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历史军事>>东晋北府一丘八>>正文 第二千八百四十八章 穆之敞怀吐心声(二)

    正文 第二千八百四十八章 穆之敞怀吐心声(二)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刘裕的眉头一皱,这些话他也是第一次从刘穆之的嘴里亲口听到,以前他没有料到,刘穆之有如此重的权欲,更没有料到他在这点上居然可以隐瞒自己几十年,他看着刘穆之:“你从入北府军时就想往上爬?取得权力?可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来我都不知道这个呢?”

        刘穆之轻轻地叹了口气:“因为我确定了我要走这条路之后,就不可能象以前那样事事对你坦白了,其实相公大人和玄帅早就看出了我的心思,我入北府之后他们也暗中跟我联系,就象让妙音跟你接触一样,只不过,他们是要我掌握谢家的情报系统,表面上看,我是每天处理军中的公文,军务,但实际上我每天都会跟着玄帅和夫人,去学习如何掌控他们谢家百年来的地下情报组织。”

        刘裕勾了勾嘴角:“是谢家的,还是黑手党玄武的?”

        刘穆之摇了摇头:“黑手党玄武,和谢相公是两个人,一直到我知道有黑手党这么个组织存在时,他都没有向我透露过半点黑手党的事,直到临终之前,他虽然跟我说起了黑手党的起源,但也只是把谢家的情报网托付给了我,不让我涉及黑手党之事。不过当时我能感觉到有一个可怕而庞大的地下组织存在了,因为我当时问他为什么不把这个交给玄帅或者是夫人。”

        “相公大人当时说,夫人是女流之辈,不太适合长期从事情报组织的首脑,而玄帅,只怕命不久矣,因为有人在他身上长期下慢性毒药,加上他先天有隐疾,只怕难活过三年。”

        “我深通医术,其实能感觉到玄帅身上确实有慢性中毒的迹象,以前在军中时,他也几次晕倒过去,还是靠我救了回来,这些事他隐瞒得很好,从不向外透露,哪怕是刘牢之这些手下的心腹大将,也不知道这点。”

        刘裕的眉头越皱越深:“以玄帅的本事,居然也会给下毒?天道盟或者是郗超的手,能伸到玄帅身边?”

        刘穆之叹了口气:“准确地说,这个毒是相公大人自己下的,他坐上玄武之位的条件就是要对自己的子侄身上下毒,而解药则是在郗超的手中,黑手党的四大镇守,有这种相互制约,对对方家人下毒或者施禁术的传统,如此才能对他人形成制约。那郗超就是因为知道这点,所以跟自己的所有家人都断绝关系,甚至一辈子不要儿子,那郗僧施,也只是从同宗中领养的,但即使如此,也是给朱雀在郗僧施身上下了毒,这些毒,就是五石散!”

        刘裕睁大了眼睛:“控制这些世家子弟的毒,是五石散?那现在看来,这些五石散,是出自天道盟之手了?或者说,是出自黑袍的那个同伙?”

        刘穆之正色道:“现在看起来,事情已经越来越接近真相了,天道盟控制黑手党的方式,根本上的一点,就是这些世家子弟们吸食的五石散,可叹他们中毒多年,性命受制于人而不自知,而天道盟一旦需要要挟黑手党的镇守就范,就是使出这招,若不合作,就灭掉他们家族,让他们饱尝这老来丧子之痛。所以相公大人最后是宁可选择自尽,以确保自己能重新指定下任玄武,可就算这样,也没有救回玄帅。”

        刘裕长舒了一口气:“原来如此。这么说来,相公大人选中了你,甚至选中了我,就是为了在这种非谢家子弟中,从新兴的士人和武夫中寻找新的栋梁之才,为的是打破黑手党,甚至是隐藏在黑暗中的天道盟的控制?”

        刘穆之点了点头:“是的,相公大人曾经在死前,语重心长地跟我说过,说世家天下,已经走到了尽头,到了非变不可的时候了,四大镇守,总是从世家子弟中出,而世家子弟的堕落和无能,已经是不可挽回的事,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在世家子弟中找镇守,只会让黑手党越来越弱,到时候连守护国家这个基本职能也做不到了。因此,他必须要给黑手党引入新的血液,这个血液,就是你我,还有刘毅。”

        刘裕的眉头一皱:“可是他从来没有跟我提起过此事啊。妙音和夫人也从没有说过。”

        刘穆之正色道:“就连玄帅也不知道黑手党的存在,因为相公大人怕他一怒之下带兵去攻打其他的镇守。他告诉我,只有你才是可以真正拯救黑手党的人,才是可以挽救大晋的人,因为你是那种纯粹,无畏的人,他最看重你的,就在于你这种纯粹,无私。这点,是我们身上都不具备的。”

        刘裕摇了摇头:“也许,只是因为我太自以为是罢了,或者说,一意孤行。我这一路走来太顺,总有贵人相助,从军开始就是谢家一直在扶持我,又有你的全力帮忙,还有两位红颜知已的不离不弃,最可贵的,是有这么多兄弟舍命跟随,如果没有你们,我是坚持不下来的。”

        刘穆之笑道:“这是你自己争取来的,不是别人的帮忙,无论是我,还是谢家,还是你的兄弟们,是因为你付出在先,让我们感觉到安全可靠,我们才会作出相应的回报,同样的道理,为什么这种好事落不到刘毅的身上呢?他这辈子都没有想明白这点,却不知道,他从不会对人真正付出真心和性命,跟任何人的结交都是有所图的,这就是和你最大的区别。”

        刘裕看着刘穆之:“你说你一直居于我之下,是因为你不纯粹了,而我是一个没有私心的人,但按理说,越是这样,你越是应该象希乐那样利用我,最后居于我之上,为何一直以来,你还是安心当我的副手呢?或者说,你现在还是在隐忍,准备有朝一日夺走我的一切?”

        刘穆之淡然道:“你的一切,说到底是兄弟们,将士们对你发自内心的信任和崇拜,是那种可以不惜性命生死相随的感情,这点,我永远也夺不走,所以,这就注定了我永远只能追随你,而不是取代你。”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东晋北府一丘八》章节(正文 第二千八百四十八章 穆之敞怀吐心声(二))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东晋北府一丘八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