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历史军事>>奋斗在大明>> 第一卷 随星而来 第九章 钟鼓楼

    第一卷 随星而来 第九章 钟鼓楼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第九章    钟鼓楼

        周梦臣心中咯噔一声,立即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按理来说,阴阳官只需负责自己那一摊子事情就可以了。只是县官不如现管。很多时候,县衙人手不够了,也就将阴阳官拉过来帮忙,比如防洪,比如遇见兵乱上城,比如赋税征收太忙了,等等。

        这样的事情,也是常有的。

        只是一般来说这些事情都是临时的,而今县衙里面的气氛可以看出来,并没有着急的事情。甚至可以说,江夏县一般也没有忙不起来,武昌真遇见什么大事了,也不是江夏县来负责的。

        江夏县衙虽然在武昌城内,真能管的反而是城外的一些乡村,或者是管一些武昌城中一些脏活累活。

        再加上周梦臣知道自己与县尊之间的关系,并不是那么和谐的。县尊派来的决计不是好差事。只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没有拒绝的资格。

        周梦臣说道:“刘师爷请讲。”

        刘师爷说道:“你可知道养济院?”

        周梦臣微微皱眉,说道:“养济院不是早就废了吗?”

        养济院,就是古代的养老院与儿童福利院,在大明开国之初,太祖皇帝就设立了养济院,取养老济孤之意,赡养孤寡老人与孤儿。

        只是,随着大明国力的衰弱,养济院慢慢都变得名存实亡,后来也有士绅名流募捐一点,维持下去。但是时间一长,也是没辙。在周梦臣的印象之中,武昌城中的养济院,是有这个地方。但是早就成为乞丐盲流的聚集地。不知道多少年前,就没有人管了。

        刘师爷说道:“怎么算说废了。只是养济院归于本地里甲管理,只是县尊前番视察,颇为痛心,已成顽疾。非你这样的年轻才俊不能重整局面。”

        “好好干,县尊很欣赏你。”

        还没有等周梦臣说什么,就起身离开了。

        只留周梦臣面对眼前的一杯凉茶。

        周梦臣岂能不明白,这个养济院是用来拿捏他的。

        养济院早就名存实亡,连房子都破破烂烂的,大抵只有一片空地,周梦臣没有去过,印象很偏。盖因这江夏县就已经被各种衙门挤到了西城边上了,而养济院更偏,被挤到北边城墙下面。几乎什么也没有了。

        但是在朝廷档案之中,却不是这样的。估计上面还上百年之前的记录。正要按这个来查,周梦臣绝对有一百个口都说不清楚。

        而且县尊也不想他说清楚。

        周梦臣深吸一口气,将凉茶一饮而尽。

        先去找黄主薄。将情况说清楚。黄主薄听了,立即皱眉沉思,冥思苦想了好一阵子,说道:“县尊今日才说了这一件事情,不好立即拒绝,这样吧,先拖上三两日,我再去想想办法。”

        其实黄主薄一听就明白。

        县尊这是要钱的。

        只是周家的家底,估计是填不满县尊的胃口的。而且之前他才联合县里的其他人,给县尊一个厉害。县尊估计满心是怨气,决计会狮子大张口的。

        官就是官。黄主薄也不好太过得罪县尊,只能先拖拖。

        周梦臣带着这个坏消息,出了县衙,回到了家中。

        不,不是家中,是钟鼓楼。

        三层的钟鼓楼就好像是城门楼一般,横跨整个长街,长街之上来来往往的百姓,都是从钟鼓楼下面走动。而钟鼓楼也是这一条长街之上最高之处,从钟鼓楼往两侧,都是一路下坡。

        周梦臣来钟鼓楼上,三层钟鼓楼上,第二层放着大鼓与刻漏,还一些住人的房间,还有周梦臣的房间。第三层上,却是放置一口大钟,乃是铜铸的。有数千斤。一旦敲响,能声震整个武昌城中。

        在这里并不是武昌城最高处,最高之处,应该是在蛇山之巅,也就是后世将黄鹤楼迁过去的地方。但也是相对高处,从钟鼓楼看过去,背后是蜿蜒的蛇山,西北看去,就是城墙以及城墙外的黄鹄矶与黄鹤楼,与滚滚长江天际流,而周围却是楼下却是五里长街连接被蛇山分割的武昌城,也是武昌城中热闹繁华所在。

        他在钟鼓楼这边却是一切顺利。

        周家对于这一座小小钟鼓楼的影响力,可以说是根深蒂固。

        钟鼓楼对他来说,就是家里。

        此刻的钟鼓楼只有三个人值班。

        都是周父留下的老人。

        主要负责敲钟打鼓。

        至于打更人,也是周梦臣负责,但是更多是由城中各里的里长找人,经过周梦臣的批准之后,就能上岗。

        钟鼓楼夜晚也打鼓,打更人只需按照钟鼓楼发出的信号,出来打更便是了。

        或许有人觉得这些人待遇很差劲,其实有很多人赶着做的。

        原因无他,做这些事情,一般来说并没有什么俸禄,即便有也是几斗米的事情。但是这算是为朝廷服役了。

        大明国策之中,对赋税收的并不高的,赋役却是不少。甚至更多都是重役,比如运输粮食之类,一杆子要要不知道多少里外,在古代走远路,很可能一去不回。所以,很多当地百姓都愿意哪怕讨一点钱。也要占一个位置。

        这样他们就是已经算服役了,不用再服重役。

        而且武昌城中共有六十三里,按大明制度,一里一百一十户,但是这是明初的数据了,而今早就不是了,城中人口比当初不知道多了多少人,而今的里甲更多是对应这城中片区的概念。

        六十三个里甲,一共有六十三个打更名额,再加上钟鼓楼办事的人,日夜两班。

        周梦臣直接管理七十个人上下。

        当然了,周梦臣手下并不是真有七十个人,很多里甲距离太近,不用分为两个更夫。只是下面人想要这个免役的份额,而周家要收这个分子钱。可以说,周家的家里的钱,几乎都是从这个惯例之中赚出来的。否则单单靠一年二十七石米,够做些什么?

        当然了,周家还有另外一个收入,就是接私活。

        只是周梦臣还没有做过。

        在古代天文术数,就和很多神秘的东西联系在一起,比如定良辰吉日,其实就是看当时黄道之上对应什么星辰,什么星辰各有象征,还有择阴宅与阳宅之类的,毕竟他们是官方认证的风水先生。

        只是这一点,周梦臣并没有得父亲的真传,搞不明白。

        而钟鼓楼之中,第二层放这刻漏,就是大名鼎鼎的莲花漏,乃是北宋燕肃发明的。是最精准的刻漏之一。也是整个钟鼓楼的关键所在,钟鼓楼的一切行动,都是按照这个刻漏的时间来的。

        周梦臣所有的工作,就是保持刻漏的精准。

        一般是,在正午时分。对刻漏的水量进行增减,确保是午时三刻。

        而整个刻漏只要不遇见极端的情况,连续运行两三日,也不会有太大误差。

        这个工作,说轻松也轻松。说难也难。大概从现在找一个人大抵都能做,其实,就是一种另类的校表而已。但是在文盲率这么高的情况下,这个工作,却不是一般人能做的。但是对于一个读书人来说,只要稍稍培训一下,就可以胜任了。

        当然了,也不算太轻松,因为莲花漏一旦出了问题,需要修理,也不会有什么人能帮你的,毕竟莲花漏这东西,说精密,自然不如后世的种种精密仪器精密,但是在整个大明范围之内也不是每一个城池都有的。

        很多城池的莲花漏都是宋代传下来的。

        如果对于浮力,水流速度等方面有足够的知识,修起来也不大好办。

        这也是为什么,周家能时代传承这个官职的另外一个原因。真要出了问题,除非去北京或者南京请人。

        一般人玩不转。

        周梦臣目光扫过这个莲花漏,整个莲花漏有四个水箱,占地好几平。莲花漏最成功的一点,漫流代替滴水,可以尽可能保持相对平均的水速,用两个供水箱与一个平水箱调整水流速度。

        而下面的水箱之中,有一个大莲花形状的盖着,莲藕露出来,有四十八个孔洞,每一个孔洞都是深浅不一竹筒。当下面的竹筒水到一定程度,竹筒里面就会有一根浮箭从下面冒出来。四十八根浮箭,分别表示四分之一个时辰,也就是半个小时。

        这就是号称分秒无差的莲花漏。

        这是当年苏轼为之作文的莲花漏,只是宋末战乱,莲花漏失传,郭守敬后来以此理,将莲花形状换成了宝山的形状,号称宝山漏。随即淹没在历史的尘埃之中。而今的莲花漏依然在好些地方都保留实务,朝廷宫中所用这刻漏,也是大体如此状态。

        只是朝廷已经没有当初宋朝大规模推广莲花漏,甚至在制造方法,刻在石碑上的举动了。

        周梦臣照例检查过莲花漏之后,就召集在钟鼓楼日夜两班人员,令人在长街上酒馆之上,点了几个硬菜,宴请这些下属,令他们好好吃了一顿,只是不许喝酒,毕竟他们不管怎么吃喝,该报时的时候,也是不能断的。

        一日尽欢就不用提了,用周家的余荫在,周梦臣根本不用怎么操心的。

        要让他操心的事情,是养济院。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奋斗在大明》章节( 第一卷 随星而来 第九章 钟鼓楼)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奋斗在大明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