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科幻灵异>>刀噬诸天>> 第86章 ,东方施主,你与佛有缘

    第86章 ,东方施主,你与佛有缘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船上——

        杨莲亭边给东方不败敷药,边埋怨道:“你之前还夸口说能将和尚的脑袋摘下来送我,怎么就这样败了?”

        东方不败叹道:“我还是低估了那觉难……”

        杨莲亭道:“你可知这一败对你在教中威望打击?以后底下的人还怎么敢奉承你什么天下第一,称霸武林?”

        以后谁还敢这么说话,岂不是当面讽刺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苦笑道:“那便不说罢了。我也非当初刚当上教主,意气风发,说甚么文成武德,中兴圣教,这等不要脸的胡吹法螺,若非你一片心意,我也听不下。”

        由此可见《葵花宝典》对东方不败的影响有多重,将一位雄心勃勃的枭雄硬生生扭曲成深闺‘小妇人’,甘心隐藏,深居世外,将一腔心思全部放在杨莲亭身上。

        他若真有当初睥睨天下的霸气,还拥有横扫天下敌的信念,他的极限怕远非今日这般。

        杨莲亭皱眉:“那倒还是我不对了?”

        东方不败面色一慌,轻声道:“唉莲弟,你的心意我都明白,我高兴得很,怎么会说你不对,你可别多想。”

        这等娇作痴怨的姿态,若让外面那些听过他威名的人见到,怕是要将眼珠子惊掉出来。

        杨莲亭脸上带着怨气,可东方不败却不断轻声安抚。

        忽然,东方不败脸色一变,目露杀气,看向外边。

        这时他又恢复了魔教教主的霸气:“哼,果然有不怕死的来了!莲弟,扶我起来,看看来的是哪一路神仙。”

        杨莲亭也分得清楚轻重,脸色紧张地将他扶起来。

        偏偏是东方不败重伤之际,这时机要命,让他惶恐。

        这时候守候在外面的魔教教众已经齐齐戒备,凝望着向他们飘来的一艘小舟。看见东方不败,齐齐跪地。

        “参见教主!”

        这时候可没人再敢念什么文成武德,千秋不朽,天下无敌,武林至尊。显然是之前已经得到了杨莲亭的吩咐。

        东方不败甩开杨莲亭的搀扶,看到那小舟上几人,顿时展颜大笑:“哈哈哈…任教主,果然是你,别来无恙!本座猜着,你若想寻仇,肯定不会放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任我行立在小舟上,目光如电,盯着东方不败同样大笑:“东方不败!你将我关在西湖底下,叫我不见天日。这十二年来,日日夜夜,老夫可都在想着你,就怕着到死的时候都见不上你一面,老天开眼,没让老夫死不瞑目!”

        东方不败站在船头,居高俯视,笑道:“何以如此,本座又没杀你,只是让你待在西湖颐养天年,否则本座一个吩咐,你早就饿死在西湖之底!本座待你莫非不好?”

        任我行怒极而笑,道:“那老夫可要多谢你了。”

        东方不败叹了口气,道:“任教主,若非你当年看重,连连破格提拔,我也不能从一名小小的副香主,成为副教主。你甚至连本教至宝《葵花宝典》也传了给我。

        如此恩重如山,东方不败永不敢忘。”

        任我行哈哈大笑:“好一个永不敢忘!老夫还没来得及恭喜你练成《葵花宝典》,你如今这鬼样子,可还喜欢!”

        他当年就看出东方不败有谋逆之心,传他《葵花宝典》本就不怀好意。唯一没想到的便是东方不败练成《葵花宝典》之后,武功竟然如此高得可怕。

        东方不败轻叹道:“满意…如何不满意。若非修习《葵花宝典》,本座也不能领悟到了人生妙谛。明白了天人化生、万物滋长的要道。权力名声,这些外道,在此面前不值一提。若能生而为女,便是九五之位,本座也不稀罕。”

        “任大小姐,你可知本座有多羡慕你……”东方不败声音幽幽,瞥了旁边的杨莲亭一眼,心中一叹。

        在他眼中,男子生来肮脏,不及女子完美。

        任我行、向问天、任盈盈几人看着东方不败一脸诚挚,不似说假话的模样,皆莫名的不寒而栗。

        任我行骂道:“东方不败,我看你是练功练疯了!”

        “罢了。”东方不败笑道:“任教主,想来你也没心思继续跟我叙旧,想动手就快点吧,若是错过这一次,恐怕你真就要追悔莫及,死不瞑目了!”

        他一身红衣,妖艳媚俗,里面没穿里衣,裸露着的胸膛还缠绕着纱布,血红片片,洒脱中带着妖异。

        “莲弟,你退下,若让这些人伤了你一根手指,我可会心疼极。”东方不败拍了拍杨莲亭的手,细声温言。

        任我行等人心中一阵恶寒,任我行大叫:“老夫杀了你这个妖孽!”或还未落,他拔剑而起,在小舟中纵跃而起。

        身后向问天、任盈盈接连跃起,射向大船。

        向问天人还在空中,口中大喝一声:“诸位兄弟动手!”

        随着他喊声落下,洛水之中顿时射出一道道身影,攀上东方不败脚下的这艘大船,动作迅捷凌厉,皆是高手。

        而在他们之后,水中同样还有众多其他身影钻出水面,杀向魔教其余十余条舟船,显然是埋伏已久。

        东方不败冷啍一声,知道必须速战速决,不能久拖。

        他刚经过一场大战,本就是消耗甚大,内力都没恢复多少,更加身上有重伤,一旦僵持长久,怕就有死无生。

        “东方不败!死来!”任我行剑若奔雷,威势惊人。

        一众魔教护卫迅速冲向任我行:“保护教主!”

        可凡冲到任我行面前的魔教护卫,根本就像鸡蛋碰石头,通通被任我行一剑分身,死无全尸。

        东方不败冷哼一声:“尔等退下,保护杨总管!”

        “属下遵命!”

        一众魔教护卫连犹豫都没有,齐齐舍弃任我行,闪身挡到武功低劣的杨莲亭面前,保护他性命。

        “杀!!”

        这时候从水底下钻出来的任我行这方人,足有二十多人,冲到了船上,双方直接撕杀在一起。

        看着任我行没了喽啰阻拦,闪身而至,东方不败从容不迫,脚下步伐未移,手掌一挥,三枚钢针射出。

        任我行见过之前东方不败与洛辰一战,知道这些钢针的威力何等可怕,顿时脸色大惊,想都不想纵身闪避。

        可东方不败一出手就没留情,三枚细小的钢针初速如子弹快速,还附有葵花真气,威力着实恐怖。

        “啊!”

        任我行虽然反应够快,但双方距离太近,依然中了一枚钢针。肩膀之处,前面看似无伤,后面却出现了一个鸡蛋大小的创口,鲜血淋淋,他可没有洛辰的自愈异能。

        “爹!”“教主!”

        向问天与任盈盈齐声惊叫,心中骇然,不想东方不败一场大战之后深受重伤,竟还如此这般可怕。

        他们不敢迟疑,各拿出武器分开两边,攻向东方不败,同时目不转瞬的注视着东方不败的手,防着那钢针。

        向问天的软鞭攻击范围大,因此攻击先及东方不败,长鞭飞舞犹如蛇影,空气炸响,如追风逐电。

        东方不败轻笑一声,左手捏着一枚钢针轻轻一拨,动作寻常,却诡奇快疾,竟然将向问天这攻势凌厉的一鞭轻易拔开,同时左手一弹,一枚钢针射出,突破音速。

        “小心!”任盈盈惊叫一声。

        向问天一直盯着东方不败手中动作,见其手有异动,连忙闪身后仰。其余人只听得一声惨叫,向问天捂住脸连连后退,血流了半脸,手掌之下血肉模糊。

        原来那枚钢针本来欲射向其鼻下人中要穴,向问天匆忙一仰,虽没有贯穿他的脑袋,却直接将他鼻子连同半张脸炸烂,上唇牙龈裸露在外,这张脸显然是毁掉了。

        “向兄弟!”这电光火石之间,任我行又再次杀来。

        “东方不败!看这边!”

        东方不败胸膛微微起伏,这时候他的内息已经乱了,额头上冒出细汗,以他的情况怕难以支撑十个回合。

        东方不败手里各捏着一板钢针,右手一拔,将任盈盈倏然刺向他的短剑轻易弹开,而后看都没看,钢针紧接着弹出。接着迅速应附从左边斩剑而来的任我行。

        “啊!”

        任盈盈根本无法躲避,只能无力任由那钢针射入右肩,顿时血箭飙射,右臂耸拉,想来肩骨是粉碎了。

        她手中短剑无力握持,掉落而下,身体撞到船弦上。

        兔起鵠落间,任我行这边三人皆受重伤。

        任我行此时无暇关心自己女儿,他瞳孔怒症,凶光如刺,长剑疯狂斩出,剑气飞奔如潮,势如奔雷闪电。

        东方不败面对着任我行这发疯了一般的攻势,此际不敢轻视,指间钢针连连拔动,顿时火星四溅。

        任我行的剑法在当世顶尖,一身吸星大法功力更是恢复到巅峰,可惜东方不败小小的一枚钢针却将身体护得水泄不漏,那细小的钢针诡奇,更让吸星大法难以作用。

        突然,东方不败脸色一僵,体内一口真气竟然接续不上,让他动作不由的一缓。

        他当即意识都不好,瞳孔收缩。

        任我行眼力极高,及时抓住机会,手中剑势一猛。

        噗!

        血水绽放,东方不败身体倒退,一条断臂凌空而起。

        “哈哈哈哈!!东方不败!你死期到了!”

        任我行脸色狰狞,带着狂笑,壮若雄狮,趁胜而击。

        他手中长剑化作银芒,冲向东方不败,直刺中宫。

        东方不败断去左臂,可他依旧目光锐利,并无丝毫惊慌,完好的右臂倏地一抬,三枚钢针再次刺出。

        只是这一次,飞针慢了很多,尽管快疾绝伦,可任我行的眼力已然能够瞧得轨迹。他冷笑一声,身前剑光闪烁,竟然成功的将三枚钢针一一弹开。

        眼看着任我行的长剑便又临身,东方不败体内的断续的真气已经缓了过来,他功法疯狂运转,压榨着潜力。

        身影一晃,竟化为一道红影,鬼魅虚幻,消失于任我行剑下。再现之时,已至任我行身侧,指尖的钢针眼看着就要加入任我行的太阳穴。

        “喝!”

        一道凌厉的鞭响炸裂空气,向问天及时救援,他此时满脸血肉模糊,但目光却如野兽一般凶狠。

        噗!

        这一鞭之下,不仅将东方不败的钢针打飞,也将任我行的左耳连同脸上的一大块皮肉一起削掉。

        “啊!!”

        任我行虽然感到剧痛,但脑中可清醒的很,身体迅速一转,长剑回身,斩向东方不败。

        一串血花溅射到空气中。

        东方不败左臂陡断,确实影响到身体平衡,让他的反应速度慢了一分,匆忙之下闪开不及,胸膛被长剑斩出一道见骨的伤口。身体踉跄之中他迅速闪身后退。

        偏偏祸不单行,杨莲亭突然传来一声惨叫,从头到尾一时面色淡然的东方不败终于变色,连忙转头望去。

        却见杨莲亭一脸的绝望,胸膛已被长剑贯穿。

        “莲弟!!”

        原来任我行带来的那些人,个个精挑细选,武艺高强,攻上船之后,那些魔教护卫人数相当,但却远不是对手,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已被杀尽。

        扬莲亭在魔教之中地位虽高,但武功低微,怎么可能是这些人的对手。而实际上这些任我行带来的手下,也并不清楚杨莲亭对于东方不败的重要性。

        阴差阳错之下,杀了杨莲亭,却也让得东方不败心碎欲绝,脑中空白一片,失了所有分寸。

        任我行眼中精光大亮,抓住时机,一剑斩向东方不败的脑袋。东方不败心神茫然失措,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眼看着东方不败便要授首,一道刀光蓦然从旁斩出。

        锵!

        一声嘹亮的脆弱,任我行惊愣地看着手中被弹开的长剑,抬头一看,却这一个脑袋铮亮的熟人。

        “觉难和尚!”

        任盈盈与向问天同样一脸愕然的看着来人。

        唯有东方不败对洛辰出现并且救了他仿佛没有察觉。

        他闪身冲出,仅剩的左手挥动,十数枚钢针齐齐射出,如天女散花。

        “你们怎敢杀我莲弟!!”东方不败声如夜莺刺耳。

        这一手他没有留力,因此刚将钢针射出,原本已经受伤极重的他,体内真气震荡,立马吐出一大口血。

        这一手也是威力惊人,十数枚钢针无一落空,船上任我行仅剩的手下齐齐毙命。

        他扑到杨莲亭的尸体上,抱着尸体悲泣。

        此时的洛辰已经换了一身僧袍,宝相庄严,光鲜亮丽,从外表上来看没有一点之前大战过后伤痕,事实上也确实是一点伤口都没有。

        “阿弥陀佛!”洛辰单手施礼,面带慈和:“诸位施主,我佛慈悲,杀生是恶业,贫僧不忍见你们罪孽加深,你们不要再杀人了,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善哉!善哉!”

        任盈盈捂着肩上的伤口晃悠悠的站起来,听得此话,忍不住俏脸抽搐,这世上最没资格说这话的人,应该便是这和尚吧?她道:“和尚,这事与你无关,你也要插手?”

        不想任我行这时却哈哈大笑:“和尚,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我可不管你为什么目的而来,既然来了,老夫岂能不好好招待你,你也一起留下吧!”

        在他看来,洛辰与东方不败一场大战,即便不是油尽灯枯,也是相差不远。而且当时河岸上几千只眼睛可是清清楚楚的看到,洛辰虽然赢下,但受的伤有多恐怖。

        如果那么严重的伤势这么短时间就能恢复,任我行当真要怀疑这世上有鬼。他认定这和尚此时定在装腔作势,他可没那么好吓。如此良机,他岂能不把旧账一起算。

        其实洛辰早就出现了,但却一直没有出手,偏偏等到杨莲亭死掉,东方不败将死之际,才现出身形。

        他也知道任我行必定不会放过东方不败,否则哪怕重夺日月神教教主之位,以后怕是睡也睡不安稳。

        洛辰像是听不懂任我行的话,疑惑道:“阿弥陀佛!任老施主为何如此这般说?贫僧与任老施主之前不是相处得很愉快?贫僧这是哪里得罪你了?莫非…贫僧明白了!”

        洛辰做恍然状:“贫僧不想当你女婿,任老施主恼羞成怒,因此怪罪贫僧?这……真真大可不必!难道贫僧这么优秀,也是一种错?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任盈盈顿时恼怒:“和尚!你莫要再胡说八道!”

        任我行大笑道:“你现在想做老夫的女婿也晚了!和尚,你今日便和东方不败这混帐一起死吧!”

        “向兄弟!盈盈!一起杀了这妖僧!”

        活未落下,任我行率先挺剑刺出,向问天同样没有迟疑,长鞭舞动,射向洛辰。

        任盈盈迟疑了一下,咬了咬牙,用着完好的左臂,持着短剑一起攻上。

        洛辰呵呵一笑,人高的苗刀单手持起,平刺身前,向着同样一剑刺来的任我行刺去,后发先至。

        任我行瞳孔一缩,连忙闪身避开。

        洛辰的苗刀远比任我行的剑长,他的剑尖还没碰到洛辰,怕自己的身体就已经先被长刀洞穿。

        一刀逼退任我行,洛辰看左右攻来的向问天与任盈盈,手下突然用力,长刀挥击。

        刀身仿佛瞬间消失于空气中。

        噗!

        镪!

        洛辰左右挥劈,招式普通,却是返璞归真,向问天的软鞭子被他一刀绞断,任盈盈的短剑被他一刀劈飞。

        而后洛辰身体一晃,躲来任我行再次袭来一剑,拉回苗刀贴着身体旋舞,刀功纵横疾舞,快得惊人。

        任我行脸色一变,再次一退。

        不想洛辰突然收刀,身体突进,紧逼任我行,而后一刀劈下,快如闪电,杀气弥漫。

        任我行瞳孔一缩,匆忙之间挥剑抵挡。

        镪!

        任我行的长剑也是一柄宝剑,抵挡得也及时,可惜面对着洛辰的刀,这柄剑终究差了许多。

        洛辰这一刀使出七成爆发力,真气灌入长刀,不仅斩断了任我行的宝剑,也将任我行胸腹撕开了一道长长口子,一如东方不败之前所受的那般伤势。

        “爹爹!!”“教主!!”

        任盈盈与向问天面色大骇,连忙闪身到任我行身边。

        一看任我行的伤势,深及肋骨,所幸没再深入,只是看着骇人,并不致命。他们顿时知道洛辰留手了。

        洛辰收刀而立,单手施礼:“阿弥陀佛!任老施主就此收手吧!贫僧保证东方不败绝不会再出在黑木崖之上。你拿回你应有的一切就差不多了,冤冤相报何时了,何必让因果纠缠不休。诸位觉得贫僧说的可对?”

        他手里还握着刀,虽然一脸带笑,但谁知道若敢跟他说一声‘不对’,会不会一刀砍下来。

        任我行连忙在胸腹之前点解止血,他怒瞪着洛辰,既是惊怒又是疑惑:“和尚!我先前见你那伤势,纵使你易筋经玄妙无比,以真气疗伤,没有一个月绝对好不了,怎么可能武功一点影响都没有!你到底是人是鬼?”

        向问天与任盈盈扶着任我行,目光同样惊疑的看向洛辰,这话也是他们想问的。

        洛辰面色一肃:“阿弥陀佛!贫僧乃大威天龙,至尊地藏菩萨转世,生而有神力庇佑,岂是凡人能理解。”

        任我行三人顿呆滞,目光茫然,面面相觑。

        “我呸!”任我行大怒地骂道:“和尚!你莫非真把老夫当三岁孩儿耍?你这古怪老夫也没兴趣,你武功高,今天老夫给你一个面子,东方不败老夫就留给你。”

        在他想来这和尚最多身上带着灵丹妙药,拥有他所不知道的神奇之力,至于鬼神之说,他是一个屁也不信。

        至于东方不败,不亲手杀死他心中肯定是万般不甘,可他能有什么办法?这该死的和尚摆明了一定要救东方不败,若不罢休,谁知道这和尚会不会把他们一起宰了?

        “盈盈,我们走!”

        任我行目光冰寒,怒视了洛辰最后一眼。

        这笔账他是记下了,以后找到机会,定要百倍讨回。

        任盈盈与向问天同样小心看了洛辰一眼,见其一脸慈和,丝毫没有阻拦的意思,连忙扶着任我行下船。

        任我行三人回到小舟上,一脸血肉模糊的向问天长喝一声:“兄弟们!都撤了!”

        他话音传出,其余十几条魔教的舟船还在争斗的声音也迅速停止,一道道身影闪烁着纵跃离开。

        可惜,那些舟船上魔教护卫怕已经被杀的差不多了。

        洛辰看着任我行三人坐着小舟离开,目光淡定。想来任我行离开之后应该能成功夺回魔教教主之位。

        任我行被囚禁十二年,心性早已大变,一旦重夺大权,野心便会前所未有的膨胀,到时绝对不会满足于那区区一亩三分地。一统江湖,千秋万代,只要坐回那个位置,任我行真的可以忍耐得了,不将这口号变为现实?

        而因为黑白子他们在正教武林之中不断给任我行挖的坑,以任我行的狂傲,肯定懒得出面澄清。

        届时双方不拼个血流成河,洛辰甘愿认输,被囚禁在这个世界百年他也认了。

        转过头,洛辰看向抱着杨连亭尸身的东方不败,此时东方不败一脸惨然,哪有一丝曾经武林无敌的威风。

        他目光闪烁,接着换上一脸慈悲,气质祥和。

        他可还记得,系统工具栏里还有一张‘从属契约’。

        他走到东方不败身旁,东方不败却恍若未觉。

        “阿弥陀佛!东方施主,你与佛有缘……”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刀噬诸天》章节( 第86章 ,东方施主,你与佛有缘)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刀噬诸天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