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科幻灵异>>尚不知他名姓>> 第1008章 独酌(85)乱我心者的永远是心底最深处的伤
    分享到:

    第1008章 独酌(85)乱我心者的永远是心底最深处的伤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我,我是可以随形变化的,”江月心只觉得顺着手心传过来的那人的温度,沿着他的手臂暖融融地一路攀到了心里,让他颇有些如坠雾里的迷狂:“我没有你们人类性别的限制,所以无论是女孩子还是小伙子都是可以随心变化的,随时都可以……所以让我来吧,那妖邪既然是生在水中的,我来对付恐怕还容易些。”

        “我们要对付的是那黑衣人,而不是妖邪。”少年依旧微笑着。那笑容看在江月心眼中,全都幻化成了粉色的桃花,随着不知从何而来的春风,纷纷扬扬披散了他和他的一肩一身。以至于少年后来说了些什么,江月心压根儿没听见。

        少年轻拍了拍像是灵魂出窍的江月心,道:“所以,交给我吧。”说着,顺手推他往斜坡处走去。

        江月心茫然走了几步,突然回了神,蹭的转过身来,抓紧了那少年手臂,道:“不行!我和你必须在一块!”

        少年无奈的又叹了口气,道:“人牲只能有一个,多了会让那人起疑的。”

        “我可以变化成精壮男子!我留下来!”江月心执拗道。

        说了这一会子,又回到了最一开始的问题,合着刚才那些话都白说了。少年捏捏眉心,想了想,道:“月心,我就这样问你吧,你现在这个样子,你愿意失去吗?”

        现在这个模样皮囊,少年说了,只要江月心喜欢,他就喜欢,等而言之,这样子就是少年所喜欢的样子。

        因此听少年这样一问,江月心马上不言语了。

        少年一笑,拍拍江月心的肩头,道:“快去吧,保护好青莲先生一样是帮了我的忙。”

        江月心还想要说什么,可他看见少年脸色一变,随即连他自己也感觉到了:有人来了!

        这个夜晚颇有些晦暗,不知从何而来的薄薄的雾气一直若有若无地笼罩着四下里,让这本来就有些阴暗的山洞更多了几分阴森与湿冷。

        虽然没有风,但四下里的雾气仍然依着自己的性子,慢悠悠地荡来荡去。雾气的这份悠闲,被一阵突如其来的凌厉的风骤然撕裂,变得混乱了起来。

        只见一个黑色的冷酷身影穿透了雾气,带着风,大踏步从洞口走了进来,三两步便来到了潭边。

        江月心和青莲先生伏身在缓坡的岩石后面,看见来人正如青莲先生口中所述的细仔所见之人,一身的黑衣,并用黑头巾蒙着头脸,恨不得把自己融化进黑暗的夜色中的样子。

        那少年面对着大潭,负手而立。他穿了一身青衫,在这暗淡无光的山洞之中,也不具有很明显的分辨率。

        后来的黑衣人似乎还低头四下里寻找了一阵子,这才发现了背对着他站立的少年。黑衣人很是不满,在头巾后咕哝道:“献祭越来越敷衍,送过来的人连绑都不绑……这要是跑了,我就得找这帮老家伙说道说道了……”

        他没咕哝完,就听见有清越之声穿破云雾,略含了些笑意,道:“捆绑只是为了防人逃跑,如果这人压根不想跑,那又何必多此一举绑人呢?”

        青莲先生忍不住回头对江月心轻声道:“他怎么知道我的心思的?”他这话说的太突兀,以至于江月心来不及阻止他。那黑衣人一看就不是个好来的,这洞中又安静,要是被他听到了旁边有人,恐怕就会陷入被动了!

        果然,青莲先生话音未落,那黑衣人已经霍的转过头朝着他们藏身的方向,厉声喝道:“谁?”

        江月心深吸口气,正要站起身来应战,却见大潭边上那少年身子一晃,借着那些薄雾的掩护,倏地滑到了黑衣人身前,挡住了他的目光所向,懒懒道:“我说,你要的人牲在这儿呢,你眼睛朝哪儿看呢?莫不是天生眼疾,视物歪斜?”

        被他这一打岔,黑衣人随即把眼睛放在了少年身上。此时少年站的近了,没有了云雾的阻隔,那黑衣人瞧那少年瞧的是清清楚楚。

        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的黑衣人,面上只露出一双眼睛,让人无法揣测他的表情与内心。可跟这少年打了照面后,黑衣人的眼睛猛然一睁,像是很吃惊,又像是挖到宝后的惊喜,满眼的难以置信和意外之喜。

        对于这黑衣人的反应,少年也很意外,不由一愣。

        那黑衣人像是被惊喜冲击到无法站稳似的,往后退了一步,才低声道:“怎么会是你?”他声音很低,但听起来却并不像是刻意放低避免人听到,而更像是人刚学新的语言,还没有学好因此在说话时不太自信所导致的不由自主的低声。

        少年更加迷惑了,他看着面前这个不露面貌、声音陌生的人,疑道:“你认识我?”

        那黑衣人闭了闭眼睛,却对少年的问题不置可否,只继续问道:“你把我的人牲弄到哪里去了?”

        虽然心里疑惑重重,但那黑衣人不说,少年却也不急着问,他心里打算着,大不了待会儿把这黑衣人抓住了,扯开面巾,一看便知。因此听见那黑衣人询问,少年遂笑了道:“这话问的奇了,你的人牲就站在你面前,却为何还要问?”

        黑衣人哼了一声,依然低了嗓音道:“你别想骗我!你根本不是简溪当地的人!就算你说你是云游至此……哼,我才不信,世界上哪有这么凑巧的事儿?而且依你的性子,你出现在这里,多半是又想多管闲事了吧?”

        少年张了嘴刚要说什么,却听那黑衣人略带了笑意,道:“也得亏今天不是十五,若是十五,恐怕你也没工夫没心情来管我的闲事吧?”

        少年眉头慢慢皱了起来,他那脸色,即使是在如此阴沉的山洞中,即使隔了相当远的距离,江月心也依然真真切切地看出,他的脸色瞬间变的煞白,就像是被无声的雷惊到了一般,甚至,连他的嘴唇都变得失去了血色般的苍白。

        看着少年惯常挂在脸上的那般悠游懒散与满不在乎的神情骤然消失,不知怎的,江月心只觉得心里痛的像是被压上了一块巨石。

        这下轮到江月心坐立不安了。他腰腿上猛一使劲儿,就要起身冲出去,想要站到那少年身边给他撑腰!青莲先生早就看他有些不对劲儿,此时也顾不得男女之妨,急忙一把攥住江月心的手腕子,轻声道:“稍安勿躁!”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尚不知他名姓》章节( 第1008章 独酌(85)乱我心者的永远是心底最深处的伤)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尚不知他名姓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