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历史军事>>奋斗在大明>> 第一卷 随星而来 第七章 袭职

    第一卷 随星而来 第七章 袭职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第七章     袭职

        面对县尊的皮笑肉不笑的夸奖。周梦臣心中心思乱转,看了一眼黄主薄满脸的希冀,心中暗道:“罢了。”

        他知道,今日得罪了县尊,今后他即便是袭职之后,日子大概也不会太好过的。只是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县令。周家在阴阳官的位置上世袭十代有余,而任何一个江夏知县能待十年就算多了,特别是而今,官员任期似乎越来越短,一般来说,一个县令能任满一任,也就是三年就算难得了。

        即便有些为难之事,也不过是一两年之内。

        而担任这个阴阳官,几乎是与国同休,不,甚至朝廷亡国了,他们还是早就守着旧业。

        即便是明清易代,钦天监之中有很多官员也是继续留任的。

        各地阴阳官也是如此,不过前提是不死在战乱之中。

        这是一个子孙数代的家业。

        至于冯立所言,周梦臣只能当客气话。初见面的人,叫一两声叔叔,就真当是自己亲叔了。如果真是如此,就不知道是谁傻了。

        周梦臣立即向县尊行礼说道:“属下定然不负县尊厚望,也不负祖上名声。”

        冯立见周梦臣如此,有些失望,却也在意料之中,让人将周梦臣的稿纸收集起来,他一把拉着周梦臣的手出了县衙,就寻了一个馆子,让周梦臣一页一页给他讲解。讲解了好一阵子,才算消停下来。

        也让周梦臣长长出了一口气。

        怎么说啊?

        前文说过中国古代数学的高峰就是宋元时期,更准确来说,是两宋之后,以及两宋影响力消耗殆尽的时期,毕竟元朝很短,而且元朝后期就缺少有影响力的数学家了,可以郭守敬紫金山学派之后,就少有能力的数学家了。

        而今更是如此。

        冯立年纪也大了,何多观念都顽固无比。身份又比周梦臣高,不能将他看成普通的学生,讲解的时候,要讲究方式方法。

        这让周梦臣很是头疼。

        冯立好一阵子才算搞懂这到底是怎么算的,他长叹一声,说道:“原来秦九韶算法是这样的。”

        周梦臣有些不明白,他问道:“世叔,这秦九韶是?”

        冯立说道:“秦九韶乃是宋人,专精数学,我有一本《数学九章》,我给你的数据,其实这本书其中一题的,就是求上元积年,只是给我看, 我都看不懂,看来我老了,继往圣之绝学,就要你来做了。”

        随即冯立将店家叫来,令他去冯家取来这一本书,将这一本书给了周梦臣,说道:“我知道贤侄家学渊源,日后成就,定在秦九韶之上,只是古人学问,不好在我的手中失传。”

        周梦臣心中感激。

        因为他知道,这个年代书籍代表的意义。特别还是手抄本。

        虽然宋代出版业已经很发达了,但是很多书籍还是不会出版的,就好像是《九章算术》,这一本书对中国数学的意义,就相当于《几何原本》对西方数学的意义,但是这一本书,仅仅出版过两次。

        第一次在北宋,国子监版,是作为国子监的教材而出版的,第二次就是南宋时期,因为靖康之耻,所有书籍散失殆尽。才有过一次再版,每一次数量都不多。在明代更是少之又少,只有在一些藏书家的手中。

        而秦九韶的著作更是没有出版的机会。

        等秦九韶的著作第一次出版,已经是近代了。

        在古代,这种手抄本的书籍,不仅仅是书籍本身,也代表的知识与传承。

        周梦臣起身行礼,说道:“谢过世叔。”

        冯立大笑说道:“好,得英才而育之,是人生一大幸事,不过你,我已经教不了的,让你如此英才叫我一声叔叔,也是人生一大幸事。当浮一大白。”

        周梦臣举杯说道:“既然叔叔有此雅兴,小侄自当奉陪。”

        却说,周梦臣与冯立在酒楼之中推杯换盏,一时间似乎是亲叔侄的摸样。而王道之却在县衙之中坐立不安。

        好一阵子,刘师爷才从里面出来。

        王道之立即迎了上去,抓住刘师爷的衣袖,说道:“刘师爷,县尊怎么说啊?”

        刘师爷一甩衣袖,将王道之甩开,说道:“怎么说?还能怎么说?你这事情做的好不地道,明明是你自己不争气。却来怪县尊大人,你是不是脑袋里面有毛病啊?这样的钱,有退的可能吗?”

        王道之脸色涨红,气愤不已,在他看来,这本来是县令一句话的事情,好好的弄什么比试,即便弄什么比试,最后不是冯立答应给周梦臣推荐钦天监了。不就能顺坡下驴了。反而最后反悔了。

        不帮他,反而帮周梦臣了。

        而且五百两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这些钱有很多都是他叔叔出的,单单靠王道之自己,他可是弄不出这么多钱的。这样一笔钱,即便在北京,也弄买一个小院子了。在武昌这地方,更是小老百姓一辈子,都不能赚到的钱。

        事没有办成,更是一点不给退的。

        是的,王道之也知道,这样的钱很难要回来的,但是王道之小的时候,家里很穷,自然是明白钱是多重要,他是不甘心。

        王道之说咬着牙,脸上青筋爆出,说道:“刘师爷,这事情之前,你可是打过包票的。说没有问题,现在事情没有办成,还不给退钱,我家的钱,却不是那么好拿的,你要想清楚了。”

        刘师爷冷哼一声,说道:“幺幺,吓唬谁啊?你叔叔那个假道士,去别的地方招摇撞骗,也就罢了,还在家乡这么做,去武昌城的大街之上问问,谁不知道王某人是一个什么人?怎么而今赚了一点钱,敢在县衙门口耍横了。”

        “这钱一点也不可能退。你在说话前,想清楚了。”

        “这一套衣服穿上不容易,我家县尊想要脱掉他,却是容易的。”

        王道之一身朱子深衣,也就是秀才的衣服。表明的是他秀才的身份。虽然秀才身份免除不仅仅要县令点头,还要通知学政,但是县令铁了心这么做,也是能做成的。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说的就是某些贪官。

        王道之也明白这一点,也不多说了,只是咬着后牙槽,说道:“好,好,好。”

        随即大踏步离开了。

        显然是余怒未熄。

        不过刘师爷并不是太在乎的。

        如果不是王家还是有些背景的,刘师爷觉得不会让王道之,这么简单出了县衙。真以为衙门口朝南开,有理没钱莫进来,是假的。

        刘师爷整理了一下衣服,随即又回到后院之中。

        却见县尊大人斜躺在一张春椅之上,身边有三个十六七岁的小丫头,一个个长的面容姣好,水嫩水嫩,满脸的胶原蛋白。粉扑扑的,不用胭脂自动人。一个在身后按摩肩膀,另外两个在两侧轻轻敲着小腿。

        刘师爷进来之后,小声说道:“老爷。”

        县尊绿豆眼睛从眼皮下面透了出,说道:“打发了。”

        刘师爷说道:“已经打发了。”

        县尊看了刘师爷一眼,又将眼睛藏在眼皮下面,说道:“说什么了。”

        刘师爷说道:“倒也没有说什么,不过说了一些,有得没的,说王家的钱不好拿云云。”

        县尊冷哼一声,说道:“我办事从来公正,一手交钱,一手办事,在堂上,我一共为他说了五次话,五百两早花光了,难道让我帮他白办事啊?这还是他钱没有使够。”

        刘师爷说道:“是是,还是年轻人不懂事,如果他叔叔在这里,就不会这么样做了。”

        “对。”县尊享受着按摩,说道:“年轻人不懂事,不过,有一个人比他更不懂事。”县尊忽然睁开了双眼。

        刘师爷心中一顿,说道:“县尊,说的,可是哪个周梦臣。”

        县尊说道:“对,就是他,不识抬举。他弄的那些事情,我就不说了,就当他年轻不懂事,但是而今他上任了,一点礼貌都不懂。哪里将我放在眼里了?”

        听这一句话,似乎周梦臣袭职,是县尊一手玉成的。

        刘师爷也明白,县尊不在乎什么礼貌不礼貌。他只在乎代表礼貌的东西。比如礼物,如果这礼物是黄白之物,就再好不过了。当然了,古董字画,田产宅院,县尊大人不为己甚,来者不拒。

        但是你不来,就是你的不对了。

        特别,周梦臣之前大大得罪了县尊,应该送给多的礼物,表示一下歉意,修复一下关系,这才是懂事的人要做的事情。

        这样一来,县尊大人就会宽宏大量的原谅你。只是什么也没有,是几个意思?

        刘师爷眼睛一转,说道:“县尊,可是要给他几分颜色看看?”

        县尊有些犹豫,说道:“不大好,强龙不压地头蛇,而今这个冯立似乎对他不一般。”县尊倒不是怕了冯立,但是县尊从来是生意人,不做赔本的买卖。

        刘师爷对县尊的心思再明白不过了,他思量片刻,说道:“我有一个主要,如此如此如此。”

        县尊听了,眼睛一亮,说道:“好。”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奋斗在大明》章节( 第一卷 随星而来 第七章 袭职)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奋斗在大明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