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游戏竞技>>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6.维哈里.老友叙旧
    分享到:

    6.维哈里.老友叙旧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提拉萨兰将军是一名成年德莱尼人。

        这就意味着,他是完整的经历过阿古斯繁荣时期,以及目睹过邪能灾难席卷整个世界,又完整的经历了群星的两万五千年逃亡的少数德莱尼人之一。

        虽说德莱尼人是真正的长生种,任何一个德莱尼人都可以轻易的活过一万年,一些实力强大的德莱尼人甚至可以达到永生之境,但残酷的战争和让人绝望的逃亡,依然让很多德莱尼命丧群星之间,最终跟随着维伦到达德拉诺世界的德莱尼人,其数量已经很少了。

        现在的德莱尼种群中,70的德莱尼人,都是在群星逃亡中诞生的年青一代,他们没有真正感受过阿古斯世界温和的风,没有看过玛凯雷平原那让人无法忘怀的繁盛景色,也没有感受过杰德尼大赛角斗士夺冠时的狂热场面,更没有经历过每一年夏至日时整个星球最高峰山脉那欢声雷动的盛典。

        他们没有看到过绿色邪能从星球之核里涌出的恐怖场景,他们没有见识过亲人们在恶魔们的践踏下悲声哭泣的绝望,他们也许经历过在恶魔军团面前仓皇逃命的可悲过往,但他们却没有感受过趴在起飞的飞船舷窗上,眺望那永远不可能回去的家乡时的无限孤独

        家,这对于这些年轻人而言,只是个模糊的名词,也许在他们的记忆中,家的温度就是那群星中宝石飞船的冰冷的舱室,家的味道就是飞船上寡淡无味的配给餐,家的景色,就是舷窗之外那永恒不变的孤寂群星。

        但不是的!那些都不是家!

        对于像提拉萨兰将军这样的德莱尼人来说,家的含义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阿古斯!那个他们永远也无法回去的地方,德莱尼人们和他们的文明诞生的地方。

        正是因为这种失去过一起的痛苦,才让提拉萨兰将军这样的人宁愿背离先知的引导,也要带着同伴返回城市废墟,拼命死战,击退那些占据城市的兽人,然后一砖一瓦,重建自己的城市

        在战乱年代,这似乎没有意义,但这意味着一切

        他们失去过,他们不想再失去了。

        但哪怕在重建了沙塔斯城之后,提拉萨兰将军也一直都是孤独的,年轻的德莱尼人们崇拜他,将他的故事奉为传奇,但他们无法理解这位将军身后背负的沉重过往,就如同他们无法理解,那些和将军一样年岁的德莱尼人老兵们普遍具有的冷漠性格

        那是灾难和痛苦塑造的外壳,来掩饰他们已经伤痕累累,却依然顽固死战的心灵。

        不过幸运的是,现在在喧闹的天涯酒馆二层,坐在提拉萨兰将军面前的这个女性德莱尼,是少数可以理解提拉萨兰将军心灵的人之一。

        维哈里,她也是经历过阿古斯灾难的德莱尼人之一。

        “哈哈,我还记得当初我们坐上同一班船,离开阿古斯的时候,你哭的像是一个菜鸟,就那么趴在舷窗上,眼泪和流水一样留下来,旁人怎么也劝不住。”

        喝酒喝得有些微醺的维哈里拍着桌子,指着对面那满斟慢饮的德莱尼将军,说着记忆中已经有些模糊的画面,那发生在两万五千年之前的事情。

        是的,他们两是朋友,在过往的某些岁月里,还险些成为了恋人,就差那么一点点。

        面对维哈里的嘲笑,提拉萨兰摇了摇头,他喝了口酒,轻声说:

        “那时候我们都年轻,都还没有从玛凯雷骑士学院毕业,是的,你比我高一级,我得叫你学姐,但那又怎么样呢?还记得在夏盖尔行星的战斗吗?那个有3个月亮的世界,燃烧军团在那里守株待兔,而我们一脚踏入了陷阱是谁把你从恶魔围困的陷阱里拖出来的?维哈里?我的学姐,难道你忘记了吗?”

        “是你!我知道,我记得很清楚。”

        维哈里傲娇的哼了一声,这个风韵犹存的女性德莱尼拨了拨自己的白色头发,她就像是喝醉了一样,趴在桌子上,睡眼朦胧的说:

        “我现在还记得你全身浴血,背着我冲出包围圈的场景提拉萨兰,我记得很清楚,你是个英雄,你是我的英雄,可惜你拒绝了我,你说,你的内心里已经被复仇的意志充满了,在战胜军团之前,你不会考虑其他”

        “”

        维哈里突然说起了两人的过往,这让提拉萨兰将军沉默了许久,而伴随着一阵低沉的抽泣声,将军的目光又落在了眼前用双手捂住脸的维哈里身上,他听到了眼前这女性守备官那低沉的质问声。

        “泰摩尔陷落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出现?提拉萨兰,我在废墟里呼唤你的声音,我以为你会像以前那样来救我但你没有你知道我在兽人的战俘营里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吗?你知道我有多少次想过自杀吗?那是个地狱我在掉入地狱里的时候,你在哪里啊?告诉我,你这让人失望的男人,你在什么地方?”

        “我去了!”

        提拉萨兰将军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最深沉的痛苦,他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他握紧了拳头:

        “在打退了沙塔斯城的兽人之后,我第一时间去了泰摩尔,我在废墟里翻找,在那些同胞的尸体里寻找你,发了疯一样的,但没有我没能找到你,维哈里,我很抱歉,我去的太晚了。”

        两人之间的气氛又变得凝滞起来,维哈里的抽泣声缓缓停歇,她扭过头,似乎不愿意让提拉萨兰将军看到她狼狈的样子,她稍稍整了整面容,然后扭头看着提拉萨兰的双眼,她换上了一副讥讽的表情,她说:

        “我知道,你在怀疑我,你怀疑我加入了燃烧军团”

        “我没有!”

        提拉萨兰内心一惊,但还没等他反驳,维哈里就哼了一声:

        “得了吧,你这小男人,还是和两万年前一样不会骗人你的想法都写在脸上,你之所以答应和我一起喝酒,不就是为了探查我的底细吗?当然,考虑到你现在贵为将军,有这种想法也不足为奇,好吧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吧!”

        “我的确加入了燃烧军团!你猜的没错,那个最近十几年里在群星里名声鹊起的“暴君”,就是我!维哈里!”

        维哈里直言不讳的坦白,让提拉萨兰将军眯起了眼睛,如此坦然的回答,却让这位将军内心中有了种古怪想法,他看着维哈里那不再年轻,但依稀能看到原本那个青涩圣骑士的脸颊,一种古怪的想法在他内心中升起。

        也许,也许眼前这个女人,加入燃烧军团,是别有隐情呢?

        “我杀了很多人,很多善良的人,我带着恶魔摧毁了很多弱小的世界,把那些世界变成一片废土。”

        维哈里一边喝着酒,一边看着眼前的提拉萨兰,她嘲讽的说:

        “怎么?你这样伟大的圣骑士,还不来净化我这个邪恶的异端吗?还不来结束我作恶多端的生命吗?”

        “你能出现在这里,你能摆脱邪能的影响,这说明,这并非你的本意。”

        提拉萨兰将军低下头,喝着酒来掩饰自己眼中的悲伤,他低声说:

        “所以我在等待你的解释,也许,你还是我记忆中的维哈里,那个愿意为守护付出一切的女人。”

        “切,真无趣,和以前一模一样。”

        维哈里摇了摇头,她又把一大杯酒一饮而尽,在醉眼惺忪之间,她的眼睛似乎都失去了焦距,她轻声说:

        “是的,我是带着目的去的夏盖尔星球上的战争你我都忘不了,我永远也忘不了我们勇敢的姐妹,大圣女阿斯卡拉和那70个自愿留下断后的勇士们最后一战的场景,我永远也忘不了阿斯卡拉激活图雷之杖时,那夏盖尔行星上亮起的第二轮太阳”

        “我们失去了那把圣光神器,它落入了恶魔手里,我们必须夺回它!哪怕是为了我们的姐妹,阿斯卡拉,我加入了燃烧军团,在其中寻找了十几年,最终我找到了那把已经被邪能侵染的法杖,它落入了一个艾瑞达手里,不幸的是,那也是我们的一位熟人在玛凯雷骑士学院里担任圣契保管者的卡琳迪斯夫人,她认出了我,所以我只能仓皇而逃”

        维哈里满身酒气的站起身,她似乎失去了谈话的兴趣,摇摇晃晃的向外走,在脚下踉跄之间,被眼疾手快的提拉萨兰将军扶住了躯体,又让她坐在了椅子上,但维哈里却满脸厌恶的拍开了提拉萨兰的手:

        “别碰我!我讨厌你们这样的男人!”

        “我已经告诉你事实了,“大英雄”我把图雷法杖的下落告诉给了阿达尔,也许很快,你们就要想办法去夺回它了,但那和我已经没关系了,我现在只想找个地方好好生活,让战争和复仇见鬼去吧我这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女人,已经受够那些东西了。”

        面对彻底喝醉,而不再掩饰自我的维哈里,提拉萨兰将军眼中闪过了一丝失落,他轻声说:

        “对不起,维哈里学姐,我错怪你了,你为圣光和我们的族人付出的牺牲,是我永远无法比肩的你才是真正的英雄,而我我只是个懦夫。”

        提拉萨兰的话刚说完,醉酒的前守备官维哈里就如一条翻滚的蛇一样,伸出双手,环在了将军的脖子上,这守备官身上那种若有若无的香气冲入提拉萨兰鼻孔里,让一向严肃的破碎残阳将军在这一刻有些心猿意马,而维哈里则醉眼惺忪的看着自己的老熟人,她那娇媚的脸上闪过一丝渴望,她用微弱而魅惑的声音在将军耳边说:

        “够了!提拉萨兰,我已经受够你的古板严肃了,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让你的信仰见鬼去吧你真的就不能男人一回吗?你就不能直面自己的内心吗?”

        “还是说你嫌弃我?嫌弃我是一个”

        “不!不!”

        将军温柔的抱住眼前的老朋友,他将她抱得很紧,他说:

        “看到你回来我真的很高兴。”

        “那就吻我,笨蛋!”

        —————————————————————

        “维哈里特工已经和破碎残阳搭上线了。”

        在黯刃情报局的局长办公室中,影子将一份稍有些模糊的魔法影像递给局长玛维,后者接在手中,看了一眼,那是一幅很香艳的图景,她有些放肆的吹了个口哨,然后将那魔法影像扔在了桌子上,她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影子,她轻声说:

        “这就意味着,我们的维哈里小姐编的那个故事,已经得到了破碎残阳和纳鲁的信任,对吧?啧啧,我们的特工还真是敬业,为了取得他们的信任,居然连自己都搭上了。”

        “我听说维哈里和提拉萨兰之前就有旧情,现在不过是复燃而已,而且那个故事,倒也不全是编造。”

        影子耸了耸肩:

        “我们在军团的“眼睛”确认了那个消息,那把和纳鲁有关的“图雷法杖”确实落入了军团手里,维哈里并没有撒谎,而且最妙的是,没人能拆穿她的话,用一个微不足道的消息,来换取维哈里重新进入德莱尼人社会,这是个很划算的买卖。”

        “按照我们的估计,下一步阿达尔可能就会把这个消息传递给圣光军团,那把法杖也许会落入圣光军团手里,但也没什么关系,而等到维哈里带着法兰伦半岛的德莱尼人返回艾泽拉斯的时候,她就会直面她最憎恨的维伦,那才是考验维哈里特工心智的时候。”

        “维哈里只是这个庞大计划的一环,现在既然她已经就位,那么其他方面也可以开始了。”

        玛维给自己点了根烟,她一边呼出烟气,一边揉着额头快速思考:

        “军团那边,拉基什的舰队已经靠近了艾泽拉斯星域,他随时可能进入艾泽拉斯,我们布置的三环陷阱里,已经有两个被激活,现在只剩下了最后一个对小尤娜的监控有结果吗?”

        在影子身边的高阶特工玛莱斯摇了摇头,这个萨莱茵特工有些丧气的说:

        “完全没有结果,我甚至怀疑那个圣光之母已经放弃了小尤娜,她不再关注她了。”

        “不!不会的!”

        玛维摇了摇头,她极其肯定的说:

        “通过我们对泽拉之前的行为的检视,这个圣光之母本质上是个投机者,你要明白,你是没办法和投机上瘾的人讲道理的,她们总是沉迷于抓住每一个机会相信我,泽拉会上钩的,无非是或早或晚而已。”

        “而一旦她上钩,三个陷阱就可以同时启动了!到那个时候,被这个圈子罩住的所有人”

        “就谁都别想跑了!”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章节( 6.维哈里.老友叙旧)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艾泽拉斯死亡轨迹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