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同人美文>>东京中二病观察日志>> 在医院

    在医院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我决定——

        先去医院看悠仁!

        想不到吧!

        悠仁躺在医院昏迷不醒这件事在重要程度上可比关心夏油杰情绪的排名要高多了。

        但是……

        谢邀,人在医院,刚进病房。

        病床上是空的,房间也干干净净仿佛从未有人来过。

        ……所以悠仁呢?我那么大一个悠仁呢?总不可能一夜之间人间蒸发吧?

        难道是要躲起来吓我一跳吗?那你们可能要失望而归了,作为一个经过几百个恐怖游戏洗礼的高玩,对于这种惊吓的套路那可太熟了。

        在衣柜里,还是在床底?难道说是在垃圾桶里?

        好像都没有。

        我合上垃圾桶的盖子,开始思索。

        嗯,有没有可能是我进错病房了呢?毕竟昨天忙到那么晚,因为太困导致记错悠仁病房这种事情也是有可能发生的吧。

        一定是这样!

        于是我找到楼层的护士站,询问了关于悠仁的事情。

        “你说的是203床的那个粉色头发的小伙子吧?”护士小姐姐似乎对他很有印象,“他出院了哦。”

        咦,这么快的吗?不过这说也明悠仁没出什么大事,稍微可以放心了。

        “什么时候出院的呢?”

        “昨晚……大概十一点半左右吧?”

        ……嗯?

        这个时间,不会吧……

        她翻看着手中的记录表:“那孩子检查不出有什么身体问题,好像只是单纯的睡着了,之后来了一个银发帅哥给他办了出院手续。”

        我记得我是十一点十分左右走的。

        奶奶的,合着我一走那些个家伙就马上回来把悠仁带走了。

        什么都别说了。

        呔!

        五条悟,出来受死!

        ;

        我翻出手机,打开line,正准备用祖传的**喷人技巧好好问候一下他的消息框。

        找了半天没找到那个花里胡哨的头像,这才想起五条悟的line和电话都被夏油杰删了。

        啊……

        唯一的联系方式也没了,这下该怎么办?

        如果他们真的要对悠仁做什么的话,都一个晚上过去了,如果动作快悠仁尸体都要凉了吧……

        要不,回去问问夏油杰?

        ;

        听完我的讲述,夏油杰的表情没有什么波动。

        他对悠仁的态度很耐人寻味,在昨晚之前就是很常规的漠视,但是从昨晚的谈话中又能感觉到他对悠仁突然有了一种非常规的关注。

        现在面对我的询问也是一副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样子:“我想,他应该会没事的。”

        这么肯定?

        “现在不方便和你解释太多,你就权当是大人的直觉好了。”他低头看我——虽然我们并排坐在沙发上,但是由于身高差距太大,我们俩的脑袋还是不在同一水平线上。

        好吧,看在你的直觉和我的直觉都认为悠仁没事的份上,就相信你好了。

        “你可以给他发个信息,”夏油杰把我放在茶几上的手机递给我,“如果我没猜错,他现在应该已经醒了。”

        希望如此。

        而且到底是什么情况还是要和本人确认一下才行。

        于是我点进聊天界面。

        现在想起来,其实我挺少在line上和悠仁聊天。我们在学校的时间基本上都待在一起,要说的话在白天也都说完了。偶尔看到什么有意思的东西,也想着明天到学校再和对方分享。

        最后一次的对话是在四天前。

        他发了「今天好像有下雨,记得带伞哦!」的消息。后面还配了一张「没有困难的工作,只有勇敢的狗勾」的表情包——受到我的熏陶,悠仁有的时候也会用国内的表情包。这一张他一看到就特别喜欢,还让我帮他p了一张日文版的。

        虽然不知道他这次到底卷入了怎样的事件,但是于情于理,我都不会放着他不管。

        现在只能期待他看到消息尽快回复,让我知道他平安无事。

        【干饭人干饭魂】

        ;「悠仁你还好吗?」

        ;「还活着就吱一声。」

        【悠仁宝贝】

        ;「吱」

        竟然秒回!

        我震惊了。

        旁边的夏油杰递给我一个“果然如此”的眼神。

        【干饭人干饭魂】

        ;「呃,虽然不懂得发生了什么,但是人没事就好。」

        ;「顺便问一下,你昨晚在天台大喊女人在哪里是要怎样啊?」

        【悠仁宝贝】

        ;「……」

        ;「啊,宿傩那家伙!」

        ;「小希别误会,那个不是我说的啦!总之情况很复杂,五条老师说要亲自和你解释。」

        ;「猫猫苦恼.jpg」

        怎么感觉悠仁说的话我也开始不懂了……

        话说悠仁你和五条悟有这么熟的吗?而且我为什么非要听他解释啊?

        夏油杰倒是在旁边说了一句“果然是容器”,不过被我直接忽略了。人类的适应性是强大的,现在的我已经练就了一种自主过滤机制——功能是自动过滤夏油杰说的一切我听不懂的话。

        于是我继续哒哒哒的发消息。

        【干饭人干饭魂】

        「……你怎么也管那个白毛叫老师?」

        这回悠仁没有回复,不知道去干啥了。

        感觉心情好复杂……

        不过这件事总算是告一段落了,剩下的就等明天去学校和悠仁聊聊。

        这下终于可以进行下一项任务了。

        ;

        今天之所以出门,一是为了看望悠仁,二是为了给夏油杰买礼物。

        因为想要体现诚意,姑且还是准备了赔礼中的“礼”。

        虽然有时候,我打心里觉得,在节日当天只是做了简陋的包装却比平时贵了两倍还不止的那些商品都是消费主义的陷阱,但是对于给朋友(是的,我已经很不要脸的单方面把夏油杰划到我的朋友名单里了)送礼物这件事,我还是挺热衷的。

        毕竟送出一份礼物,可以收获两份快乐。

        对于坚信“人活着最主要是开心”的我来说,这可是生存的重要条件。

        众所周知,送礼物的时候投其所好是最重要的一点,尤其是我要送的还是用于赔礼道歉的礼物。

        于是我仔细思考了夏油杰的喜好,又根据我们一个月以来的生活细节来推断,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

        夏油杰喜欢吃甜食。

        ……好像和他平时的人物形象有点不符。

        不过那不重要,我只相信眼见为实。

        能让一个成熟稳重(存疑)的成年男性,做出背着一个jk偷吃甜点这种离谱的事,不是真爱说不过去吧?

        而且不是一次两次了,基本上每天都能瞄到夏油杰拿着一个黑黑的球状物体往嘴里吞。偶尔被我撞见,他还会非常自然的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

        我是不懂为什么他觉得只要他不说我就看不见他吃了什么东西,掩耳盗铃吗这是?

        不过既然他不想让我知道,我也没必要非得拆穿他。

        而且暗中观察其实也挺有意思的。

        比如说如果某一天我发现他在晚饭之前多吞了几个球球,那当天的晚饭绝对是速冻食品或者茶泡饭之类的东西。

        大约是因为他甜点吃饱了晚饭没胃口,才随便煮煮了事吧。当然,我完全没有说速冻食品和茶泡饭不好的意思。

        只是很奇怪,好歹我们也是同居舍友,吃甜品这种小事也没必要避着我吧?虽然我是个吃货,但吃货也有吃货的自我修养,倒也不至于见到吃的就要抢。

        而且有美味的东西不应该一起分享吗,还是说他就是喜欢这种自己偷吃的刺激感?

        嗯……所谓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就是这个意思吗?

        ……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算了。

        总之挑礼物的时候,突然就想起这件事,上网一搜才发现,居然真的有这种长的如此其貌不扬的甜点——泽○屋的明星甜品,叫做“黑玉”。

        四颗圆溜溜的黑球整齐的摆在划分好的格子里,每一个都有半个拳头大小,像放大版的某种动物的卵,看上去让人一点食欲也没有。

        怎么说呢,它真的是那种放在橱窗里,就算我从它面前路过一百次也不会出现一次把它买回来尝尝的想法。

        但是!

        味道竟然出乎意料的很不错。从横切面来看的话,有点像麦丽素,吃起来感觉却完全不一样。外部包裹着巧克力的酥脆合着内部松软的糕体,还有层层堆叠的鲜奶油夹心让口感充满了丰富的层次。

        这就是传说中的败絮其外,金絮其中吗?

        鬼知道为什么店家设计造型的时候要做成这副模样,对像我一样吃甜点也遵循外貌至上主义原则的人也太不友好了吧,这不是完全有可能错过这种美味吗?

        ——明明是想要送人,但是买了十盒回来,把九盒在路上吃掉了的我这么想到。

        ;

        唯一一盒幸存者现在躺在冰箱里。

        我决定在它牺牲之前赶紧把它送出去。

        于是转头,对坐在我旁边的夏油杰说:

        “夏油叔叔,有个东西想送你。”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东京中二病观察日志》章节( 在医院)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东京中二病观察日志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