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历史军事>>奋斗在大明>> 第一卷 随星而来 第一章 三年

    第一卷 随星而来 第一章 三年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第一章三年

        沉重的钟声就在耳边响起。

        周梦臣从蒲团之上,缓缓的起身,看着香案之上三牲贡品之后,香火袅袅之中父亲的牌位:“大明湖广武昌府江夏县九品阴阳官先考周公讳观星之灵位。”在父亲的牌位之后,就是一层高过一层的周家列祖列宗的牌位。

        最上面,就是周颠的牌位。

        据说是与大明太祖皇帝朱元璋有过交集的周大仙人。

        至于是真是假。他而今依旧不知道。

        不过,这都不重要了。而今没有人会在意这个真假。

        周梦臣追溯自己的记忆,在大概在十三年之前夏季。他明明独自驾车,带上天文望远镜,上山去看大名鼎鼎的哈雷彗星。只是不幸遇见了车祸。那一年应该是2062年。在大部分车辆都实现自动驾驶,车祸率已经下降到极低的情况下。

        他居然能遇见车祸,本来就是极小概率事件。

        更让他不能理解的是。他以为自己要死的时候,居然来到了这古代嘉靖十年。

        这个时间也是他事后通过嘉靖十年的哈雷彗星说推算出来的。

        也是在哈雷彗星之下,他进入这一具身患重病,奄奄一息的身体之内,之后就一直是处于浑浑噩噩的感觉。直到三年之前。

        三年之前,嘉靖二十年,周观星重疾不救,驾鹤西去。他昏倒在灵前,就好像一场十年的大梦初醒,又好像是传说之中的胎中之谜被破解。有一种今日方知我是我的感觉。

        在为父亲守孝这三年之内。周梦臣并没有表现出一些特异之处,反而小心翼翼,似乎与之前并没有什么变化。

        他用心的接纳这个时代的知识,分析这个时代种种。

        不过,这三年过后,周梦臣觉得自己要有一个新的开始了。

        周梦臣看着父亲的牌位,心中默道:“父亲,虽然我不仅仅是您的儿子,但是这十年的记忆,我并没有忘记。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想要我将周家的祖业传下去,想要我照顾好母亲,想要我为周家传宗接代。你放心,我都会做到的。”

        周家的最重要的祖业,就是这个九品阴阳训士。

        所谓阴阳官,因为品阶的不同,有各种的称谓,但是本质上掌管的事情,就是两项,一是测天授时,就是掌管武昌城的晨钟暮鼓,并白天撞钟,晚上报更。当然了,好歹是官,虽然是九品官,但也不用亲自报更,而是整个城市更夫的上司。

        二就是记录各种天文数据与现象,上报给北京钦天监。甚至下面报灾,确定下面灾情级别的时候,也要参考阴阳官的记录。从这个角度上来看,各地阴阳官都是钦天监的下属。

        而阴阳官圈子是比较封闭的,虽然有荫官或者别的来历的官员进入这个群体之中,但是更有相当一部分官员,是世袭此职。成为阴阳官世家。

        周梦臣所在的周家,就是这样的。

        自打大明朝平了陈友谅,打进武昌府之后,周家的祖先就号称与周颠有关系。成为了武昌府阴阳官,而今大明皇帝从太祖皇帝传到了而今的嘉靖皇帝。大明第九代皇帝。周家也传承了十一代,到了周梦臣的手中。

        而因为官职的原因,周家在钟鼓楼附近置下不小的产业。

        而周家现在最大的产业也就是周家在钟鼓楼一侧,这个三进三出的大院落。

        但也仅限于这个大院落了。

        虽然钟鼓楼归江夏县管,但显然是一个三生不幸,附郭省城的主。而武昌城却与很多北方城池不一样,因为城中有一座山,也就是大名鼎鼎黄鹤楼所在之蛇山。而钟鼓楼所在之处,就是在蛇山北麓。

        这里也是朝廷所建的钟鼓楼。算是整个武昌城毕竟中心的地带。与巡抚衙门,布政使衙门,按察使衙门,乃至总兵衙门等等衙门靠得非常近,特别是在弘治年间,地方官觉得蛇山横隔城中,百姓南北来往不遍。

        于是在蛇山之中打了一个山洞,从钟鼓楼下面经过,形成一道五里长街。而开国之初,周家因为在钟鼓楼工作,就在这里置了田产,这一条路打通之后,周家就在这长街之上,有好几个铺面。

        一时间也算大户了。

        只是不管多好的人家,都经不起一场大病。

        周观星一病数年。家里就日益亏空,最后只剩下这个大宅院了。

        甚至这个大宅院之所以保留下来,也是因为周家有官身,虽然是一个芝麻绿豆一般的小官,但是官还是官。

        这个位置也算时候闹中取静,相距不远处就是黄鹤楼,而黄鹤楼更是在黄鹄矶之上。是长江之上繁华的码头。当然了,在后世这里都被武汉长江大桥说占据,连黄鹤楼也挪到蛇山主峰上了。

        如果能传到后世,更是一等一的繁华地带,处于武汉市解放路与民主路交叉口附近。

        这分家业,周梦臣必须承担起男子汉的责任。必须保住。

        而周母黄氏,也在父亲的病中,消耗了太多的精力与心力。从父亲去世之后,就一直病恹恹的,甚至还藏着不让周梦臣知道,只是屋檐下的两个人,又怎么能全部瞒住啊?

        这些周梦臣都知道。

        更知道是,因为周母担心家底已经空了,而且周梦臣要为父亲收孝,不能继承官职。这三年之内,家中都没有进项,可以说是坐吃山空。

        这样的情况之下,人怎么能能生得起病?敢生得起病?

        在周梦臣看来,都是自己的责任。

        至于传宗接代,却是每一个父亲的想法。

        “咚。”的一声。

        钟声再次想起。

        周梦臣这才从追忆之中惊醒。

        这钟声就是从一边的钟鼓楼上敲响的。

        周梦臣的家,就在钟鼓楼一侧,还开了一个小门,从家里院子里面直接走到钟鼓楼下面,就好像是周家的两个院落一般。其实在大部分时候,钟鼓楼以及钟鼓楼附属的院落,都是周家管得,与周家的另外一重院落,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周家大多数时间都是在管理钟鼓楼。白天一个半个时辰就要敲一下。周梦臣不知不觉,已经在祠堂之中沉思了半个时辰了。就缓缓的退了出来。

        周梦臣从祠堂之中出来。

        却见母亲已经在这里等着了。

        倒不是周梦臣不让母亲进入祠堂之中,而是大明规矩,女人是不能进祠堂的。

        周母就在外面等着。

        “娘。”周梦臣搀扶着母亲。

        周母头发已经花白了,轻轻叹息一声,说道:“给你爸上柱香,也让他保佑你,在县尊面前,好好表现一二。能安安分分的袭职了,也就不辜负列祖列宗的在天之灵了。”

        周梦臣点点头,说道:“请母亲放心。”

        虽然明代有很多官职都是可以世袭的,但是在朝廷规定之中,袭职也是一道坎,在大明前期法度森严的时候,还刷下来不少,但是已经到了嘉靖年间,很多事情都是走一个过程。周梦臣并不担心。

        母子相携缓缓的踱步,周母有一搭没一搭说道:“你父亲留下的书,你都看吗?”

        周梦臣说道:“看过了。”

        “好好看,好好学,这都是我们周家的家学。是周家安身立命的本事。”周母不知道多少次,重新说这个话题了。

        周家有一个完整的书房,里面存放这大量的书籍,是从第一带周家家主传下来的,已经传了十一代了,主要分为几个部分,第一个部分,就是历代关于天文术数的著作,第二部分,就是周家十一代对于天象的记录。第三部分,就是历代周家家主的心得体会。第四部分,就是四书五经,关于大明科举内容。第五部分,就是一些杂书。

        洋洋洒洒上千册。

        这些书籍放在现代,也不过是一个硬盘的东西,却是周家的所有底蕴了。

        也是周家能够世世代代当阴阳官的原因。

        阴阳官需要专业的技术官僚才能管理。

        也不要小看着分底蕴,周家的藏书或许在很多方面大有不如,但是在天文历算方面,却是非常充沛的。很多算学著作,县学府学,甚至藏书大家都没有。

        两人正说的话,忽然听见外面一阵沉重的声音传了过来。却见一个大高个走了过来。

        周母见了,说道:“大壮。有什么事?”

        这个高高大大的人,正是周家仅有的一个仆人。周观星的病重之中,家中的仆人都散去了,唯有周大熊乃至打更人收养的一个孤儿。虽然长腿长脚,身躯高大,却有几分智迟,反应有些慢,离开周家之后,恐怕也不知道去什么地方吃饭。

        这才留在周家。

        大壮听了周母的问题,似乎要一个字一个字的却解读分析,才说道:“夫人,黄大人来了。”

        黄大人就是周母黄氏的弟弟,名叫黄秉甲。在县衙当值,也算是胥吏之首,江夏县主薄。

        周母一听,双眼一亮,抓住周梦臣的手,微微一紧。说道:“快去,你舅舅来了,肯定是为了你袭职而来的。莫要怠慢了。”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奋斗在大明》章节( 第一卷 随星而来 第一章 三年)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奋斗在大明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