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武侠仙侠>>超维之道>> 第六十九章 论神!
    分享到:

    第六十九章 论神!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如水面忽显出的倒影,含沙的阴神,便盈盈的出现在风尘的对面。阴神凝于半空,离地大约有一尺左右,幻化了一席白衣、赤足,散开了长发,轻轻的动,像是月下的精灵一般,轻轻的提起一些右膝,一手张开,展臂,作飞天舞。一手则是一点,虚幻的触及了一下风尘的眉心,姿态极是妙曼、动人。风尘吟笑,说道:“才一出神,就调戏我!”

        妙目一眨,修长的眼睫裁剪出一汪秋水,含沙装傻道:“有么?这个只是人家出神的一个动作,还没有来的及收回……”

        风尘:“……”心说:“这借口还能再假一点儿吗?信了你的邪。”

        含沙掩口笑,说道:“有一个邮件,是出版方来的,你看一下……”含沙说着,便打开一份电子邮件,让风尘看。邮件的内容,是和风尘提出的“风尘猜想”有关,风尘的论文在发布之后,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出版方认为这是一个不错的宣传机会,应该大力进行宣传、操作,一方面是义务性质的告知,另一方面,也希望风尘可以“合作”——如果能够亲身前往,出版方会安排一些诸如和知名的数学家的交流、座谈。当然,这也只是一个“希望”,并不是合同之内的义务。

        这些信息,风尘只一感觉,就秒得了。沉吟了一下,说道:“出国去是肯定不行的,你就和出版社说一声抱歉吧……就说因不可抗力因素,作者不方便出国,参与一些活动。一些电子邮件上的交流,却是可以的!”

        含沙纠正:“是暂时不可抗力……”

        这一个“暂时”可圈可点,却有防着出版社有恃无恐的赖账的意思——如果得知风尘出不了国,那天高皇帝远的,赖账是板上钉钉的。也别说什么出版社的信誉之类的……前提你要去起诉,还要有足够的曝光度,花费时间、精力还有金钱,这才有可能。而这些,一个连国门都出不了的人,能做到么?

        不能!

        但“暂时”就不一样了——“暂时”是具有时效性的,可能这会儿不方便,过两天就方便了也说不定!

        风尘听的笑,说道:“就依你。有些日子没关注新闻了,我现在有多火?”

        含沙看着他,一本正经的说道:“媒体上是这么形容的。你就是数学界的一颗深水炸弹,现在不仅国外炸了,国内也炸了……唯一遗憾的,应该就是找不到你人在哪里吧?”顿了一下,又说:“要说你有多火,这么说吧,你现在的名字,家喻户晓。人们比当初莫言得了诺贝尔都要兴奋,一个个都和疯了一样!”从网上摘取了一些新闻,国内的、国外的挑选了几十篇影响力极大的报纸、网络媒体的,给风尘看了一下,问风尘:“怎么样,是不是感觉自己一下好牛逼的样子……”

        消化了一下新闻的内容,风尘长出了一口气,悠悠道:“还真的是火了啊。”一个猜想所引起的波澜,竟然比想象中的还要大。

        含沙道:“以后出门都要戴口罩了,妥妥的国际巨星范儿。”含沙带了一些戏谑,戏弄了风尘一句。才又说:“早上说的将中医的五神,延伸到精神领域,我也有了一些想法。是你跟那个李铁和杨志讲得一,由此衍伸出术、势、法三个境界的时候,我一下子想到的……”

        风尘道:“说说看。”

        含沙道:“术、势、法三境,若要做一个比喻,术就是一堆铁矿石,权也好,变也好,只是矿石,而不是钢铁。势,便是一个熔炼,合一的过程,是从矿石里提炼钢铁的过程,这一个钢铁就算是一……而法,又是一个过程,是将钢铁重新变成了零碎,但零碎的钢铁,还是钢铁,而不是矿石。术、法很像,却不同。术的根基,不是一,法的根基,却是一,而我们将之说到神魂上——静是一个怎样的功夫?”

        “静”是一个怎样的功夫呢?“静”就是一个祛除杂念、平静思维的过程,其法有数息、守窍、观想等,亦有动功,于动中求静。

        这一个“静”的过程,便是以一念而代万念,以长念而代杂念,以恒久而代浮念。

        终却是要至于“无”的!

        含沙一言一句,都透着一种轻柔、温和,风尘则是笑吟吟的听,一边听还一边点头。含沙道:“神、魂、魄、意、志……意是纷杂、繁冗的,一念起一念灭,心猿意马,不能约束,常人的精神越是旺盛,也就越发无法专心,这便是意;若行静法,平息念头,不让心猿意马泛滥,守住那种静,是否也就得到了一?志者,恒念也,不可变易,这便也是一重境界了。魂魄二者,魄主记忆、身体运行,七魄之意,岂非如此——志是一,魄是七,你说……由志到达魂,是否就是一个分的过程?”

        风尘问:“就如分数一样?”

        含沙不答,继续说道:“由此而言,意为第一重,诸般念,因见声、色起,因世间有五音、五色、五味、五行……故,数用五,志为第二重,其有恒,故数用一,魄者,全也,数用七,及至于魂者,三,终至于神者,却不可以数论其穷!”

        意为“五”,志为“一”,魄为“七”,魂为“三”——终,至于神者,不可数论其穷。

        这,便是含沙的总结……

        风尘沉吟,不语。沉吟这意志魄魂神,体味这一推演出的“过程”,结合了自身的静功,由意而志,恒意为志这一关,却是很容易就理解了。至于将志合于魄,却是纸面上的一种理解,他的本身也并不曾达到那种境界——只是相当于将一个一,作了分数,要如何分,却不知道,也不明白。

        至于“魂”,至于“神”,就更是云遮雾绕了。风尘苦笑了一下,说道:“这似乎也太艰涩了一些。”

        “你若不能理解,便更不会有人理解了……”含沙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天空,又说:“神、魂、魄、志、意——若是用以阐述神的境界,那么便应该是这样的一个顺序。我猜你肯定能够理解意,理解志,却不理解怎么到达魄。而这五者,也难说有绝对的高下、高低之分,这五者,也是每个人都有的。风尘,不要去执迷于境界,不是说志就高于意,魂就高于魄,不是这样的……便拿意而言,像是记忆迷宫这种记忆方式,还有一些心理学的手段,实际上涉及的,也就是意,你说是不是?”

        “我也没有执迷啊……”风尘无语,心说:“含沙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执迷了?”说道:“我就是在想,想要想明白而已,很简单的动机好吧……不过,你说记忆迷宫,到也真是……意,也可以有意的作用,不能一概而论。”

        含沙掩口笑他,说道:“你急什么?”

        风尘道:“天冷涂的蜡。”

        含沙笑,问:“怎么都说胡话了?”

        风尘道:“容光焕发。”

        含沙:“……”

        简直不能好好交流了……虚踢了风尘一下,含沙插了腰:“不许再逗我,我现在可是魔女婠婠,小心我把你烤了吃。嘻嘻……”说着便忍俊不禁,刁蛮道:“都怪你,人家好好的人设,一下子都被你毁掉了。魔女不算魔女,淑女不算是淑女的……”罢了,又是狠狠剜了风尘一眼,一双明眸中的意味,却带了一些迁就,似乎在说:“真拿你没法子!”

        风尘被她那娇憨、刁蛮的模样逗的闷笑,只觉可爱。说道:“若按意、志、魄、魂、神言,我实已至于志之极,里的魄这一境,也不过差了一层窗户纸,捅破了,也就过去了……只是,这一步,却并不好跨过去。”

        含沙也不再笑,问他:“是不知如何分?”

        风尘颌首,说道:“我以从‘一’这一整体之中,见了部分,其中有气、有形、有色,有诸般变化,这气也好、形也罢,岂非都是其中部分?气由主脉而分,岂非也是部分?主干支流,一而数分,一而再、再而三……可见,而不可操弄。”风尘的声音悠悠,飘渺随风,却是隐去了静中之象——身体之总、之分,周身百骸,脏腑、气血、肌肉、骨骼、脑髓、神经几可照见,却又偏生无法形容。因为每一象都有无穷形、色、声之变化,却又定于一,无形无状、又具一切形状。这些自不能与含沙说,便掠过了,直接说道:“这不比一手画圆,一手画方,这是在身体之内,自有方圆,牵一发而动全身……我不知如何做到,但若至于魄,我必集一身之精粹,于脏腑之中,精益求精,易筋换髓,再造自我。脏腑,生生之根本,重中之重,脏腑成,则躯干自成。”

        含沙听的心中一动,说道:“你说的这个,莫不是太阴炼形?”

        风尘问:“什么‘太阴炼形’?”

        含沙言道:“这却是见一一则故事,也不知你听过没有。你听的,我给你讲一讲……”含沙便给他讲起一个关于“太阴炼形”的故事——故事在夜里听着有一些渗人,含沙的声音柔和、糯糯的,甚是好听。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超维之道》章节( 第六十九章 论神!)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超维之道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