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武侠仙侠>>峨眉祖师>> 第九百六十九章 大道浮黎,汤主说天
    分享到:

    第九百六十九章 大道浮黎,汤主说天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五重的乐土远去,彻底离开了大圣的乐园,于是九重的天地崩塌了,李辟尘的炁息开始跌落,那无何有之剑,可化作辉煌的光芒,开始散去。

        巨阙二字消失无踪,这柄剑已经配不上这个称号了,如之前大圣化身所言一般,没有人可以长久的留下五仙中的“天仙”。

        至人的感悟消失无踪,但仍旧留下了残余,这是无何有之炁离去前的最后馈赠,天上天下无物不斩,在那最后的一剑中,或者说,在短短的后来光阴内,李辟尘对于道与法的理解,更精进了一步。

        苍天的烈火也开始散去,但仍旧余留了很多。

        李辟尘的嘴角溢出血来,一如当初北海石人所言,当一炷香的时间跌落之后,便是深受重创的时刻,若是严重,甚至会身陨魂灭。

        痛苦感涌上心头,但出乎预料,清静经的声音响彻,如一柄重锤临世,在刹那便把那些剧烈的精神钢刀打的粉碎,灰飞烟灭。

        天阿剑散去了,天丧也散去了,至于南乡,那柄红色的玉剑飞出去,遥遥落在南乡子的身前。

        原本只是红色的剑而已,但现在已经化作了玉石。

        花开一瞬,玉老千年。

        “你骗了我.....你骗了我.....”

        南乡子把那柄剑抱住,死死的,低着头,声音变得喃喃,已经难以听见。

        李辟尘的头发更加的雪白了,那是因为之前无数苍天给予的万世道理,在天碑世界内参悟了一千年,虽然李辟尘本人并没有感觉过了一千年,但因为天碑世界中,岁月定格,要走多少步,全都凭借苍天来言。

        四百年,一千年,如今的李辟尘,已经一千四百岁了。

        “剑轻笙没有死,他只是睡过去了。”

        李辟尘开口了,嘴角的血流淌下来,但炁息正在缓缓升高。

        混元一炁正在恢复体内的破碎,天仙跌落下地仙,失去了天意自然遭到了大罗封天的警告,直接把李辟尘打回了地仙顶峰。

        而因为受到的反噬,原本已经稳固的,堪比天桥第九步的炁息被斩去,直坠下天桥第八步。

        伤势是道伤,非一时半会可以恢复,但肉体和精神的损伤,已经被混元和清静开始修复。

        太上之法,生生不息,清静无人可言,万法莫近,混元为太初造化之道,更是第二古老者,生命之归,其伟力自然不必多言。

        “他在那柄玉剑之中......无何有之乡的炁息代表了一切的可能,我明白了一点点东西,他化为了剑,故而留下了灵光沉睡在其中。”

        “说起来,他本就是我特殊造化出的第二灵性,但他也不完全算是我的真正分神,那仅仅只是一点本性灵光而已。”

        李辟尘叹息一声,看向南乡子,后者抬起头来,望向李辟尘。

        那是与剑轻笙几乎一模一样的脸,但那满头华发如雪如天。

        “刻意创造的第二灵性,借助了鸿影的凡铁剑躯,没想到还能发展处这样的情景变化,你是叫做南乡子吧,真的是个好名字,这是人间的称呼啊。”

        “红尘中升起的剑,你和剑轻笙.....还真的是很般配。”

        李辟尘叹息了一声,忽然又自顾自的笑起来。

        “化身...化身,我也是化身,只不过太上化身代表的意义与寻常的化身不同,我们就只是我们自己而已,因为无名之君早已经逝去了,或许它早已预见到这样的情景,不愿意把化身作为自己的附属物?”

        “故而太上化身,成为了一种至高无上的代名词,而这全都得赐于无名之君的死去。”

        南乡子不明白,更听得迷茫,但她知道了,剑轻笙不曾死去,于是抱着那柄红色的玉剑,更加的紧了一些。

        冥冥中,似乎那最初的开天一剑,那儒生着长衫,提着四寸的光阴,斩破了一切的黑暗。

        那当初的言语,古老的诗言再度响起。

        “城上斜阳....画角哀;再无莲华.....旧池台....”

        南乡子喃喃自语,李辟尘接上了后面的话。

        “西陵风下.....玄江雨,曾是惊鸿......照影来。”

        南乡子重新念诵,而后终于露出了笑颜。

        只是笑,却还带着泪水。

        李辟尘静静的端坐在这片几乎毁灭殆尽的乐土之中,或许也不该说是乐土,而是一片新的世界?

        比不得真正的人间,但又压过许多的小界,如果硬是要说的话,或许现在的这片乐土,比俱芦界也相差不大?

        终究是破碎了,并且毁灭了很多,不完整了,就连泗清域都残缺不堪,只有东皇钟护下了一片天地。

        这片乐土的前方,出现了一片真正的人间,浩大到不可以计量,当中传出蛮荒的炁息,似乎有无数古兽在咆哮,更有巨大的人影顶天立地。

        这是李辟尘所看见的景象,而后,一种疲惫感席卷上来,双眼闭合,身体周围,那些还不曾彻底消散的苍天烈火忽然升腾起来。

        “或许.....我要睡一会了.....”

        李辟尘的声音低沉下去,再也抵抗不住了。

        南乡子看不见李辟尘了,因为后者已经隐藏在了苍天的仙火中,她望着下方的世界,又看向遥远的那片真正人间。

        那是真正的人间,而这里只是破碎的乐土,不属于任何一个洞天,流浪在寰宇诸世。

        有大船从乐土的边缘行过,南乡子抬起头来,看见一个撑船的人,他的身上释放出让人感觉温暖的光芒,那就如同是太阳一般,划破了黑夜,照亮了阴暗的群山四海。

        汤主出现了,但什么也没有做,他驾驭那艘大船行过,与这片乐土擦肩,目光投向被仙火包裹的李辟尘,缓缓点了点头。

        “争天是错误的,当有些人得到了,铸出了真正的青天之后,他们的道路也就仅止于此了。”

        “什么是可能发生的结局?那些石人是哪里来的?你知道吗,石为不朽,金为不磨,但传说啊,无何有之乡中,坐下了无数的石人,他们是什么?”

        “他们都是铸出了青天之后的大圣啊.....可没有人看得见这里的情景,故而一直以来都有人在争天。”

        汤主在笑,却又在叹,他的话,他的声音,不会被任何人听见或者看到。

        谷御峰已经离去,而他所去往的地方,号曰大荒。

        大日起于汤谷,落在虞渊。

        “不是正确的时间,不是正确的地点,更不是正确的人,至人观天,神人知天,圣人问天,并不是三者各得其一,而是三者缺一不可。”

        “正是因为虞主终于在最后看见了那些石人,所以才会震恐,所以才会去找谢烟尘,这条争天的路并不是正确的,哪怕是无何有之乡中落出的虚幻世界也是一样,但最后他失算了,可同样也避免了一劫,他对于谢烟尘,不知道该是感谢,还是仇视?”

        “洛神与虞主争圣位,虞主得了太上之身,坐在岁月之中,故而阴差阳错避开了天的同化,五仙的力量是那么容易沾染的吗?铸造了真正的青天就妄想避开至真之道?呵,谁教你们的呢?”

        “大道之间,枯骨一片;浮黎境中,归藏言天;青青之世,梦幻无言;轩辕丘上,万古如烟。”

        大船悠悠,还有后面的话没有说完,但汤主要离开了,因为他还有活计没有干完。

        大日的光芒,还不曾到达一些尘世。

        曾有人问过,汤主为何不去天尊座下参悟?

        汤主的回应是,他很忙。

        是的,他很忙,所以,必须要先走一步了。

        天上的十轮太阳,洒下的光辉,还在漫漫的路上。

        ........

        最快更新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峨眉祖师》章节( 第九百六十九章 大道浮黎,汤主说天)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峨眉祖师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