        “要不,咱们把她接回”

        李丹青这样说着,却忽然觉得眼前的艳阳不再那般温暖,一股寒意席卷。

        李丹青打了个激灵,只见身旁的希温君面带笑意,双拳却握得咯咯作响,嘴里冷冷的说道:“少主可还真是心怀天下,博爱众生啊”

        李丹青暗道不好,赶忙赔笑言道:“也不算博爱只是有感而发,有感而发”

        “少主要心怀天下,可不能光靠嘴想,得有那个本事,说起来自从回到大风院少主这几日修行都有些懈怠了,不如让青竹陪少主好生练上一会。”希温君眯着眼睛这般言道。

        此刻她眸中闪着的寒光,那要挟私报复的意思几乎写在了脸上。

        李丹青可不傻,他的脑袋在那时宛如拨浪鼓一般摇晃个不停,嘴里连连说道:“不了不了,本世子今日身体不适,明日再”

        而这时刘言真不知为何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恰好听见李丹青这番话。

        她站定了身子,看着李丹青,惊喜言道:“院长你不舒服啊?”

        李丹青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说道:“舒服是不舒服,但你这么高兴是几个意思,等着本院长死了,你好继承咱们大风院?”

        刘言真连连摆手言道:“不是不是,是苏橙苏白两个家伙在院门外求见院长,既然院长不舒服我就让他们回去吧,省得苏橙那个坏女人破坏院长与薛师兄之间的关系!”

        刘言真这般说罢,转身蹦蹦跳跳的就要走向院门方向。

        “等等!”李丹青却在那时伸出了手,大声说道。

        这话出口,希温君与刘言真蓦然转过头,杀机腾腾的看着他。

        李丹青顿觉人世多艰,言不由衷。

        但想着之前那些被他违心拒绝的女子之后的“悲惨遭遇”。李世子还是咬着牙,硬着头皮言道:“本世子确实有些不适”

        “但苏家姐弟不远万里而来,想来一定有要事相商,很可能是事关阳山兴衰亦或者武阳社稷的大事!”

        “本世子深受皇恩,岂能因公废私!快去请苏橙姑娘进来!”

        希温君一脸嫌弃的看着对着一杯茶水梳理着自己头发的李

        丹青,她已经好些日子没见这李丹青这般打扮过了。

        “苏姑娘里面请!”这时刘言真有气无力的声音从屋外传来,李丹青一个激灵赶忙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正襟危坐,还从桌上掏出了一本书,一脸认真的看了起来,只是拿反了。

        不过李世子显然完全沉浸在自己翩翩君子的形象中,对此毫无察觉。

        很快,撇着嘴一脸不高兴的刘言真便领着苏家姐弟走入其中。

        苏橙今日穿着一身青衣,一头秀发垂于腰间,脸上画着淡妆,清秀却不失去美艳,恬静却又引人入胜。

        相比于明显精心打扮过的苏橙,苏白身上的装束便显得随意了几分,但俊秀之气却是遮掩不住。

        “李院长多日未见,可还安好。”走入房中,苏橙便在第一时间朝着李丹青行了一礼,一旁的苏白并不做声,只是跟在自己阿姐的身旁。

        李丹青见状,好似方才知晓苏橙到来一般,他放下手中的书看向苏橙,面露惊喜之色:“苏姑娘怎么有空来此,也不通知一声,丹青在院中随便惯了,这番拙劣打扮让姑娘见笑了。”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 \咪\咪\阅读\app \\ 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刘言真与希温君看了一眼换了一身锦衣的李丹青,在那时很是默契的同时翻了个白眼。

        苏橙抿嘴一笑:“世子风采夺目,何须衣衫衬托。”

        “胸有乾坤之人,气宇自然锦绣。”

        被这般夸赞的李丹青可丝毫没有羞愧之感,他连连点头:“姑娘说的是本世子这一肚子里全是乾坤锦绣!”

        “臭不要脸。”刘言没好气的嘟囔了一声,对于这苏橙坏女人的定义又深刻了几分。

        苏橙当然听见了这话,却状若未闻,她言道:“那日相见,世子曾说自己对音律也有所研究,知己难觅,故而苏橙今日冒昧到访,还请世子不要见怪。”

        “不见怪不见怪。”李丹青连连摇头,乐呵呵的说道。

        苏橙闻言颔首点了点头,将背上背着的古琴取了下来。

        “古人说以琴会友,不如就让小女子为世子弹奏一曲,请世子品鉴品鉴。”

        “好好好!正有此意。”李丹青又连连点头,随即咳嗽两声,言道:“那啥,温君、言真,你们不是还有事情要忙吗?听说小黑要生了,你们不去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小黑是只鸡!这世上还有鸡能难产的!?况且它还是只公鸡!”刘言真不满言道。

        “二位姑娘不用担心,小女子今日前来只是为了音律之事,况且家弟还在此,二位大可放心。”苏橙淡淡一笑,在这时言道。

        希温君却眉头一挑,听出了些弦外之音,她索性走上前去拉起了愤愤不平的刘言真,朝着苏橙颔首道:“那姑娘就请自便。”

        说罢也不管刘言真如何不满,生生的便将之拉出了房门,末了还将房门关上。

        此刻房间中就只剩下了李丹青与苏家姐弟,将古琴在木桌上摆好的苏橙回头看了一眼一旁的苏白,苏白心有不甘,但还是退到了屏风外。

        李丹青见她有意支开苏白,不由得眯起了双眼,问道:“姑娘这是何意?”

        苏橙微微一笑:“家弟身子不适,就让他在一旁休息一会,世子不会介意吧?”

        李丹青脸上的笑意更甚,他点了点头言道:“自然,自然。”

        苏橙得了回应,便在那时深吸一口气,伸手抚琴。

        悠扬的轻声便在那时于这房门中响起,李丹青面露迷醉之色,伸手轻轻拍打着案台,附和着琴声。

        很快一曲终了,苏橙抚琴停弦,然后看向李丹青:“世子觉得这曲如何?”

        “姑娘所弹的可是琴师柳参所著的鱼儿羡?”李丹青问道。

        苏橙颔首点头:“世子见多识广,也听闻过此曲?”

        “相传琴师柳参不仅在音律方面颇有造诣,在棋道之上也堪称国士,当年在白子山与棋道宗师彦霓裳手谈,二人于白子山巅星罗棋盘上对弈三日,不分胜负,最后柳参以一子之差落败。”

        “随后便著成了这首鱼儿羡。”

        “纵观柳参一生,琴棋书画无所不精,虽是书生,胸中却有金戈,所著之曲所着之画,无一不是壮丽山河,内含乾坤

        之物。”

        “唯独这首鱼儿羡曲调柔美,如少女情愫,如少年心思,细腻婉转,妙不可言。”

        “世人都说,三日对弈,柳参本可不败,却是动了情思,故而最后一手落子有误,方才让彦霓裳赢了一子。”

        “这鱼儿羡便是柳参暗露仰慕的情曲。”

        李丹青娓娓言道,对于这风流韵事,倒是如数家珍。

        苏橙闻言,说道:“想不到此曲背后还有这样的故事,苏橙天资愚钝,这首鱼儿羡恐不及柳参前辈万分之一。”

        “当然不及。”李丹青的声音陡然一沉,如是言道。

        苏橙一愣,显然对于李丹青这忽然的直白之言毫无预料。

        却听李丹青在那时再言道:“鱼儿羡是情曲,是柳参的爱而不得,是发乎于情的滚烫如火,是止乎于礼的恭敬如宾。”

        “我闻善琴者,操千曲而后晓声,姑娘对于鱼儿羡的理解只流于表面的琴谱,却不知其真意,故而听上去柔绵婉转,内里却空空如也。”

        苏橙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去应对李丹青的挑剔,她低下了眉头沉默了一会,又才言道。

        “小女子才疏学浅,让世子见笑了。”

        “不至于。”李丹青却摆了摆手:“姑娘的技巧无可挑剔,只是男女之爱,未曾经历自然不肯懂得,也更难以理解柳参当年的心境。不过,我倒是从姑娘的琴声中听出了别的东西。”

        苏橙眨了眨眼睛,问道:“何物?”

        “求。”李丹青吐出了一个字眼,然后又道:“一种迫不及待的求。”

        苏橙闻言,先是一愣,随即苦笑道:“世子慧眼如炬,小女子这点心思终究瞒不过世子。”

        说到这处,她又沉吟了会,随即咬了咬牙,言道:“既然世子点破,苏橙也就不遮遮掩掩,今日前来,苏橙却有一道不情之请。”

        “既是不情,却要相请,想来事出有因,那便说说吧。”李丹青意味深长的笑道。

        苏橙却在那时起身走到了李丹青的跟前,伏首跪下:“苏橙想请世子赐予家弟一枚烈阳真火!”

        “烈阳真火?”李丹青听到这话,嘴角上扬,他的一只手张开,金色的火苗顿时在他手中跳动,房门之中也随即金光璀璨。

        苏橙感受到了那光芒,她抬起头看向李丹青的掌心,眸中的急切之色更重了几分。

        “这可是个好东西,可我为什么要给你呢?”李丹青问道。

        苏橙抬头看向李丹青,眉目凄苦:“实不相瞒,家弟自小患有怪病,先生说只有至阳至刚的烈阳真火方可续命,故而我姐弟二人不远万里拜入阳山,却不想阳山早已无此物,听闻世子得仙人入梦得此神物,故厚颜前来相求。”

        李丹青听闻此言却是脸色平静:“我不关心原因,我是在问你,为什么要给你!”

        “或者说,你凭什么东西从我这里换走此物。”

        苏橙的脸色一白,在那时咬了咬牙,艰难的吐出一个字眼:“我。”

        “你?”

        “是的。我!”苏橙继续道:“只要世子愿意赐下此物,苏橙愿意为奴为婢终身侍奉世子!”

        李丹青伸出的手掌在那时握紧,璀璨的金光顿时消散,苏橙的脸上闪过一丝慌乱,却见李丹青在那时站起身子,走到她的跟前,蹲下身子,伸手挑起她的下巴。

        他直直的看着她,目光游离,上下打量,就像是在打量一件货物,在衡量她的价钱。

        “实不相瞒,自从上次在学院见过姑娘,我便一直对姑娘念念不忘。”

        听到这话的苏橙,心中稍定,她赶忙说道:“世子只要愿意,苏橙随时都是世子的。”

        “不急。”李丹青却笑道:“姑娘知道我为何对你念念不忘吗?”

        “为何?”苏橙问道。

        “姑娘身上有种味道。”

        “什么味道?”

        “一种”李丹青喃喃言道,那伸出去的手忽然化指为抓,死死的掐住了苏橙的颈项,他眯着的眼缝中在那时寒光乍起,杀机奔涌。

        “一种永生殿中,尸骨堆积出来的恶臭味!!!”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龙象》章节( 第一百一十七章 姑娘身上的味道)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龙象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