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武侠仙侠>>荡剑诛魔传>>正文 第六零二章 旁观不清

    正文 第六零二章 旁观不清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平海郡从未被江湖所遗忘。

        事实上,对于这三四代江湖人而言,但凡有人提到江湖,便永远绕不开“平海”二字。

        “平海”几乎在一定程度上等同于江湖的代名词。

        所以,自百花大会之后,平海郡表面上的风平浪静,只是各方势力默契修生养息换来的结果,绝不意味着这里会永远平静下去。

        平海随时可能再起波澜,乃至成为风起之所云涌之地。

        一如今日,深夜里源自听雨阁寥寥数人的跑马声便引起了部分人警觉。

        而清晨未至的大震荡,仿佛是捅掉了一整个马蜂窝。

        生怕错过牟利良机或是忧心大祸临头,各方势力终于舍得亮出自家蛰伏多时的力量一探究竟。

        这也是洛飘零为何在对付红衣教时用人精挑细选,在布置接应人手时却多多益善。

        因为洛飘零很清楚,相比于深入虎穴,抽身而退时各种难以预见的危机才更为可怕。

        洛飘零能够狠下心来让阁中人死得其所,却绝不会让他们在不必要时葬送性命。

        起码当下,他决不允许阁中出现任何无谓牺牲。

        ……

        ……

        相比起冬晴与惜摆到明面上来的身份及目的,来接应姜逸尘的关大刀一行则多了层伪装。

        无他,皆是为更好地掩藏姜逸尘的身份。

        杀手夜枭已离开蜀黔一带并加入听雨阁的消息,知道的人越少,越晚教人知晓,姜逸尘的行动自由度越高。

        关大刀的战力在听雨阁中可列入前五,在而今江湖中小有威名。

        然则其貌朴实无华,除非耍弄起那把大刀来,否则还真没有什么显眼特征能教人一眼认出。

        扮得了军官,装得成农夫,配合着姜逸尘这种易容高手行动,最易鱼目混珠。

        是以,此行关大刀只带了扁舟一人,将以走南闯北的赤脚行商身份接走同行伙伴姜逸尘。

        双方约定地点距一条将将没踝的清溪半里地。

        虽已换上了一身干净衣裳,但在山林草野间穿行下来,姜逸尘身上难免沾挂上些许花泥叶土。

        所幸这些细节只会更加完善他的身份形象。

        毕竟赤脚行商常常跋山涉水,真要是一尘不染光洁亮丽,反倒令人起疑。

        头戴斗笠、身着粗布麻衣、脚套芒鞋的姜逸尘只要与关大刀碰头,再将暗哑剑藏入扁担中,那么平海郡便将顺理成章多出位行商郎。

        正当姜逸尘迈出的右脚将要涉入水中,耳廓忽而一动。

        突兀地收脚屈膝,整个身子以左脚立足处为定点翻转过来。

        躯体后仰,右脚尖往溪面上一点,霎时间便后掠出三丈。

        原本身后,眼下正前方,一人一剑芒追身疾刺而来!

        许是一夜久战过于劳累,姜逸尘察觉到异状时,行刺者已欺近三丈之内。

        好在姜逸尘反应不慢,轻巧规避开来。

        当下,他急求脱身,无心恋战,遂未特地耗费真气开启眼窍去看清来人长相。

        打算先甩脱对方,再去同关大刀和扁舟会合。

        姜逸尘与来人一前一后在清溪上飞掠着。

        打水漂时石子每次触水弹起后跨越距离多是不断缩小,而姜逸尘每次脚尖轻触溪面后,身形倒掠的间隔距离却是越拉越大,转眼已往清溪下游掠出二三十丈。

        来人也看出了姜逸尘的轻功优势,深知再无妙招进行拦截,姜逸尘便将逃之夭夭,当机立断挥剑留人。

        长剑劈刺间,两道青碧剑光,一左一右,惊虹掣电般交剪而前,削向姜逸尘双肩!

        另有一计诡异剑气后发先至,仿佛溪中早藏有一只毒蝎,摆尾倒刺姜逸尘后胁!

        姜逸尘面容微变,恍惚从对方施展剑招时动用的功法中感到一丝熟稔。

        可局势不容他多想,屏去多余念头,脚尖似在溪面上急促起舞,闪身、错步、甩腿、拧腰,堪堪避过几乎是同时临身的三剑!

        却如对方所愿双脚没入溪中,一时间再无法靠轻功逃开。

        泥菩萨都有三分火气,姜逸尘心下生恼,正想一不做二不休了结了来敌。

        对方却是得寸进尺,乘胜追击,再次发难。

        姜逸尘的暗哑方才出鞘,眼前已是一阵剑光耀目,剑分百影,剑花错落,有如一道光墙向他压了过来。

        这一招两式间,攻为全攻,攻中带守,直压迫得姜逸尘毫无喘息余地。

        终让神思因体力损耗过大而变得有所松懈的姜逸尘回过神来,来敌是高手中的高手,更是个剑法宗师。

        姜逸尘仓促间以天意诀配合着天幻剑设防,不多时便遭对方强硬击垮。

        眼见身前空门大开,对方再递过来一计杀招,姜逸尘不死也残,听得岸边传来一声疾呼!

        “老六!”

        行刺之人闻言猛地顿住出剑之势,散去一身杀机。

        先是疑惑地打量了姜逸尘一番,嘴中似默念着什么。

        随而摇头轻笑着冲姜逸尘和大步奔来的关大刀抱拳告罪赔礼,跃身上岸,消失在山林间。

        ……

        ……

        在关大刀接走一身冷汗的姜逸尘后,适才险些要了姜逸尘小命、最终又放了姜逸尘一马的剑客出现在了一处恰巧能观察到那条清溪状况的小山坡上。

        山坡上除了这位一头银发、宽额细眼的剑客外,还有位玉手纤长的紫衣女子,以及一个看似迟眉钝眼的少年书童。

        三人正是来自红尘客栈的孤心魂、素手以及萝卜。

        素手和由店小二改换为书童打扮的萝卜先前已将清溪上所发生之事尽收眼底,二人心下满腹疑问,却未在孤心魂面前有任何掩饰。

        素手从不会去质疑孤心魂的决定,却是极为好奇对方三人身份,问道:“是听雨阁?”

        看热闹不一定需要凑近了瞧,站在远端或许能从另一个角度捕捉到容易被忽略的端倪。

        出于某种原因,红尘客栈三人没选择到前线凑热闹,而是登高望远当个旁观者,看看有无漏网之鱼。

        没承想这一看,真发现了行踪古怪之人。

        只是随意一试,竟还探出虚实来。

        那行商郎果然是乔装打扮的。

        而刚刚大声高呼“老六”的中年行商汉因相隔甚远已无力施救。

        偏偏那呼唤语气,像是寻人,而非救人,莫非在那危险关头还想着不暴露身份?

        方才种种迹象都能表明此事非同寻常。

        素手和萝卜大概能猜出这时候也唯有听雨阁之人能让孤心魂选择收手了。

        孤心魂颔首确认,说道:“来接人的是关大刀,你们猜猜他们要接的那位年轻剑客是谁?”

        素手知道孤心魂是有意考教萝卜,便抿嘴不言。

        见萝卜皱眉沉思,似乎没有猜测方向,才提醒道:“尽管我也觉得不可思议,但这剑客此时此刻不该出现在东边。”

        萝卜闻言稍加思索,不敢置信道:“杀手夜枭?”

        孤心魂点了点头,笑问素手:“他没机会出手,你是如何看出来的?”

        素手道:“轻功好到能将你师门功法逼出来的剑客屈指可数,思来想去也只有他了。”

        萝卜问道:“杀手夜枭、黑无常、道义盟姜逸尘怎么也加入了听雨阁?”

        孤心魂道:“这也是刚才我不解为何关大刀喊对方‘老六’的缘由所在,关大刀不喊‘剑下留人’,不喊‘住手’,偏偏喊‘老六’假装寻人,主要目的便是为了保护姜逸尘行踪。”

        “若我没记错,一路护送洛飘零、梦朝歌北行南归的冬晴成了听雨阁第五护法,而洛飘零从幽京拐回来的吕家大少是第七护法,那位第六护法的神秘身份至今无人知晓。”

        “这声‘老六’是否就是在告诉我,那位陪同听雨阁众人将牛轲廉父女送至岭南的盲眼剑客,早已成为听雨阁的一员,且是听雨阁第六护法?”

        素手听完孤心魂的分析,心下已认同了七八分,没有疑义。

        萝卜发现孤心魂遗漏了一个盲点,道:“若真是如此,听雨阁中又有谁能假扮夜枭将蜀黔两地搅得不得安宁呢?”

        孤心魂、素手听言琢磨半晌也没有头绪。

        萝卜接着提出一个假设,道:“听雨阁有无可能一直空悬着那第六护法之位,只待关键当口让临时结盟者有个同门身份,好糊……好让与师父一般对听雨阁友善之人不去为难?”

        孤心魂笑着肯定道:“不无可能。不过,我倒希望不是如此。”

        萝卜问道:“为何?”

        孤心魂道:“倘若如你所料,岂不是说明洛飘零非但能料见我等南下,甚至推知我们来到平海郡的时间同他们在平海郡开展行动的时间相差仿佛,故而有此防范。”

        萝卜倒吸口凉气,他显然也没想到这一层。

        素手则是把关注点放在了“开展行动”四字上。

        未待其发问,孤心魂已说道:“不错,姜逸尘之所以没机会出剑,不是实力不济,而是对方太过疲惫了。”

        萝卜再次一惊,捂嘴讶然道:“那异动果真是听雨阁闹出来的?”

        孤心魂道:“脱不了干系。”

        这时,素手却没来由问了句:“你相不相信巽风谷那日的异象是洛飘零算出来的?”

        “一半一半。”孤心魂这回答似是而非,又苦笑着补充道,“这些玩计谋的,心都脏~”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荡剑诛魔传》章节(正文 第六零二章 旁观不清)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荡剑诛魔传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