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玄幻奇幻>>拜见君子>>正文 第968章 我面容不改你却已老……

    正文 第968章 我面容不改你却已老……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东山上。

        一刹那。

        阳间不知多少万年过去了。

        东山上眨眼间,阳间便已经沧海桑田。

        那一具葬着人皇的青铜古棺,依旧静静横在那里,散发着无尽的苍凉。

        八道千锤百炼的粗大铁索,依旧紧紧地连向无尽黑暗的深处。

        死死地将它锁住。

        人皇被天道之主杀死于时间与空间的尽头。

        尸体亦被困于时间与空间的尽头。

        不得回归!

        而在不知何时。

        在时间与空间的另一头,

        一艘古老而破烂的石船,破开层层空间而来,如乘风破浪般势不可挡。

        破烂的石船。

        正是曾经洁白无瑕的圣船。

        但是现在。

        它已经很破烂了,船身上千疮百孔。

        但是,它依旧圣洁,散发着无尽的光辉,照亮了无尽的黑暗,温暖了冰冷

        此刻。

        它破空而来。

        如同远古的洪荒巨兽般。

        凶猛地砸向那八道千锤百炼的铁索上。

        轰

        电光火石!

        破烂的石船微微颤动。

        但是,那八道坚固无比的铁索,依旧纹丝不动,不由发出了一声悲怆的呜咽。

        再次狠狠地砸上去。

        声震万里。

        轰

        铁索依然纹丝不动,稳如泰山。

        石船再次砸下去,两次,三次,四次

        但是,原本就十分破烂的石船,变得更加破烂了。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少年,或许是一年,或许是十年,或许是千年,或许是万年。

        那八条千锤百炼的铁索终于被石船撞断。

        但是。

        没有束缚的青铜古棺,依旧横在那里。

        静静躺着一动不动。

        此时。

        从破烂不堪的石船上,走下了一个淡淡的虚影。

        虚影身穿着十分普通的灰布衣。

        身材高大。

        在腰间挂着一卷竹简。

        虽然看不清面容,却可以感受得出对方,是一个饱读诗书的老儒生。

        浑身散着一股浓郁到极致的气。

        老儒生在千丈的石船下,一点也不显得渺小,非常夺目。

        在虚空中一步步朝青铜古棺走去。

        最后在青铜棺前停了下来。

        老儒生走下来后。

        石船上走下了一个又一个的身影。

        他们或布衣,或青衫,或儒服,或背琴,或挂剑,或托棋,或握笔,或拿扇

        每个人的身上,都散发着一股浓郁到极致的气。

        一个,两个,三个

        石船上一共走下了九九八十一个虚影。

        他们慢慢聚集在青铜古棺前,身上散发着一道道悲怆的气息,透着如丝如缕的悲哀。

        “吾皇”

        八十一个虚影面朝着青铜棺,着手整理衣冠后,“唰”的一声,全部跪拜了下去。

        “万岁,万岁,万万岁!”

        声音悲怆至极。

        八十一个虚影在虚空中长跪着,久久不起,皆是泪流满面,无比的悲哀。

        大哭!

        吾皇,崩天!!

        黑暗与冰冷并存的虚空中。

        八十一道虚影,共同肩抬着巨大的青铜棺椁,一步步登上了破烂不堪的石船。

        青铜棺无比沉重,似把八十一个虚影都压弯了腰。

        脚步沉重,一步步走着。

        “吾皇,归”

        一个悲怆的声音响彻了宇宙。

        于是,破烂不堪的石船,就载着青铜古棺离开了世界的尽头,在无尽的虚空中漂流着。

        寻找回归之路。

        封青岩再次呼唤起来,唱着穿透时空的招魂。

        但是。

        他们却听不见了。

        再无法为他们引路,点亮黑暗之地。

        似在斩断天道铁索后,便尽失威能,与他彻底断了联系。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破烂不堪石船上,所散发着的圣洁光辉,在一点点淡化。

        速度开始越来越慢。

        浩瀚的宇宙,无垠的星空,到处都是冰冷与黑暗的死寂。

        在苍茫的天宇中。

        虽然有亿万星辰,但是难寻生命痕迹,更难以寻到回归的路。

        这艘破烂不堪的石船,就像一只孤独的蚁虫,在黑暗的、幽冷的无垠的宇宙中缓缓爬行。

        无比的孤寂。

        不知过了多少年。

        破烂石船载着青铜古棺,来到了一条银白色的星河,最终无力地落在一颗荒芜的星球上。

        轰隆隆

        石船砸在大地上,深深地陷进下去,整个星球都颤动了一下。

        东山上。

        依旧是弹指万年。

        封青岩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载着人皇棺的圣船无力落下,无法回归九州

        此刻。

        他闭上眼睛。

        天地的风云依旧在变幻

        而他则在不断推演着,如何才能够将人皇接回九州。

        在刹那间。

        他就不知道推演多少万次。

        最终在大轮回术之下,推演出了一个答案。

        于是。

        风云停下了变幻。

        而他的身影,渐渐出现在东山之巅。

        东君感受到了他的存在。

        妃白和九歌,同样感受到他的存在。

        此刻,他们皆朝封青岩看去,脸上浮现震惊与激动之色。

        “先生?”

        九歌激动得浑身颤抖。

        还有些不敢相信。

        他,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先生依旧在那里,还在微笑看着他。

        这不是幻觉。

        这

        真是先生回来了。

        九歌的身子剧烈颤抖起来,立即泪流满面,声音颤抖说着:“先生,你终于回来了?”

        “回来了。”

        封青岩微笑道。

        “哞”

        青牛同样激动无比,忍不住仰天大叫了一声。

        “东君,吾等一别多日了。”

        封青岩看向东君道,接着目光就落在妃白身上,“大宗伯风采依旧。”

        “封圣”

        东君颇有些感慨万千。

        “封圣过誉了。”

        倒是妃白很快恢复过来,带着淡淡的笑容说。

        此刻九歌和青牛朝他奔来。

        “先生!”

        “哞!”

        当九歌正想扑上来的,感觉又有什么不妥,就猛然停下来了。

        青牛倒是用牛头蹭了蹭封青岩的脚。

        封青岩摸了一下九歌的脑袋,温和道:“终于长大了。”

        九歌被封青岩摸着,顿时有些羞涩起来,让看到的青牛浑身一颤,顿时有些恶寒起来。

        “先生”

        九歌满脸害羞说。

        脸色有些通红起来,低下了头,不敢看封青岩。

        东君:“”

        妃白:“”

        青牛看到想翻白眼,九歌这家伙不会是把自己当女的吧,这副表情恶不恶心啊。

        呕

        东山神境。

        绚丽神气在弥漫。

        美丽神鸟在鸣叫。

        五彩神鸡在觅食。

        无数奇花在绽放。

        有成精的神树在吐气。

        只见神音阵阵,有万千的霞光冲天。

        犹如天上神境。

        此刻封青岩与东君行走在草地上,边走边说

        不知道在说着什么,引起了天地的震动,让九歌、妃白和青莽都诧异不已。

        “九歌,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青牛有些忍不住道。

        “”

        九歌沉默一下,就给青牛一个白眼。

        不久后。

        东君的脸色就凝重起来。

        “你考虑一下。”

        封青岩沉默一下道,就朝九歌和青牛招了招手,乘坐着曾经的牛车,离开了东山神境。

        这让九歌和青牛兴奋至极。

        嗷嗷叫。

        “九歌这家伙,有了先生,便不要老师了。”

        东君看着离开的牛车,不由摇头一笑道。

        妃白只是笑了笑。

        当牛车彻底离开东山后,东君的脸色再次变得凝重起来,似乎有什么心事压在心头上一样。

        “君上,可是有心事?”

        妃白沉吟一下道。

        东君只是摇了一下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此刻他来到东山之巅,久久地眺望着周天下,眼中出现些不舍的神色。

        不知何时。

        妃白来到东君的身后,眉头微微蹙着。

        不知道封圣与君上说什么。

        自封圣与君上说了什么后,君上就变得如此了。

        她心里叹息一声。

        “妃白,我去周游一下天下,你暂且管着东山神府。”

        东君沉吟一下道,但是并没有回头。

        “君上,妃白会一直等你归来。”

        妃白轻声道。

        东君没有多言,便去行走周天下。

        当走完周天下,便去了山海界,巫山界、昆墟界

        牛车由东山而来。

        来到了周天下最东之地,琴城。

        上百年过去了。

        琴城并没有多少的变化,依旧立在一截飘出海崖的悬空崖上。

        远远看去。

        就像一张悬出海崖的七弦琴。

        多年后。

        再回到琴城。

        封青岩心里不禁有些感慨。

        曾经是数十辆牛车或马车车齐齐前往,有第一门客江山,有赫连山、牧雨、方忘、剑雅歌、朱雁。

        还有凤鸣琴社的琴者。

        而现在。

        只有一人一神一牛,多少都显得有些寂寥。

        琴城依旧没有城墙。

        到处可见错落有致的楼台亭阁。

        不仅有绿树成荫,还有鸟语花香,飞瀑挂长空。

        多彩的天空上。

        时不时便有阵阵缥缈琴音传下来,令人心神和平安宁。

        犹如天上人间般。

        在曾经熟悉,现在又显得有些陌生的城中。

        依旧随处可见气质不凡的琴者。

        或大街上,或亭阁中,或草地上,或小桥边,或海崖前

        三五成群。

        或是抱琴,或是背琴,或是抚琴,或是论琴。

        琴音在四起。

        琴者在高谈阔论。

        看到如此熟悉的一幕,封青岩仿佛回到了过去,竟然有些失神了。

        若是未来都能如此。

        那皆多好?

        刹那间。

        他的心神在微微震动,最终叹息一声。

        希望能如此吧。

        牛车的出现,并没有引起琴城的震动

        毕竟百年过去了。

        曾经多少熟悉的面孔,早已经老去?

        虽然周天下依旧传唱着他的名字,琴城里一直流传着他的传说。但是,他,已经不再认识现在的琴者

        而现在的琴者,同样不认识他。

        当年在街边一边弹奏,一边对着东宫澜高唱“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的翩翩少年郎,早已经老暮,脸上爬满了皱纹。

        此刻正与一群同辈琴者,一边喝着酒,一边论着琴。

        回忆当年琴城的盛景。

        对于街边那些弹奏凤求凰,甚至是艳曲,向大街上少女大胆示爱的少年郎不禁摇头。

        “世风日下啊。”

        “人心不古!”

        当年的翩翩少年郎摇头说着。

        “哈哈,你这老家伙,当年亦不过如此而已,现在亦好意思说他人?”

        另有老者指着他说。

        “当初是少年不知愁。”

        当初的翩翩少年郎感叹一声说。

        几名中老年琴者苦笑一下,当初的确是少年不知愁

        “喝酒喝酒。”

        有老者笑着说道。

        但在此时。

        一辆牛车缓缓驶过,一个大概二十左右的白衣青年,掀起了帘子看过来。

        当初的翩翩少年郎,目光正好落在牛车上。

        他感觉牛车有些熟悉,就忍不住多看了一眼,于是看到了当年轰动整座琴城的人。

        四目对视。

        封青岩微笑对他点了点头。

        帘子放下,牛车继续驶去

        叮当

        酒杯蓦然跌落。

        当年的翩翩少年郎,失神看去缓缓离开的牛车。

        眼里只剩下一张带着微笑的脸。

        百年过去了。

        曾经轰动整座琴城的人,面容不见有半点变化,只是风采更加胜人了。

        “怎么了,你这个老家伙?”

        有中年琴者笑道。

        “陈兄?”

        另有老者道。

        亭子里。

        这数名曾经同为翩翩少年郎的琴者,在封圣悟琴时,亦大受裨益,让琴艺突飞猛进。

        有的已为琴王,有的是琴君。

        但是。

        更多的,却只是琴相,无法再进一步。

        中年琴者都已经为琴君,甚至为琴王了,但老年者却只是琴相

        毕竟成为琴君,不是努力的问题。

        而是天赋、机缘与运气的问题。

        没有天赋的琴者,就需有机缘或是运气,要不然难以踏入琴君之境。

        “封圣”

        当年的翩翩少君郎,有些梦呓说着,“我、我看、看到了封圣”

        他伸出苍老的手,颤抖指着离开的牛车。

        “封圣?”

        几人都愣了一下。

        虽然不太相信,但是都下意识看去,看到一辆似乎熟悉的牛车,驶尽了街尾。

        消失不见了。

        这,似乎的确是封圣曾经的牛车

        只是天下模仿封圣的人太多了,于是天下便多了很多牛车,就连装饰都差不多一样。

        一样的朴素无华。

        “封圣已经消失了上百年了。”

        一名中年琴君收回目光,便摇了一下头。

        他能够证得琴君之位,与封圣曾经在琴城悟琴,有着莫大的关系。

        从某种意义上说。

        封圣算得他半个老师,甚至可以说是琴君之师。

        他,如何不想再见封圣一面?

        “真、真是封圣”

        当年的翩翩少年郎声音颤抖说着,“容貌,不、不曾改变丝缕,仿佛昔年般”

        此刻他带着激动颤颤巍巍走出亭子。

        持着拐杖往牛车追去。

        而在琴城最高处,大宫后的花园里。

        有一女子静静盘坐在琴前。

        百年过去了。

        她早已经不再是碧玉年华。

        虽然那张典型的瓜子脸上,在努力地、刻意地保持着青春的面容,但是,却阻止不了,心在暮老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拜见君子》章节(正文 第968章 我面容不改你却已老……)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拜见君子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