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游戏竞技>>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1.婚礼(上)
    分享到:

    1.婚礼(上)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不管在哪个文明之中,时间的概念都是存在的,它不可捉摸,无形无质,却在持续影响着一个世界,以及那世界中的每一个生命。

        时光匆匆流转,一眨眼之间,过去再辉煌的一切都会飞快的过去,每天迎来的,都是一个新的未来。

        黑暗之门16年在卡利姆多南疆发生的希利苏斯大战争已经成为了历史里的一个节点,在黑暗之门17年的夏天到来的时候,哪怕是在再无聊的人,都不会再去讨论那场已经过去了一年的战争了。

        当然,那场战争的持续影响还是有的。

        就比如现在,在新洛丹伦王国的白塔港的街道上,就出现了很多驾驭着五颜六色的甲虫坐骑,招摇过市的贵族子弟或者是退伍军人们。

        这些温顺的甲虫坐骑和过去一样面目狰狞,看上去就像是放大了十倍的凶狠蚂蚁和蝎子的混合体,但现在,它们已经成为了人类帝国的交通设施的一员...借助中立组织凋零者在希利苏斯治愈世界的行动,关于其拉虫人的秘密也被不断的破解。

        其拉帝国的水晶方尖碑对于虫人的影响被学识深厚的德鲁伊们破解开,只需要一块小小的水晶,就连三岁的孩子,也能对这些其拉虫人文明最低阶的虫人发号施令,而且在达拉然的法师们给水晶加持了小法阵之后,它就显得非常安全。

        而和昂贵的战马相比,虫子的数量非常多,很廉价,而且这种诡异的虫子力气极大,用来拉动马车也是绰绰有余,而且它们是杂食性的生物,饲养虫子要比饲养战马便宜多了。

        因此,凋零者们售卖虫子坐骑的生意,就飞快的在人类帝国发展壮大起来,帝国的运输部门采购了很多工虫来进行物资运输,或者是发掘矿物,就和数年前大海对岸的联邦文明使用亡灵劳工取代人类农夫和工人进行毫无技术含量的工种取代一样,很多矿工和运输部门的挑夫们都失业了,据说他们还在白塔港和新暴风城进行了游行示威。

        但生产力的提升是不讲道理的,不过好在,人类帝国重建文明的脚步越来越快,这些失去工作的工人们也很快被民政部门收纳,派遣去了帝国边陲开荒种田。

        咳咳,说的有些远了...总之,和联邦日夜精进的科技生产力相比,帝国的文明变迁显得非常迟钝而且落后,但它们已经开始改变了,这就是个好的征兆。

        而在今天,黑暗之门17年的夏至日,一件重大的喜讯传遍了整个人类王国,让很多国民都欢呼雀跃了起来。

        洛丹伦王国的圣骑士国王阿尔萨斯.米奈希尔和库尔提拉斯王国的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公主即将结为夫妇,这是在人类帝国在卡利姆多重建之后,第一次有如此高级的贵族联姻,而且是两个王国的绝对高层,这一消息传出,不管是洛丹伦王国,还是库尔提拉斯王国的高层,都发生了如同地震一样的喧哗。

        阿尔萨斯和吉安娜在各自国家都代表着极其重要的政治意义,虽然两个小年轻人在旧帝国时期就传出过不少绯闻,但这一次突如其来的婚姻,绝对会对两个王国的贵族体系和国际关系产生极其重大的影响,按道理说,这样的高级联姻,不经过一年半载的扯皮是不可能达成的,但这一次就偏偏非常的顺利,而且很隐秘。

        这件事从开始到结束,两国高层也始终只有数名高级贵族知晓,这一切都太不符合常理了,当然这也导致了各种小道消息疯狂传播。

        有人信誓旦旦的说,吉安娜公主对阿尔萨斯陛下一往情深,不惜和自己的哥哥雷德克国王陛下撕破脸皮,也要嫁给阿尔萨斯,而且愤怒的德雷克陛下当场宣布将吉安娜公主驱逐出普罗德摩尔家族,据说吉安娜女士当场还流下了悲伤和绝望的泪水。

        也有人说,是因为阿尔萨斯陛下和吉安娜女士在一夜风流之后珠胎暗结,实在是无法隐瞒的情况下,两个国家不得不做出了这样的联姻安排,来掩盖这丑闻...呃,这个说法刚流传出来,某个碎嘴小贵族的庄园当夜就遭到了一伙匪徒的劫掠,因此这个说法很快就伴随着碎嘴贵族的意外死亡而烟消云散了。

        而就在那碎嘴贵族死去的第三天,吉尔尼斯国内的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大贵族在某次宴会上喝多了,不小心透露了一些“干货”...据说为了迎娶吉安娜女士,阿尔萨斯陛下亲赴库尔提拉斯,和德雷克陛下密谈了数个小时,以放弃皇帝之位作为代价,才说服了德雷克陛下允许了两人的婚事。

        最后一种说法不管是从合理性,还是从政治角度来看都堪称合理,因此它也流传的最广,从吉尔尼斯边境的黑云峰堡垒,到库尔提拉斯沿海的边城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种说法简直就像是瘟疫一样的速度在疯狂蔓延,甚至还传到了联邦境内,暴风城最近几期报纸一直以这件事的分析作为头版,据说销售量极其明数年,大概是看到了对面联邦文明的先进性,各国之间也颁布了一些新的法令,比如取消了平民必须对贵族跪拜的落后礼节,在名义上宣布保护平民的财产和尊严,当然,新法令交给旧官吏去执行自然会出现一些偏差,但好在不管是贵族还是平民,都不怎么在意这些细节。

        能从北疆之战里逃出性命已经很不错啦,更何况,现在文明重建,贵族也不敢太过压迫平民,一个领地一旦失去了太多劳动力,领地的落败就在眼前,但也不是所有的贵族都这么“深明大义”,各个国家都还有一些不怎么安分的家伙,明里暗里都在搞一些事情。

        而现在整个帝国的实力还没有完全恢复,国王们也抽不出时间去料理这些“趁火打劫”的家伙,但早晚要动手的,这一点很多人都已经达成了共识。

        “砰砰砰”

        伴随着一支舰队的影子出现在海面上,轰鸣的礼炮的响声让整个码头都沸腾了起来,就在舰队靠近的同时,一辆装潢低调但很奢华的黑色马车,在6匹骏马的拉动中,在平民们的欢呼声中,出现在了码头的入口处,在侍卫官铺上红色的地毯之后,洛丹伦王国的年轻国王,诚挚的圣骑士阿尔萨斯.米奈希尔便从马车中走了下来。

        他忠诚的护卫法瑞克和玛维恩身穿重甲,警惕的护卫在国王身边,而国王自己则不穿盔甲,只是穿着黑色的礼服,戴着一顶铁质的简易王冠,手里提着一把带鞘的,朴素的长剑。

        国王行走在地毯上,不断的向两侧的平民挥手致意,这位年轻的国王在上台之后,发布的好几道法令都在减小王国的税收,大力发展商业,并且以国家的名义招募流亡者拓荒,还不断的给予平民各种上升的机会,虽然王国高层依然由贵族把持,但在下层,已经有一些平民出身的管理者出现了。

        这让阿尔萨斯在民众心目中的地位很高,尤其是在白塔港这种商业港和大城中,再加上阿尔萨斯国王是出了名的挚信者,这一点也让圣光教会的教徒们对他很有好感。

        他英俊的外表和朝气蓬勃的气质,以及在战场上英勇无畏的传说,让年轻人们也很崇拜他,因此不管王国内政水平如何,王国平民对国王的个人崇拜水平,还是非常高的。

        从这一点来讲,阿尔萨斯绝对有成为明君的基础,但洛丹伦王国内政中贵族的话语权非常重,阿尔萨斯太过年轻,没有他父亲泰瑞纳斯王数十年积累下来的强大人脉和威信,所以这位年轻的国王经常会感觉到压力巨大,一些好的法令无法通过,这种挫败也偶尔会让阿尔萨斯感觉到迷茫,但这就不足以对外人说道了。

        “砰”

        悬挂着暴风王国旗帜的舰队靠岸,在最大的旗舰边缘,坚固的船板被放在码头上,暴风城的王室侍卫穿着蓝色的,刚刚改良过的军服,背着加持惶惶刺刀的步枪,身形矫健的走下船板,列队于码头边缘,而在一群大臣的簇拥中,穿着黑色大氅的瓦里安.乌瑞恩从甲板上走了下来。

        瓦里安看上去有些疲惫,但在海风中,他高大的身影依然站的笔直,就像是最合格的将军一样,在他身后,一位穿着长裙的高等精灵少女推着一架轮椅,而在轮椅上,同样穿着新式军服的温德索尔元帅白色的头发梳的整整齐齐,面色严肃,就像是一头苍老但威严尚在的雄狮。

        看到瓦里安踏上码头的地面,阿尔萨斯立刻走上前,在民众们的注视中,和瓦里安热情的拥抱在一起,这一幕也让周围的贵族们一边鼓掌,一边在内心嘀咕着,看来阿尔萨斯陛下和瓦里安陛下的私交近乎于亲人般深厚,这个传言并非空穴来风。

        两人之间的交流并不符合贵族传统的国王之间的交涉,倒更像是一起上过战场,彼此交付性命的兄弟一样。

        “安娜还在使馆里等你呢,瓦里安,快随我来吧。”

        阿尔萨斯扶着瓦里安的手臂,做了个“请”的姿势,瓦里安点了点头,而在这一刻,阿尔萨斯看到了瓦里安身后那个美丽的高等精灵,他敏锐的察觉到,自己的瓦里安哥哥和这个从未见过的高等精灵少女之间的关系,有些暧昧。

        “这是?”

        等到两人坐上马车之后,阿尔萨斯好看的看着那坐在瓦里安身边的少女,瓦里安略显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倒是瓦莉拉落落大方的挽起了瓦里安的手臂,那双绿色的眼睛看着阿尔萨斯,她用略带沙哑的声音说:

        “我叫瓦莉拉,瓦莉拉.桑古纳尔,是瓦里安陛下的私人侍从官,以及暴风王国军情七处的次级指挥官。”

        这个回答让阿尔萨斯不知道该怎么称呼瓦莉拉,他认为这个高等精灵少女是瓦里安的情人之一,但在几秒钟的尴尬之后,瓦里安抬起头,当着阿尔萨斯的面,握住了瓦莉拉的手,他说:

        “别听她乱说,瓦莉拉是我的妻子...之一,她和蒂芬妮的关系很不错,所以小子...别胡思乱想!”

        “哦。”

        阿尔萨斯嗯了一声,他看着瓦里安那双略显疲惫的眼睛,他大概能猜到,在回归暴风王国的这大半年里,瓦里安的日子可能不太好过,所以他想了想,提起了另一个话题。

        “瓦里安,你到底是怎么劝服德雷克陛下的?”

        年轻的圣骑士国王低声问到:

        “他的固执简直如同戴琳叔叔一样,安娜对此也很诧异,你是因为我和安娜的婚事,付出了一些代价吗?请原原本本的告诉我。”

        “啊,这个啊。”

        相比阿尔萨斯的严肃,瓦里安靠在鹿皮的椅子上,他漫不经心的看着窗外白塔港的风景,他调笑着说:

        “很简单啊,为了让固执的德雷克同意你们的婚事...”

        “我揍了他一顿!”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章节( 1.婚礼(上))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艾泽拉斯死亡轨迹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