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同人美文>>东京中二病观察日志>> 在店里

    在店里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死刑,又称为处决。

        根据万能百度百科的描述,死刑一般指的是对罪大恶极,严重危害他人和社会安全的罪犯进行最终制裁的行为。

        而在这个提倡人道主义的时代,适用于死刑的大概只有蓄意谋杀,恐怖袭击,以及各种严重的刑事犯罪之类无法被原谅的罪行。

        我并不觉得悠仁会和其中任何一个扯上关系。

        要说悠仁会主动伤害别人,我是绝对不信的。虽然只和他认识了一年,但我自认为已经了解了他的秉性。

        如果放在在少年漫画里,他绝对是那种天使型主角,心中永远怀着美好的愿景,天真的想要拯救所有人。

        悠仁是共情感很强的人,能够很轻易的对别人经历感同身受。同时他也是很温柔的人,所以仅仅是目睹别人的痛苦,对他来说都是一种伤害,更别说是去给别人制造痛苦。

        这不是给自己找罪受吗?

        但是我现在又不得不信。

        因为我无敌的直觉告诉我,眼前这个可疑的白发男人没有在说谎。

        ……啊这。

        总觉得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等等,既然五条悟在我面前提起悠仁的事,悠仁在line上也提起过他的事,那我能认为这几天悠仁人间蒸发是和五条悟在一起和平共处的吗?

        但是为什么?

        悠仁的人缘很好,不过交际圈却很小。因为自他上高中以来爷爷就住院了的关系,他不太有时间发展太多复杂的友情关系。

        又因为从老家仙台到东京来读书,从前的朋友也不怎么联系。

        可以说,他至今的整个高中生涯(虽然只有一年)大部分的时间是和我在一起的,所以对于他身边从来就没有五条悟这样的人这一点,我很清楚。

        这就更显得五条悟可疑了。

        不对,不如说整件事都很可疑。

        朋友失踪几天,突然有个疑似绑架犯的可疑人物找上门来说朋友要被处以死刑什么的,电视剧都不敢这么写吧?

        我倒是想看看五条悟能解释出个什么来。

        那边五条悟还在接着说。

        “但是不用担心哦,因为我把判决改成死缓了。”

        不是,改判决这么轻描淡写的吗?还是说其实根本就是你判的?

        而且说到底悠仁到底为什么会卷入如此诡异的事态之中啦?

        说出我的疑惑之后,五条悟向我讲述了一个……呃,我愿称之为奇幻故事的世界观背景。

        是说世界上有种叫做咒灵的怪物会伤害人类,又有被称为咒术师的一群人为了保护人类每天和咒灵斗智斗勇(?)。这一次悠仁之所以会被判处死刑,是因为他吞下了特级咒物两面宿傩的手指,成为了宿傩的容器。

        咒术界的上层想要杀了悠仁以绝后患,但是在五条悟的强烈反对下不了了之。

        ……等等。

        两面宿傩的手指。

        这他妈不就是我们那天拆封印拆出来的那个东西吗?我记得夏油杰还和我解释过它的来历。

        之前就觉得奇怪,学姐把手指弄丢之后,它就好像消失了一样,没有被放回原处,也没听说被哪个学校同学捡到。

        但因为不是很重要的事情,所以我当时没有很在意。

        没想到是被悠仁吃了……

        虽然五条悟的所有讲述都十分离谱,但是在我想要以常理反驳他的时候,很可悲的发现:如果是悠仁的话,说不定真的做的出吃手指这种事……

        不是,即使你不挑食也不要什么东西都吃好吗?

        至于五条悟说的什么咒灵咒术师特级咒物什么的——

        “真的吗?我不信,除非让我看看超能力。”

        “做不到哦。”五条悟完全没有我预想中被戳到痛点的慌乱,而是直接拒绝了我的要求。

        这么理直气壮的吗?

        “因为我处于你的领域之内,没办法使用咒术。”他企图用我能听懂的语言向我解释,“啊,非要说的话,你的能力就效果来说有点类似于上○当麻。”

        ……宁也是二刺猿?

        破案了,是动漫看多了的中二病搞出的幺蛾子。

        话说到这里,其实我已经没有了继续交谈的欲望。

        “诶,不要用这种令人刺痛的眼神看我嘛。”五条悟看起来有些烦恼,“到底该怎么办呢……”

        “本来是打算等材料都准备完了再去找你的,没想到会这么巧突然碰见。啊,这么说……”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

        “在哪来着……哦,找到了!”五条悟在身上的口袋里翻翻找找,最后掏出一本手掌大的小册子。

        “当当!看看这个!”他把这个东西举到我面前。

        我接过一看,是一个像护照一样的软皮证件,封面上用中文写着“咒术特务科入职许可证”,中间还有一个烫金国徽。

        翻开第一页,是像学生证一样贴着一张我的一寸照片,后面是一些年龄户籍之类的信息。

        这是……?

        “这是你们国家有咒术天赋的人都会持有的证件。本来应该是小学阶段咒术测试之后就发放的,但是由于你领域的特殊效果,导致你本人虽然有天赋却无法看见咒灵,所以完全没有被检测出来。”

        “于是我前几天联系了你们国家的咒术特务科帮你补发啦~”五条悟一副邀功的表情,眼睛闪亮亮的看着我,“这下你总该相信了吧。”

        是说,事态的发展超乎我的想象了……

        我的直觉告诉我相信他,但是我的理智拒绝相信如此颠覆性的事实,而且他的说辞实在是漏洞百出。

        我小学的时候根本没做过什么咒术测试,咒术特务科在国内也完全没听说过。

        而且明明是和我有关的事,为什么我像个局外人……

        “中/国的咒术界和日/本一样是居于幕后的,所以普通人不知道咒术特务科也很正常,至于怎么检测咒术天赋,因为普通人看不到咒灵,所以听你们那儿的工作人员说,比较常用的方法是在体检的时候伪装成特殊的视力测试。”

        “检测的目的是登记,这样更方便统一管理,就像你们的人口普查一样,这么说你就懂了吧?”

        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那这个证件是用来干什么的?入职许可证……难道有咒术天赋就一定要进所谓的咒术特务科吗?

        “是只有有咒术天赋的人才能入职咒术特务科的意思啦。我特意去了解过哦!和日本不同,中国的咒术师基本上就是有门槛的公务员,这个东西——”

        五条悟指了指我手中的小本子,“是参加咒术特务科相关的笔试和面试必要的材料。因为咒术师本来就很少,所以特务科基本上就是竞争小,风险小,工资高的完美职业呢。你要还是不相信,可以到咒术特务科的官网上看看。”

        就算这些都是真的,但是你说了这么多,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所以说——”他拉长了声音,听起来像是在撒娇,“你要不要考虑转学到我所在的咒术专门学校呢?”

        咦,绕了这么大一圈,竟然是来招生的?

        “咒术师的话,不管是在日本也好,回国也好,就业率和工资都很可观哦~”,随即又小声补了一句,“虽然很危险。”

        “而且从我们学校毕业,在咒术特务科可以直接推荐入职的。”

        说实话,对于未来的职业选择,我还没什么考虑。

        继承爸爸的公司?没兴趣。

        和妈妈一样做一个医生?太累啦。

        其他的职业,我尚且没有明确的指向性。

        所以做咒术师……似乎给我提供了一个新的选项。至于是真是假,有无危险性之类的问题可以之后再考虑。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

        “如果到你们学校就读的话,是你来教我吗?”

        “是哦。”

        “没有其他选择?”

        “高专现在就我一个老师。”

        哦,那没事了。

        拜拜(无慈悲)。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东京中二病观察日志》章节( 在店里)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东京中二病观察日志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