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玄幻奇幻>>锦堂归燕>> 第七百六十三章 妒忌心

    第七百六十三章 妒忌心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反了!反了!你胆敢威胁婆母!世上居然有你这样的毒娼妇!”姚氏再也坐不住,猛然抓起手边竹编的小盒子便往秦宜宁身上砸去,里头的花生、松子和榛子哗啦一声洒了一地。

        姚成谷心生不悦,道:“何必与她对嘴对舌的,你做婆母,管教儿媳难道还要亲自动手?也不怕丢了身份。”

        姚氏被父亲提醒了,连声呼道:“来人,来人呐!”

        屋外听了半晌动静的丫鬟婆子面面相觑,犹豫的走了进来,一群人站在外间垂着头问:“老夫人有什么吩咐。”

        “把这个毒娼妇给我关进柴房去!不知孝敬婆母,出言顶撞,我要教导教导她的规矩!”

        寄云抱着秦宜宁的斗篷护在她身旁,一手按在了腰间软剑的搭扣上,厉声呵斥:“我看谁敢!”

        那群仆婢的脚步便顿住了。

        秦宜宁平静的看着姚成谷和姚氏,心里不由得在想,逄枭怎么会有这种母亲和外公。

        可那到底也是逄枭的亲人,她出言顶撞已经于理不合,总归她也不能将他们怎样的,就算看在逄枭的面子上也不能。

        思及此,秦宜宁只觉一阵无奈,道:“老太爷,老夫人,我乃圣上亲封的迎亲大使,特地归京来督办鞑靼塔娜公主入京和亲事宜的,明日圣上便会召见与我,若您想做什么,还请三思。”

        “你!”姚氏差点被气的背过气去。

        一句圣上交代,就将她给堵了回去。她若真将人关起来,回头耽搁了差事,可不是秦宜宁自己遭殃,而是整个王府都遭殃!

        “你竟然敢威胁我!”

        “不敢,我只是在说事实。”

        “我儿娶了你这样的毒妇,简直是瞎了眼!你没成亲时就勾引我儿,诱的我儿非你不可,连做驸马的机会都给推了,如今你还趁我儿不在家便对婆母不敬,你简直不为人子!我要告诉我儿,休了你这不贞不洁的毒妇!”

        听姚氏说的越来越难听,秦宜宁气的脸色涨红,却不想再与之争吵。

        因为她知道,面对这种人,吵也吵不出个所以然的。

        “那你便修书一封去与王爷,让王爷休了我。我等你的好消息。”

        秦宜宁骄傲的仰着下巴,她本就容色绝艳,愤怒之下,更加三分凌厉,美的十分具有侵略性。

        姚氏对上她的双眼,又是愤怒又是妒忌,竟分不清到底是哪一种情绪更多一些。

        秦宜宁礼数周全的给姚成谷与姚氏行了礼,便带着寄云回身往外走。

        那些聚集在门前的仆妇们竟没有人敢上前阻拦,一个个被吓的缩着肩膀低着头不必秦宜宁多说就纷纷让开了一条路。

        秦宜宁接过披风披好,就快步离开院落,虽然只有她与寄云主仆二人,却走出了千军万马一般的气势。

        姚氏有种被打了脸的感觉,这么多的仆妇面前自己竟还没有占到上风,一时间面子里子都丢尽了,大怒的斥道:“你们不知为听命吗!刚才吩咐你们为什么不动作!”

        “老,老夫人,奴婢们,不,不敢……”

        “不敢?对付个小女子你们都不敢,难道我不是这个家的主母,有我撑腰,你们有什么不敢的!平日里一个个精神着,对上个小蹄子你们就缩了,养你们有何用!”

        姚氏的怒气都发泄在了这些人身上,直将人众人都唬的噤若寒蝉。纷纷佝偻着身子做鹌鹑状。

        姚成谷在炕沿磕了磕黄铜的烟斗,咳嗽了一声道:“好了,你们都下去吧。”

        一众仆婢们如蒙大赦,纷纷行礼退后,到门前一转身,鸟兽散了。

        姚氏坐在炕沿生闷气。

        姚成谷道:“你就是急性子,这么一吵嚷,岂不是一上来就落了下风了?你就不会压着一些性子?看不上她,就不要理会她,怀疑她养出的不是大福的种,那就在给大福纳好的姑娘来,你可倒好,明道明抢,都告诉人家你要干什么了。她现在有了防范,说不定回去就给大福写信告你一状,你怎么办?”

        “她敢!”姚氏色厉内荏。

        她现在一看到秦宜宁就想起当初自己受了多少委屈,大福对她疏远,亲妈都见了她就数落她,专门挑那些难听的来骂她,现在秦宜宁回来,又不带着她孙子回来给她磕头,偏叫她娘家妈将孩子带走了。这不是不将她这个婆母当做一回事么。

        她也是当局者迷,被姚成谷这么一提醒,她才回过味儿来。一时间只觉得肠子都要悔青了。

        姚成谷摇了摇头,自顾自又开始装旱烟。

        姚氏怎么想都觉得不对,不能让秦宜宁占先机,当即就起身回了自己的屋子,提笔开始给逄枭写信。

        而秦宜宁这厢离开春晖堂,脚步就渐渐慢了。

        寄云气的脸红脖子粗,回头狠狠的啐了一口,“呸!什么东西!”

        秦宜宁缓步向前走着,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儿,闷闷的道:“别这样,叫人看了不好。”

        “王妃就是太好性儿了。她说那等龌龊的话都不嫌不好,您还要顾全她的脸面不成?”

        “那毕竟是王爷的母亲。她丢了脸,王爷不是也面上无光么。”

        “王妃就不该让着她,刚才奴婢气的都差点拔剑了。”

        “你在她屋里拔剑,回头她就能说咱们要刺杀她。往后除了晨昏定省,尽量不见面就是了。也没什么的。”

        “她这样对王妃,王妃还要昏省?”寄云惊叫。

        秦宜宁叹了一声,没再说话。

        寄云憋着气,跟在秦宜宁的身后走着,想王妃是个多么厉害的人物,对上鞑子都不曾吃亏,反而要受这等窝囊气。

        “王妃,您回头将这些事告诉王爷比较好,免得她回头跟王爷面前说您的坏话。”

        秦宜宁摇摇头,叹息道:“王爷的麻烦已经够多了。新上任的知府不知是个什么路数,又有尉迟燕和尉迟旭杰两座大山,背后还有个秋家,也不知道那边后续如何了。

        “王爷不肯将麻烦的事情告诉我,不代表他身边就没有麻烦,咱们帮不上忙,但好歹也要做道不给他添乱才是。”

        话及此处,秦宜宁郑重的吩咐寄云:“这件事回去不许提起,也不许让王爷知道。听见了么?”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锦堂归燕》章节( 第七百六十三章 妒忌心)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锦堂归燕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