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同人美文>>东京中二病观察日志>> 5. 在窗边

    5. 在窗边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我就知道,事情永远不会像我想象的一样发展。

        ;

        “我回来了!”

        掏出满是挂件的钥匙打开家门的瞬间,一股浓郁的香味向我袭来。

        哦哦,这个味道!是咖喱!

        我马上蹬掉鞋子,窜进厨房。

        夏油杰披着一件青白相间的羽织——我帮他买的,他穿起来超好看——站在料理台前,正举着小碟子准备试味,见我进来,他冲我笑笑。

        “欢迎回来,”他把碟子向我的方向递了递,“尝尝味道怎么样?”

        我就着他的手尝了一口,天啊……我觉得看到了天堂。

        这丰富的口感,这绝妙的味道!既有芝士的香浓,又有番茄的酸甜,食材在带有淡淡椰香的金黄咖喱中完美融合。

        我跪了,跪的标准,跪的五体投地泪流满面。

        “您,是厨神下凡才能做的这么好吃吧……刚刚那一口已经让我的灵魂得到了升华,让我的生命得到了解脱。如果有人问我为什么要到这个世界上走一遭,我一定会回答是为了吃你做的咖喱……”

        “好了,不要说了,快去洗手准备吃饭。”

        每次做饭都会遭到无休止彩虹屁攻击的夏油杰,非常淡然的制止了我。

        以上场景出自我把夏油杰捡回家一个月之后——我们俩混熟了。

        ;

        大家还记得上一章结尾我说的话吗?

        给大家回顾一下。

        “平静的一天又结束了,虽然在晚上出了一点小波澜,不过等到明天夏油杰离开后,一切都会恢复正常吧。”

        是这样,第二天,夏油杰既没有离开,我的生活也没有恢复正常——不如说,向着奇怪的方向越走越远了。

        “你是说,想借住在我家?为什么?”

        夏油杰靠在沙发上,脸上虽然笑着,但是感觉很不真诚:“如果我说,因为我现在出门会遭到追杀呢?”

        喂,有求于我的时候还要耍我吗?

        难道你觉得我会相信这种鬼话?还是说我看上去这么好骗?

        还不如说你是新东方在逃厨师,那我至少还有1%的可能会相信。

        “好了不开玩笑,其实是家里出了点事,不能回原来住的地方。”他不笑了,用那双狐狸眼直勾勾的盯住我,“帮帮我吧。”

        呃啊……

        使用眼神攻击,这是犯规!

        夏油杰选手黄牌警告!

        不过他说家里出了问题,这我倒是相信。

        因为白天上学的时候,菜菜子和美美子都没有来,去问老师,得到的答案是有个金发美女——估计是夏油杰的秘书之类的(当然也有可能是他老婆)——帮俩姐妹办了退学。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看这样子问题应该挺严重的。

        最后我还是同意了他的要求,他还提出付我房租,我倒是觉得没必要——我又不是为了赚这点钱才让他住的,就当是让他感受一下来自异国友人的温暖……

        这么想着的我真是太天真了。

        一起住了一个星期之后,他就已经完全无法忍受我一日三餐点外卖,半夜吃零食,通宵打游戏等等一系列的宅女行为,开始逐渐向我爹的方向进化,而且还主动包揽了做饭的业务。

        吃饭前的我:可恶这个男人看透我了,他要用食物收买我!!这是什么新型阴谋吗?要用美食腐蚀我的意志?我可是绝对不会中招的!

        吃饭后的我:真香!

        ……不对啊,明明他住着我的房子,吃着我的饭,花着我的钱,为什么感觉是我被养了?

        ;

        话说还有一点很奇怪,照理来说断臂也不是小伤,夏油杰怎么跟没事人一样,没几天就活蹦乱跳还能做饭了呢?

        这合理吗?

        还是说我们生活在齐神的世界,齐神已经把世界规则改成受重伤也会马上恢复了吗?不不不,怎么想都是不可能的吧……

        去问夏油杰。

        “谁知道呢。”

        也只得到这种棱模两可的回答。

        虽然很迷惑,不过这大概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吧。

        ;

        “小希最近胃口不太好吗?”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正撕开午餐面包的包装袋。

        问出问题的男生有一头像蒲公英一样毛茸茸的樱粉色头发,坐在桌子对面,用小狗般湿漉漉的眼睛望着我。

        “没有啊,为什么这么觉得?”

        “唔……你这几天午餐都只吃了五个面包,平常会更多一点的吧?”

        介绍一下。

        这位正在关心我的帅哥是我的前桌,虎杖悠仁。

        占据了“后排靠窗,举世无双”的主角之位的超级可爱大狗勾。

        别看他一脸憨憨的模样,实际上他可是全运动精通的超级牛人,随便跑个步随便抛个铅球都能秒破世界纪录的那种级别,放到少年漫里绝对是妥妥的男主

        有时候真的很想知道这尊大神为什么屈居于我们这个小破学校,不过他据本人所说不太想加入运动社团,也不会想以它们作为职业。

        大概是因为天才都向往平凡的生活……吧?

        我和他在高一就被安排成了前后桌,然后因为在游戏和电影品味方面达成共识所以很快就成了朋友,之后我们就像所有朋友一样一起吃午饭、一起去社团、一起看电影打游戏。

        某次去看望悠仁生病的爷爷时,我还被迫给他爷爷讲述(编造)了他在学校丰富多彩的生活。

        总之,以上所有的描述都是在证明我们关系超级无敌好。

        众所周知,我是那种不太会说话的人,经常在不知不觉中就把别人给得罪了。所以我的朋友并不多,但是在我疯狂嘴贱的轰炸之下还能愿意留下来和我做朋友的,除了怪人,就是超级大好人。

        我觉得悠仁绝对是后者——他真的是那种,很少见的那种,既帅气又善良又温柔情商又高又很可爱的男生。

        真心感谢他在我刚刚来日本,还操着一口诡异的散装日语的时候,愿意顶着同学看智障一样的目光在教室和我连猜带蒙、连比带划的聊天。

        话说,这么一算,我和悠仁认识都快满一年了……

        “小希……小希?”

        哦,我在听。

        “你最近到底怎么了?突然变得怪怪的,一下课就回家,社团也不去了,胃口也变的不像你。”虎杖悠仁盯住我的眼睛,一副我不回答就誓不罢休的样子。

        “没什么,”我无奈,“就是最近手头有点紧,一下课就回家是不想在外面乱买东西,吃的少也是为了省钱啦。”

        假的,都是假的……

        千万个理由汇成一句话:

        夏油杰你害人不浅呐!!

        都怪他把饭做的太好吃,害得我每天下课都只想马上回家干饭,吃平常吃惯了的面包也觉得索然无味,这才吃的少了。

        虽然夏油杰有提出让我带便当,但是我觉得他毕竟刚刚受过伤,还是多休息比较好,所以拒绝了(主要是觉得带便当很麻烦)。

        不过这件事太复杂了,一时半会说不清,也不太适合和悠仁说,只好编了这个理由搪塞他。

        “诶——”悠仁很惊讶,露出了“你这个富婆怎么会缺钱”的表情。

        我估摸着以他小天使的本性绝对下一秒就要把自己的钱包掏出来。

        果不其然,得到我肯定的回答,他马上掏出小老虎钱包——是某一次我们打柏青哥换到的小礼品(我也有同款)——开始往外拿钱。

        说实话,虽然悠仁这么关心我我真的很感动,但是即使我真的缺钱也不可能接受他(这个父母双亡爷爷还卧病在床的小可怜)的帮助,更何况这是假的。

        于是我果断拒绝。

        之后悠仁那副“让我帮你吧让我帮你吧我们不是朋友吗”跃跃欲试的样子虽然又可爱又好笑,但是为了他的钱包着想,我觉得还是略过这个话题比较好。

        “话说,好久没去社团了,最近有什么活动吗?”

        “对哦!”狗勾的注意力果然马上就被引开了,“我之前就想和你说这个来着。”

        “快看!”

        悠仁在口袋里掏啊掏,掏出一个正中贴着符纸的长方形小木盒,像献宝一样捧到我面前。

        呃……什么登西?

        光从外表上看,如果没有盒子上贴着的诡异符咒,我可能会猜这是某种高级甜品,但是那张符纸存在感奇高,上面用毛笔端端正正写着“摧魔怨敌”四个小字。

        ……这四个字我都认得,怎么拼起来就完全看不懂,文化沙漠竟是我自己?

        我朝悠仁投去疑惑的目光:“这是啥?”

        “之前体育课在操场那边捡到的,觉得学长学姐他们可能会感兴趣。”他滑开盖子,拿出了一个差不多手指那么长,被写着符文的符咒层层缠绕的东西。

        我接过一看……

        完全看不出这是什么。

        舔一舔,咸咸的味道。

        扭一扭,扭不动。

        泡一泡……

        呃,玩笑还是就此打住吧。

        总之,以我丰富的知识水平,竟然一时半会猜不出这符纸包着的是什么东西。

        “刚刚拍给佐佐木学姐看了,她说晚上要在学校揭开上面的符纸。”悠仁做了个「封印解除」的中二手势,然后问我:“你要去么?”

        哎,有点心动。

        “我想去,你呢?”

        悠仁摸了摸头:“我……今天还是要去医院看爷爷。大概不能去吧。”

        好吧,那我肯定得去了啊,不然以学长学姐走鬼屋都战战兢兢的胆量,敢不敢在晚上来学校都是个问题。

        而我就不一样,来自中国的唯物主义斗士完全不怕霓虹鬼怪(大概)。

        更重要的是,我想看看那个东西到底是啥。

        说实话,它给我一种很不妙的感觉。

        ;

        我私戳佐佐木学姐,确定晚上的行程。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像我一样住的离学校那么近,井口学长住的比较远,往返很浪费时间。所以他们决定打算直接在外面吃完晚饭,等到天黑了再潜入学校。

        这样顺便可以当做一次社团聚餐——只可惜悠仁不在。

        既然已经确定了晚饭不回家吃,我给夏油杰发了条line。

        【干饭人干饭魂】

        「今天晚上有社团活动,我没有回去吃饭哦。」

        很快就收到了夏油杰的回复。

        【饲养员三号】

        ;「好,知道了。」

        ;「为什么社活时间定在晚上?」

        “饲养员三号”是我给他的备注,因为我感觉自从住进我家,他就开始以我野爹的身份自居了。

        明明是他才是借住的那一个,结果搞得比我还像一家之主。

        这波啊,我这波叫做反主为客。

        (顺便一说,饲养员一号是我妈二号是我爸。)

        【干饭人干饭魂】

        ;「我们是灵异研,当然要在晚上。」

        把刚刚拍的照片发给他。

        【干饭人干饭魂】

        ;「今晚要玩这个↓」

        ;「缠满符咒的长条形物体.jpg」

        【饲养员三号】

        ;「……」

        ;「……」

        ;「注意安全。」

        等等,你那两个可疑的省略号是怎么回事?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东京中二病观察日志》章节( 5. 在窗边)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东京中二病观察日志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