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玄幻奇幻>>锦堂归燕>> 第八百六十一章 幸甚有你

    第八百六十一章 幸甚有你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大家族里,有谁不是一门心思的想往上爬?说句厚颜的话,奴婢自认为自个儿还是可以的,虽不能说有什么大才,可是陆家那样门第,就是养出个大丫鬟,也要比寻常小门小户人家的小姐要尊贵一些。

        “可我却被配给了一个小厮,少爷当初选了我时,也没有与我商议,直接就吩咐下来了。我心里不愿,当面又不敢反抗,若是万少爷给下人定亲事定然会询问意思吧?可陆少爷就没有。”

        拂雪抽抽噎噎起来,委屈的仿佛陆家大少爷杀了她的父母亲人。

        隔壁好容易蹭到了木门前的陆喜却是一脸震惊和愤怒。

        怎么会这样?她怎么能背后胡扯抹黑大少爷?

        当初大少爷给他们定亲之前,分明是知道他与拂雪私下里本来就好,各自询问过他们的意思才给他们订了亲的,拂雪是人牙子买来的,大少爷还曾吩咐他帮忙去找过她的家人,她本家没有什么亲人了,还给她唯一剩下的舅舅一家送过十两银子。

        如此大的恩惠,拂雪不知感恩,却在背后编派少爷!

        逄枭听拂雪这么说,就知道她在胡扯,他也是手下用人的人,陆家大少又不是个傻子,怎么可能不问下人的意思就给随意定亲?

        逄枭符合道:“怎么会这样?”

        “就是这样,偏我出身卑微,没有给自己说话的权力。其实大少爷或许不知,太太曾经就说要将我开了脸抬了做大少爷房里人的,我也与几个大丫鬟一样,伺候大少爷多年了,虽然我从未伺候过大少爷那一方面,可外面多少人都是这么认为的,都认为我是大少爷的人,大少爷却将我定给他的小厮,我的脸可往哪里搁啊。”

        拂雪一想那些事,就委屈的泪水涟涟,这下子是真的哭起来了。

        逄枭道:“哎,想不到拂雪也是苦命之人。你既然是配得上给陆大少做妾室的身份,怎么后来又被卖了?”

        “我……”拂雪一窒,眼球转动,道,“我也是不服气,去与大少爷说明,谁知道那天地上滑,我不留神就摔了一跤,跌到大少爷身上了,大少爷就说我是水性杨花,故意勾引他。

        “偏与我一起当差的婢女还诬告我,说我私下里还勾引过大总管之子,我一怒之下要剪发明志,大少爷就说‘你不用剪头发,你这等下流货色,配不上陆喜,就该去配那些野男人’,随后就将我送去采香阁了,我,我真的冤枉啊!呜呜呜!”

        拂雪一边哭着,一边柔弱的往逄枭的身上依靠去。

        逄枭没有躲开,也没有动作。

        拂雪心下一喜,索性就揽着逄枭的手臂嘤嘤哭泣起来。

        隔壁的陆喜已经呆滞住了。

        他不是傻子,这些天大少爷见了他欲言又止的表情他看在眼里,拂雪在他面前的哭诉和刚才的颠倒黑白,他也听在耳中。而且听外面的对话,拂雪明显是在对着这位万少爷献媚……

        大少爷说的没错,这就是个水性杨花的女子!

        她明明看不上他是个下人,可当初却勾引他。他是有多傻,才上了她的勾,还在内心里怨恨大少爷卖了他的未婚妻!

        当初他流落街头,是大少爷将他捡回去,给他吃,给他穿,还带着他一起读书,提拔他做了长随,将他当成心腹,私下里对待他比对待亲兄弟还信任。

        想来他的未婚妻去勾引大少爷,大少爷在她的面前,也不好直接就说明,也是为了给他留脸吧?

        陆喜的眼泪决了堤,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逄枭这里敏锐的听见隔壁的哭声,烦躁的一把将拂雪推开了。

        他不介意再帮着添一把柴。

        “拂雪,当初去找大少爷说明道理,是不是也是这样靠在男人身上哭诉的,嗯?”

        拂雪泪水挂在粉颊,呆望着逄枭。

        逄枭道:“我不过才买了你来,你就能在我面前诋毁你前主子,还对我投怀送抱。不过稍微试探你就露了马脚。你这般一心想着往上爬的女子,我见的多了。下去吧,这里不需你伺候了。”

        拂雪呆呆望着面前英俊的男人,却发现这人有一双锐利的眼眸,仿佛一眼就能直看进她的心里去似的。

        她先前怎么会觉得面前之人是个草包呢?这人分明一直都在试探她!

        拂雪后退两步,想争辩又不敢,只出于本能的屈膝行礼,落荒而逃。

        逄枭斜倚着太师椅的扶手,无聊的掩口打了个呵欠,回头看了一眼隔间。

        那里压抑的哭声更加分明了。

        他还是有些同情这个陆喜的。如果是他,一心喜爱的女子竟然是与他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表面勾引,内里却一直嫌弃他,还利用他,他一定会恨不能杀人吧?

        幸运的是他家宜姐儿对他一心一意,从来都不会让他伤心。反倒每次都是他对不起她。

        逄枭一想起秦宜宁,就满心的酥软和喜爱,想起刚才她配合自己演戏的模样,更是平日里绝对见不到的,想她想的心里猫抓一样。

        逄枭也不管一个人哭的凄凄惨惨的陆喜,大步回卧房去找秦宜宁了。

        秦宜宁这时正在和冰糖、寄云一起描花样子,听寄云说带着拂雪出去的事。

        “那个拂雪人品真的靠不住,嘴皮子功夫厉害的很,顺势打探消息的本事不错,可惜自作聪明,总将别人看成傻子,哄骗人的招数除了说好听的话捧着人也没别的了。而且很贪心,又馋,见了什么都要尝尝,什么都想多买一些她带回去。”

        寄云摇着头道:“陆家居然也有这样的婢女,看来真是一样米养出百样人来。”

        冰糖咂舌道:“这样的品性,说不定他家少爷卖了她也并没冤枉她。”

        逄枭走到门前正好听见这句,笑着道:“你还真说对了,这人并没被冤枉。”

        “爷。”冰糖和寄云都站起来行礼。

        秦宜宁抬起头笑了笑:“怎么样,问出什么来了?”

        “也并没有什么稀奇的,就像咱们先前猜测的,她为了往上爬,勾引少爷身边的小厮,还有府里大管家的儿子,回头又去跟大少爷献媚,结果陆大少不吃她那一套,看透她的本性就将她提脚卖了。

        “想来陆大少也是气恼着了,好心给亲随选了个媳妇,竟是这样货色,又不好直接告诉兄弟他的未婚妻来勾引自己。”

        秦宜宁摇了摇头,不由得叹息。

        “年纪轻轻的,做什么不好,非要想不开做这等事。人品有了瑕疵,岂不是毁了一辈子。”

        “是啊。”逄枭也道,“做人最不能丢的就是品性和底线。若是人品好,眼前不好的事说不定也有柳暗花明的时候,若是做了缺德的事,已经成了的事情将来也有反而败落的一天。”

        秦宜宁道:“咱们教导昭哥儿和晗哥儿,往后也要以人品为重,他们可以没什么才学,却一定要做个好人才行。以后等有了机会,让我父亲来给两个孩子启蒙,不求他们将来能金榜题名,但是一定要行的端坐的正。”

        逄枭赞同的点头:“岳父大人才华出众,又有大智慧,我来教孩子们排兵布阵,将来让木头教孩子武艺,再请岳父大人出山,教导他们和为人处世,嘿,你说咱们的孩子长大后还有个不成栋梁?”

        秦宜宁眯着眼睛笑起来,“让穆公子来教导当然好,就是一点,可别让天机子靠近我儿子,免得给带坏了。”

        逄枭噗嗤一声笑出来。

        天机子这会子还被关着呢,也不知她是否记住了这次的教训。

        两人聊着,话题自然而然就拐去自己家里了。在门前守着的冰糖和寄云不由都笑起来。王妃和王爷在一起时,就像两个人都变成了孩子。

        秦宜宁想了想道:“我看陆家大少爷对他那长随很关心,说不定待会儿就要赶来找人了。咱们也提前做好准备才是。”

        “放心吧,我方才已经交代下去了,到时我会护着你的。”

        秦宜宁笑着点头,“我知道,与你在一起当然是最安全的。”

        她的双眼因笑而弯成了月牙,看着他时温柔的像是将他一颗心都浸在温泉里。

        在经历过那么多的磨难,吃了那么多的苦后,她依旧信赖着他。

        逄枭心生动容与感激,忍不住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虔诚的亲吻她的额额头。

        肉麻的话他说不出口。可是他的心里反复的一句“幸甚有你”还是不自禁低喃出来。

        秦宜宁笑着搂住了逄枭的腰,“我也是。幸甚有你。”

        两人静静的相拥着, 就连门前寄云和冰糖呼吸都不敢大声,生怕惊扰了这般静好的光景。

        谁知就在这时,甲板上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虎子大步跑了进来,高声道:“少爷,不好了,下面有人要闹事!”

        逄枭和秦宜宁倏然分开,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低声道:“来了。”

        逄枭拉着秦宜宁起身,带着人一起上了甲板。

        此时已是夜幕降临,船上挂起了灯笼,湖面上倒映出一片缤纷的光影。

        逄枭站上甲板往下看,一名身着蓝色锦袍的俊秀青年负手站在岸边,他背后带着五六十个衣着整齐的护院家丁,各个手持齐眉棍,杀气凛凛怒视着船头。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锦堂归燕》章节( 第八百六十一章 幸甚有你)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锦堂归燕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