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历史军事>>奋斗在大明>> 第一卷 随星而来 第三章 黄主薄的努力

    第一卷 随星而来 第三章 黄主薄的努力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第三章      黄主薄的努力

        周梦臣的担心,很快就成为现实。

        数日之后,黄主薄再次登门了。

        他依然是一身宽松的道袍。脸色的忧色却与几日之前一般无二,在周家的木门之前徘徊不定了。却听木门一动,周梦臣推门而出,说道:“舅舅,你来了。”周梦臣看黄主薄的脸色不好,说道:“舅舅,咱不要在家里说了,去钟鼓楼哪里吧。”

        黄主薄也知道姐姐身体不好,叹息一声,说道:“也好。”

        两人一前一后,登上了钟鼓楼三层,从此地往西北方向看过去,就是滚滚长江,从西南方向从这里向东流。而西偏北方向,就是汉阳门,还有汉阳门外的黄鹤楼。以及黄鹤楼外的黄鹄矶。

        黄主薄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道:“你看出来了情况不妙。”

        周梦臣说道:“舅舅请讲。”

        黄主薄说道:“我按你的说法,就事情给几个老兄弟说了,他们都愿意出力。我也暗中与师爷谈了谈了。县尊也不敢不给我们这些县衙中老人面子。所以,这比试之事,已经确定下来了。”

        周梦臣听了,暗中松了一口气,说道:“多谢舅舅。”

        周梦臣担心的就是一切都是暗箱操作,他即便有再多的才能,连上台展露的机会都没有。只要有一个比试的平台。周梦臣有信心胜过当代大部分人。这已经是很谦虚的说法了。

        如果不谦虚的说,周梦臣觉得最少在武昌城内,在天文数学之道上。没有人能胜过他。

        黄主薄叹息一声,说道:“可惜,我小看了县尊,我不知道县尊准备了什么手脚,但是一定有手脚的。在这一件事情上,我也无能为力。”

        周梦臣说道:“请舅舅放心,公道自在人心。”

        黄主薄说道:“我走了好多关系,才将府学冯教授请来。冯立教授精通算学,在江汉之间也是很有名声的。这一次,飞熊即便不能袭职,只要有冯教授赏识,今后在武昌城之中也薄有名声了。”

        古代名声是可以吃饭的。

        即便周梦臣不袭职,只要能传出精通算学的名声。今后也未必没有一碗吃。毕竟数学之道,也是一个专门的学问,虽然在古代地位不高,但绝对不是没有用的。

        周梦臣心中感动,说道:“外甥知道了。”

        黄主薄分明对周梦臣通过这一次袭职,不大报希望了。

        毕竟这一次比试从一开始就不公平。他固然知道周梦臣家学渊源。但是周梦臣能通过这一次不公平的比试,黄主薄这种老于世故的人,却不抱什么希望了。在权力场上厮混的人,都是迷信权力本身。

        如果让黄主薄自己选择,他宁可让周梦臣让上一步。通过其他办法从县尊那边换一点别的利益,比如之前黄主薄说的,在县衙里面安置一个位置。

        只是到了这一步,已经不是黄主薄自己的事情了。

        周梦臣自己能不能袭职,很多人不在乎,但是这些胥吏群体一定要以周梦臣这件事情,向县尊说明一件事情,那就是胥吏吏缺,绝对不能轻易动。

        黄主薄明白这些内情,却不知道如何开口,只是张张嘴,说道:“回去吧,今日这事情,就不要给你母亲说了,莫要他担心,放心吧,有我。我黄家在武昌城十几辈子了,总会给你找一个出路的。”

        周梦臣请黄主薄出来说话,就是因为不想让母亲担心,自然应允,又问道:“日子定下来吗?”

        黄主薄说道:“定下来了,是三日后。”

        三日的时间转瞬而过。

        这一日,周梦臣穿着一件白衣。收拾的整整齐齐的。跟随舅舅黄主薄来进了县衙,黄主薄令周梦臣稍等,他去里面问过之后,才知道县尊还没有起来。只能让他在这里等候。

        片刻之后,有一个年轻人走了过来,一身朱子深衣,手中一个柄折扇。腰间还有一条玉带,看相貌倒是有几分风流。一摇三晃的走了过来。周梦臣暗暗打量他,心中暗道:“恐怕这个人就是王道之了。”

        因为朱子深衣不是什么人都能穿着。必须是读书人才能穿的,最少是一个童生,就好像“学生”这个后世普通的名词,也不是什么人都能用来自称的。

        周梦臣虽然没有见过王道之,却也知道王道之是一个秀才。

        果不其然,这个秀才微微行礼,说道:“本公子王道之,你就是那个周梦臣吗?”

        周梦臣也还礼,说道:“原来是王相公。”

        王道之眼睛微微一缩,上前几步,靠近周梦臣,小声说道:“我要是你,就不会来这里自取其辱。”

        周梦臣脸上微微带笑,似乎很是真诚的问道:“王相公,何出此言?”

        王道之压低声音,确定只有他们两个人听到,说道:“五百两卖一个九品阴阳官,你说县尊会不会答应?你就不要徒劳折腾了,反而恶了县尊,须知灭门府尹,破家知县。”

        周梦臣也学着王道之,压低声音,说道:“王相公,该担心的是你才对?”

        王道之眉头一挑,正要反驳。却听周梦臣细细说道:“怎么这个县尊的风评,你之前没有听过吗?三生不幸,附郭省城,在别的地方,自然有灭门府尹,破家知县,但是在这武昌城中,知府或许还可以破破家,但是县尊敢吗?”

        “五百两银子,你就不怕,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吗?”

        王道之听了,脸色顿时有些难看。

        其实王道之对县尊已经很不满了。

        本来是说得好好的,五百两卖一个九品官,却不想县尊变卦了,居然有了一个什么比试?

        王道之如果在学习之上有天赋的话,何至于想办法搞一个这个小官?如果能中一个举人,所得好处,要远远超过这个九品官。而今让他与传说之中阴阳世家比试什么天文历算,不用比,就胜负已分。

        好在县尊也不是只拿钱不办事的。

        早已做了很多安排。

        确保这五百两是物有所值,确保这一次胜利的人,绝对是王道之。

        这才让王道之放下心来。

        不过,他依然有一点点的忧心,就好像是差等生遇见考试本能的发憷一样,所以想在考试之前,给对手施加一些心理压力,最好让对手乱了阵脚,好让自己更容易的获得胜利,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他反过来被周梦臣扰乱了心神。

        他忽然想到,即便县尊真说话不算数了。他有什么能制衡县尊的吗?

        没有。

        这年头官员肯拿钱办事都是好官了,有很多人官员拿钱不办事,小老百姓也没有什么办法,纵然王道之家中有叔父在陶天师门下,也算是有些背景。甚至他的名字都与道教有关系。叫什么什么之,是很多天师教徒的特色。

        但而今的陶文仲仅仅是皇帝身边众多道士之一。即便有些权势,也到不了恩泽徒子徒孙的地步。

        王道之有些钱而已,对于一个朝廷命官,还真没有办法。而且而今这位县尊早就名声在外了,穷疯了,拿到手里的钱,决计是要不回来的。

        王道之深吸一口气,将心里的各种杂念给排除掉,说道:“五十两,只要你在大殿之上认输。怎么样,不少了吧。”

        周梦臣看王道之的表现,心中反而松了一口气,见王道之如此,这说明王道之对这一场考试,也不是太有把握的。说明这一场考试即便是有作弊行为,应该不会太过分,最少让王道之心里没底。

        周梦臣轻轻摇头,说道:“王相公的心意,在下心领,还请大堂之上见分晓吧。”

        王道之眼睛神光凝聚,冷冷的说道:“好,有你后悔的时候。”

        两人等待片刻,却见一个老者被刘师爷请了进去。

        周梦臣听舅舅说过,这刘师爷就是县尊的贴心人,乃是江南落地秀才出身,倒是有些能耐,县尊很多事情都拜托他的。而这个老者,周梦臣不认识,却一眼看出来,并不是县衙中的人,一身青衫。面目之间有一股傲气,而刘师爷有几分卑躬屈膝。

        周梦臣立即有说猜测。

        这个人应该是府学教授冯立。

        冯立目光扫过两人,也不停留,就与师爷进了大堂之中。

        其实冯立身上的教授官职,也是九品而已。与周家世代相承的阴阳训士,是一样的。奈何同官不同命,周家的阴阳训士,几乎是整个官场的边缘人,要油水没有油水,要地位没有地位,有价值的也不过是一个官员身份,与能够世袭罔顾而已。甚至这世袭罔顾也不过是潜规则而已。

        但是冯立却是国子监出身,在府学任职,却也是士林中人,看上去不显山不漏水,谁知道人家的学生之中有何等人物。再加上他本身就有监生身份,很多事情上享受举人待遇。周家与之相比根本不值得一提。

        周梦臣与王道之两人在冯立两侧拱手侍立,唯恐给冯立留下什么坏印象。

        周梦臣暗想:“冯教授已经到了,县尊也该出来了吧。”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奋斗在大明》章节( 第一卷 随星而来 第三章 黄主薄的努力)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奋斗在大明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