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同人美文>>东京中二病观察日志>> 4. 在家里

    4. 在家里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好吧,我没死。

        那是当然。

        即使我没经过夏油杰的同意就把他带到家里,还扒了他的衣服像猥琐大叔一样对他上下其手,在这个法治社会他也不可能(后来才知道真的有可能)直接杀我,顶多把我扭送警/察局。

        幸好教主大人宽宏大量,没有追究我的责任,避免了我从警/察局直接被遣送回国的悲惨结局。

        中略。

        然后我们就一起愉快的吃火锅了。

        嗯?

        你们说我跳过了什么重要剧情?

        好吧,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

        在做出给夏油杰脸上盖白布这种没有十年脑血栓都做不出来的傻逼操作之后,我不仅要面对内心铺天盖地的尴尬感,还要面对夏油杰那令人刺痛的目光。

        我尴尬的恨不得脚趾抠出十座霍格沃茨十座芭比梦幻城堡然后直接原地飞升冲出大气层。

        无奈,我不可能真的这么做,也不可能把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陌生人单独留在家里,所以只能悲催的直面这无比惨淡的现实。

        发现我往他脸上盖白布的夏油杰没有什么过激反应,只是抓下毛巾看了眼上面晕染的血迹后,就乖乖的把毛巾递还给我。

        似乎并没有因为我无厘头的冒犯举动而对我留下糟糕的第一印象。

        但是我能从他的眼神中看出,这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他对我的第一印象已经差到不能再差了。

        但是,为啥呀(震声)

        你在家长会上对其他人有敌意我管不着,但是作为你的救命恩人难道我连一个友善的眼神都不值得吗?

        泪目了,大家把公屏打在泪目上。

        就在我黯然神伤(才怪)的时候,夏油杰已经撑起身子靠在大门上。虽然他马上管理好了表情,露出了他最经常保持的超级不真诚的营业式微笑,但我还是感觉到他稍微有点不自在。

        唔,毕竟他现在还是光着的。在比自己小了这么多岁的女生面前袒露身体确实会有不小的压力吧。

        这么想着的我打断了他即将出口的话语,:“等一下!”

        然后马上冲到客房,拿出了上次我爸来看我的时候忘记带走的红配绿东北大裤衩。

        回到玄关,我把裤子举到他面前:“你的衣服都还在洗衣机里呢,先穿这个行吗?”

        虽然我问了他,但实际上并没有给他选择的余地——除非他想在我面前一直裸/奔到他裤子烘干为止。

        看到这条触碰到人类审美极限的裤子,他的假笑中透出一丝僵硬,但是为现实所迫他还是起身接过它,稍显笨拙的穿起来。

        可以用的手只剩下一只,确实会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尤其是对于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的人——比如说现在的夏油杰。

        他现在明显还处于摸索怎么用一只手穿裤子的阶段,于是我就打算坐在玄关的台阶上慢慢等他穿完,没想到他不乐意了。

        可能因为他面对的人只有我,或者是还有其他什么复杂的原因,总之他好像放弃了那副人模狗样的教主伪装。

        现在他转头俯视我,如果他眼中的怒气能够化成刀片,我估计早被他削死一百次了。

        我听到他说:“你就这样看着我穿?”

        我不懂他问这一句有何用意,于是迷惑回望:“不然呢,要我帮你穿?”

        “……不用!”他咬牙切齿地又转回去了。

        我发誓,我有一瞬间看到他手臂暴起的青筋了。

        呃,对不起嘛……

        估计他也已经体会到像我刚刚一样尴尬的心情,不过也有可能是教主大人无法接受自己沦落到要女子高中生帮忙提裤子的境地。

        等他穿完,我马上又说:“你快去洗个头吧,洗完我们吃火锅。”

        夏油杰摸了一下被血凝成一缕一缕的发尾,顺下来一些细砂。但是他没有向我指的浴室方向走去,而是在我面前蹲下。

        “问你几个问题。”

        “噢……你随便问吧。”我说。

        他眯起眼睛(显得他眼睛更小了),“你是谁?为什么要救我?”

        很好,不是在质问我为什么要脱他衣服为什么要脱他裤子为什么要摸他胸!

        我马上支棱起来,很有精神的回答:“我叫罗希,是菜菜子美美子的同学!在家长会上我们见过的,难道你忘了吗?”

        虽然我们是见过,不过也就对视了十秒钟,从他那目中无人的态度上来推断,别说忘不忘了,记没记住都是个问题啊。

        果然,他看起来对于我的回答有点惊讶,但是还是以手托腮笑眯眯的说:“你是中国人啊,不过不好意思,完全不记得了。”

        哈哈真是毫不意外呢。

        不过夏油杰是真的牛逼,在发现自己醒来身处一个陌生的环境,周围是陌生的人,自己身体状况又不甚乐观的状态下,他完全没有任何一点诸如害怕、惊慌这类无意义的情绪,好像一直都很冷静。

        而且一般来说缺失右臂的人本来是很难保持平衡的,结果他才醒来没多久就能做出蹲下并且用手托下巴这种高难度操作。

        这就是大人的游刃有余吗?

        我服了。

        至于第二个问题……

        我和他解释了一下当时的情况,总结道:“因为我家就在附近,所以就把你带过来了。”

        不知道他信没信,反正我说的是真的。

        夏油杰揣着手:“这才奇怪吧,一般人可不会这么做。”

        咦,这么一想,对哦……

        话说一般女生,不,就算是一般的成年男性在看到昏暗的小巷中倒着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的时候,都会很警惕。更别说不报警不叫救护车,而是把他带回自己家吧。

        这么一想,我好几把怪哦。

        不对,我为什么要骂我自己……

        虽然无法解释,但我还是理直气壮的说:“总之就是这样。下一个问题。”

        他环顾四周,全神贯注,像是在找什么需要集中注意才能捕捉到的痕迹,但是视线落点总在虚空之中。

        我顺着他的目光乱看,却只能看到家中的那些已然看惯了的物品。

        最后他看着断臂处说到:

        “虽然还有些想问的,不过你大概不会知道吧。”

        说到“你”字的时候,他顿了一下,虽然声音中还是有些轻蔑的意思,不过比起之前的漠视和鄙夷那真的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这时候我才迟钝地发现他的态度和最初相比已经改变了很多。

        天啊,我这是升级了吗?在他的眼里从猴子进化到北京猿人了?

        虽然都不是人,但是至少后者比前者在生物学分类上要高得多。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有如此明显态度变化,也不知道他有什么样的心路历程,不过嘛,结果是好的就ok了。

        于是我放心的走进厨房准备火锅去了。

        ·

        然后,就是你们现在看到的这样。

        我和夏油杰面对面的坐在桌子两侧,中间是热气腾腾的火锅,切成小块的番茄在红色的汤底里浮动,红汤沸腾着,香气溢满了整个房间,桌子周边摆满了新鲜的食材。

        袅袅的水汽隔在我们中间,模糊了视线,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不过能感受到他周身的气息相当安定。

        ……果然,是之前打的电话的原因吗?

        上桌之前他借我的手机打了个电话,不知道打给谁的,我也没有偷听别人打电话的爱好。不过在这之后能明显感觉到他变得比较高兴了。

        嗯,说高兴可能不太准确,就是给人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我拿回手机一翻,他把通话记录给删除了。

        哇……总感觉,这个家伙真的好神秘哦。

        该不会像电影里演的那样随手捡回来的男人其实是个冷酷无情的杀手刚刚那通电话其实是打给一起执行任务的同伴确认他们的安全……之类的?

        现实中不太可能出现这种事吧。

        不过话说回来,现在的气氛真的好沉默……沉默到令人不适。

        你不知道只顾着闷头苦吃的火锅是没有灵魂的吗。

        对面的那个不靠谱的成年人,你就不能想点办法吗?还是说你根本不想和我聊天?

        算了,还是让我来起个头吧。

        于是我打开手机,直接搜索“怎么和长辈聊天”。

        技巧第一条,夸他年轻。技巧第二条,夸他的儿子/女儿。技巧第三条,夸他身体健康。

        很好,让我试试。

        ·

        【第一回合】夸他年轻

        夏油杰夹起一片沾着酱料的羊肉准备送进嘴里。

        趁着这个机会,我开口:“夏油叔叔,你看上去好年轻啊,今年有三十五吗?”

        他缓缓放下筷子,声音中有一丝沉重一丝困惑:“我今年才二十八。”

        哦豁。

        【第二回合】夸他女儿

        我吸收了上一回合的教训,决定不再使用问句,而是直接开夸。

        “夏油叔叔你知道吗,菜菜子和美美子是我们班的班花哦。”

        对面的夏油杰抬起了头,见他有兴趣,我再接再厉:

        “我觉得她们的眼睛真的很漂亮。”

        “叔叔你眼睛这么小,能有菜菜子美美子这样大眼睛的女儿真是大自然的奇迹啊。”

        夏油杰捏断了筷子。

        哦豁。

        【第三回合】夸他健康

        ……对着一个断了一只手的人夸你妹的健康啊。

        难道要我说之前扒你衣服的时候发现你的身材真的很好吗?

        这个破技巧吊用没有。

        累了,毁灭吧。

        ·

        晚饭吃完已经将近十点,平安夜很圆满的结束了。

        不过到了后半场,基本上都是我在吃,粗略一算我大概有二十盘羊肉,十盘牛肉还有虾滑青菜宽粉若干盘进了我的肚子。

        夏油杰也有吃一些,不过不多。

        我跟他说你别害羞,放开了吃,他说他吃饱了,然后就用一种很诡异的目光看着我。

        ……不懂现在的中年人。

        至于他说他二十八,我是不信的。如果真是那样难道他十三岁就有孩子了吗?也太离谱了吧。

        因为第二天还有上课,我早早的就准备休息,夏油杰被我安排在闲置的客房。

        关灯,在黑暗中躺到床上。

        平静的一天又结束了,虽然在晚上出了一点小波澜,不过等到明天夏油杰离开之后,一切都会恢复正常的吧。

        大概……

        大概。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东京中二病观察日志》章节( 4. 在家里)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东京中二病观察日志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