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科幻灵异>>刀噬诸天>> 第78章,贫僧跟你们讲道理(求订阅)
    分享到:

    第78章,贫僧跟你们讲道理(求订阅)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杭州,西湖河畔,河堤另一侧,一片小山下。

        一个和尚与一蒙面白衣女子,各骑着马而来。

        “应该是这里。”洛辰翻身下马,打量着周围。

        任盈盈坐在马上,声音清冷:“我父亲被囚在这里?”

        她如今已经懒得猜洛辰的心思,因为她猜不透。

        就像不知道洛辰为何执着于利用她屠杀左道之人。又是如何知得任我行的下落,还要带她来找任我行。

        从头到尾没跟她提条件,这反而让她不踏实。

        每次她一追问任我行的情况,这和尚就跟她扯淡,还能扯出一堆乱七八糟的歪理。无奈之下她也只能放弃探究,老实跟着和尚,反正想跑也跑不了。

        洛辰淡笑道:“任施主不要急,真假待会儿便知。”

        牵着马,走没几步,两人找到一道石阶,直通山上。

        “应该没错了,走吧,任施主。”

        他二人将马匹挷在路旁树上,而后抬阶而上。

        不久后,他们找到一片梅林,此时已错过梅花盛开的佳时,因此景色颇为普通,让人提不起神。

        穿过梅林,看到一座朱门大院。

        大门上方一块木匾上写着‘梅庄’二字。

        洛辰上前,抬起手,没有敲门,而是……

        握拳,在任盈盈呆愣的目光中,一拳猛然砸下。

        轰!

        洛辰的力量何其大,一拳之下直接将这朱漆大门轰成破烂。这蛮横的姿态,看得任盈盈眉角微抽。

        洛辰解释道:“我们是来当恶客的,为何要客气?”

        任盈盈怔了怔,觉得好有道理啊,她没法反驳。

        “大胆!”

        “何人擅闯我梅庄!”

        洛辰与任盈盈刚走入门内,两声怒喝声接连响起。

        声未落,人已至。

        两个身着仆从衣饰的老者走出,二人眼中精内敛,气息沉稳,不见一丝腐朽之气。

        这二人,一人叫丁坚,外号一字电剑,一人叫施令威,外号五路神,都曾是旁门左道中的狠角色。

        虽也杀过恶人,但不过是狗咬狗。后来二人被江南四友收服,至此消失于江湖,在此看门护院。

        “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孩子!”

        “闯我梅庄,找死!”

        他二人一脸怒色。破门闯宅,等同打脸。因此看着洛辰二人,也不多说废话,直接翻出刀剑,纵身杀至。

        顷刻之间,两道寒光划破空气,他们一人一边,分别杀向洛辰与任盈盈,快疾如风,凌厉狠辣至极。

        即便如今,放眼江湖,这二人也算得上二流顶峰。

        洛辰既然决定动手,自不会跟他们客气,只见他身体一晃,离开原地,无人能看清他动作。

        双手伸出,握拳,轰出。

        轰!轰!

        两声沉重的巨响,两道身影如同破麻袋倒飞而出。

        倒飞几十米后砸落在地,随后一动不动,没了声响。

        任盈盈定眼看去,却只看见两坨烂肉,不可言状。

        好在她也曾亲眼见过洛辰将千人分尸,神经早已麻木,再血腥,再猎奇的惨状也难让她动容丝毫。

        洛辰视界中连续跳动两个数字,显示他又得到了笔小小的经验点奖励,证明这两人确实罪孽深重死有余辜。

        “阿弥陀佛,贫僧又顺利渡化了两位施主,善哉善哉!”

        任盈盈:???

        她可以肯定,这辈子都不可能遇到比这和尚更加厚颜无耻的人。如果有,那必是这和尚被人打死后投胎转世。

        “何人来我梅庄放肆!”

        一声怒喝在院子上空炸响,如雷霆贯耳,可见声音主人内功之深厚,庄子的主人姗姗来迟。

        四道身影几乎同时落入院中,瞧见洛辰与任盈盈,再看丁坚、施令威惨状,顿时勃然变色。

        丁坚他们的死状,绝非寻常人所能做出,简直就像被一头巨兽一爪子拍死。见此,四人心中齐齐惊疑起来。

        他们的深知丁坚与施令威的武功,哪怕是江湖上有名的一流高手,想要在这瞬息之间将他们杀死也绝非易事。

        “二位闯我梅庄,伤我仆人,不知我兄弟可曾得罪?若今日未能给个解释,可莫怪我兄弟四人联手,狠辣无情!”

        黄钟公骨瘦如柴,双目有神,盯着二人,怒火喷发。

        他们四人因魔教内部争斗心灰意冷,主动向东方不败领命,在这梅庄看守镇压前任教主任我行,远离江湖是非,纵情所好,却不代表他们可以随意任人欺辱。

        若非此时心有忌惮,四兄弟早一齐动手,哪会客气。

        “大哥你跟他们废话什么,敢来梅庄闹事,想来怕不知自己斤两多少,干脆让他们下辈子重新好好做人!”说话的人鬓长及腰,一身酒气,是江南四友中老幺丹青生。

        洛辰单手施礼,道:“阿弥陀佛,贫僧与贵庄无冤无仇,也无意冒犯。只是贫僧身边这位朋友想见她父亲,不曾想刚进门你这两位恶仆便出手杀人,贫僧无奈只能做自卫。顺便,几位能否通融通融,让她父亲出来一见?”

        “荒谬!庄子中只有我兄弟四人与一干奴仆,都是知根知底,你等怕是找错地方!”黑白子冷哼道。此人长得眉清目秀,但头发极黑,脸色却泛白,甚是诡异。

        黄钟公却谨慎得多,看向任盈盈:“她父亲是何人?”

        洛辰笑道:“阿弥陀佛,贫僧身边这位是日月神教圣姑任小姐,几位曾在任教主手下做事,应该认得吧。”

        “几位,可还认得我?”任盈盈将面纱摘下,目光闪烁。

        黄钟公四人她确实有些记忆,却是十二年前。

        她开始回忆起来,似乎就是在自己父亲失踪后不久,这几人便消失于教中。如今听和尚的话,看来他父亲失踪即便非他们所为,也有脱不开的关系。

        “你是……圣姑?”

        黄钟公四人一见任盈盈真容,顿时一齐怔住。

        虽然他们已经有十多年没见过任盈盈,但如今一看这模样,确实感觉熟悉。

        他们又想起之前这和尚说要来找她父亲,那便是任我行,心中顿时一惊。

        任我行被囚禁于此,神教之内只有少数几人知晓,东方不败应该不可能告知任盈盈才对,为何他们能找到此?

        “等等!圣姑不是已经被人擒走?”丹青生突然说道。

        几人得以提醒,齐齐一怔,接着反应过来什么事。

        再看向洛辰,皆神色惊疑。

        秃笔翁道:“你是妖僧觉难?”

        他们虽然隐居于这梅庄,可对于江湖上的消息并非两耳不闻,不久前便得知神教圣姑被一个和尚擒走。

        随后在黄河之上,千余左道豪杰因此而死,四大神教长老被杀,那和尚更放言要挑战教主东方不败。

        这蒙面女子若是圣姑,跟她一起的自然是妖僧觉难。

        几人顿时脊背生寒,传言中那妖僧在瞬息之间便碾杀四大长老,如果真是那妖僧,岂是他们对付得了!

        而且其一来就直言要见任我行,显然不可简单打发。

        洛辰听得对方叫出自己的身份,笑道:“贫僧法号确实叫觉难,可那妖僧之称,纯粹乃他人污蔑。”

        听得洛辰亲口确定,几个面色皆是难看起来。

        “属下拜见圣姑!”黄钟公先是冲任盈盈行礼,随后又道:“启禀圣姑,此地乃我四兄弟隐居之所,此事乃东方教主亲自点头。不知圣姑听谁胡言,说老教主在此?”

        “当真?”任盈盈淡淡道,然后目光撇向洛辰。

        洛辰叹声道:“阿弥陀佛,几位施主这又何必?任施主父女离散十几年,思念成疾,身为子女,想见任老施主一面有何不可?为何要百般阻挠,尔等不觉得惭愧?”

        “说了没有就没有!你这和尚怎么还胡搅蛮缠了!”身材矮胖,秃头油腻的秃笔翁脸色不好看。

        他们如今也不敢想追究对方破门闯宅,杀死丁坚施令威二仆之事,只想着快点将这和尚打发。

        实在是这和尚的凶名太过生猛,他们真的不敢惹。

        任盈盈冷眼看着这状况,心中却越加肯定父亲在此。

        洛辰摇头叹声道:“几位施主如此不通情理,贫僧是出家人,不喜欢动手,只能好好跟你们讲一讲道理。”

        黄钟公四兄弟齐齐一怔,这和尚有这么好说话吗?

        难道传言有误?

        只见洛辰伸出手掌,然后仰头往手心吐了一大口唾沫,接着那唾沫迅速结冰,化为薄薄的一片。

        任盈盈脸皮一抽,感觉太丢人,又忍不住好奇他想干什么。黄钟公四师兄同样目光呆愣,脸色怪异。

        正看得莫名其妙的几人,忽然见洛辰手掌一挥,那手心上的薄薄冰片瞬间消失,随后听得一声叫声惊起。

        “痒!痒!!好痛!!”

        所有人看着突然倒地的黑白子,只见他捂着胸口在地上打滚,口中一边大叫着,手指拼命地撕开衣服抓着胸口,顷刻间抓出一道道血痕,越抓越急。

        “和尚!你对我二哥做了什么!”

        秃笔翁脾气暴躁,见黑白子惨状,怒不可及,纵身杀向洛辰,一对判官笔直接向着洛辰绞杀而来。

        江南四友武功皆非寻常,这秃笔翁同样也是一尊一流高手,一对判官笔沾染血墨无数。

        洛辰面色从容,身体立在原地不动,手指上又一片薄薄的冰片形成,然后他再次打出‘生死符’。

        ‘生死符’的发射手法极其高明,快不可见,防不胜防。

        “啊!”

        秃笔翁顿时中招,轰然落地,接着也跟着黑白子那般扯开胸前的衣服,满地打滚,口中尖叫不停。

        “啊!好痒!好痒!好痛!痛死老子了!!”

        黄钟公见只是片刻之间,两个兄弟便遭了毒手,又惊又怒,立马抬出兵器,大喝道:“阴险小人!卑鄙无耻!”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

    《刀噬诸天》章节( 第78章,贫僧跟你们讲道理(求订阅))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刀噬诸天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