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历史军事>>红楼春>>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直接摁死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直接摁死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月华如练。

        薛姨妈坐于贾母身旁赏月,闻其悲凉一叹,不由好奇问道:“如今贾家富贵已极,老太太何故长叹?”

        其实薛姨妈焉能不知贾母为何而叹?只不过妇人家的小心思……

        往日里,薛家都是依附着贾家过活,贾家若不庇佑,薛家孤儿寡母的,偏又怀百万家财,都不知该去哪里容身。

        所以一贯里在贾母跟前是伴着小心,言谈中从来奉承的。

        尤其是王夫人坏了事,被圈起来后。

        薛家的处境,十成十的尴尬。

        然而眼下形势似乎发生了根本变化……

        贾蔷居然不是贾家的种,成了天家血脉!

        啧啧啧……

        贾蔷以前是贾家人,所以许多事老太太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左右肉烂在锅里,一笔写不出两个贾来。

        且高门大户,谁家又比谁家干净?

        可贾蔷若不是贾家的种,那贾家这些事就都成天大的笑话了!

        贾母身为荣国太夫人,贾家的老祖宗,心里岂能受用?

        再看看薛家,如今却又不同了。

        宝钗为正经侧妃,这是在朝廷礼部登记造册过的。

        等贾蔷当了天子后,黛玉自然就是皇后,这没甚么好说的。

        尹家那位郡主,当个“副后”皇贵妃。

        剩下的,还有两个贵妃,四个皇妃。

        宝钗再怎么说,也该有个贵妃位才是。

        如此一来,薛家也不比贾家差哪去了!

        当然,薛姨妈也并非小人得志,起了甚么坏心思想压过贾家一头,就是单纯的嘚瑟一下……

        贾母若是往日里,自然能听出薛姨妈话里的揶揄,只是此刻心神不安,便未能听明白,只是缓缓落下泪来,道:“姨太太岂知我心中的苦呐!”

        薛姨妈见贾母如此,心中反倒不好意思起来,宽慰道:“儿孙自有儿孙福,再者如今眼见王爷都坐江山了,贾家将来只会愈发富贵,老太太心里何须苦楚?”

        贾母叹息道:“我也不盼他坐江山,称帝为皇。都成了别家的人,再怎样又和贾家甚么相干?”

        凤姐儿在一旁冷眼旁观多时,这会儿笑道:“怪道我瞧着近几日老祖宗看起来不受用,问鸳鸯那蹄子,如今她一心只顾着奶孩子,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原来在这窝火呢!”

        贾母见她就来气,啐道:“你这泼皮,少与我搭腔!你和琏儿都和离了,如今是别人家的人,和贾家不相干!”

        若是落魄时,贾母这番话就扎心了。

        可如今凤姐儿不知道多得意,如今眼见着连皇妃都能当一当,她可是王府庶妃,亦是在礼部正经登记造册的,又生了儿子,便是母以子贵,也少不得一场泼天富贵。

        所以这些话听着也就过去了,压根不往心里去,满面春风的笑道:“老祖宗不认我,我却要巴着老祖宗!乐儿也不改姓,还叫贾乐!”

        贾母到底经历了一辈子内宅事,这会儿心里明镜儿似的,瞪着凤姐儿道:“你这是看上了东府的家业了?”

        凤姐儿未想到老太太这么敏锐,一下就说破了,一时间反倒尴尬起来。

        这时不远处的宝钗悄悄与正在静静赏月的黛玉耳语了几句,黛玉回过神来看向这边,笑了笑后走了过来,笑道:“老太太这是怎么了?听说这几天总是睡不踏实,饭也用的不香。”

        凤姐儿赶紧顺势下坡,笑道:“老太太还在为王爷成了天家人吃味呢。”

        黛玉哂然一笑,道:“我猜也是如此。”

        一旁琥珀赶紧为黛玉置好椅子,黛玉微笑颔首后落座。

        其一颦一笑之姿态,落在众人眼里,当真恍若凤栖梧桐,贵不可言。

        也是奇怪,当初黛玉孤身进京至荣府时,怎么看都只是一个病恹恹的瘦弱丫头,就算生的好看些,也看不出甚么来。

        背地里,多有人说那是一副短命相。

        可再看现在,总觉着身上笼着金光……

        黛玉着一身桃花云雾烟罗衫,下面是翡翠烟罗绮云裙,眉眼间施着淡淡的粉黛,其实穿着用度比当初在国公府时还简略许多。

        她落座后,同贾母笑道:“老太太想偏了,钻进牛角尖里出不来。如今京城里不知多少人要羡慕贾家的气运,有了这样一层渊源在,贾家几世富贵都有了。其他的,你老还要看开些。”

        贾母也不知是不是老糊涂了,忽地“福至心灵”道:“玉儿,要不将来你的孩子姓贾?”

        听闻此言,黛玉俏脸飞霞,笑而不语。

        一旁薛姨妈都唬了一跳,忙道:“老太太,这等顽笑话还是要慎言,了不得呢!”

        贾母也反应过来,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有些茫然的目光看向了不远处的宝玉,心里喃喃道:果真一般大……

        好在黛玉不计较这些,她看着有些消瘦的贾母温声道:“老太太若是在南边儿待的不痛快,想回京也是可以的。”

        贾母摆手笑道:“一年到头哪经得起这样来回折腾?大半光景都在路上度过了。且不说我这个老太婆,我都这样的年岁了,甚么样的荣华富贵也都享尽了,若非临了临了出了这样一档子事,这辈子也算圆满了。可你们不同,还这样年轻,岂有长久分局两地之理?以蔷哥儿如今的富贵,上赶着的闺女不知多少。瞧瞧那些人,盐商、晋商、十三行倒也罢了,商贾出身,不讲究那么些。甚么小姐姑娘都送过来,儿媳、侄媳、孙媳也都送来。连九大姓,世代簪缨之族,也将家里女孩子都送过来。他们尚且如此,更何况京里?”

        听闻此言,薛姨妈脸上闪过一抹不自在。

        贾母方才心神不宁没反应过来,可这会儿却回过神来,还了薛姨妈一个厉害……

        黛玉只作不知,笑道:“他也要有功夫浑来才是,如今整个天下的大事都落在他肩头,怕是连正经睡觉的时间都少。另外,前儿收到他来信,说不日将奉太皇太后、皇太后南下巡幸江山,遍游大燕十八省,问我们要不要一并去……”

        话音刚落,一旁的湘云就跳了出来,欢喜道:“哎呀!十八省都游遍?那咱们也去呀!如今南边儿、东边儿的大海咱们瞧见了,可北边儿和西边儿的沙漠瀚海还没见过!”

        探春也喜欢,笑道:“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心神向往之久矣!”

        宝琴悠哉悠哉笑道:“我瞧过!”

        探春一把抱住她,“蹂躏”起她愈发出落的美的不像话的娇脸,咬牙道:“你瞧过了,所以就不用去瞧了是么?”

        宝钗提醒道:“家里那么多事,一人看一处都忙不过来,哪有功夫去闲逛?”

        黛玉笑眯眯的看着她,道:“如今你有身子,自然不能四处走。这一回和别处不同,乘船的时候不到一半,大半都要坐车,有时说不得还要走几步。有身子的都留家里,有孩子的放心不下的也留下。这样一来,家里的事也有人看着了,也不必担心路上有甚么风险。”

        “……”

        宝钗又气又好笑,道:“这是嫌我们碍事不成?”

        宝琴上前抱住黛玉,乐嘻嘻笑道:“好姐姐,我没身子也没孩子,可以和姐姐一道去罢?”

        “噗!”

        一旁湘云刚吃一口茶都喷了出来,探春等无不放声大笑。

        宝钗气的脸都涨红了,上前拉扯过宝琴,瞪眼道:“吃了几杯黄酒,吃迷瞪了不成!”

        宝琴闻言,只是娇憨笑着。

        贾母很喜欢漂亮女孩子,宝琴是家里女孩子中数一数二顶漂亮的。

        原一直惋惜,若不是家世差些,说给宝玉是极好的。

        没想到,如今人家瞧上贾蔷了……

        贾母看到不远处宝玉形容失落,简直凄凉,心中一叹。

        便是她再偏宠宝玉,也不可能在这等事上犯浑。

        君不见,宝玉就那么一个老婆,如今也形同陌路。

        偏连她眼下也不好对姜英动真格见家法,逼迫他们同房了,人家手里握着二三千女营,平日里披甲在身,了不得。

        再者,宝玉看到姜英那副尊荣就跟吃了苍蝇似的……

        唉,都是冤家!

        收敛起这些糟心事,贾母同面色有些僵直的薛姨妈笑道:“左右那边过些时日就化家为国了,也不叫事。”

        薛姨妈干笑了两声,看着正抱着宝钗撒娇的宝琴,不再言语。

        果真能在一起进宫,也算是个帮手……

        另一侧亭轩旁,尹子瑜面色平静的坐在那,静静的看着天上的明月。

        她有些,想他了……

        ……

        神京城。

        石碑胡同,赵国公府。

        敬义堂上,姜铎伸着那颗乌龟似的脑袋,努力睁大眼睛看着闫三娘。

        在贾蔷面前,闫三娘是乖巧的,可并不是说她见不得大阵仗。

        千军万马百炮齐轰都能指挥,心理不强大又怎么可能?

        她知道眼前这位老人有多么恐怖的权势,连贾蔷都与之结盟为友,是真正当世巨擘老怪,再加上年近百岁,所以被这般冒失的打量也不为忤,见礼罢大大方方的站在那。

        看了好一阵后,姜铎方不舍的收回眼神,转头再看看身边两个孙子,破口骂道:“老天爷真是薄待老夫,想老子一世英名,怎么到头来就生下这么两个忘八鳖孙!姜泰,你是水师出身,也一心想着要重返水师,傻鳖种一个!今儿你自己说说看,能不能和这位……这位娘娘一样,与西夷那群野牛攮的贼羔子们会战四海,打的他们抬不起头来?”

        林如海是知道姜铎甚么性子的,贾蔷更不用说了。

        可闫平和闫三娘不知道,此刻看着姜铎将两个亲孙子从祖宗十八辈起攮了个遍,两人皆是目瞪口呆……

        除了姜家人外,今晚还有永城候薛先,临江侯陈时,景川侯张温,荆宁侯叶升,和永定侯张全。

        五军都督府五大都督,今晚俱在。

        所以姜林、姜泰弟兄俩,愈发抬不起头来。

        眼见骂了好一阵老鬼越骂越恼火,林如海微笑劝道:“老公爷,如三娘子这样的绝世名将,汉家几千年来也未必能出来几个,你又何必苛责家中子弟?”

        薛先也笑道:“老公爷必是在笑我等无能!”

        众人大笑,姜铎却冷笑道:“你们不无能,难道是老子无能不成?”

        此言一出,薛先、陈时等登时尴尬起来,心里也都有些恼火。

        如今姜家的老底子大部分都撤离京城,转往爪哇封国去了。

        真正论实力,他们未必就畏惧这老鬼。

        偏这个时候,贾蔷将姜铎抬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姜铎仍是赵国公,手中也无甚兵马大权,但贾蔷深敬之,不是隆安帝他们那种敬,是真正以尊长敬之。

        这就让姜铎的地位,愈发超然,压的他们无可奈何。

        姜铎似看出了几人的心声,冷笑道:“王爷将多大的兵权都交给了你们?老子都不去提各家的封地,世袭罔替的富贵,单看你们现在一个个,球攮的操持着比原先老子手里还大的天下兵马大权,五军都督府执掌军中一切,结果你们倒好,让一群忘八肏的成日里怨妇一般絮絮叨叨。他们果真不知道那一亿亩地就是个租田,是引着那些文官士绅们出钱出力的?他们知道,私下里还在牢骚,这起子忘八又蠢又坏,你们就放任他们成日里骂娘?”

        薛先登时坐不住了,起身与贾蔷抱拳道:“王爷,下官实不知有这等事!”

        陈时也眉头紧皱道:“倒是听说了几句,当时训斥过后,就没上心……”

        贾蔷笑道:“大燕百万大军,军务繁冗且沉珂甚深,诸将军操持大政,一月里回家不超过三回,没留意这些事情有可原。不过,也不能放松警惕。”

        姜铎“欸”了声,看着贾蔷孺子可教的神情,道:“军中无小事,尤其是这等事。老子就不信,绣衣卫那边没查出些甚么来。”

        贾蔷沉吟稍许道:“倒是查出了一些,回头让人将东西送去五军都督府,事情还不小。但还是那句话,军中事,便由军中决。本王不日就将离京,这些事就由五军都督府来办,就当是军中宪卫司竖大旗的第一案来办。军中风气,武勋中的风气到底能不能肃清正本,就看这一案了。

        不过要在本王走后来办此案,不然旁人只道是本王在办,不知五军都督府的威严,这不成。五军都督府不是本王的传声筒,你们一定要立起来!不要手软。”

        听闻贾蔷之言,虽然明知道,贾蔷是拿他们当刀,让他们对日益骄横的武勋,以及部分武将,他们自己的旧将来开刀,可是贾蔷这般一说,他们心中还真就生出英豪正气来。

        操持天下兵权的滋味,让他们欲罢不能,他们心甘情愿的就范。

        再说,与天子为刀,又有甚么好丢人的?

        解决完此事后,贾蔷心情愉悦,同姜铎道:“老爷子,最后一个钉子,也等我走后,由先生和老公爷你一起出手发力,将这颗钉子砸死按灭!他不是善于藏匿伪装金蝉脱壳么?那就让他永远别露头!假的那个我带走,真的那个,直接摁死!!”

        姜铎闻言,“嚯嚯嚯”的笑了起来,道:“好,你有这份狠心就好!都到这一步了,天王老子下凡都翻不起浪来,凭那个鼠辈又能干甚么?”

        说罢,转头同林如海道:“如海,老夫羡慕你啊,虽病恹恹的像是快死了,可离死还早。老夫就不成了,坚持不了太久了。可惜啊,这辈子属这些时日过的畅快,不用担心被秋后算账,满门抄斩。真想看到,以后十年是何等的昌盛呐!”

        林如海闻言,呵呵一笑,道:“是啊,真不知,该会何等的昌盛。”

        贾蔷在一旁乐呵呵道:“青史之上,后世子孙,一定会永远铭记诸位的。老爷子放心,等你死后,本王就在承天门外,立一丰碑,上刻你老神像,睁着眼,看看十年二十年后的盛世,必如你所愿!”

        姜铎闻言,豆大的一双老眼登时红了,看着贾蔷瘪了瘪嘴,道:“蔷小子,谢谢你。”

        贾蔷笑了笑,道:“应该的。”又与薛先、陈时五人道:“好好办好军中差事,你们也一样。”

        这份承诺,可比任何丹书铁券都珍贵十倍百倍,五人当即跪地叩首,泪流满面道:“敢不为万岁效死!!”

        贾蔷亲手将五人搀扶起,笑道:“不只是为了本王,也为社稷,为黎庶,为汉家之气运!诸卿,努力罢!”

        “遵旨!!”

        ……

        ps:怎么样,感觉到尾声了没有……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红楼春》章节(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直接摁死)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红楼春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