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历史军事>>抗联薪火传>>正文 第1065章 哨兵遇袭
    分享到:

    正文 第1065章 哨兵遇袭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刘小栓,你值哨就值哨你就是不趴着,那你在那蹦跶啥?”一个叫范喜财的抗联老兵在一棵树后喊道。

        刘小栓和范喜财都是抗联的哨兵,刘小栓是明哨而范喜财则是暗哨。

        “老范我冻脚!”那个叫刘小栓的哨兵回头说道。

        “你咋还冻脚你穿的不是毡疙瘩吗?”范喜财不解的问。

        “我毡疙瘩今天帮炊事班打水的时候弄湿了。”刘小栓回答。

        在东北棉鞋那也是有很多种的。

        要说最好的应当是那种都能把卜勒盖儿(膝盖)都扣在里面的长筒皮靴。

        这整个厚度的牛皮跟后世的皮鞋那可是不一样的。

        时下的鞋绝不会把整个厚度的牛皮分成若干层,告诉你这个鞋好,是头层牛皮做的,那个鞋不好,是二层三层皮子做的。

        只是这种皮靴抗联自己肯定是生产不了的,那都是缴获日军军官的。

        那第二种鞋便是缴获日军士兵的反毛大头鞋。

        这种鞋的鞋腰儿比较高,在系紧鞋带后就能妥妥的护住脚踝不会在踏过积雪的时候往里灌雪。

        第三种鞋那便是老百姓自己做的棉鞋了。

        那鞋底都是用锥子和针线纳出来的千层底,鞋面多是布包棉花的。

        这种鞋很轻便,刚穿到脚上的新鞋那还是很保暖的。

        但这种鞋缺点是鞋腰儿比较低,在趟雪壳子的时候就会往鞋里灌雪,那雪进了鞋里一化人就会冻脚。

        而再一种就是所谓的“毡疙瘩”了。

        毡疙瘩其实就是长筒毡靴,要说保温轻便不会往里灌雪那都是好的。

        但是这种鞋却有一个缺点,它怕水!

        范喜财他们队伍的驻地有一处常年不冻的山泉,他们炊事班打水便会到那里去。

        而刘小栓所说的自然是帮炊事班打水的时候把鞋弄湿了。

        当时湿的地方并不大他又忙着来换哨就急匆匆赶过来了。

        可是他哪料到那水在没冻上之前就湿到毡疙瘩里面来了。

        现在室外的气温那怎么也有摄氏零下二十度左右的。

        毡子一湿那非但不保温还会把他自己脚上的温度传递到外面去,那自然就会冻脚了。

        “你快回去换鞋去,你这么蹦哒那不暴露自己了吗?”范喜财又说道。

        范喜财在刘小栓身后二十多米后的树林里,在他这个角度由于树木的遮挡他的视野就不是很开阔。

        而刘小栓的哨位是在山丘棱线的后面视野就很开阔。

        但你是哨兵,你当明哨那能不暴露自己也不要暴露才是最好的。

        你由于冻脚在那里蹦哒,如果对面来了敌人的话就很容易发现你的。

        “哪有鬼子?今天还听咱们团长说了呢,咱们游击区外围的小鬼子都撤走了!”刘小栓不以为意的说道。

        “那也要小心,当哨兵可不能有这种麻痹的思想!快去换鞋!”范文喜以一个老兵的身份训刘小栓道。

        “那好吧!”刘小栓答应了下来。

        他从地上爬了起来由于冻脚他就又蹦跶了一下。

        他站起来是那就是哈着腰都比那山丘的棱线高了,更何况他却是直了腰蹦哒了一下呢。

        只是他这一蹦,那抬起的脚也落了地的时候,“叭勾”一声枪响,而他身子一颤便摔倒在了那棱线之处!

        “有情况!”范喜财下意识的大喊了一声,然后他就拉动枪栓将步枪指向了前方。

        可是他这个暗哨的位置本来就不是很理想,他纵是向前看看到的却也只是黑黄白色的山野。

        黑色那是土地的颜色,而黄白色则是干枯的树木蒿草。

        今天整个黑龙江南部雪下的都少,却是没有象往年那样白色的雪覆盖了山野。

        “老范,快救我!”此时已是倒在地上的刘小栓忽然喊道。

        而这时范喜财才注意到刘小栓竟然还活着正在用手去摸自己的大腿,显然他大腿中枪了。

        “快滚回来!”范喜财急喊道。

        在正常情况下说让别人“滚回来”那肯定是有骂人的意思。

        可是,此时的范喜财当然不是在骂刘小栓。

        如果用更准确的说法是,他是让刘小栓快骨碌回来,他之说以说让刘小栓滚回来也只是由于事发突然而口不择言罢了。

        只因为刘小枪中枪倒地后人却是在山丘的棱线上呢!

        这个山丘并不陡,那所谓的棱线又不是突兀高起来的一条山棱,刘小栓腿一痛人一抱着大腿一挣扎却依旧暴露在了下面的山野之中。

        那对面不知道藏在哪里的敌人要是再给刘小枪被上一枪的话,那他的小命可就休矣!

        刘小枪听了范喜财这么喊才恍然大悟,他就拖着那条伤腿想往回爬。

        可是,他终究是晚了,又是“叭勾”一声枪响,这一枪却是打在了刘小栓的腰际上。

        他颤了一下惨叫了一声想再骨碌回来却已经不可能了,因为腰一受伤他已经发不出力来了!

        眼见自己再不出去救刘小栓他的命可能就没了,范喜财再也忍耐不住了,他端着枪就从藏身的树后闪了身出来。

        可是就在这一刻他忽然觉得不妥了。

        刚刚刘小栓是倒在了山丘的棱线上,可是他的腰那就不是在棱线这侧却也是与棱线持平的。

        那么,问题来了,那对面的敌人是在哪里打的枪才能打到刘小枪的腰!

        要是敌人是对着刘小枪仰射的话,那子弹无论如何也是打不到他的腰的!

        范喜财再抬头向远方看去。

        而这时他便看到了前方五六百米处的那座与他们这个山丘基本持平的小山。

        不对,开枪的敌人应当是在那个山丘上而不是在他们所在的这个山丘前面的谷地里!

        如果敌人在谷地里,那根本就没有能够命中刘小栓腰部的射击角度!

        意识到了这点的范喜财同时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危险,他下意识的卧倒,可终究还是晚了那么一点点。

        又是一声“叭勾”枪响,一发子弹直接就击中了他的肩膀,随即他身体不受控制的就扑倒在了地上。

        可是,范喜财毕竟是老兵了。

        尽管此时他的步枪已经脱手他却是下意识的向旁边一滚就躲到了一棵二大碗粗的树后。

        这树实在不算粗,他也只能尽量的把自己藏在了树后。

        他看着自己跌出手的步枪想伸手去够却终究犹豫了一下。

        对面的敌人一定是日本鬼子的神枪手,自己距离那座山得有五六百米呢,可人家真是弹不虚发啊!

        另外,自己就是把步枪够到手又有什么用?

        自己的这支步枪上面又没有那个单孔的小望远镜,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发现鬼子的神枪手藏在了哪里!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抗联薪火传》章节(正文 第1065章 哨兵遇袭)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抗联薪火传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