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同人美文>>东京中二病观察日志>> 10. 在沙发

    10. 在沙发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你永远想象不到今晚发生了什么,太神奇了,真的。”

        我坐到夏油杰所在沙发前的地毯上,双手环住他的小腿,把头用膝枕的姿势侧靠在他的大腿上。

        薄薄的面料贴着我的脸,触感冰凉。我几乎能透过这层布料的阻隔感受到夏油杰血液在皮肤下的脉动。

        他穿着的是正绢襦袢,以前有点类似于汉服里的中衣,在穿着正式和服的时候作为打底衫,不过因为柔软舒适,有的时候也被直接当做睡衣。

        说起来,我给他买的衣服大多都是浴衣、和服、羽织这类传统款式的。

        一是,我第一次见夏油杰的时候就觉得,他实在太适合这种风格了。尤其是某次他刚洗完澡,披散着湿漉漉的长发,身穿鼠灰色浴衣站在极具现代风格的客厅里擦头发时候,那种强烈的时空错乱感几乎让我目眩神迷。

        二是,这种宽松又轻便的衣服易于穿脱,且不容易看出身形,自然也很难看出服装的主人少了一条右臂。

        因为在他强烈要求由他做饭的那一天,我靠在厨房的小吧台上看着他,顺口感慨了一句:“夏油叔叔,您真是身残志坚啊!”

        然后被打了(其实只是被敲了下头)。

        根据我理智的判断,他敲我头是因为他很在意自己的断臂,绝对不是因为我嘴贱。绝对。

        后来买衣服的时候回想起这件事,于是就都买了传统款。

        哎,这么一想我真是太体贴了。

        ……

        ……算了说实话吧。

        我就是想看夏油杰穿这种类型的衣服所以才买的。这种行为和小女孩打扮洋娃娃的性质差不多,毕竟女人对于换装游戏的热爱大概率不会止步于童年。

        什么,你们问我为什么要给他买衣服?

        虽然他真的很宅,深居简出到住了一个月周围邻居没一个人知道他(我强烈怀疑他是借了高利贷在躲债)。但是在屋里也总得有几套换洗,总不可能一直穿一套穿成经典皮肤吧。

        唯一的问题就是——不小心买太多了。

        所以说,之前告诉悠仁有点缺钱也不算完全在骗他。买那些衣服几乎花光了我一半的生活费,当我在商场指着一堆衣服对导购说都包起来的时候,我觉得我就像是那种被牛郎骗光财产的傻女人。

        当然,像我这种绝不把这个月的生活费留到下个月的月光族没有什么财产可以被骗,反正最后钱也会在不知名的地方被花掉,还不如给夏油杰买点衣服,不仅帮助了别人,还愉悦了自己(的眼睛),绝对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就在我伏在他膝盖上蹭来蹭去的时候,听到他合上书,将书放到茶几上的声音,下一秒温热的手掌就落在了我头上。

        有力的手指插入发丝之中,轻柔顺着头发的走势抚摸,像是在给某种小动物顺毛。

        “发生了什么事?”他的声音很轻很低沉,带有一□□导的意味,“和我说说吧。”

        于是我从和学长学姐溜进学校开始说起,讲到开符咒盲盒开出一根手指的时候,我突然想起夏油杰看到我拍的照片时奇怪的态度。

        于是我抬头问他:“夏油叔叔,你是不是知道那个手指是什么东西?”

        “嗯……小希听说过两面宿傩吗?”夏油杰垂眼看我。

        “宿傩……是南瓜吗?”我努力从记忆中找出和这个名词有关的碎片,最终浮现在脑中的只有美食杂志上的甜点。

        “听说le  midi评价第一的「宿傩南瓜布丁」特别好吃诶。”

        夏油杰:“……”

        夏油杰:“……两面宿傩是两面四手的鬼神,在仁德天皇时代出现于飛騨地区,关于他的传说流传有各种各样的版本。但是你们看到的那根手指的主人,是千年之前真实存在的人类,因为天生异相又强大到令人畏惧而被人冠以宿傩之名,在他死后他的二十根手指就作为咒物流传至今。”

        哦哦,在我超级ky的破坏气氛之后还能面不改色的继续话题吗?

        不愧是你,教主!

        而且说实话一脸严肃的说着这种神神叨叨的事情的你真的很有魅力(无贬义)。

        不过话语中出现了没听说过的词汇呢,咒物什么的,难道是宗教术语?

        对上我迷茫的眼神,夏油杰失笑:“只是碰到熟悉的领域多说了几句,不理解也没事,你继续吧。”

        哦,那我继续说了。

        讲到我去厕所之后,学长学姐突然像柯南里面发现尸体的人一样发出尖叫的时候,夏油杰打断了我。

        “稍微问一下,厕所和活动室大约有多远距离?”

        “诶,这个……直线距离大概一两百米?”

        因为有拐角,我稍微计算了一下才回答。

        “一两百米吗……”他停下动作,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呃,为什么要问距离……

        重点不应该是在平凡的日常中出现了校园灵异事件吗?搞得我一点讲恐怖故事的成就感都没有。

        可能我没有搞恐怖的天赋吧,不过算了,不强求,反正等到惠出场不管什么恐怖气氛都会荡然无存的。

        但是夏油杰看起来并不觉得这种社死情节好笑,周围的气场甚至变得阴沉了。

        我像说单口相声似的在声情并茂的表演,但唯一的观众只是撑着下巴发呆——或者是在思考,反正我看不出这两者的区别——脸上带着礼貌性的微笑。

        这下搞得我都不好意思了,他这样的表现让我感觉因为别人的弱智行为发笑的我也很弱智。

        不过好在说到我在天台上见到一个在cos卡卡西的白发男人的时候,夏油杰终于提起了一点兴致,露出一个略显惊讶的表情。

        “这个人,他和你说什么了吗?”他问

        “你指什么?他刚看见我的时候确实说了些奇怪的话,领域之类的……”

        “就是这个,”他直视着我的眼睛,脸上带着一种我看不太懂的神情,“可以详细说说吗?”

        呃,可以是可以啦,但是为什么?

        难道是你的中二之魂也燃烧起来了吗?还是因为想要缅怀曾经的中二时光?等等,这么一想,教主不就是一辈子都不用中二毕业的职业吗?细思恐极。

        当时没有很注意听五条悟的碎碎念,所以我只能挑一些记得比较清楚的来说:“他说我这种天与咒缚很少见。还说了领域效果是扭曲现实,但是领域的规则不太明白……咦,领域,他说的是罗○黑战记吗?”

        我趴回他的膝盖上,抬头还想再说点什么,不过夏油杰在低声自语。

        “原来如此,了不起的能力……”

        “我从一开始就想错了……不愧是……”

        我没听得很真切,只觉得疑惑。

        “夏油叔叔,你在说什么呢?”

        “不,没事,”他回过神来,但仍旧显得有点心不在焉,“然后呢?”

        “然后啊,你不知道那家伙有多离谱。我们刚见面还没五分钟,他就这样——”

        我去拉夏油杰的手——第一下还没拉动,我看了他一眼,他这才乖乖把手交给我——我脸贴在他的掌心中,抬眼看他。

        “昨天那个人就这样把脸靠到我手上,哇,我当时真是瞳孔地震。他一边靠还一边说无下限没有效果,我觉得他这种行为已经有够无下限的了,就不能有点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感吗?”

        夏油杰笑了,他用大拇指指腹轻柔的拂过我的睫毛,又用手指揉捏着我在外边冻得发红的耳垂。

        感觉有点痒痒的,但我还是微微侧头方便他的动作。

        他的声音从头顶幽幽的传来:“不得不说,从这一点上来看你没资格说他。”

        咦,我怎么了我?

        “你不觉得我们现在的距离就很成问题吗?”夏油杰声音中带有笑意,我几乎能感受到他胸腔的震颤。

        “这能一样吗,我们俩都认识一个月了,和五条悟才见面多久。”

        “那无论是谁和你认识一个月都能像我们现在这样?”他又把手滑到我的下巴上。

        “不然呢。”

        “……你纯粹是根据时间来判断的吗?”

        呃,怎么感觉他的心情又微妙的变差了。

        男人心,海底针。

        而且我也不仅仅是通过时间来判断的好吧。

        不知道我有没有说过,从小到大,我最擅长的事就是蹬鼻子上脸。也许是作为第六感强大的附带效果,我基本上一蹬一个准。

        靠着这个能力,我基本上能直接省略掉那些无效社交,一眼就能在一堆陌生人中凭直觉找到对我容忍度和好感度最高、最有可能和我成为朋友的那些人。

        因为一般来说,一个人对同一种类型的人的态度是很难在短时间内发生剧烈变化的,所以我并不是很担心气场的感知会因为变化而出错。

        本来我对自己的判断深信不疑,但是这个能力在夏油杰身上竟然出过一次bug。

        第一次见面,他给我的感觉很不好惹,绝对是那种如果你顺杆爬,他不仅要把杆子折断,还要把你打的入土的那种人。所以一开始,我没有并打算和他发展陌生人以外的关系。

        但是他后面,态度突变的那个速度,就尼玛离谱。

        我想想,就是从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开始量变,到第二天我回家的时候直接质变了。其变化之快,我根本没反应过来。

        ——至于现在,他身上的气场基本上比较稳定,甚至更加温和平静了。以至于我只要待在他身边,就像被浸泡在温暖的水里,感觉很放松很舒适。

        所以只要他没有做出什么很过激的举动,我就觉得无所谓。

        不过这种事没必要和夏油杰解释,而且解释起来也好麻烦(主要原因)。

        ·

        “啊!那个人还抢我的手机把他自己的line给加上了来着。”

        我突然想起这件事,从夏油杰膝头猛地弹起来,掏出手机调到line的界面递给他看。

        “宇宙第一超级大帅哥五条悟?”

        夏油杰挑起一边的眉峰,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糟糕,忘了这茬。

        “那是他自己备注的啦。”

        虽然我觉得他确实是宇宙第一超级大帅哥。

        “‘虽然我觉得他确实是宇宙第一超级大帅哥。’,你刚刚这么想了吧?”

        啊这。

        读心,禁止读心!

        无视了我震惊的表情,他点开五条悟的信息,手指落在“删除好友”上面,笑眯眯的对我说:“一个人在异国他乡要好好保护自己,不要添加这种来路不明的人,我帮你把他删了吧。”

        ……呃,我要是遵循这种原则的话,你也不会在这里了。

        算了,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虽然删掉大帅哥的line很可惜,不过既然夏油杰这么说那就没办法了。

        ·

        于是把五条悟的line删掉了。

        可喜可贺。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东京中二病观察日志》章节( 10. 在沙发)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东京中二病观察日志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