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历史军事>>红楼春>>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德林海师归来

    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德林海师归来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林如海回京后,贾蔷就真的成了甩手大爷。

        在这之前,他至少三五天还会往宫城里逛一圈,过问过问一些要紧的事。

        可如今,他已经快十天没踏进皇城了。

        自古至今,图谋造反做到他这个份儿上,也算是第一人了。

        西苑。

        勤政殿。

        看着门头牌匾上的三个字,李婧觉得有些好笑,勤政……

        勤他奶奶个嘴儿的政!

        “咦?”

        步入内殿后,却未看到想象中的画面,至少那位妖后不在……

        而贾蔷手里握着的,竟是一本书,另一只手,还拿着一根墨碳笔在黄花梨雕五爪龙的华贵桌几快速的书写着甚么,眉头紧皱,面色肃穆。

        在看周遭,床榻上,椅凳上,甚至是地上,都铺满了张合不一的书本卷宗。

        这是……

        她进来后,贾蔷居然都没抬头。

        再走近一看,纸面上满是天书,一些数字她倒是认识一些,可那些符号,都是甚么鬼?!

        “爷,您没事罢?”

        李婧有些担忧,害怕贾蔷忽然想修仙了,心惊胆战的开口问道。

        贾蔷长长呼出了口气,脸色并不怎么好看,缓缓道:“真是没想到,已经落后这么多了……”

        他原本以为,就自然科学而言,此时的东方较之西方,并未有根本性的落差。

        毕竟,第一次工业革命都还未开始。

        然而这半月来,随着南边儿不断送进京一些从西方采买回来,并由专人勉强翻译出来的书籍,他翻看之后,看着那一个个熟悉的名字和公式,心里真是一片拔凉。

        艾萨克·牛顿且不去说,还有勒内·笛卡尔、戈特弗里德·威廉·莱布尼茨、莱昂哈德·欧拉、罗伯特·波义尔等等一系列他记忆深处耳熟能详的大牛,居然大半都已经去世了。

        这也就意味着,西方已经在数学、物理学、化学等等一系列最重要的自然科学领域,树立起了极重要,堪称数理化学科基石的一座座丰碑!

        而在大燕……

        不提也罢。

        贾蔷越来越明白,为何连续两次工业革命都会在西方爆发。

        就凭西夷诸国,在这些基础学科上投入了数百年的精力和心血,不断钻研的结果。

        种花种了这么久,总会开出最娇艳的鲜花。

        而不是一脚踢翻了纺车,或是哪个钟表匠灵机一动,带来的世界剧变。

        终究还是要脚踏实地啊……

        万幸,还来得及。

        看见贾蔷神情坚毅,李婧一脑子浆糊,问道:“爷,这是西夷和尚看的经书?”

        贾蔷无语的看她一眼,道:“甚么乱七八糟的,这是西夷们的学问,很重要!还记得前年拾掇绣衣卫,打发出去的那些千户、百户们么?”

        李婧闻言眼神一凝,道:“爷不说,我都要忘了那些人还活着。四大千户,只死了一个玄武。爷,他们要回来了?”

        贾蔷指了指遍地的书,道:“这些就是他们这二年的成果,我很满意。他们是要回来了,不仅要回来,还会带上逾百位各样的人才回来。那些人,都是这些书作者的弟子。你现在还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甚么功劳……这么说罢,唐三藏师徒四人西天取经,所取来的经书在这些书面前,连草纸都算不上。”

        李婧闻言唬了一跳,愈发担忧的望着贾蔷道:“爷,您……您没事罢?”

        贾蔷无法再与文盲沟通,问道:“这会儿来寻我,甚么事?”

        李婧道:“岳之象寻了我两次,建议我组建一支专门对内的人手。我觉得奇怪,以前就有刑堂,专门行家法啊。可是他说不够,差的多。夜枭如今已经彻底和绣衣卫合并了,绣衣卫内部存档的那些卷宗到现在还未消化干净,一些绝密的东西,便是现在拿出来都有莫大的作用。老岳说,他的目的,是要让绣衣卫遍布大燕一千五百余县,真正做到监察天下的程度。而下一任要做的,就是连海外封地和西夷诸国都不要放过!

        如此庞大的规模,做的又是见不得光的行当,没有强力的监察衙门,是要出大事的。还说我的身份,也极适合做这一行,对我也有利……”

        贾蔷闻言,眼睛登时眯了眯,道:“岳之象,果真说了这句话?”

        李婧脸色也凝重起来,点头道:“当时听了这话,我也惊呆了。不过随后他又解释道,说我毕竟是爷的内眷,手里若始终掌控着如此庞大的一支力量……龙雀前车之鉴,不可不防,倒不是信不过我。他本是想劝爷,让我脱离了这个行当,又思之不大可能,所以建议我只管内。这样既能实现我的志愿,又能防备一些不可测之事。”

        “他好大的胆子。”

        贾蔷轻声说道,不过,比他方才初闻冷不丁打了个激灵时所猜测的那样,要好了许多……

        “你怎么想?”

        贾蔷看向李婧,问道。

        李婧耸了耸肩,看着贾蔷轻声道:“龙雀一事,的确是血的教训。太上皇落到今天这个地步,龙雀功不可没。我猜也不是老岳想说此事,尽管他心里必是这样想的,此事或是林老爷的意思。于感情上来说,我心里是不高兴的。可是也明白,若再任性下去,将来怕有更为难的事发生。与其这样,不如退一步。

        而且说心里话,对那些官员、高门的监控,我也并不大喜欢。我更喜欢江湖上的打打杀杀,对内除奸,也的确更适合我。”

        隆安帝为何会落到生不如死的田地?

        除了天灾之外,最大的缘由,就是尹后手里握着一支龙雀。

        尹后太聪明了,即便当初的太上皇、皇太后不喜隆安帝,但对这个面面俱到的儿媳,还是十分满意的。

        只看看尹子瑜成亲,太上皇赐下郡主位为礼,就知道对这个儿媳的满意。

        所以,尹后才有机会,收买了太上皇身边主掌龙雀的心腹太监魏五。

        盖因魏五是注定要陪葬的,而他不想死,就这样简单。

        尹后告诉贾蔷,太上皇非她所害,而是李暄。

        那个时候太上皇已经开始将大权逐步稳健的放给隆安帝,她没道理去弑君。

        但李暄不愿看到事情这般发生,于是借着掌内务府的机会,谋了太上皇景初帝。

        而那个时候,他已经从尹朝手里得到了调动龙雀的凤珮……

        这还只是其中一件,余者如李曜之垮台、李晓、李时之死,都和龙雀脱不开关系。

        这样的力量,何其可怕?

        若果真由李婧继续掌控下去,朝野上下,怕都要有人睡不安稳了。

        尤其是,李婧为贾蔷生了四个孩子,其中三个儿子里,还有一位是长子……

        想明白此事后,贾蔷捏了捏眉头,道:“难得清静上几天,又生出这些破事来。这样,你也别只对内,也对外……”

        李婧闻言登时急了,红着眼道:“爷虽疼我,可也不能为了我坏了规矩。老岳说的话,的确在理。爷……”

        贾蔷摆手道:“不是在大燕,是对海外,对西夷诸国。何必要等到将来,眼下就该渗透过去!”

        李婧闻言眨了眨眼,道:“现在对西夷诸国,这……没机会罢?”

        贾蔷“啧”了声后,弯腰将遍地的书卷捡起,怅然笑道:“没看到这些东西前,我是准备和那些西夷白皮们好好过过招,提前解解恨的。如今马六甲在咱们手里,巴达维亚也在我们手里。只要派重兵守住这两处,西夷再想进东方,就要看我们的脸色。当然,我们要出去也难。但是,有大燕在手,再全力征服莫卧儿,当世七成以上的人口就都在咱们手中。凭着现有的地盘,稳扎稳打发展上二十年,再一出关,必天下无敌。可惜啊,可惜……”

        他纵然是穿越客,还是工科男,可也无法凭他一己之力,在一片自然科学的白地上,建出一座伟力无穷的神国来。

        这是一整套完整的基础科学体系的问题……

        见李婧一脸无法理解的模样,贾蔷笑道:“这样与你说罢,若能将这些书上的知识于大燕传播,并成为与八股科举并肩的主流学问,那我之功德,不亚于开海再造乾坤之举!”

        听贾蔷说的如此郑重,李婧虽仍无法感同身受,却正色点头道:“爷放心,你怎么说,我们怎么做就是!如今不同以往了,用爷的话说,举国之力为之,世上甚么样的事咱们办不到?”

        贾蔷呵呵笑道:“对!好了,这不是一两年能办成的,非二十年之功,甚至更长久的时间不能为之。你先去办好你的事……”

        李婧点头应下后,又无奈道:“我倒是想办来着,可是……没钱了。”

        贾蔷闻言,见李婧眼巴巴的望着他,脸色抽了抽道:“岳之象这几个月银子花的流水一样,德林号的预算都被抽干了,如今我哪还有银子?问他去要,问他去要……”

        李婧笑道:“老岳这人最是滑头,别和他提银子,只要提银子,转眼就消失!要不是看在他将妻儿老小都托付在小琉球,对爷忠心耿耿,又是王妃的娘家人出身,必要他好看!”

        贾蔷忽地一拍额头,道:“今儿多咱时候了?都忙糊涂了……”

        李婧笑道:“今儿九月初三。”

        贾蔷眨了眨眼,道:“三娘子征伐东瀛,应该快回师了罢?”

        话音刚落,就听殿外商卓求见的声音传来:“王爷,外面传信儿进来,说闫姨娘率领德林海师到津门了,待将东瀛赔款金银拆卸重装上船后,就能上京了,最迟明日午时之前就能到京!”

        想甚么,来甚么!

        ……

        “去津门,做甚么呀?”

        皇城武英殿,林如海看着兴致勃勃的贾蔷到来,说要带满朝文武前往津门,不由微微讶然的问道。

        贾蔷难掩兴奋道:“三娘带着德林海师得胜归来,获得赔款白银三百万两!除此之外,打开了长崎、横滨、川崎三大通商口岸!”

        林如海闻言,眉尖轻轻一扬,看向武英殿东阁内的另一人,笑道:“子扬可知道,通商口岸是甚么物什?”

        子扬,曹叡曹子扬。

        此人是林如海夹带中人,先前被派去山东当巡抚。

        如今林如海执掌天下大权,便将他提上来,直接入阁,分掌户部事。

        曹叡欠了欠身,沉吟稍许道:“元辅,通商口岸,顾名思义应该是通商之用。想来东瀛也与大燕一般,朝廷禁止与西夷洋番直接做生意往来……只是王爷,东瀛不过区区小国,通不通商,有如此重要的关系,值当王爷这般欣喜么?”

        贾蔷闻言,只觉得一盆凉水泼头上,又见林如海神情淡然,不由苦笑道:“区区小国?当世各国人口排名前三的,第一是大燕,有亿兆百姓,第二是西边儿的莫卧儿,人口和大燕差不多。排名第三的,就是这个区区小国,有两千多万近三千万丁口!关键是东瀛盛产金银,金矿银矿十分丰富,所以财富积聚甚广。若是能敞开了通商,就能赚回海量金银!”

        曹叡闻言,面色凝重起来,看着贾蔷道:“王爷,恕下官直言。以兵戈之利,强夺他国之银,迫使他国大开国门,此绝非王道,也非正道!我大燕黎庶亿万,如今天灾已过,便如山东之地,也开始复苏,王爷何必……”

        贾蔷诧异的看向林如海,道:“先生,这种人也能入阁?”

        林如海摆手呵呵笑道:“蔷儿,你自己所言,大燕对内要稳,一切以平稳恢复生机为先。既然如此,子扬就是最好的阁臣。真要是一心开海的,反倒不适合坐这个位置。再者,世道上的主流人心,依旧是如此。

        你说的这些,莫说他们,连我听着都有些刺耳。或许天下大势便是如此,只是我等还未看的清。

        我算是开明些的了,毕竟在小琉球见过那么多工坊兴盛之极,气象万千。但大燕太大,不是小琉球,至少十年乃至二三十年内不会转变成那样,治大国如烹小鲜。

        为师之意,你莫要带满朝文武去观礼了,带年轻一辈去。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责任和担当。

        翰林院的观政翰林,国子监的监生,兰台的那些年轻言官,都可以带去。

        不过,你也要做好被质问的准备。”

        贾蔷闻言恍然,这方面,他的确还不如林如海这样的老臣看的长远,躬身道:“弟子明白了!”

        ……

        ps:昨天带儿子去打疫苗,耽搁了些,抱歉~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红楼春》章节(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德林海师归来)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红楼春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