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游戏竞技>>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9.血族.始祖的召唤
    分享到:

    9.血族.始祖的召唤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血族,这是人类文明传说中的隐秘氏族,他们的出现,总伴随着阴影与恐惧,以及孩子们的尖叫与鲜血逸散的味道,没人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存在,就像是没人知道戏剧家编造的那些狼人和吸血鬼无稽的相爱相杀的故事是不是真正发生过。

        不过人类血族们确实很讨厌狼人,因为他们敏锐的嗅觉,总能将隐藏的很好的吸血鬼从人群中抓出来,然后狠揍一顿。

        当然,另一些时候,是想尝尝鲜的吸血鬼瘾君子们会主动去挑拨狼人。

        总之,这两个种族的爱恨情仇,估计已经跨越群星与维度,在每个奇幻世界里上演了。

        而在艾泽拉斯,关于吸血鬼的传说早在索拉丁大帝统一阿拉索帝国之前的时代就已经开始流传了,根据考古学家布莱恩的著作《与吸血鬼同行》里的考据描述,最初的吸血鬼,可能是一些感染的血肉诅咒的维库人,因为躯体的改变而导致他们开始食用鲜血。

        这一点猜想,在破碎群岛的风暴峡湾的某个遗迹中得到了证明,据说在数个月之前,那里出土了一只还沉睡的维库人鲜血领主,现在那倒霉的家伙被钉了桦木十字架,又被用圣银制作的锁链捆起来,然后被封存在了秘银堡的考古学博物馆中,供人观赏。

        不过在人类文明的前2800年中,目前除了一些疯子的呓语之外,人类的先祖们还没有能证明吸血鬼确实存在的证据,但在黑暗之门10年之后,整个艾泽拉斯的所有人都知道了,血族真的存在,而且在十数年的发展之后,已经成为了人类文明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虽然帝国官方并不承认吸血鬼存在于卡利姆多,以免给民众造成恐慌,在东部大陆的联邦统治区里,血族已经是一支独立的文明,不管之前的种族是精灵,是侏儒,还是人类,在接受了鲜血的初拥后,他们就有了新的种族与身份。

        不过血族一向奉行隐世原则,而且他们都有伪装外形的能力,联邦政府也不强制要求血族必须光明长大的展示身份,所以除非他们主动暴露,否则和他们生活在一起的普通人,是完全无法分辨出这些以鲜血为食的生命的。

        而在帝国这边,吸血鬼们的活动就更加缜密而阴暗,他们生活在人类的文明中,但却和普通人完全是两个世界的生物,准确的说,帝国吸血鬼,其诞生时间与目前的生活状态,才更符合奇幻传说中的血族形象。

        帝国吸血鬼的起源,是一个叫辛迪加的组织,它早已经消散在了历史的洪流中,但因它而生的吸血鬼却留存了下来,最初接受黯刃的萨莱茵传承的人类血族有4个,他们都是奥特兰克王国的流亡贵族,聚集在一起,试图重建奥特兰克,但是在拥有了鲜血的赐福之后,这个“目光短浅”的理想就被抛弃了,初代4位吸血鬼们订下了更庞大的目标,他们要在人类文明的阴影中,建立属于自己的黑暗王朝!

        而现在,他们距离成功,只剩下一步之遥了。

        阿厉克斯巴罗夫伯爵,一个外界相传已经死去的老贵族,现在正在自己的庄园里,招待自己远道而来的“兄弟”,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算好,但老巴罗夫必须以礼相待,因为这是人类血族中的两位大佬的会面,不管是基于彼此的身份,还是血族顽固恪守的“古老礼节”,都容不得老巴罗夫草草了事。

        老巴罗夫伯爵现年已经快90多岁了,但仅仅从外表来看,他甚至要比他的小儿子卡洛斯巴罗夫更年轻,他穿着一袭合身而古典的暗红色贵族长袍,黑色的头发梳的整整齐齐,带着领结,手指上搭配着3只代表不同意义的戒指,在那英俊的脸上,有一双如血色一样的双眸,这让这位血伯爵看上去充满了一种雍容的气质。

        虽然看上去很年轻,但老巴罗夫的一举一动,都及其符合传古贵族们的仪态,实际上,巴罗夫家族的历史,也可以追溯到索拉丁大帝时期,甚至更向前的蛮荒时代,在当初奥特兰克王国还存在的时候,巴罗夫家族就是整个人类文明中数一数二的传古大家族,论起家世和传承,巴罗夫有资格鄙视包括现任的几位年轻国王以及整个帝国99的贵族,他们有资格称呼其他人是真正的“暴发户”和“土包子”。

        而在这间装点的如同高等精灵们的王庭一样的会客厅中,在一言不发的老巴罗夫对面,坐着一个穿着黑色猎装的年轻人,他同样有梳理的很整齐的黑色长发和红色的双眼,但相比老巴罗夫的雍容,这个年轻人的气质更加野性,更加自由,更加锐利。

        仅从他微微敞开的胸口,稍显凌乱的黑白衬衣以及腰间别着的长剑,就能看出,他和老巴罗夫不是一路人。

        “说吧,奥里登,你带来了什么消息?”

        老巴罗夫双手拄着自己的手杖,那华丽的手杖的顶端,被雕琢成秃鹫脑袋的样子,看上去有些邪恶,但也让老巴罗夫的大佬气质尽显无疑。

        他看着奥里登匹瑞诺德,这是帝国血族目前的三位长老中的另一位,也是当初和巴罗夫一起接受萨莱茵鲜血传承的初代血族之一,当初的初代人类吸血鬼们被大领主泰瑞昂派回帝国潜伏,在这十数年中,这些血族们除了肆意享受永恒的人生之外,还兢兢业业的为黯刃提供着他们需要的一切。

        吸血鬼们很清楚自己的力量来自何处,他们也很清楚,忤逆那位亡魂之主会付出的代价,而相比大领主索要的那些微不足道的东西,那位仁慈的“始祖”,所给予血族们的,显然要慷慨的多。

        是的,目前艾泽拉斯流传的所有鲜血传承,不管是人类血族,还是精灵萨莱茵,或者是罕见的侏儒吸血鬼等等,这一切的传承的源头,都来自于艾泽拉斯的第一位萨莱茵,也就是大领主泰瑞昂,因此在血族的文明中,大领主也会被称之为“始祖”,或者更夸张的一些的,有些狂热的血族,会将泰瑞昂称之为“无上至尊”。

        这个称呼代表着血族们对于大领主的忠诚与敬畏,哪怕,他们从未真正见过那位强大的始祖。

        面对老巴罗夫的询问,奥里登匹瑞诺德,这已经灭亡的奥特兰克王国的最后血裔,他挺直了身体,用磁性而低沉的声音轻声说:

        “3天前,我又一次见到了娜萨女士,你应该还没忘记,就是她为我们带来了传承的源头,那璀璨而蕴含着无尽希望与未来的鲜血宝石。”

        “是的,我从未忘记那位女士。”

        老巴罗夫点了点头,他有些感慨的摸了摸自己英俊而年轻的脸颊,他说:

        “每一日,在恼人的阳光下苏醒,我都会觉得这是一场梦,但它不是,那位阴影中的女士为我们打开了新的世界,我每一日,都在衷心的感谢她,也感谢当年我做出的那个决定所以,娜萨女士给了你一个来自无上至尊的命令?”

        “是的。”

        奥里登端起眼前上好的血酒,放在鼻子之下嗅了嗅,然后抿了口酒水,对眼前的同类说:

        “那是真正来自始祖的瑜令,始祖告知我,他和整个黯刃即将脱离生者的世界,而我们,拥有最纯粹鲜血传承之人,将继续留在这个世界始祖给了我们使命,只要我们完成并恪守那使命,我们就能得到来自始祖的最后,也是最慷慨的恩赐。”

        奥里登看了一眼老巴罗夫,他没有卖关子,而是揭晓了谜底:

        “自由!真正的自由!”

        “唰”

        老巴罗夫的眼睛在这一刻瞪圆了,他看着奥里登,在确认了这家伙没有开玩笑之后,他的声音依然平稳,但握着手杖的手稍稍的颤抖,代表了他此时激荡的心情,老伯爵说:

        “你的意思是”

        “我们将不再作为黯刃或者其他势力的附庸,我们能保留我们的一切,然后成为自己的主人没有命令,没有任务,没有桎梏!”

        奥里登的声音中也带着一丝掩饰不住的喜悦与庆幸,他摊开双手,对眼前的老巴罗夫说:

        “我们自己决定自己与后裔的生活,我们自己操纵一切!是的,自由!”

        “我们不需要再担心来自始祖的一道命令就让我们失去一切,我们也不需要再担心会被作为弃子,无声的消失在这个越来越好的世界中,就像是在我们在联邦的同胞一般,我们也将拥有行走于阳光之下的权力,还有我们当年发誓要建立的黑暗王朝你应该还没忘吧?阿厉克斯,一个阴影中永存的帝国,我们的至高夙愿!”

        “我当然没忘!”

        老巴罗夫哼了一声,他血红色的眼中闪过一丝光芒,他说:

        “但这里只有你和我,法库雷斯特呢?他还在沉溺于自己那愚蠢的海盗梦想吗?他也接到这命令了吗?”

        “当然。”

        奥里登脸上也挂上了一些隐晦的不屑笑容,他端着酒杯,对老巴罗夫说:

        “还有,别这么贬低我们的同胞,法库雷斯特也是三人长老会的一员,尽管在永恒的生命中,他选择了一条粗鲁而黯淡的未来,但我听说,他麾下的吸血鬼海盗们,最近在南海上掀起的场面可是很庞大的,黯刃要离开这个世界了,也就意味着大海魔王也会离开”

        “我们的法库雷斯特兄弟,似乎有想要成为第二任大海魔王的想法不得不说,那听上去也有些意思,放心吧,阿厉克斯,我已经和他聊过这个问题了,法库雷斯特虽然粗鲁了一些,但他也是聪明人,他知道该怎么选!”

        “嗯。”

        老巴罗夫伯爵点了点头,他的手指在手杖上跳动着,他看着奥里登:

        “所以,最重要的问题,为了这份来自不易的自由,我们要付出什么呢?或者用老派的句式,代价,又是什么呢?”

        “这个!”

        奥里登从自己的衣服里取出一份卷轴,递给了老巴罗夫,后者接在手中,只看了一眼,眉头就高高皱了起来。

        “瓦里安?我们要支持瓦里安成为皇帝?这”

        “怎么?”

        奥里登靠在奢华的沙发上,他翘起腿,一脸玩味的看着巴罗夫,他说:

        “你不愿意遵从始祖的瑜令吗?”

        “不不不!”

        老巴罗夫摇了摇头:

        “我不会忤逆无上至尊的意志,我只是感慨命运有些无常罢了。”

        这老贵族将卷轴放在一边,有些遗憾的对奥里登说:

        “我才刚刚授意我的两个儿子,答应那些试图反抗瓦里安的贵族们的请求,他们想要请巴罗夫家族出面,带领他们,来反抗瓦里安成为皇帝这个糟糕的未来,他们在恐惧鲜血王的手段,他们在畏惧失去一切,那种恐慌的阴影几乎要把他们逼疯了。”

        “他们想依附于我的家族,并且可以付出一切,来保证他们家族的存续,你瞧,我已经答应帮助他们,我已经收了定金,那可是很大一笔财富,一笔让我这样的人,都会觉得惋惜的财富”

        “哈哈哈,真是遗憾啊。”

        听到巴罗夫的解释,奥里登就像是听到了最大的笑话一样,他笑的前仰后合,他说:

        “那我就只能祝他们在前往地狱的道路上一帆风顺了,哦,或者说,你会继续帮助他们?那毕竟是很大一笔财富嘛。”

        “当然,我当然会帮助他们!”

        老巴罗夫伯爵也举起了酒杯,在昏暗的灯光下,那殷红的酒液反射出不详的光芒,这位血族长老平静的说:

        “我会帮助他们,榨干他们口袋里的最后一点财富,然后我会亲手送他们下地狱!当然,丧葬费,我来出”

        “这是无上至尊的意志!是不能被违逆的意志在我们应许的自由面前,他们,一群胆小懦弱,贪婪恶毒的愚蠢生者”

        “他们,算是什么东西?”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章节( 9.血族.始祖的召唤)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艾泽拉斯死亡轨迹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