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同人美文>>东京中二病观察日志>> 在客厅

    在客厅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虽然这么想着,但我最后还是答应五条悟的入学邀请。

        主要是因为……

        “真的不来吗?”恶劣的白发男人这么说了,“悠仁也在哦。”

        好吧,我觉得这家伙完全看透我了。

        不然为什么总在最关键的时刻把悠仁丢出来。

        我还记得悠仁身上背负的那个毫无道理的死刑。

        五条悟和上层经过协商给出的缓刑条件是,虎杖悠仁必须在吃下所有手指之后带着体内的诅咒去死。

        是因为这个目的才让他留在那个咒术师学校的吧?

        但是手指的去向是个不定因素,如果手指始终没有找齐,那所谓的死刑就是遥遥无期。可以说是很良心的条件了……什么的,虽然很感激五条悟保护了悠仁,但是我心里还是不得劲。

        说到底,为什么我的朋友非得死不可呢?

        如果只是跟我诉说两面宿傩的危险性,说他的恶行、他的杀戮的话,我会愤慨他的凶残,批判他的行为。

        但是那些因他而死的人们,在我的心中只是一个证明宿傩凶残程度的数字而已。

        如果因为某些人的胆小或是为了毁灭宿傩的手指,保护在未来可能会因为手指死去的数字,要让一个我所熟悉的人无理由的离我而去,我的心里是绝对不会认同的。

        尤其是当悠仁也将收集手指消灭宿傩看做是自己的责任的时候,事情就变得更加复杂了。

        这样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情况,作为局外人的我好像没有什么立场对他们指指点点。

        那么,现在的我为了保护悠仁能做些什么呢?

        想来想去,答案只有一个嘛——

        那就是我也去做咒术师。

        ·

        首先呢,我是一个留学的富二代。

        虽然来霓虹之前也曾有一个东大梦,但是实际上读什么大学对于我的未来没有太大的影响,更别说是高中了。

        所以到底要不要转去五条悟说的那个东京都立咒术高等专门学校,其实完全取决于我自己。

        其次,虽然说做咒术师很危险,但是对于我来说似乎并不是那样。

        “如果仅仅是维持现状的话,咒灵什么的都无法伤害到你,反而是常规的武器需要注意。”

        五条悟是这么说的。

        我觉得他应该不会在这种事上骗我……大概。

        最后,这只是一个选择,并不是不可更改的。又不是签了卖身契,发现不喜欢这个职业的话,大不了退学嘛(当然,是在解决了悠仁的事之后)。

        基于这几点想法,我答应了转学,并且接受了五条悟在未来的四年将会成为我的老师这个事实。

        好吧,仔细想想其实也没有那么难以接受,我会看在他长得好看的份上原谅他的。

        但是……

        ·

        “所以,其实你也是咒术师吧?”

        回到家说完今天的事,我这么问道。

        夏油杰坐在对面,脸上是很平常的微笑。

        “小希好聪明。”

        他用像是夸奖小朋友一样语气说着,说完还拍了拍手。

        麻烦严肃一点啊喂!

        其实在他和五条悟的说辞中出现了相同词汇的时候,我心里就有点猜测了。

        毕竟如果不是他们合伙来骗我(几率很小)的话,在没有串通口供的情况下提到相同的东西,很难不让人觉得夏油杰也是知情人。

        再结合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那副浑身是血的惨状,说不定他那时候是刚刚和咒灵——应该是这么叫的——战斗完毕,受了伤之类的。

        而且现在想来,他估计在听我说的时候就知道惠是咒术师,所以才会有之后我们关于超能力者的谈话。对悠仁突然有了关注也是想到了他成为容器的可能性吧。

        这么一想好像一切都联系起来了。

        “我……以前确实是咒术师,而且也在高专就读。”夏油杰的神情中有着怀念,“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是哦,以夏油杰的年龄来看,高中毕业确实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不过有个清楚情况的人,感觉就安心多了。

        我刚想问问高专的相关信息,就听见一阵敲门声传来。

        咦,会是谁?

        我实在想不到什么人会在这时候敲响我家的门。难不成是推销报纸的?

        我踮着脚透过猫眼,想看一看来人的长相,却在听到门外人的话的时候直接愣住了。

        “开门,查/水/表哦。”

        女声。

        而且是字正腔圆的中文。

        打开门,面前站着的是一个穿着西装裙套装的笑嘻嘻的小姐姐。

        “你好,你就是罗希同学吧?”她朝我挥手,那副青春无敌的模样完全不像我印象中公务员的形象,估计是刚入职的应届生,“我是咒术特务科的工作人员,来确认一下关于国际交换生的相关事宜。”

        一边说着,一边像警察执法一样,展示了她的工作证件。

        我把她迎进门,回头一看,刚刚还在客厅的夏油杰已经没影了,估计是看到有客人所以回房去了。

        “我之前打了好多电话,你怎么都不接呀?”在沙发上坐定,她这么说到,语气中有些嗔怪。

        啊,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

        这几天确实有一个电话一直打过来,不过我没有接陌生电话的习惯,所以就放着没管……

        好吧,我只是想着应该没什么人有要紧事找我来着。

        向她说明完原委,她小手一挥,笑到:“没关系啦,反正不管你接没接电话,我都得来日本跑一趟。不过现在你是学生所以没问题,来特务科工作了之后电话可要保持畅通哦!”

        ……怪不得她一进门就对我如此亲切,原来是认定了我会成为她未来的同事啊。

        “那个,我之后不一定会去特务科工作哦。”

        这么说着的我招来了林小姐——我看到了她证件上的姓氏——震惊的目光。

        “诶——”林小姐的杏眼瞪得圆溜溜的,“那你为什么要去日本咒高啊?”

        是说,虽然从高专毕业可以获得特务科的推荐入职,但是这不代表一定要入职吧。

        “不不不,你该不会被什么人骗了吧?”她表情纠结,“还是说你想要为国争光?”

        嗯……?

        什么意思?

        “日本咒高一直有国际交换生的名额,但是从来没人去,主要是因为……”林小姐的眼神漂移了一下,“近乎百分百的死亡率。也就是说很少有人能活到毕业。”

        ……啊这。

        我知道很危险,但没想到这么危险。

        是说,其实我是被一个白发盲人骗了,现在退学还来得及吗?

        ……好吧,开玩笑的。

        “毕竟日本和其他国家都不同,咒灵和咒术师的强度远超国际平均水平。国际生在日本咒高虽然会有一些优待,但是人家本来就人手不足了,所以也不会有特殊保护。”

        “外国的咒术师比起日本本土咒术师本来就偏弱,稍有掉以轻心,就很容易在任务中牺牲。”

        林小姐说到这里翻开手中的笔记本看了一眼:“你是近10年来第三个中国的交换生,还是由日本特级术师推荐入学的,所以科长很重视,办公室的大家也基本上知道你了。”

        ……我都不知道该吐槽五条悟原来这么牛逼,还是该吐槽交换生这么少了。

        而且没想到我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出名了……

        “我能问一下前面两个交换生是都死了吗?”

        “我看看哦……有一位在任务中殉职,还有一位在某次任务中眼部受伤之后就回国了。”她朝我俏皮的眨了眨眼,“顺便一说,他现在是战斗科的领导哦。”

        我懂了,高专就是咒术界的清华北大,学历高点比较好升官是吧。

        “不过如果是你的话,也许不用担心这些呢。”她从一打文件中抽出一张,“联系我们的辅助监督说,你有范围性无效化的领域,我刚刚试了试,确实无法使用术式。”

        其实我直到一小时之前还对此半信半疑来着,所以能力的问题也完全不清楚,只能顺势点头。

        “所以你很有希望活着毕业哦!”

        不要一脸爽朗的说着这么可怕的话好吗?

        不过……

        “我们这边的咒术师也人手不足吗?那我将来不去特务科工作是不是不太好?”

        “没那回事啦。”她摆摆手,“中国和日本国情不同,我们工作很休闲的,顶多经常出差祓除一些三四级咒灵,也不差你一个。”

        “而且如果你来的话大概率和我一样是文职人员,你的领域不太适合战斗科。”林小姐做思考状,“你想想,如果你去了现场,大家直接看不到咒灵,那还祓除个鬼啊!”

        ……好像也是。

        “所以不用担心,你好好活着就是为国争光了!”她竖起大拇指,“就像国足突然踢进决赛圈一样,你懂的吧?”

        我不懂啊,这是什么诡异比喻?

        虽然有些迷惑,不过对话还是顺利进行着。在填了几个表格,签了几份文件(其中还有类似生死状的东西)之后,林小姐就离开了。

        ……

        唉,累了

        今天真是魔幻的一天。

        ·

        不过说起来,夏油杰为什么会躲进房间里呢?

        他看着也不像社恐人啊。

        虽然我隐约察觉到他对普通人不太友好,但是林小姐也是咒术师,没有必要避如蛇蝎吧……

        还是说——

        他不能被咒术界的相关人员看见?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东京中二病观察日志》章节( 在客厅)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东京中二病观察日志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