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同人美文>>东京中二病观察日志>> 在沙发

    在沙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我把刚从冰箱拿出来,还冒着丝丝冷气的盒子塞到夏油杰手上。

        他面色古怪,用手轻轻抚掉盒面上的水汽:“怎么突然想起送东西了?还是在今天?”

        今天送礼物有什么问题吗?

        我想了想,2月3号……

        哦,这么说起来,2月3日好像是日本的撒豆驱鬼节来着。

        虽然我对日本的知识一知半解,但是“撒豆子可以驱鬼”这个经常在各种动漫里出现的设定,它来源的节日我好歹还是知道的。最近几年这个设定好像越来越少见了呢,最后一次看到还是在几年前的《诚如○之所说》里。

        等等,待会儿夏油杰误会我送的是节日礼物(虽然这个节日一般不送礼)该怎么办。这不就完全违背了我的初衷了吗?

        于是我赶紧说:“是道歉啦,昨天对你说了那么多自以为是的话,感觉很不好意思。”

        “中国有种说法是**嘴短,拿人手短,意思是拿了别人的好处就不会再在小事上斤斤计较。所以你要赶紧把这个吃掉然后原谅我哦。”

        “什么原谅不原谅的……我没有很在意。”夏油杰垂下眼睑,细密的睫毛很温顺的覆在眼帘之前,语气有些自嘲,“而且某种意义上来说,你说的并没有错。”

        这是有在反省的意思吗?

        “能认识到这一点就是好的开始。”我眨眨眼,“而且学会直面自己的错误是成熟的标志,从这个角度来看,夏油叔叔已经是合格的大人了哦。”

        “那我是不是该说谢谢?”夏油杰忍俊不禁。

        “那倒不必了,”我大度的说,“还是快看我送你的礼物吧。”

        “好。”

        夏油杰面带微笑的打开盒子。

        然后我就眼睁睁的看着他在我面前上演了真人版的微笑逐渐消失.jpg。

        如果说刚刚的他是一只舒适的窝成一团昏昏欲睡的小狐狸,那现在的他就是一只被踩到尾巴浑身绒毛都炸开的小狐狸。

        诶。

        难道他不喜欢吗?

        不会吧不会吧,我每次送礼物都完美命中对方好球区的光辉历史要在他这里出现滑铁卢了吗?

        我紧张盯着夏油杰表情一言难尽的脸,等待他的最终判决。

        “……你是怎么想到送这个的?”

        他拿出一颗黑玉,捏在指尖端详,有我大半个拳头大的圆球,在他手中就像一颗小珠子。

        不过话说回来,买的时候完全没有考虑到我们手掌型号的差距,我买的这种和他平时吃的那种大小差的有点远啊。

        不,也许完全就买错了也说不定。现在回想起来,他每次吃黑球都是整个直接吞的,如果是吞这种实心糕点的话早噎死一百次了吧。

        难道是巧克力**之类的空心甜点?我是完全没想到会有人生吞巧克力**的,这触及到我的知识盲区了。

        本来对自己的选择底气满满的我此时也不禁有点自我怀疑,只能弱弱的回了一句:“经常看见你吃这个,还以为你喜欢来着……”

        “也不是不喜欢。”

        注意到我眼巴巴的目光,夏油杰哭笑不得的回以安抚性的话语,但是紧接着后面又跟了一句。

        “只是很奇怪,为什么在领域里咒灵不能出现,咒灵球却可以。”

        ……谜语人滚出哥谭市。

        好吧开玩笑的,我的意思是你到底在说什么玩意儿?

        领域,这是五条悟口中的那个东西?那咒灵和咒灵球又是什么?它为什么会在这种没有一丝预警的情况下出现在你的话语中啦。

        感觉满脑袋的问号都要冲出脑壳了。

        也许是我困惑的表情取悦了夏油杰,他又rua了一把我的狗头。

        “别在意,这些事之后会有人和你解释的。”

        “但是现在嘛,可以配合我做个实验吗?”

        做实验?在这里?

        我环顾四周,不,即使我不环顾四周,我也确信这附近方圆一千米以内都没有与我印象中那种在实验室里进行的严谨的学术活动有关的任何事物。

        说实话,夏油杰的教主身份就让他与严谨和学术这两个词看起来很不搭嘎。

        虽然现在的我已经完全跟不上夏油杰天马行空的行为了,不过既然他要做,应该也有他的道理。

        比起纠结一些注定无法立刻得到解答的事情,现在果然还是先听他说说。

        于是我说:“你随意。”

        然后他伸出指节分明的手,做了一个我非常熟悉的动作——五指摊开,掌心朝上又微微收拢——像是要放出什么东西。

        很普通的动作,但是由夏油杰做出来却显得如行云流水一般,很是优美,不禁让人幻想着这只手的主人曾经在无数场景无数次的重复这个动作,直到每一根手指最美丽的舒展角度都深深的刻入肌肉记忆之中——好吧,管他呢,好看的人做什么都好看。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个动作很危险。经常会冒出“他做出这个动作是想要伤害我”这种荒唐的想法。

        我是不知道一个手势到底能伤害到谁啦。这只能表明遇到夏油杰之后我的超级第六感就一直在失灵。

        所以后来渐渐觉得这只是他的一个习惯性动作,就像紧张的时候会搓手指,骗人的时候会摸下巴之类,只会在某种特定情况下出现。

        现在一看,果然。

        他重复了相同的举动却无事发生,第一次看到这个动作时躁动不安的感官此时也安静如鸡。

        ……果然是第六感出bug了吗。

        总觉得心中浮现了一种江郎才尽般的悲哀呢。

        “你看,这里什么也没有。”

        夏油杰把手伸到我面前让我看了一眼他空空如也的掌心,又把手藏到身后。

        “现在呢?”

        他再将手拿出来的时候,手势还是那个手势,但是手中多了一个黑乎乎的圆球。

        咦,好神奇!

        我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得看人表演魔术呢。

        难道是球球是藏在身后的吗?或者是藏在袖子里?

        我从坐姿把脚收到沙发上,两只手撑着夏油杰的肩膀立起身子,试图越过他的身体去看他背后到底有没有藏东西。

        膝盖的受力面过于柔软,手臂的力量又不足以让我支撑身体,整个人看起来都摇摇晃晃的,夏油杰见状只好放下咒灵球,扶住我的腰,防止我一不小心翻下沙发。

        他的手掌很宽大,手指也很修长——我毫不怀疑如果他用上两只手就能直接拢住我整个腰部——所以意识到他扶着我这件事让我很有安全感。

        于是我的动作变本加厉了。

        “小心点,不要咋咋呼呼的。”夏油杰皱眉。

        哦,好吧。

        我妥协的如此之快,不是因为我很听夏油杰的话,主要是因为他的手微微一使劲,我就毫无抵抗之力的被推回沙发上坐着了。

        哎,敌我实力相差太大也是个问题啊。

        在我还在向他背后探头探脑的时候,他直接从沙发上起身,从房间里又拿出一个黑球。

        他把其中一颗递给我,问道:“你能看出它们有什么区别吗?”

        ……我能说它们没有任何区别吗?

        看见我的表情,夏油杰估计也明白了我的意思。

        “好吧,那我换一个问法,在你眼里它们是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

        这是个好问题。

        与黑玉不同,夏油杰拿出的黑球摸起来和小时候养的水晶宝宝触感类似,表面光滑柔软,加上它黑乎乎的长相——说实话,总感觉有点像咖啡果冻。

        但是众所周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光是在脑内幻想是不可能接近真相的,所以我决定尝一尝再下定论。

        “等一下……”

        夏油杰似乎想阻止我,但是太迟了,他刚刚出声,我就已经将黑球递到嘴边一口咬下。

        “哎,还挺好吃的。”

        嚼嚼嚼。

        所以说,这完全就是咖啡果冻的味道啊,为什么要搞得那么神秘。

        旁边夏油杰一脸震惊的样子——上一次见到他表情变化如此之大还是在第一次见面那天吧——到底是什么事让他如此震惊?

        他接过我手中的果冻,咬了一口,表情突变——变得好像一直在吃屎味巧克力的人突然吃到了巧克力味的屎一样惊喜。

        但那惊喜只有一瞬间,随即就变成了苦笑。

        “我大概明白领域的规则了。连这种程度的事也能做到吗?”

        夏油杰注视着我,他的眼神中有太多情绪在翻滚,我隐约感受到他心中泛起了一丝悲哀。

        “这才是真正能够改变世界的力量……”

        他的话语轻的仿佛一声叹息。

        虽然没听太懂,不过这是说我很厉害的意思吗?

        “……谢谢?”我歪头。

        夏油杰笑了,伸手摸了摸我的头。

        “小希以后有留在日/本的打算吗?”

        ……不是,这话题转换是不是有点太快了。

        “大概大学毕业就会回国吧,怎么了吗?”

        “真可惜……”他摇摇头,“虽然希望你加入我们,但我可不想做骗女人的家伙。”

        呃,放弃吧。

        虽然不知道你说的两句话有什么关联,但是即使我不回国也不可能加入邪/教的。

        ;

        “说起来,我说要送你礼物的时候,你的表情怎么那么奇怪?”

        吃完糕点(几乎都是我吃的)后,我突然想起了夏油杰之前奇怪的表现,于是这么问他。

        “那个啊……”他停顿了几秒,似乎在思考说假话还是说真话,“其实,今天是我生日。所以你突然送我东西的时候稍微有些诧异。”

        诶——

        这么重要的事现在才说吗???早知道我就好好挑礼物了……虽然也不是说这次挑的不用心,只是感觉只送这个的话,在重要程度上不太符合生日在一众节日中特殊的地位。

        过生日需要什么来着?蛋糕,蜡烛,派对?

        我正寻思着怎么庆祝呢,夏油杰已经看穿了我的想法。

        “别想那么多了,我并不觉得我的出生有什么好庆祝的。”

        “啊,不管你以前有没有庆祝的习惯,反正在我这都得有。而且在驱鬼迎福的日子出生,不是比普通日期更该庆祝吗?”

        夏油杰却对此表示不屑:“驱鬼……说是驱使鬼怪更为贴切吧。”

        ……不懂他反驳的点在哪里。

        总之,我们俩各退一步,我同意不会大张旗鼓的庆祝,他也同意用小蛋糕插一根蜡烛来模拟生日气氛。

        等到晚上,我们把所有的灯都关掉,小蛋糕上插着的蜡烛成了房间唯一的光源。

        在暖黄的烛光中,夏油杰的眼神显得格外温柔。

        “谢谢你。”他突然说。

        是说,生日过得这么寒酸有什么好谢的?

        “不是指这个,但这个也谢谢你。”

        没等我有所反应,他就低头吹灭了蜡烛。

        喂,别吹,生日歌还没唱呢!

        ——虽然想这么说,不过即使说出口也来不及了吧。

        随着蜡烛的熄灭,

        黑暗淹没了他平静的面容。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东京中二病观察日志》章节( 在沙发)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东京中二病观察日志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