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同人美文>>东京中二病观察日志>> 8. 在天台

    8. 在天台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人不能,至少不应该,在朋友还裸着上半身躺在二月份的寒风之中的时候,还在和罪魁祸首卿卿我我。

        于是我猛地收回手,顺便揪了一把五条老师嫩嫩滑滑的小脸。

        “干啥呀干啥呀?打算用美色/诱惑我?我告诉你,没门!”

        “诶——”五条老师有点吃痛的捂着脸颊,撇嘴道:“超搞笑,明明刚才还一副被迷的神魂颠倒的样子……”

        呃呃呃呃呃呃!

        好烦啊这家伙,不仅知道自己长得美,还要臭嘚瑟,你不知道这种type的美女现在已经不流行了吗?

        现在流行的是美而不自知的天然呆小可爱(夹带私货)。

        而且啊,超搞笑(ukeru)又是什么鬼?你是哪里来的过期jk吗?

        我站起身,拍拍裙子。

        “总之,就算今天是美神维纳斯下凡也不能把悠仁带走!”

        嗯,好帅的发言,不愧是我!

        “啊咧,说大话之前不考虑一下情况的吗?”见我如此坚定,五条老师装出一副纯洁可爱的样子(也许他没有装,但是他顶着这张脸无论做什么表情都很纯洁可爱),用轻浮的声音问道。

        “我们这边可是有两个男人哦,要硬抢的话你也没辙吧?”

        呃……

        糟了,忘记考虑战斗力的问题了。

        话说现在的情况简直就像1级脆皮法师误入110级五人副本,已经可以看到被杂兵npc摸一下就死回复活点的结局了。

        我看了看五条老师站起来之后极具压迫感的身高,又看了看虽然坐在地上,但明显不可能比我还矮的惠,默默拿出手机。

        果然还是报警吧!

        然而下一秒,手中刚解锁的手机就被抽走了。

        “年轻人不要这么冲动嘛~”五条老师握着手机,修长的手指轻轻一滑,退出了拨号的界面。

        也许是因为身量比较高,五条老师的手也很大,我正常尺寸的手机在他手里像个儿童玩具。他一只手拿着小手机,另一只手伸出一根手指在上面戳戳戳,看起来还有点诡异的可爱。

        “让我看看……”他嘟囔着,像是在找什么东西,“哦,有了!”

        “哈哈哈哈哈哈,列表才四个联系人,你这家伙没朋友的吗?”

        我擦,这家伙不会在翻我的line吧?

        我不祥的预感总是应验的很快,果不其然——

        “这个饲养员三号是什么东西,好怪哦。”

        “给虎杖的备注竟然是悠仁宝贝?难道你暗恋他?”

        滚,饲养员三号一点也不怪!!而且我和悠仁是纯洁的母子情啊你这翻别人手机还要品头论足的混蛋!

        硬了硬了,拳头硬了!

        我扑上去想要抢回手机,无奈在身高压制之下,五条老师稍稍抬手,我就连手机的角都碰不到。

        抓着他举起的手臂往下压,我试图用体重让他手的高度降下来,但是我整个人几乎都挂在他手上了,他的手臂还是纹丝不动。

        玛德,这什么怪力?

        还是说,难道我最近变轻了?这么一想还有点高兴……

        不对啊我,不要再苦中作乐了。等不是办法,干才有希望啊!

        我想再来一波抢夺攻势,结果五条老师那边已经完事了。

        他抽出我抓着的手臂一把环住我的脖子,把脸凑过来在我的耳边说:“快看快看!”

        “感到荣幸吧,我让你的列表增加了一个大帅哥哦~”

        说着把手机屏幕往我面前一放。

        好家伙,我的列表最顶上新增了一个联系人,头像是一个看起来很好吃的豪华巧克力芭菲照片——好,我知道惠抱着的喜久福的主人是谁了。

        联系人备注是“a  宇宙第一超级大帅哥五条悟”。

        原来他叫五条悟。

        不过……幼不幼稚啊这家伙,他真的能考过教师资格证吗?还是说他在讲课的时候会从一个弱智儿童突然变成一个牛逼哄哄的精英老师?

        而且为了在列表第一位还特意在这种傻逼备注的开头加了个a什么的,我是不是应该夸你还挺严谨?

        “呀,你的能力还挺有意思的,等我忙完悠仁的事就去找你,不要把我的line和手机号删掉哦~”

        说着还给我飞了一个wink。

        呵呵,你以为色/诱我我就会同意吗?

        那你就……

        太了解我了。

        根本无法抵抗嘛!

        虽然这是明目张胆的犯罪宣言——是说他绑走悠仁之后要再来绑我?

        不过我不知道留下line和电话号码对他要做的事有什么帮助,一般要做坏事不应该是那种藏头露尾,绝不留下包括长相性别年龄在内的任何信息的那种吗,更别说line和电话号码了。还是说他是超级黑客,这些东西即使是真的也都查不到他?

        不过非要说的话,最不能留下的绝对是长相啊!太具有辨识度了,我相信所有长了眼睛的地球人在见过了五条悟之后再见他绝对认得出来。

        “喂,你这家伙,刚刚在想什么失礼的事吧?”

        咦,难道我又说出来了?

        “没有,但是你的想法都写在脸上了哦。”五条悟笑眯眯的,“其实我们不是坏人,我们只是看到虎杖同学在天台晕倒所以想把他送到医院的说。”

        ……你要不要自己听听看你在说什么?这话有1%的可信度吗?

        连惠都露出了“我怎么不知道”的表情啊喂。

        你们要骗人能不能先把口供串通好,太不专业了。

        “啊咧,不相信吗?”五条悟竖起一根手指抵在脸颊上,歪了歪头——如此做作的动作在他颜值的衬托下都变得异常可爱——然后他说:“那你跟我们一起送他去医院总该放心了吧?”

        哦,都没想到还有这招。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咯。

        ;

        于是现在我们坐在前往医院的车上。

        当然不是的士,也不是地铁巴士之类的。

        而是五条悟一个电话叫来的,疑似他下属的人开来的车。

        “哎,喂,伊地知?”

        “开车到杉泽第三高中这边来一下嘛。出了什么事情?解释起来好麻烦,你不用知道了啦。”

        “总之快来,十分钟以内哦~”

        那副颐指气使的样子,我看了都想打他。

        电话对面的那个伊地知也太惨了吧,一听平时就没少被五条悟迫害。

        话说回来,这么晚了还给下属打电话,万一人家在进行夜生活该怎么办啊……

        “不会哦,因为他没老婆呢。”五条悟回答了。

        ……你还说你不会读心术?

        “就是从你脸上看出来的,很明显啊,惠也看出来了吧?”

        默默点头。

        ……是有这么明显吗?

        总觉得无法相信,回去问问夏油杰吧。

        “呀,”五条悟突然想起了什么,“刚刚惠说召唤不出玉犬,那是因为你在附近吧?”

        “是的哦,一个奇怪的黑衣人在走廊里叫着‘玉犬!玉犬!’什么的,看见了这样的画面。”

        啊,糟糕,一不小心……

        我是不是不应该告诉他,我欣赏到了他的无实物表演……

        有点不敢看惠的脸色了。

        幸好五条老师英勇救场,化解了我的尴尬。

        “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你应该偷偷录下来的。”他重新带上了眼罩,这显得他的笑容更大了。

        “哎,惠,你是不是脸红了?超搞笑,让我拍给二年级的同学们看看~”

        幸好还有一个比我更能吸引仇恨的人。

        仅限此时,给五条悟点赞。

        ;

        车真的在十分钟以内赶过来了,从里面下来一个看起来就饱受压迫的,有点战战兢兢的西装社畜。

        上车时我朝他点头致意,就“这么晚了还害你被叫过来”这件事向他道歉,还收获到了一枚受宠若惊的眼神和好多好多鞠躬。

        哎,这家伙完全就是我的菜嘛,可惜年龄看起来已经超出我的狩猎范围了。

        以及五条悟,你把晕倒的悠仁放在副驾驶,来后排挤在我和惠中间是几个意思?

        人家想和惠美女贴贴!

        可惜这回他没有接收到我的电波——或者是接收到了但是并不想理会——缩着长手长脚像座山一样挡在我们中间。

        说实话,我已经完全看不到惠了……

        罢辽,原是我不配。

        ;

        到了最近的公立医院,一切手续都做完了,我看着躺在病床上一脸平静的悠仁,这才放心下来。

        夏油杰刚刚发了信息,问我什么时候回去,我回说马上,于是准备走了。

        告别的时候,我拒绝了伊地知想要送我回家的好意,正转身呢,五条悟叫住了我。

        “说起来,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他挎着喜久福的袋子,双手插兜,模样还有几分潇洒。

        我想了想。

        “嗯,你不是说会来找我吗?下次见面再告诉你吧。”

        五条悟的眼睛一下子亮了:“哦哦哦!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恋爱套路?这下不就陷入了如果我好奇你的名字就一定要去找你的必杀局面?其实你不用这么费尽心思我也会去找你的啦。只是想不到老师我的魅力这么大……”

        然而我已经转头离开,在我意料之中自恋的话语完全没有传达到我的耳中。

        哈哈哈五条悟那个傻逼,没名字没地址我看他怎么找人。

        ;

        然而当我明天来医院看望悠仁却发现人去床空的时候,我就会知道——

        傻逼竟是我自己。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东京中二病观察日志》章节( 8. 在天台)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东京中二病观察日志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