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历史军事>>汉鼎余烟>> 第一百二十三章 元日(三)

    第一百二十三章 元日(三)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前日里,韩纵的亲兵来寻徐说时,徐说仍在自家帐篷里摆开沙盘,忙着敲定哨卡的设计;而他所在这一什的士卒们,已经在整理必要的行李,准备接下去往北方山区的探索。

        徐说这几天非常繁忙。一方面,徐说自身所属的部队按照小郎君的命令,已经开始乐乡城北部军事堡垒的建设,整个过程都需要徐说的指挥安排。另一方面,此前偏将军帐前吏陶威已经初步确定了二十余处有必要、而且适合设置哨卡的地点,就等徐说的设计完成,立即调人开工兴建。这一来,徐说恨不得把自己劈成两半,分头干活好在哨卡的设计并不复杂,半天就够了。

        乐乡县的气候多雨潮湿,所以哨卡不用夯土,而选择以竹木来搭建。每处哨卡都需要登高观察的望台、供士卒们休憩并有一定防御作用的营垒、存放武器甲胄的仓库,还有畜栏和简单的排水系统。这对徐说而言并不为难,但他之前的精力都在较大规模营垒的规划上,直到今日才能抽空将之完成。

        说来也是可笑,徐说当年从军,本是因为深深厌恶工匠的低下地位,试图凭借自己的勇力搏一份出身。没想到数年下来,有些呆头愣脑的他几番出生入死,只换来区区什长,反倒是凭借着土木兴造上的家传本事,突然间成了各部将领眼中的红人。这种局面并没有让他有多么自豪,反倒是很茫然,他简直不知道自己过去这些年的辛苦是为了什么。

        韩纵的亲兵兴冲冲闯进帐内,告知小郎君即将给予褒奖的时候,徐说刚开始把沙盘上的草图复写到绢帛上,那亲兵来得突兀,惊得徐说手腕一抖,笔墨在白绢上落下了半个手掌大的污迹。

        “坏了!坏了!”徐说扶着额头大声抱怨。

        “哈哈,徐说啊徐说,你要走大运了,区区一幅白绢算得什么?”那亲兵与徐说很熟络了,不管不顾地说了一通,最后用力拍打着徐说的肩膀:“明日午时,务必把手头的事情放下,在营中等待小郎君的校阅千万莫要忘了!”

        被那亲兵一拍,徐说的手腕又是一抖,于是绢帛上再度落下污迹,眼看不能再用了。

        “你出去!”徐说怒了。

        亲兵不敢惹他,一边往外走,一边叮嘱:“明日午时,千万莫忘!”

        “知道了!”徐说头也不抬。

        到了午时,他总算将图样完成,连忙令士卒将之送往县城里陶威办公之处。

        徐说走出帐外,揉了揉眼睛,伸展了一下酸痛的腰背,看着另外几名士卒已经把进山踏勘所需的准备都做好了。他们都换上了厚实的衣服,腰挎缳首刀,斜背着弓和箭囊,还额外牵了两匹老马来作为从马。这种厉兵秣马的状态,让徐说觉得很自在,他坚持认为自己是个武人,而非工匠。

        于是徐说立即披了戎服,带了自家的武器,又将笔、墨和竹牍之类用一个包裹装好了放在自家那匹战马背上,随即领着部下们出营。

        此行已经得到几位将校的允许,也向军正报备过了,因而一行人不再耽搁,很快就进入山谷,随即沿着山势向西北方向迤逦前行。

        山谷中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道路,只有一些分布着稀疏灌木的坡地犬牙交错着,在坡地间,有道山间小河缓缓流淌,顺着山势绵延而上。河畔有水流冲击成的碎石滩,显然等到春夏涨水的时候,河流会比现在宽阔很多。

        在几处有灌木林遮蔽的岸边,徐说等人找到了许多被丢弃的木筏。木筏的制作可谓粗劣至极,连树木上的枝丫都没有砍干净,但是很新。应当是前几日那批偷袭乐乡县城的蛮人所用。

        很显然,这条小河对蛮夷来说是足堪运输大量人员物资的通道,如果不能尽早加以封锁,天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

        说来奇怪,自从前次那批偷袭的蛮夷被击溃以后,深山中就再没有动静了。这让包括徐说在内的将士们都觉得古怪,以蛮夷的凶恶,绝不应当吃亏以后就憋着,可他们偏偏就没有任何反应。

        俗语说,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这样小心翼翼地等待下去,甚是辛苦,所以雷远才决心设置大规模的军事堡垒,彻底封死山谷的出口。这也是雷澄和属下将校们决心在山谷深处建立一个固定哨所的原因,唯有如此,才能够在蛮人有所行动之前提前侦知,以使乐乡县城方面及时防备。

        一行人继续循着河流而上,沿着河边,他们陆续发现了荆蛮大队人马行进的痕迹,比如污泥滩涂上密集的脚印,比如熄灭的篝火和被撕咬过的野鹿、山鸡之类残骸。这就证明他们行进的方向是正确的。

        大约走了两个时辰,便越过了此前几次踏勘的最远范围,渐渐进入到不知名的深山老林之中。小河的河道变得狭窄,河岸边开始出现枝杈纵横的密林,河滩边缘覆盖着成年累月堆积而成的枯枝败叶,全都已经腐朽了,透出潮湿而厚重的古怪气味。马蹄踩上去,枝条发出吱吱嘎嘎碎裂的声响。

        这时候太阳已经偏西,光线被连绵的岩崖遮掩,使得山谷深处忽然晦暗起来。

        一名士卒看了看小河上游深邃而阴沉的景色,露出畏惧的表情:“再往前,可就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了,万一遇见蛮人,就得厮杀见血不如顺着河退回去,看看沿途哪个地点适合设立哨卡的。”

        徐说摇了摇头。一路走来,适合设立哨卡的地点当然有,但那些地方都太近了。两个时辰的步行距离,如果蛮夷顺水而下,大概一个时辰不到就能抵达乐乡县城那么,就算在哨卡提前发现敌人,又能起到多大作用?既然要建立哨卡,至少得保证预警时间才行。

        他思忖了半晌,对部下们说:“我们再往前走一走,先找个合适的地方扎营。等到明天天亮了,再做打算。”

        于是他们继续走了两三里地,找到一处由几块巨石围拢、比较干燥的台地。他们把马匹赶到台地下方,有人从马背上卸下辎重,搭建简易的行军帐篷,有人往远处去捡拾柴禾,准备用来起灶生火。

        可是没过多久,忽然听见林间一阵淅淅索索的响动,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林间奔跑,又像是风刮过树林,卷动了树叶。

        徐说立即警惕地聚拢士卒们,用岩石作为掩护。这些几日他们从本地的百姓口中,颇听说不少关于蛮夷的凶残故事,都知道深山中蛮夷出没,谁也不敢有半点放松。

        凝神屏息地等了一会儿,却没有听到其它响声。徐说小心翼翼地伸出头张望,只见到一头灰褐色的野鹿穿过横生的枝叶,从林地间探头探脑地过来,大概是要到河边喝水,走了几步,大概发现到人类的气味,于是蹦跳着离开了。

        “是野鹿。”他低声道。

        有人轻声笑道:“抓住它,今晚就有鹿肉吃了!”

        徐说啐了一口:“不要多事。”

        黄昏时分,林间仍有斑驳光影透入,可他已觉得视野明显受限,这时候,根本不可能打。他有些后悔:适才不应该继续向前的,哪怕只有两里,也已经离开了熟悉的地形,太危险了。他是来踏勘地形的,又不是来探险的;只带着五名士卒,应该更谨慎些才是。

        一边这么想着,他一边回头,然后就看见有几团灰扑扑的东西,像是巨大的毛球一样,飞快地越过岩石,向着自己的同伴猛扑下去。

        “小心后面!”徐说厉声呼叫示警,拔刀猛冲过去。在这个瞬间,却又看到士卒们瞪着自己的身后,同样纷纷拔刀,露出又惊又怒的表情。他本能地挥刀向后砍去,可是眼前忽然一黑,只觉得脑后一阵剧痛,便扑倒在地,失去了知觉。

        一天后,一支两百余人、甲胄鲜明的精锐部队抵达徐说等人遭到突袭的地方。

        雷澄将徐说等人失踪的消息通报雷远以后,引起了雷远的绝大警惕。他立即终止了原来巡行抚慰各营将士的任务,号令各部俱都提高警戒,随即又调集本部精锐,亲自带领着他们深入山谷,探查究竟。

        郭竟和王延两人都劝说雷远不必如此反应激烈,更不应该亲身担负前线的指挥任务,但被雷远否定了。

        两人俱都感觉到了雷远的恼怒,于是不敢再劝。

        雷远确实非常恼怒。

        他很清楚地感觉到,自从抵达荆州以后,大家都或多或少地有些放松懈怠。此番他看重的得力部下在自家军寨的眼皮底下莫明失踪,简直是流寇匪徒的队伍里才会出现的情况,这证明所有人都丧失了警惕心,对深山中的荆蛮没有足够的重视。雷澄这样的将领难辞其咎,雷远本人也不是没有责任。

        出了这样的事,影响了雷远原本想与众人一同欢度元日的好心情,使他方才稍稍放松的神经又一次被紧绷起来。他告诉自己,一定得打起精神,搞清楚来龙去脉,绝不能够放任危险迫近自己的根据地!

        此番行动,担任向导和斥候的,是刘郃在驿置中招揽的几个蛮人。最近跟着樊宏和李贞混饭吃的叱李宁塔也和自己族人混在一起,沿途追摄踪迹;有时候张望着熟悉的地形,好像很高兴的样子。

        这时候叱李宁塔站在被岩石围拢的台地中央,重重地跺了跺脚,露出得意的神情,大声说:“就在这里!”

        雷远随即在一众扈从的簇拥下箭步迈上台地,左右扫视几眼,顿时沉下了脸。

        他已经历过许多次战场厮杀了,积累了足够的经验,台地上密集的厮杀战斗痕迹,瞒不过他的眼睛。地面上有血迹,有纷乱的脚印,有人体被拖动的痕迹,甚至还有戎服的碎片掉落下来,太明显了。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汉鼎余烟》章节( 第一百二十三章 元日(三))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汉鼎余烟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