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历史军事>>汉鼎余烟>> 第一百二十章 家事(完)

    第一百二十章 家事(完)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下午申时,由公安至乐乡的官道上,一支队伍自西向东缓缓行来。队列中前后绵延长达里许,车马冠盖甚众,声威赫赫。

        距离队伍不远处,就是原由刘郃管理的那座驿置。刘郃前往乐乡县城以后,留了几名旧日同伴在此维持,另外还招募了几个妇人帮手,主要为修筑道路的民伕提供饭食。驿置中数人眼看这架势,知道若非高官,必是豪门大家出行,于是慌忙出营迎接。

        一名宽袍老者在驿置的正门处勒马,不待从人前来搀扶,就自行跃身下来,动作矫健利落,仿佛少年。驿置中人不敢仰视,直到一双青色的歧头丝履出现在面前,这才略微抬头,看看老者的面貌。

        只见此人年约五旬,颌下长须飘拂,面庞很有威严,五官深邃,眼神颇为锐利。他一手按剑,一手挥动着大袖,举步带风,几个大步就站到驿置前高处台阶上,向四方看了看。

        一个年轻人随从在侧,恭敬地道:“族父,这个驿置,位于港口和乐乡县城的中间,到了这里,距离乐乡县城大概就只有二十多里了。”

        这个被称为“族父”的老者,正是庐江雷氏宗族中辈分最尊的宿老,曾经担任弋阳令的雷肃。随从的年轻人,则是宗族管事中雷氏亲族出身的雷衍。

        雷肃并不理会跪伏在身前的驿置吏员们,也不和雷衍搭话,自顾查看周边的地势,半晌之后才道:“我们就在这里等一等吧,让大家都歇歇。”

        雷衍急道:“族父,如果在这里休息,恐怕到县城的时间会晚许多。”

        “你以为我是为了休息?宗主车驾在此,小郎君难道不该前来迎接吗?”雷肃沉声喝令:“我们就在这里等!”

        雷衍下了一跳,连忙奔回队列中传令。

        随着他的号令,庞大的队列缓缓停止前进,人马散开,自行去寻找避风处休息。

        而几辆位置在队列中央的辎车继续向前,直到驿置大门处。几名小吏总算有点眼色,连忙将大门推开,辎车的车轮粼粼响动,一直到院中才停歇。随着辎车一同前进的,扶辕的御者,有仆役和婢女,车辆周围还围绕着二三十名骑马的武人。

        这些人全都进入到驿置内,旋即开始布置房舍。雷肃站在驿站门口,看到仆役们小心翼翼地竖立起屏风,随即搬动着一张软榻,往室内去了。

        榻上似乎有人说了什么,一名仆役靠近听了听,旋即一溜小跑到雷肃身前,行礼问道:“庆雍公,宗主想问,还有多久能到。”

        “今晚必能到达,请宗主放心。”雷肃答道。

        那仆役躬身退去。

        雷肃转过身,见到王延领着十余名甲士赶来,然而他站在门口,向内探看半晌,却并没有谁理会。王延默然片刻,只得吩咐左右们,在驿置的外围放哨。

        雷肃不禁冷笑一声。

        王延这样的人物,看似极受雷续之的信赖,仿佛掌握武力,足以压服各方,其实乃是无根之木。再怎么样,他的身份终究只是雷远所招揽的宾客罢了,在雷肃这等宗族中地位极高的宿老面前,地位差异太过巨大了。

        此时的豪族“宾客”,与数百年前的原意大是不同。本朝以来,随着豪族对地方控制的加深,原本保有一定独立性质的宾客阶层,已经彻底沦落。宾客与主君之间的关系变成了纯粹的人身依附关系,豪族往往以僮客连称,将之视为一类。甚至有豪族驱使宾客从事耕作的。

        如王延这样的宾客首领,在雷续之面前颇受礼遇是一回事;但当庐江雷氏宗族、甚至宗主雷绪本人表现出明显的疏远态度时,他根本就无法对抗,也没有半点扭转局势的能力。

        现在,王延甚至连自己的直属部下都没办法完全控制。适才当雷肃下令休息的时候,数百名部曲就瞬间散开,没有谁等待王延的命令。此刻还遵从王延号令的,只有眼前十几名甲士了,有些可笑。

        相比起王延来,倒是辛彬要聪明得多。事实上,全靠着辛彬帮忙,雷肃这才能够汇集起宗族中的诸多人手,进而能够渐渐影响到雷绪的意见。雷肃对辛彬很满意,这老儿毕竟明白,血缘宗法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铁律,宗族成员们才是庐江雷氏的主人。

        虽然雷澈、雷定等执掌重权的族人陆续战死,但宗族中还有那么多的后起之秀,都应该继之得到任用。毕竟小郎君还太年轻了,他没有经历过足够的背叛和阴谋,没有经历过那些肮脏的事情,所以不懂得只有自家人才最可信的道理。如果只仰仗自己身边的那些扈从们,不仅令人心寒,也叫人对宗族的未来难以放心。小郎君应该由如我这般可靠的人辅佐行事,宗族的事务应该由宗族中人掌控,这样才好。

        趁着宗主这几日还能言语,须得尽快与小郎君敲定相关的安排,不能这样错下去。雷肃对自己道,他挺直身躯,有些激动。甚至连宗主都默认了族中子弟们的想法,否则又何以突然提出尽快赶到乐乡呢?

        他感觉到一种情绪在推动着他的所有举措,使他迸发出强烈的行动力,这是使命感,或者是对于族中年轻子弟们的责任感?雷肃不太明白,他也不愿意浪费时间去多想。

        身为宗族里备受尊重的长者,他知道并且坚信,自己是在做对的事。

        一名仆役急匆匆赶来,叫嚷道:“小郎君来啦!小郎君来啦!”

        在道路的尽头,随即看到了马队奔走激起的烟尘。

        雷肃回过头来举手示意,眼神扫视所到的雷氏各支子弟,慌忙聚拢。

        因为历年来战争折损的关系,庐江雷氏宗族的人丁始终不算多,有少量从军,还有一些担任族中掌管日常庶务的管事,剩下没有明确职司的闲散族人,除了年老衰迈之辈以外,大半在此,数量大约三十余。其中大部分出自与雷肃亲密的两房,还有一些小支小家。

        因为家族缺乏礼法教的缘故,这些人聚在一起的时候,既不按班辈列队,姿态也不够庄重肃穆,彼此吵吵嚷嚷,极显粗疏。雷肃皱起眉头,厉声呵斥道:“都住嘴!莫要惊扰了宗主!”

        以他的身份地位发话,数十人立刻鸦雀无声。

        等了一会儿,前方百余骑卷地而来,待到近处,骑士们纷纷下马。雷肃勉强认出,走在最前方的那人,便是小郎君雷远。

        真是勉强事实上,差点没认出来。

        雷肃有相当一段时间没见过这位小郎君了。此前是因为雷远自我放逐,长期游离于宗族之外;后来雷远在灊山中接掌大权,却始终忙于实际事务,从来不曾拜望家族各房脉的亲戚尊长。所以,此刻面对雷远,雷肃一时间竟然有些陌生之感。

        雷肃记忆里的小郎君,还是个高高瘦瘦、面色苍白的青年,可现在已经大不一样。大概是戎马生活的影响,雷远原本雅的面庞变得棱角分明起来,因为蓄了短髭,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成熟许多,而他的眼神带着几分讥诮,带着毫不掩饰的压迫意味和强烈的自信。

        雷远没有作武人打扮,而是一袭深灰色的袍服;他一手按着刀柄,另一手提着马鞭,随意在身边摆动,脚步轻快,仿佛非常轻松自在。可这种轻快的姿态,却又衬托出身边的威武甲士沉重的步伐,和冰冷的金属甲片铿锵碰撞之响。

        雷肃微微一怔,待到反应过来的时候,雷远已经走到近处了。

        雷肃忽然觉得有些畏惧,不知为何,他脑海中忽然想起了灊山中那些堆放成小山丘的、血淋淋的首级;进而将那些惨烈的故事,和自己印象中弱的青年联系到了一起。他后退了半步,没有像原定计划中那样,以前辈长者的身份面对雷远,反而不由自主地略一躬身:“小郎君。”

        雷远微笑着回答:“族父可还安好?家君此刻就在驿置中么?”

        “宗主正在驿置之中。”

        雷肃挺起胸膛,想要继续说什么,可雷远已经越过了他,大踏步向驿置走去。

        这种感觉,叫人说不出的憋闷,雷肃连忙小跑几步,想要紧跟上雷远。而原本与他簇拥一处的族人们不明所以地紧随其后。

        雷远走了几步,看见王延满面羞惭地迎上来:“小郎君,我”

        “延叔,辛苦你了,无妨的。”

        雷远拍了拍王延的胳臂,拉着他一起向前。

        为何会变成这样?雷肃恼怒地发现,眼前局面竟然成了雷远和王延并肩在前,自己和众多族人随侍在后的样子。他聊起袍角,待要抢到前方去,至少不该落在王延的后面。可是驿置已经到了,雷远身边的甲士们如两条长龙般延伸入驿置以内,只留下供两人通行的宽度。

        而雷远拉着王延,毫不停顿地迈入大门,没有半点谦让的意思。

        无礼!粗鲁!记得这雷续之原本是谦恭谨慎的性子,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雷肃觉得一切都失控了,觉得眼前发生的这些与事前预料的完全不一样。他心中大骂,却不得不跟在后头。

        好在好在宗主深明事理,必然会站在我们这边的,我们的想法,我们的要求,都是为了宗族的未来!

        驿置正房的门是关着的。从大江方向呼啸而来的北风实在太冷了,雷绪病弱,因此十分怕风,无论在哪里,都重门叠户以隔绝寒气。但这时候,不等雷远等人过去,两扇门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开了。

        门里悬挂着厚重的帷幕,摆放了好几个通红的炭盆,帷幕被左右分开,露出一座覆盖着厚厚皮毛的软塌,软塌上仰躺着的雷绪形容枯槁,肚子却愈发肿胀,以至于不得不在背后摞起很多垫子,才能让他的面庞高过腹部。再走近几步,可以看到他的脸色像蜡一样黄,甚至眼白也带着淡淡的黄色,转动的时候不像是活人的眼睛,而像是某种没有生命的、打磨光滑的石头珠子。

        雷绪的病况愈发沉重了,哪里来的好转?

        雷远几个箭步向前,走近雷绪,站到他身边。

        由于全神贯注在雷绪的身上,他甚至没有注意到,雷绪身边有几名生面孔的扈从试图阻拦,却被郭竟所带领的甲士毫不留情地击倒,然后拖到驿置外面去了。

        “我迟早要死了,但是心智居然又清楚起来。”雷绪咧嘴作出像是在笑的样子,嘶哑着嗓子,慢慢地道。

        雷远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抬起头,看看雷绪的身边。有一名满脸紧张的妇人,不知所措地站在雷绪的身后。那是雷绪的小妻吴氏;而站在吴氏身边的,是她为雷绪生的两个孩子中,较大的那个,大约十五岁,已经是个少年人了。他叫什么?雷远一时间居然有些想不起来。

        稍远些的地方,站着辛彬。雷远向他颔首示意。几天不见,辛彬的神情充满疲惫,原本花白的发髻又稀疏了很多。面对着雷远,他并不畏缩,反而坦然的很。

        来时,雷远对辛彬带着强烈的怒气,他没有想到辛彬会站到那些宗族宿老们一边,甚至参与了对雷绪的胁迫,导致雷远失去了对局势的控制,这是赤裸裸的、毫不掩饰的背叛。也正是出于对局势的担忧,才使雷远最终决定,带人赶到数十里外迎接雷绪,他急于了解发生了什么,也试图将可能爆发的冲突,拦截在荒郊野地之中。

        但这时候,雷远忽然感觉到了,可能一切另有原因。有一些事,是王延都不知道的。

        “真的,我吃过了药,心智清楚。”雷绪发现儿子有些走神,有些恼怒地重复道。

        “我明白。”雷远蹲下身,把手掌覆盖在雷绪像是枯柴般的冰冷手背上,不敢用力,仅仅是覆盖着。

        雷肃和跟随着他的同伴们这时候也迈进了屋子,挤挤挨挨地站在屋子的左侧。雷肃轻咳一声:“宗主”

        “看到这些人么?”雷绪却并不理会他,继续和雷远说话。

        “看到了,这是族父雷肃,还有雷衍、雷深几位,还有些不太清楚。”

        “你不熟悉宗亲族老们,我一直在担心,以后家族中的这么多人,你不知道谁可靠,谁不可靠,会坏事的。所以,我给了他们一个机会。”雷绪慢吞吞地道。他的话语很模糊,像是嘴里含着东西,有些迟钝,但雷远能听得明白。

        雷肃也能听得明白,他向前半步,大声道:“宗主说的很是。小郎君,在场这些人,都是”

        然而雷绪依然没有理会雷肃,而是继续自己的言语:“你看,我给了他们机会,他们就全都跳出来了。你看清楚这些人,这些全都是利欲熏心、肆意妄为之辈,全都不可靠。”

        雷肃一个趔趄,几乎摔倒在地。

        而雷远深深俯首:“我明白了。我该怎么做?”

        雷绪用力喘着气,发出像是在笑的声音,不再说话。很快,伴随着沉重的、好像随时会停顿的喘息,他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就像是一头老病而濒死的猛兽。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汉鼎余烟》章节( 第一百二十章 家事(完))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汉鼎余烟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