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同人美文>>东京中二病观察日志>> 11. 在客厅

    11. 在客厅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说起来,在和夏油杰同居的一个月中,如果非要让我找出一个他的缺点,那我绝对可以就这个缺点写出一本轻小说,名字就叫做《关于我完全搞不懂室友在想什么这件小事》。

        也许对我来说洞察人心这种事本来就过于困难了。如果没有第六感的支援,我确实对别人的情绪和想法不太敏感,但是即使是这样的我也能清晰的感觉到,夏油杰绝对是我认识的人之中最难懂的。

        我想,大概是因为代沟吧。

        何以见得?

        比如现在。

        ·

        意识到时间流逝的时候,时针已经接近一点,饥饿感突然袭击了我空荡荡的胃袋。

        从冰箱里拿出一块海盐蛋糕,我坐在地毯上正吃着呢,夏油杰突然开口了。

        “如果……我是说如果,世界上存在正与看不见的怪物对抗的超能力者,”他没有看我,视线的焦点集中在不知名的某处,仿佛只是随意挑起一个话题,“他们为了保护这些猴……普通人豁出性命在战斗,但是不仅得不到尊重,不能为人所知,他们的牺牲也不会被赋予任何意义,这岂不是很可悲吗?”

        他的神色看上去有点阴郁,我有一瞬间觉得他好像生气了。

        哇……

        多么强大的脑补能力,仅仅是听我讲述了一个搞笑故事就连世界观和剧情都给补完了。看不出来,你这家伙竟然也隐藏着中二属性,而且还是黑化系的,我服了。

        终于明白为啥刚刚我声情并茂的相声没有逗笑他了——想着这么沉重的事情还能笑得出来才有鬼吧。

        而且真的很好奇,他到底是怎么从惠美女半夜在学校犯中二的搞笑表演里想到这些东西的啊,难道上纲上线是全世界中年男人的通病吗?

        我想起了在家里的时候每次和父亲讲笑话,不管是什么内容,他永远抓不住笑点,总能把话题上升到政治问题和社会问题的高度,切入角度之刁钻令人咋舌。

        我把这个画面往现在的情况上一套,竟然毫无违和感。

        拿叉子的手微微颤抖,我瞄了他一眼,弱弱的说:“那个,今天太晚了,要不明天再说吧……好困……”

        说完还装模作样的打了个哈欠。

        但是夏油杰既没有继续发表他的观点,也没有说去睡觉吧,似乎是铁了心要听我的回答。

        这时候他倒是不看别处了,一双狐狸眼直勾勾的盯着我。

        呜啊,这种认真的眼神……

        完全抵抗不了。

        但是咱就非要在这时候说这种傻逼话题吗?

        烦了,既然你要说,那我就奉陪到底。好歹我初中也是参加过辩论队的人(虽然是替补而且唯一一次参赛还辩输了),谁怕谁!

        “好吧,如果事实确实是你说的那样,那我觉得确实很可悲。但是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且不说超能力者没有一定要保护普通人的责任,就说他们做的事是否可悲,他们的牺牲是否有意义也并不是由我们来决定的。”

        我想起了之前灵幻新隆——一个偶然认识的除灵师(自称)——对他的中二病小徒弟说的话。

        我觉得也非常适合对眼前这个大龄中二病复发的患者说一说。

        “嗯,就拿一个我认识的人说过的话来说吧。”

        “有超能力的人也是人类。世界上有天生长得的好看的人,也有擅长画画,擅长运动的人,说白了超能力也只是特长的一种罢了。”1

        “如果真的有这种特长存在,那么如何使用,为了什么而使用就是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像是擅长绘画的人选择成为职业漫画家必然需要深思熟虑一样,既然选择了为保护普通人而战,那么能够得到什么,将要失去什么,至少自己心中应该要有数。”

        “仅凭着一腔热血和责任心做出选择的人,我肯定他们的善良,但不予以其他评价。但是对于已经坚定目标并且愿意为之付出生命的人们来说,即使自以为理解他们的想法,到底也是非己难察。所以如果一定要对这种行为给出评价,那评价的资格必不属于你我,而在他们自己手中。”

        “这时候居高临下的觉得他们可悲可怜,不也是在践踏他们的觉悟吗?”

        夏油杰的眼睛隐没在眉骨投下的阴影里,自上而下的灯光像是给他笼罩上了一层神性的光辉,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于是撇开眼,注视叉起的蛋糕。

        “之前就很想说了,夏油叔叔不觉得自己过于傲慢了吗?”

        “难道是教主做久了,认为自己也成了神明大人?”

        ·

        这次的谈话最终不欢而散。

        嗯……

        这么说可能不太贴切,好像是我单方面的结束了对话。

        我不喜欢和别人针锋相对,而且真的很怕夏油杰心血来潮和我来一场中二的辩论battle。

        于是在巴拉巴拉说完一堆之后,我就飞速逃离了客厅,所以没来得及看夏油杰的反应。

        至于他有没有生气……

        嗯,我是觉得他这么成熟(大概)的人不应当跟我一个小屁孩计较。

        果不其然,第二天在看到桌上热气腾腾的早餐的时候,我就知道他没有生气,或者即使昨晚生气现在也已经消气。

        这种情况类似于你和你妈大吵一架,但是当晚餐时间她在房间门口叫你吃饭的时候,你就知道这件事翻篇了。

        嗯……

        怎么感觉夏油杰的人物定位变得越来越诡异了。

        ·

        说回我自己。

        虽然我平时确实嘴贱,不过感觉这次确实过分了。

        话说,用长篇大论来反驳别人而且还口出狂言人身攻击,确实不太像我平时的做派。

        而且,

        “不觉得自己过于傲慢了吗?”

        我的天哪,这种话我是怎么说出口的。难道是昨晚的中二气氛已经在我的脑子里占领高地了?

        这下不就完全没有说别人中二的立场了吗……

        虽然我老早就想说出这件事,但是我脑中的设想是在一个气氛和谐的夜晚对于他小小的性格问题非常巧妙的提出建设性意见(大概率不可能做到)。

        哎,算了。

        虽然夏油杰大人有大量没和我生气,但我自觉有一点点心虚。

        所以我决定——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东京中二病观察日志》章节( 11. 在客厅)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东京中二病观察日志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