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历史军事>>奋斗在大明>> 第一卷 随星而来 第二章 噩耗

    第一卷 随星而来 第二章 噩耗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第二章噩耗

        周梦臣与周母来到前院,却见黄主薄已经在了。

        黄主薄一身道袍,在中堂踱步,眉心紧锁,似乎有难解之处,或有难以言说之处,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黄主薄一身道袍,并不是说黄主薄就是一个道士,或者是信奉道教,这其实就是嘉靖皇帝带起来的时尚风潮,这种道袍上大多有松鹤纹路,宽松大方,成为了整个大明上上下下一种休闲的衣服。特别是官员,再不当值的情况之下,多穿道袍。

        黄主薄见周梦臣搀扶着周母出来,连忙迎了上去,扶着周母坐好之后。

        黄主薄就周梦臣的舅舅。

        须知而今周家虽然困难,但是怎么说也是官身,而且黄主薄也是胥吏出身,而周家混的如同胥吏差不多,但本质上,还是官,不是吏。比起读书人算是差了不少,但也算是有头有脸。胥吏家族倒是有权力,但是被人看不起。

        双方层次相近,也算是门当户对。

        在周父去后,周母就指望他这个弟弟了。

        周母对这个弟弟很了解,一见黄主薄如此。知弟莫若姐,立即说道:“秉甲,出了什么事情?”

        黄主薄沉沉的叹息一声,坐在椅子上,一只手按在太阳穴上,不敢与姐姐对视,说道:“大姐,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姐夫,对不起外甥,我----没用。”

        周母听了,越发担心,说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黄主薄说道:“飞熊的位置,被人挤了。”

        周梦臣名为梦臣,字飞熊,正是姜子牙飞熊入梦,应梦贤臣的典故。也是一个父亲对于儿子深刻的期望。

        周母听了,顿时怒了,说道:“你在衙门当差,怎么任由你外甥被人欺负啊?”

        黄主薄说道:“姐姐,不是我不出力,实在是他们直接找到了县尊哪里,咱们这个县尊,年过半百,又是举人出身,早就升迁无望,一心一意只想捞钱,我也没是没有办法啊?我就是再怎么办,也不敢与县尊闹别扭啊。”

        周母一听,就慌了,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清楚,对方到底是谁?出了多少钱。”周母脸色煞白,咬着牙说道:“他爹还留了一笔钱。”

        黄主薄叹息一声,说道:“不单单是钱的事情。咱们湖广出了一位道君皇帝,整个湖广的道士都平步青云了,这一次这个叫王道之生员,就是陶天师的弟子王永宁的侄儿,他想要给自己家里捞些好处。”

        “他这个侄儿根本不是读书的料,居然不知道走了多少门路,这才弄了一个功名。”

        黄主薄微微一顿,言语之间颇有艳羡。

        这是大明的现实,不管是官是吏,第一等人都是读书人。

        “但是弄到这个功名之后,王道之根本读不下去了。王永宁这才想给他弄一个官。就看上了你家的阴阳官。”

        虽然说阴阳官地位并不高,甚至不能算是正班,但是的的确确是官,享受官员的待遇。即便是小官也是比几乎全部的百姓过得好。如果没有周父这一场大病。周家家底厚实着的。

        而且大明武将胥吏世袭的很多,但是文官之中,却很少有的。

        唯独这阴阳官,虽然法无明令,但是一般在执行之中,都是允许父子兄弟相继的,即便是当今这钦天监之中,皇甫家,杨家,吴家,朱家,都是世袭的。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清代。甚至有一些大官觉得子弟没有出息,不能在官场上厮混,就专门寻一个大城给儿子找了阴阳官当当。甚至事情可以派门客处理,单单有这个官身就行了。

        这样的案例并不多,但也不少。

        甚至可以说周家之所以能保全这个官职一百多年,或许与这个官职太小的有关系。

        前文说过各地都阴阳官,但是工作性质一样,但是官职跟随地方不同,也不同。

        比如南京的阴阳官是六品。如果周家不归县里管,归府里管,就是八品或者七品的,一般真有能耐的人,是看不上这区区九品官的。

        “舅舅,王家给了县尊多少钱?”周梦臣直接问到关键点上了。

        黄主薄说道:“我没有打听出来,但是最少十个元宝。”

        周母的脸色更白了,说道:“五百两。”

        一般来说,一个大元宝就是五十两。

        一时间气氛凝固起来。

        周梦臣知道周母手中固然有一笔钱,但是绝对没有五百两之多。普通人家娶妻,彩礼与欢宴等成本,加起来不足百两。而周观星临终都不用的钱,就是准备为周梦臣娶媳妇的钱。

        即便周家全盛的时候,也未必能一口气拿出五百两,更不要说而今了。

        黄主薄虽然家里有些家底,也未必能拿出来这些钱。即便能拿出来,周梦臣也不能用,黄主薄也是有儿女家小的。

        黄主薄叹息一声,说道:“我想了想,要不我给飞熊补一个衙役,将来能当上正班,说不定将来,还能接我的班。”

        “不行。”周母一口咬定,说道:“我不管怎么样,也不会让我儿子去当胥吏的。”

        黄主薄也明白这一点。

        这些胥吏虽然赚钱,但是在名声上从来不好,在政治上也打入另册,最多有一些金钱上的奔头。只是他们是江夏县的胥吏,正是三生不幸,附郭省城,不仅仅是官员不幸,连胥吏都不幸,想从偏门捞一些,说不定就碰到上司的上司的上司。

        即便有些灰色收入,也是省里分后,府里面分。府里面分了之后,有没有县里的事情,还真不好说。

        就如而今这位吴县尊,被逼得两袖清风,见了银子什么都不顾了。只要上面有些好处下来,吴县尊是决计不会让下面的人分润的。

        而附郭省城的名声,谁不知道?

        但凡有些能力,有些后台的人都不会来到这里。能来到这里的人,大多都是如这位吴县尊一般穷官,收刮的嘴脸大多一样,只是这位吴县尊,实在是吃相太过难看了。

        周梦臣说道:“母亲,舅舅,此事未必没有转机。”周梦臣转过头来说道:“舅舅,有一件事情,你想过没有,这位吴县尊,如此贪得无厌。而江夏县的情况,从来是事多,钱少,他今天能将我家的官职给卖了,将来难道不会将这些胥吏的名额给卖了。”

        “这不是我一家的事情。”

        黄主薄听了,先是一愣,随即大喜,说道:“好,好,好。我怎么没有想到。还是你的脑子转得快。”

        大明地方上,地方官与当地胥吏之间从来是处于斗争之中的。

        但是大部分时候,胥吏不会轻易得罪县令。无他,县令对胥吏有太多自由裁量权的。很多时候胥吏都是捧着县令,只要县令不耽搁他们捞钱。

        不过,胥吏的联合起来的实力绝对不容小窥。

        而且胥吏都是世袭的。

        不要看周母不肯周梦臣做胥吏,但并不是说大明上上下下都没有人想做胥吏的,恰恰相反,想要做胥吏的人从来不少。

        毕竟对很多吃不上饭的人,说别的都是毫无作用的。

        周梦臣家里的官职可以拿出来卖,那么胥吏世代继承的吏缺也是可以拿出来卖的。

        一下子将周梦臣自己的问题,转化为胥吏整个群体的问题。

        胥吏这个群体最为奸诈圆滑不过,怎么肯为别人的事情出死力,黄主薄想帮周梦臣,也只能是黄主薄自己想办法,而今却不一样了。整个胥吏群体很多人都会帮周梦臣。

        黄主薄笑声一落,问道:“飞熊,虽然有这些人帮忙,但是咱们这位县尊,却不是好相与,吃到嘴里的东西,是决计不会吐出来的。”

        周梦臣说道:“外甥也没有想让县尊吐出来,外甥所想,不过是保全祖业而已,至于其他的事情,就不管我家的事情了。”

        黄主薄说道:“如此说来,飞熊可有主意?”

        周梦臣说道:“外甥哪里有什么主意,不过,以往袭职,从来是要考教天文算术。外甥在这一点,有自信一定能胜过王道之。”

        黄主薄起身踱步,忽然站定说道:“我知道了,我会让你与王道之有一个公平比试的场合的。只是剩下的事情,我就不能插手了。”

        周梦臣说道:“只要舅舅帮外甥这一点,就足够了。”

        黄主薄说道:“事不宜迟,我就去几家老兄弟府上拜访一二。听我好消息便是了。”

        周梦臣与周母这才起身送走了黄主薄。

        黄主薄走后,周母有些担心问道:“梦臣,你真的有把握吗?”

        周梦臣说道:“我周家家学渊源,我不会丢了列祖列宗的脸。”

        周梦臣不仅仅是家学渊源,更是有后世的学识,而今在家守孝三年,更是对古代的天文历法数学等学问进行了专门的研究,放在这个时代之中,他不敢说是横绝一时的算学大家,但是对于寻常人,比如这个不学无术的王道之。周梦臣还是有十足的把握的。

        他反而要担心的是,黄主薄能不能做到找一个公平比试的场合。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奋斗在大明》章节( 第一卷 随星而来 第二章 噩耗)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奋斗在大明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