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科幻灵异>>刀噬诸天>> 第55章,专权,开诏狱,陈圆圆

    第55章,专权,开诏狱,陈圆圆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诚王谋逆,弒君篡位,崇祯身死……

        一夜之间,满朝巨震,仿佛变天。

        加之孙传庭殉国,潼关被破以前不是秘密,流寇眼看就要兵临京城,改朝换代似乎在旦夕之间。

        不少人皇亲贵戚,勋贵大臣暗地里已经开始做其他打算,准备流寇大军一到,来个开城献贡。

        就是在这种人心浮动的局势下,太子朱慈烺身为储君,名正言顺继位成为新皇。

        可惜这许多人已经打算另投明君的情况下,除了少数忠臣,其余诸公大臣,哪怕东宫属从皆表现较为敷衍。

        加上国库没钱,新皇登基大典十分简陋,仅仅只是走一个过场,简直就是大明朝有史以来最寒酸的登基过程。

        幸好崇祯已经死了,否则看到这一幕怕会心酸落泪。

        便是在这种微妙的气氛下,洛辰因诛杀逆党有功,深受新皇‘信赖’,身为锦衣卫指挥使,同时提督东厂,兼任五城兵马指挥使,执掌京营,等任命出乎异常的顺利。

        一些自以诩聪明的人更是忍不住暗地里笑话,在这种眼看就要亡国的关头,兵权越高,也许死得越快。

        便是在不少人做好献开城门,喜迎新皇的准备之时,前线却传来另一则让人呆若木鸡的消息。

        李闯死了……

        而且不只是李闯,流寇大军之内诸多核心高层,如刘宗敏、宋献策、牛金星等人全部遭遇刺杀身亡。

        如今流寇之内乱成一锅粥。

        由于高层几乎死得差不多,余下众将为争夺权力,互相争斗,甚至起刀兵见血光。

        眼看就要打入京城,却已经分崩离析成数十股。

        这显然给京城之内不少人浇了一头冷水。

        大明朝莫名其妙又稳了?

        他们想起朱慈烺这位被冷落的新皇帝。

        这时候他们才发现,新皇登基之后就没有在诸大臣面前露过面,连一次朝会也没有开过。

        再之后,消息越来越多,所有人才明白,原来那些刺杀李闯还有其麾下诸多高层的死士,皆是由锦衣卫派出!

        这等护国之功,让很多人心中五味杂陈。

        他们所不知道的事,就为了完成这次大规模刺杀行动,洛辰手下光是‘辟邪杀手’就死伤上百,绝大部分是被大军围杀而死,少部分死于穆人清等高手之手。

        只有寥寥几人逃出生天。

        作为直接参与行动并指挥的张晋自此从锦衣卫除名,倒是宫中司礼监多了一个同样叫张晋的大太监。

        先是粉碎诚王谋反的阴谋,诛杀一干逆党,护佑新皇继位。后又策划刺杀折腾大明多年的李闯之流,解灭国之危。若以功劳论封赏,一个王爵封下也不过份。

        洛辰没被封王,只被封了一个国公。

        但,这个国公的封号却让满朝沸腾。

        镇国公!

        大明朝只有一个镇国公,那便是朱厚照自己封给自己,虽然这个操作确实有点骚。

        虽然很多人都当是个笑话。

        但一个臣子,有何资格能与正德皇帝等同封号?

        文官集团瞬间。

        奏折一捆一梱送入宫内,请求皇帝收回皇命。

        可惜,这些奏折全让新秉笔太监,张晋公公拿去烧火取暖了,皇帝一张也没看见。

        大臣们不知从哪得到这个消息,气得火冒三尺。

        一大帮人跑到宫门前嚷嚷着要见皇帝,然后白站了大半天,最后不耐烦的张晋让禁卫给赶走。

        再然后一班胡子花白已经退休的老臣或文坛大儒闲着没事干,直接跑去堵宫门,要面见皇帝进谏。

        依旧没人搭理,反倒冻死了好几个老头……

        于是,洛辰镇国公的封号就这么定了。

        新皇登基之后一直没有露面,哪怕是一些朝中分量极重的大佬想觐见皇帝,也被挡在乾清宫之外,见而不得。

        这时候已经有人察觉到古怪。

        最后不知从哪流传出一则传言,朝廷中所有奏折,经过司礼监之后,并没有到达皇帝手中,而是转到东厂。

        霎时间,整个文官集团如遭霹劈。

        多么熟悉的情形。

        他们想到天启皇帝与魏忠贤,当年也是这般。

        皇帝深居宫中,朝政撒手不管,放任魏阉专擅朝政。

        而洛辰如今同样掌控厂卫,宫里司礼监同样沦为其掌中玩物,最后还掌控京营,把持兵权……

        任何一个经历过魏忠贤专政时代的人,只要一想到即将可能出现的局面,皆如坠冰窟,无人不胆寒。

        不约而同,整个文官集团剧烈反弹,愤而排挤打压洛辰的势力。洛辰还什么都没做,就已经开始大量罗列宣扬洛辰各种乱七八糟的罪状,弹劾奏折每日百余。

        洛辰对此的应对,自然是不能让这些人失望。

        一时间,朝廷外患未除,内里却斗得热火朝天。

        厂卫缇骑四出,那些跳得最欢的,通通革职抄家。

        最常用的便是贪桩枉法之罪。

        不同于魏忠贤喜欢胡乱罗列罪名大搞诬陷,洛辰手下厂卫缇骑抓人抄家都是有真凭实据的。

        这两年下来,北镇抚司可搜罗了一大堆黑料证据。

        满朝文武,除了寥寥几个真正的清官,绝大部分屁股一摸都是屎,否则李闯入京如何刮出七千万两白银?

        若是栽赃陷害,洛辰可是半个经验点奖励都得不到。

        北镇抚司的诏狱终于不再冷清,每日被押送进入,身体冰冷躺着出来的络绎不绝,老陆等变态简直乐疯了。

        重刑之下,大搞牵连,即便锦衣卫原先收集的证据不足,很快也能得到一大堆可用的供词。

        除了这帮文官大臣之外,那些老朱家的子孙,勋贵,只有屁股底下是黑的,一个也没有放过。

        这些人同样富得流油,比起官僚有过之而无不及。

        空的能跑耗子的国库以惊人的速度再次充实起来。

        若是崇祯在世,恐怕做梦都会笑醒。

        疯了!彻底疯了!

        洛辰动起手来比魏忠贤还要疯狂,完全毫无顾忌,大有直接将桌子掀翻,大家一起完蛋的可怕势头。

        好似完全不在乎将朝廷里这帮大臣杀光之后,由谁来自称朝廷的运转。这般牵连、革职、削籍、抄家下去,一拉一大片,整个官场怕要直接崩溃。

        就是在这种恐怖而疯狂的气氛之下,因为查实的罪证实在太多,洛辰的经验点奖励疯一般的狂涨。

        好在洛辰也没有彻底赶尽杀绝。

        只需主动上镇国公府当洛辰的面,跪一跪,磕个头。

        再献出一半家财送入国库,北镇抚司还是能网开一面,睁只眼闭只眼。不仅身家性命无碍,还能加官进爵,填补其他人被革职后空出来的官职。

        洛辰用人,不看对方骨子里是什么东西,而是看其有没有用,能不能被自己所用。

        就这样,几个月下来,朝中不听话的都让他革职抄家,听话的则升官发财,飞黄腾达。

        如此,整个朝廷则逐渐被他把持在手中。

        国库也充实起来,一番操作下,累积六千万两白银。

        于是,京营重新扩充,小股流寇能招降的则招降。

        京城之外,天下依旧乱着,几股大的流寇有重新洗牌的趋势,关外建奴家庭伦理纠葛不断,同样内斗不休。

        这期间,穆人清跑到北镇抚司劫走了归辛树,然后被一帮‘辟邪杀手’满天下追杀。

        归辛树一家只剩他一人活着,而且还是武功被废。

        归二娘与孙仲君被老陆等人折磨而死,他儿子归钟先天不足,药石难医,最终还是夭折了。

        内部逐渐安稳,洛辰也准备对野猪皮的儿子们下手。

        期间出了一小段插曲。

        一日,从副千户升任北镇抚司正千户的安剑清,为讨好洛辰,擅作主张带着一个蒙面女子进了镇国公府。

        见人之后。

        洛辰表情平淡地盯得安剑清心里发毛。

        安剑清讪然:“公…公爷,下官……”

        直到那女子揭开面纱,露出一张艳绝天人的颜容。

        只听她莺声呖呖的说道:“贱妾陈圆圆拜见镇国公。”

        “陈圆圆?”

        洛辰冷不丁嘴角一抽。

        他转头,目光差点将安剑清刮了。

        他现在是真想将这自作聪明的混蛋给踹死。

        安剑清心里一跳,恍然察觉自己可能做错了什么,连忙上前低声解释道:“公爷,这陈圆圆是镇守山海关总兵官吴三桂的爱妾,号称天下第一美人。

        小的觉得这等稀世美人让吴三桂占着太过糟蹋,所以就上吴府吓了吓吴襄那老家伙,哪想吴襄太不禁吓,吴家当面与陈圆圆断绝关系……所以公爷…嘿嘿。”

        安剑清讪笑着,他本来只想借来给镇国公品一品,若是一高兴,直接将自己官职品阶提一提……哪想他太过低估锦衣卫如今的凶名,一上门差点没把吴襄吓傻。

        洛辰冷笑道:“你也知道吴三桂拥兵山海关,有精兵四万,又有辽民八万,都是精悍善战。把主意打到他女人头上,你就不怕他冲冠一怒为红颜,挥兵打来京城?”

        安剑清眼睛一瞪:“不能吧?就为了一个小妾?”

        当然不可能。

        洛辰对于那所谓‘冲冠一怒为红颜’一直都当做一个笑话。就以《鹿鼎记》中吴三桂的表现,此人绝对是枭雄一个,以这种人的气量,怎么可能为了区区一个女人而脑子发热,哪怕这个女人再美。

        红颜祸水?

        其实大多数时候只是男人为了替自己的野心服务而编出来的谎言罢了。任何一个男人若是那么容易为了一个女人而失去理智,这种人也不值得追随与敬畏。

        安剑清突然间也开始有些后怕,唯唯诺诺道:“要不,小人再把她送回去,当作啥事也没发生?”

        洛辰差点被他气笑,道:“你觉得我丢得起这个人?”

        从陈圆圆踏入镇国公府开始,就已经与洛辰扯上关系,若还送回吴家,他立马会成为全天下男人的笑话。

        是跟吴三桂一起成为笑话?

        还是让吴三桂一个人成为笑话?

        左右不过让洛辰多了一个强占他人妾室的骂名,那些文官给他编织的骂名已经够多了,痒子多了不愁。

        吴三桂知道了又怎样,这次对盛京动手,若察觉出吴三桂有反意,顺手一起把这个隐患一起处理掉便是。

        洛辰冷声道:“滚吧!”

        安剑清顿时如遭大赦,麻溜的滚出国公府。

        洛辰已经在心里决定,将安剑清派到呆湾开荒。

        这时他才有空打量起这原著中的天下第一美人。

        哪怕隔着衣衫,依旧能察觉其下曼妙诱人的曲线。

        肤如羊脂白玉,丽容妩媚,眼波如水,勾人心魄。

        若说洛辰在宫中见过那几乎要用目光杀死自己的长平公主魅力能有九十五分的话,这陈圆圆差点刷新了自己的审美高度,说九十九分都是保守。

        有趣的是,洛辰没有从陈圆圆脸上发现丝毫哀怨之色,一点也不符合被人强抢的有夫之妇该有的反应。

        虽说这陈圆圆出身风尘,硬说贞洁烈妇太过扯淡。

        吴家这么轻易就将她让出来,或许还涉及到一些内宅的争斗。一个小妾,哪怕再得宠爱,地位又能高到哪?

        ……

        次日,京城内几位有名的女医官被镇国公府的人急匆匆请上门,医治某只被虎熊蹂躏过后瑟瑟发抖的小白兔。

        洛辰也是无语,他已经尽可能自制了。

        无奈身体太变态,他能怎么办?

        虽说‘炼精化气’可以将多余精元炼化掉,但自与前女友分手后,精神上他可是足足禁欲了两年。

        自此后,每隔三四天,镇国公府就要请女医官上门。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刀噬诸天》章节( 第55章,专权,开诏狱,陈圆圆)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刀噬诸天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