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同人美文>>东京中二病观察日志>> 1. 在小巷

    1. 在小巷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圣诞前夜。

        东京下了初冬的第一场雪,整座城市都被笼罩在飘然而至的白色纱幕之中。

        我呼出一口白雾,将身上单薄的针织外套裹得更紧,加快了回家的脚步。

        街边的店铺装饰满了各种圣诞树和彩灯,循环着叮叮当当的圣诞歌曲,洒落的灯光闪烁在玻璃橱窗上,蒸腾出一种甜蜜的欢乐。

        现在是东京时间七点整,我还没有吃晚饭。

        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因为我现在,饿的要死。

        迎面的冷风带来周围商铺贩卖的各种食物的香气,光是闻着就感觉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但是想到家里为了纪念第一次在异国他乡独自过圣诞而准备的火锅大餐,我勉强克制住了自己冲到奶茶披萨蛋糕店疯狂扫荡的欲望。

        这是我来到日本留学的第一年,也是在日本度过的第一个圣诞节。

        按常理来讲,独自不远千里去到另一个国家留学,对于一个女孩来说是一件很需要勇气的事。

        但是我不仅有勇气——

        我还有钱。

        父母虽然不支持(不如说是非常反对)我出国,但是我去意已决,他们为了不让宝贝女儿受苦,不仅每个月打来巨额生活费,还直接在学校附近买了一套小户型的公寓。

        这直接导致了我的小日子过得极度舒适。

        但是事情远远没有这么简单。

        回想起临行前,我妈泪眼婆娑,仿佛我下一秒就要去到某利亚的战场上浴血搏杀然后原地去世一样。

        当时我还想,真是夸张妈给夸张开门——夸张到家了。

        结果,我完全错怪她了。真就尼玛有这么夸张。

        是说,有些事情真的是要到了日本生活才能体会到。这一年让我充分了解了日本——这个危机四伏的国家。

        且不说横滨那边完全没有任何遮掩的黑/社/会和**,也不说成天被炸的各种建筑,就论米花町层出不穷平均每天一起的**事件,就足够让我直呼“这真的合理吗”。

        不过这一切都与现在的我无关,现在的我只想在寒冷的冬夜赶紧回家吃一口温暖的火锅。

        沿着大路直走,左拐之后再走上十分钟就能抵达我住的公寓,干饭心切的我没有选择以往的回家路线,而是一闪身,拐进了夹在两家店铺之间的一个黑暗小巷。

        这条近路是在刚刚搬来这边的我在某一次迷路的时候发现的。

        当时人生地不熟,误入这种犯罪多发地点时整个人慌得不行。

        好在幸运女神还是眷顾着我,在乱窜了半个小时之后误打误撞的找到了出口。

        天知道我从巷子出来一抬头看见熟悉公寓的时候,简直就要喜极而泣。

        和当年(也就一年前)尚且青涩的我不同,现在的我俨然已经成为了一根老油条,穿个小巷走个捷径什么的那叫一个轻车熟路。

        而且这个小巷靠近大路,周围又都是高级公寓,治安不错,也没有见到不良少年在这里**,虽然狭窄昏暗,但是在我心中的安全系数很高。

        不过,今天情况好像有所不同。

        我刚走进去没多远,就听见前方的转角传来男人极力隐忍但是依旧急促的喘息声。

        喘息低沉而不浑浊,大约是个成年男性。仔细去听,尾音有一丝颤抖。

        虽然但是,这声音也太色了吧……

        我能听出他在努力抑制自己的喘息,但是在这个视力被剥夺大半的安静小巷,任何一点声音都无异于在我耳边进行立体声环绕。

        这种时候,即使是我也无法强做镇定了。

        黑暗的小巷+性感的喘息=???

        我的老色批之魂一下子支棱起来了。

        很明显——

        这绝对是那个吧,就是说出来会被直接屏蔽的那个。

        开头是野,结尾是战的那个。

        当然,我完全没有要谴责他们的意思,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因为这条小巷从来人迹罕至,我走这条路快一年,还没碰到过其他人,在这乱搞不会对路人有什么恶劣影响。

        除了像我这样偶尔抄近路的人会无故中枪,不过对于我来说其实也无伤大雅。

        但是我真的很好奇,这种天气在户外做,○○难道不会冷吗?而且如果在小巷突然被人发现,难道不怕被吓的再起不能吗?

        无解,除非去问本人(当然不可能去问)。

        我放轻了脚步,侧耳倾听,那声音随着我的走近变得越发微弱。

        我有些犹豫,也许墙角的人已经发现我了也说不定,压制音量就是在隐晦的拒绝我的靠近。

        如果我要走这条捷径回家,就必须经过前面的转角,除非我马上原路返回,走路程比较远的大路。

        但是让我绕远路?那是必不可能。

        俗话说得好,好马不吃回头草,好人不走回头路。

        ……好像不怎么押韵,不过那不重要。

        总之,就在刚刚的那一瞬间,我决定一条路走到黑。

        ……绝对不是因为第一次在现实中遇到这种事太激动了才这么决定的,我绝对会假装没有看见直接走过去的,真的,相信我!

        我没有停住步伐,径直向拐角走去。

        ;

        ……好吧,事情并没有按照我的想象发展。

        心中还有点小失望。

        呃,不应当不应当。

        总之,我走到了拐角,这里没有妖精打架热火朝天的情侣,只有一个坐在地上的男人。

        一个在寒冷的大冬天半裸着坐在小巷里的,断了一只手臂的男人。

        怪不得刚刚听到的声音里有一丝强忍痛苦的意味——手臂都断了一只,能不痛苦吗?

        大量的血顺着他倚靠的墙面流到地上,但奇怪的是四周的路面上却完全没有血迹,就好像他是突然间凭空出现在这里。

        而造成血液流出的伤口,是手臂的断面。

        断面的形状很不规整,四周有向外飞溅状的黑色痕迹,长长的一直延伸到胸口。

        我姑且猜测是**造成的伤口。

        不过……没听说这附近有什么**案啊。前几天倒是看见过横滨黑手党最近特别活跃还炸了警察局之类的新闻。

        毕竟那是横滨的传统艺能了,不过在涉谷大概不会发生这种事吧。

        所以这个人到底是怎么把自己整成这样的?虽然和我没啥关系,但是我的心中还是升起了一丝微妙的好奇。

        而且,是我的错觉吗?总觉得这家伙有点眼熟。

        我俯下身,试图借着手机微弱的光线看清他的脸。

        似乎被光刺激到了,他猛地抬头,露出了半边被血污覆盖的脸,冷汗和血水混合物浸透的长发一缕一缕,乱七八糟的黏在脸颊边。

        他看起来因为失血过多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但依旧用那双在黑暗中泛着异样光泽的紫罗兰色眼睛精准的对上了我的视线。

        奇怪的是,明明是我从上往下看着跌坐在地的他,但是他看我的眼神却像是在俯视一只半死不活的虫豸。那眼神中没有惊讶,也没有恐惧,只有厌恶和轻蔑从中隐约透露出来。

        咦,是针对我的吗?针对一个和他素未谋面仅仅只是路过的普通少女吗?为什么???

        我觉得以我只高出平均值一点点的普通智商完全无法理解。

        而且他的长相……细眉,凤眼,薄唇。

        我心中那种奇怪的熟悉感更加强烈了。

        在我的注视中他抬起仅剩的左臂,做了一个不知道是要抓住什么还是要放出什么的手势,无奈碍于并不好的身体状况,那只手最终还是无力的放了下去。

        只是这个动作不知牵动了哪里的伤口,他如遭重击一般,弓起脊背,咳嗽不止。之后的每一次咳嗽,都有鲜血从他匆忙捂住嘴的指缝之间溢出。

        呃,出血量超大。他不会要**吧?

        人最多能流多少血来着?两千毫升还是三千毫升?我看这满墙满地都是血的架势,估计老早就超过了。

        难道接下来的剧情就是这个人在小巷中离奇死亡,路过的我被指认为凶手,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我从此走上了与幕后黑手斗智斗勇的道路?

        拜托不要。

        我喜欢刑侦电视剧不代表我想成为其中的一员。

        所以现在怎么办呢?

        如果假装没看见直接走人,会不会太缺德了点?或者果然还是报警……

        只是,我的第六感告诉我,最好不要报警也别去医院。通常,我的第六感还是挺准确的——至少在猜选择题答案这方面从来没出过差错。

        还没等我做出决断,他咳着咳着,就失去意识一般向侧边倒去。

        喂,大叔,你这是碰瓷吧?绝对是碰瓷吧?为什么早不倒晚不倒偏偏我来的时候倒?

        我没来得及动作,眼睁睁的看着他的脑袋咚的一声砸到地上。

        ……听起来好痛哦。

        不过我不可能因为一时心软就去救一个究极可疑的陌生人,不管救活了还是没救活都是一个**烦。

        我接下来的行为取决于我能不能想起他是谁。

        从他身上仅剩一半的上衣的款式来看,不太像流行服饰。

        下半身穿的是类似灯笼裤的裤子,腰部用白色的布条系住。这个东西好像是日本古代的一种下装,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大概是叫做袴。

        脚上则是裹着足袋,穿着缚带鞋。

        ……好老土。

        呃,不是,好复古。

        现在还有什么人会这么穿吗?难道是在cos?cos什么?和尚吗?

        和尚……

        咦?

        突然灵光一闪。

        我似乎……好像……大概,知道他是谁了。

        我不应该认识他,因为我们的关系之远八十竿子都打不着,至多只有一面之缘。

        但是我应该认识他,因为我第一次见到他,他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个家伙,这个男人——

        夏油杰。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东京中二病观察日志》章节( 1. 在小巷)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东京中二病观察日志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