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历史军事>>奋斗在大明>> 第一卷 随星而来 第二十二章 宴宾客

    第一卷 随星而来 第二十二章 宴宾客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第二十二章                                        宴宾客

        在现代很多失败之后,不过是穷困潦倒而已。

        不会真要了人命。

        而在古代却不一样,一次失败,很可能真会让人付出生命的代价。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周梦臣不敢轻掷。

        冯立说道:“不说这个了,你年纪尚轻,是有时间蛰伏一段时间,就好像是张叔大一般,嘉靖十五年的时候,当时的巡抚顾大人,与我叔父一并看了他的卷子,真是文文采飞扬,只是顾大人却没有让他中举人,就是要压一压他,少年人风头太盛并不是什么好事。”

        在这今天关于算学的讨论之中,张叔大话很少,但是每一句话都说到了点子上,虽然有少年的相貌,但是周梦臣感觉好像长了一个中年人的思想,这就是所谓的少年老成。

        张叔大听了冯立的话,微微一笑,说道:“顾大人与冯大人教诲之恩,我今生不忘。”

        周梦臣心中暗自嘀咕,暗道:“这个人的经历怎么有一点点熟悉,似乎听过。”不过,他心中也不过一闪而过,没有细想,毕竟他此次来的目的并不单纯。他说道:“不管怎么说,冯世叔的提携之恩,飞熊没齿难忘,也知道冯世叔品行高洁,用俗物来答谢,恐污了冯世叔清净,就在寒舍设宴,请冯世叔一叙。而今我周家虽然家世不高,但是也是十二代人承袭阴阳官,家中还是有一些算学藏书,如果冯世叔有意的话,也可以过府一观。”

        冯立本来也没有拒绝的意思。

        毕竟他说的大公无私,但是内心之中,真一点私心都没有吗?却也未必。周梦臣算学如此突出,今后纵然不能科举入仕,但很有可能成为一代算学大家,与这样的人自然要多多结交,也算是人脉的一部分。

        但听周家的算学藏书,忍不住眉头一挑,食指大动。说道:“那好择日不如撞日吧,就今天吧,叔大,子文,一起?”

        周梦臣从冯立的话语之中,听出来一丝尊敬之意,似乎冯立与这两个人并不是简单的老师与学生的关系。

        张叔大与李子文点头,一行四人,就这样离开冯家去了周家。

        周梦臣这才暗中松了一口气。

        他的第一步计划完成了。

        并不是周梦臣不想上门推销,而是遇见什么样的人,做什么样的事情。、

        对于很多文人士大夫来说,他们都是耻于言利的,直接上门推销,这种事情,不仅仅效果不好,也会破坏周梦臣与冯立的关系。所以这一件事情,不能那么直接,必须绕一两个圈子。

        而第一步,就是周梦臣就他正在做的事情。将冯立引到家中。

        家中已经做了布置。

        只是唯一有一点出乎预料之外的,却是周梦臣也没有想到,冯立会这么爽利,立即就来。

        一行人到了周梦臣的家中,在冯立的带领之下,与周母见礼。

        周母见礼之后,就下去安排饭菜了。

        冯立将面子给周梦臣给足了,让周梦臣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所谓登堂拜母,就是今日的行为,表示两家为通家之好,不避女眷,如果之前,周梦臣称呼冯立为冯世叔,还有几分虚,但是经历过这一件事情,却是真的了。

        只是他们来的太过突然,家里准备不多。

        还好周家在这里也是生活了十几代的老户了,周母出门,东边借一点,西边借一点,再加家里的鸡杀了两只,再加上家里本来就有的鱼,也就所谓武昌鱼,才算将食材弄齐了。不过,人手太少还是有些忙不过来,周母不得不请了几个邻居来帮忙。

        这才张罗起来。

        周梦臣这陪着客人,先是参看了一下钟鼓楼。从下面的莲花漏与三楼的景色,虽然不武昌城最高的制高点,但是在钟鼓楼上观景,也别有一番滋味。

        等他们下来之后,虽然有些急就章。但是一桌酒菜算是做好了。

        冯立夹着一块鸡肉,忽然说道:“断尾雄鸡本畏烹,年来听法伴修行。还须却置莲花漏,老怯风霜恐不鸣。这一只鸡,是我们进门的时候,看见那一只吗?”

        周梦臣说道:“正是。”

        冯立说道:“你周家的院子,虽然坐落在武昌城中,但是院落后面就蛇山。颇有一番野趣,正是一个闹中取静的好地方,再加上钟鼓楼钟声长鸣,苏东坡的诗,用在这里,却是在合适不过了。”

        周梦臣心中暗道:“原来这是苏东坡的诗。”他以为这诗是冯立作的,刚刚还想拍上几记马屁,一时间不知道从何拍起,这才顿了一下。否则这一下就露怯了。

        这也没有办法。

        周梦臣这三年熟悉大明,但是与真正融入士大夫生活之中,却还是差了十年修行。否则别人说的什么话,他就不大明白。

        “不过,”冯立语气一转折说道:“这一餐乃是老夫人下厨吧。虽然老夫人厨艺高超,但是修身齐家乃是男儿之责,总就不能一直如此,大丈夫在世,当上荣父母,下荫子孙,令尊起的名字,可是大有深意,飞熊当甚思之。”

        周梦臣虽然对于一些诗句,不大熟悉,但是这话里的意思还是能听出来。

        是委婉的劝说,周梦臣接受他的建议去国子监。毕竟学成文武艺,货于帝王家,不管什么才能,都只要在体制内,才能发挥出来。这是中国古代大多数时候的现状。

        周梦臣也颇有感悟。

        其实周家之前也是有两三个佣人的,但是周父一场大病,将家底给败空了,这才纷纷辞退。而周母年纪其实也不大,才四五十岁而已。但是在这个时代已经要安享晚年的时候了。周梦臣对自己这一辈子要做什么,还有些犹疑不定,但是对于不能给母亲更好的生活,甚至还比不上周父当初没有生病的时候。

        这一点,周梦臣是有些惭愧的。特别是他的作为,非但没有让周家富裕起来,反而陷入更多的亏空之中,周家而今大所有现钱大概只有三十多两了。

        周梦臣说道:“世叔教训的是。”

        不过,周梦臣惭愧归惭愧。但是对自己的决定,并没有一点后悔,他即便去北京,也要先将家里安顿好。周梦臣做事,有自己的步骤,不会因为别人三言两句所动。

        冯立也仅仅是点到为止,就不再多言了。

        酒足饭饱之后,周梦臣请冯立三人到了书房,看着周家书房之中,几架子书,还有大量的天文档案,这都是在寻常地方,乃至藏书家那里也是很难看到的。很多都是冯立没有见过的。冯立见了这些书就有些走不动路了。

        周梦臣暗道:“我这一次计划有些失误。”周梦臣没有想到冯立对算学如此之痴迷。

        如果周梦臣再想办法插手,今日剩下的时间,又变成了数学学习班了。

        好在这个时候,一声清脆的钟声想起。

        就在几人耳边,冯立立即转过身去看见了静悄悄的站在角落里面的大柜子,已经柜子上面显露的时间。

        冯立走上前去,大感兴趣,问道:“这是什么?”

        周梦臣暗暗松了一口气,上前解释道:“这是小侄按莲花漏之理,造出来的新刻漏,最大优点,就是占地面积小,还可以放在室内。世叔说算学乃是经世济用之学,诚斯言也,侄儿就在研制新刻漏,就以算学而行的。”

        冯立听了之后,大感兴趣,说道:“哦,怎么做的。”

        周梦臣将怎么定量分析,收集数据,建立数学模型,再根据这个模型,确定最符合自己的需要是水流,已经制造这个水流数需要各部件的尺寸,然后再以这个一切为核心,装进这个三个可以分开又可以组合在一起的箱子里面。

        其他的都是细节了。

        “好。”一直不说话张叔大,忽然开口说道:“周兄的作为,几乎是开一代之先河。在下佩服之致。”

        之前说过,中国古代数学最讲实用,甚至在明代之后,更是如此,为了方便学习,很多东西都口诀化了。让人容易理解。就好像我们经常说的:“三下五除二”就是珠算口诀,也是从明代传下来的。

        但是最讲实用的中国数学,都是被动的用数学解决一系列行政,工程,水利,清丈方面的问题。从来没有如周梦臣一般,一开就是数学为工具,为尺度,来指导一件事情,直到最后完成。

        张叔大队数学的兴趣,其实并不大。他只是觉得为政之人,有些事情不可或缺,最少不能被下面人给骗了,正好他与冯家关系密切,于是与冯立走动就频繁起来了。他以敏锐的嗅觉感受到这个模式有极大的影响力。

        至于有多大的影响力,一时间张叔大,也不能讲明白。

        不过,他对周梦臣刮目相看了。

        无他,在此之前,在他看来,周梦臣不过是一个算学方面的专才。这样的人固然是人才,但对于他也没有什么大用。

        但是而今却不一样了。

        单单周梦臣这个模式,就证明周梦臣的才华,决计不仅仅是在算学方面,这个模式其实能推广到很多地方。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奋斗在大明》章节( 第一卷 随星而来 第二十二章 宴宾客)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奋斗在大明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