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游戏竞技>>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36.半神起源
    分享到:

    36.半神起源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造物是个很复杂的活。

        这一点早在泰瑞昂尝试着操作纳拉克煞引擎的时候,他就已经理解了。

        他折腾了几十分钟,最终只弄出了一坨扭曲如古神造物一样的诡异生物,这充分证明了造物并非一个拍脑袋就能做到的简单活计,而且纳拉克煞引擎在泰坦守护者体系里,只是个次级造物终端,那东西是莱用来塑造自己眷族的。

        而现在,大领主想为黯刃设计出新的钢铁英灵的造物模板,他就必须使用真正的造物终端,要比纳拉克煞引擎复杂十倍以上的造物主引擎,坦白说,在看到那造物终端上多达数百个的按钮之后,大领主的眉头就再没有松开过。

        他能预感到,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他都要将精力放在眼前这玩意上了。

        而且这东西还不能找阿扎达斯代替他来做,原因很简单,黯刃的将士们是使用死亡之力作战的,就算是未来经过“英灵化”之后,他们的灵体本质依然不会改变,而守护者们擅长的是奥术能量造物,他们制作出的钢铁生命是无法承载死亡之力的。

        所以这件事只能由代表死亡在艾泽拉斯存在的泰瑞昂亲手来做...他根本无法假手于人。

        学习,这从来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而就在大领主跟随着塑造者阿扎达斯学习造物基本论的同时,风暴峭壁乃至整个诺森德大陆的形式也在有条不紊的推进着,整个世界并没有因为大领主沉迷学习无法自拔而停下运转,实际上,这个世界不管缺了谁都会一样转。

        风暴峭壁前线联军击败了堕落之神,并且取其首级的消息让联军和整个文明世界气势大振,夺下了岩石大厅和闪电大厅之后,通往奥杜尔的道路已经变得畅通,在能够塑造大地的土灵们的帮助下,在泰坦之城奥杜尔和风暴峭壁之间的万仞悬崖上,一道宽广的天穹之桥已经形成,每日都有源源不断的物资和士兵被送到奥杜尔的钢铁城墙之内。

        联军总指挥穆拉丁在等待最后几支前来支援的军队,只要军势齐备之后,他立刻就会率领士兵们攻入泰坦之城中。

        闪电大厅的战斗让联军高层们看到了雷铸军团的威胁,这些钢铁战士虽然被尽数击败,但他们那威能无尽的蛮力与钢铁之躯给凡人们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联军已经制定了新的战争对策,如非必要,联军不会派士兵去和那些钢铁怪物们肉搏...那简直是在送死。

        而为此,联军不得不再斥巨资,在联邦黑铁区购买了一大批足够武装整个军团的军火和战争武器,而联邦政府听闻这是为了奥杜尔攻略而采购的军火,便大手一挥,这批采购统统打7折,而作为交换,联邦政府也趁机派了一支“战争观察团”,加入了联军的军队之中。

        对此,矮人们并不介意,反正这支军队的成分已经够复杂了...他们不介意再多一些联邦人。

        但这个消息却让帝国人有些着急上火,目前人类文明的两个阵营的竞争已经开始凸显出来,帝国不愿意承认自己比新生的联邦弱,他们处处都要占上风,而联邦人也看不起帝国人的装腔作势,但凡有帝国身影的地方,他们也会插一手进来,就仿佛是故意和帝国人作对一样。

        就在联邦战争观察团来到风暴峭壁的同一天,帝国这边也多了一个重量级的指挥官...

        洛丹伦王国的圣骑士国王阿尔萨斯.米奈希尔亲自挂帅,带着帝国的第二支军团来到了风暴峭壁,不过阿尔萨斯也并非专门来和联邦人打对台的,主要是因为暴风王国的改革让洛丹伦国内的贵族们就像是被烧到了尾巴的野兽一样焦躁不安,他们烦的阿尔萨斯根本没办法好好的管理国家,甚至连阿尔萨斯和吉安娜的私人生活都被搅得一团糟。

        正巧王后吉安娜外出寻访故人,趁着这个机会,阿尔萨斯也带着远征军来风暴峭壁透透气,他实在是被国内的那些贵族们烦得头都大了。

        据说加林和利亚姆现在的处境也很不好,那些贵族们联合在一起,开始向国王施压了,他们似乎想要迫使国王们坚定的站在他们这边。

        但他们忽略了一点,这些国王们都是有自己主见,经历过战争的年轻人,他们不会那么容易被操纵,甘愿成为贵族们手中的棋子,阿尔萨斯自己也很清楚,大家其实都在等待一个机会...但位于风暴中心的瓦里安,一直表现的很沉默,所以其他国王们必须先忍耐下去。

        而就在阿尔萨斯到达雪流平原基地的第二天,另一支特殊的远征军也到达了这片远古战场,在得到消息之后,阿尔萨斯亲自带着卫兵外出,迎接这支远道而来的军团。

        他们是乘坐德莱尼人的禁魔舰来到这里的,而能让先知维伦出动宝贵的禁魔舰运送的军队,必然和圣光的联系极深。

        “嗡”

        在飞船的传送光柱闪耀之间,一些穿着盔甲的军士出现在了矮人们修建的停机坪上,阿尔萨斯整了整衣服,快步走过去,向那为首的两位老骑士行礼。

        “欢迎两位的到来,莫格莱尼大骑士,以及阿比迪斯老将军!”

        面对阿尔萨斯热情的迎接,两位大骑士也微微俯身,向国王行礼,他们现在是银色黎明教团国的首领,虽然这个政体和一般的王国不太一样,但首领,也有首领的威严。

        “在这该死的冰天雪地里看到圣光的同行者真是让人愉悦,小阿尔萨斯,数年不见,你已经超越我们这些老家伙了!”

        阿比迪斯老将军笑呵呵的拍了拍国王的肩膀,就像是阿尔萨斯小时候那样,毫不夸张的说,阿尔萨斯就是在阿比迪斯将军的注视下成长起来的,这位老将军当年可是洛丹伦军方重要的成员之一。

        “我还需要学习,向老前辈们学习。”

        阿尔萨斯谦卑的笑了笑,他和两位老骑士聊了几句,便让卫兵们接引骑士团的成员们进入基地内部,而就在阿尔萨斯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你就是阿尔萨斯陛下吗?我也许应该叫你...叔叔?”

        这个声音让阿尔萨斯猛然回头,就看到了站在他身后,穿着一套小盔甲的安度因.乌瑞恩,寒风呼啸的风暴峭壁寒冷的温度,让安度因的鼻梁都有些发红,但这孩子还是如一名真正的圣骑士一样,在寒风中挺直了腰杆,最引人注目的是他背后背负的那把长剑,在行走之间,让这孩子周身三尺之内,都有温暖的圣光闪耀。

        一看就是一把不凡的武器,甚至要比阿尔萨斯手中的破损圣剑“苍白正义”更强大一些。

        “你是...安度因?”

        阿尔萨斯没见过小安度因,但他从眼前这个金发孩子那颇有些熟悉的脸颊轮廓和那双眼睛里,就能看到自己的大哥瓦里安的影子,血脉的传承力量在这个世界是神圣的,看着眼前的小安度因,阿尔萨斯恍然间回到了自己年幼之时,他想起了那个总是护着他和他姐姐的黑发战士。

        “安度因.乌瑞恩?你的父亲,是瓦里安,对吧?”

        阿尔萨斯蹲下身,他看着眼前的安度因,后者也在看着他,两个从未见过面的人,在这一刻给彼此的感觉都很熟悉,就像是...亲人一样。

        安度因的眼睛眨了眨,他左右看了看,对眼前的阿尔萨斯说:

        “对,我是瓦里安的儿子,你能给我讲讲我父亲的故事吗?我已经好久没见到他了,而且我听说,他一直把你当弟弟看待,所以...你也是我的亲人,对吗?”

        这个带着孩子气的问题,让阿尔萨斯那英俊的脸上都充满了笑容,他笑呵呵的揉了揉安度因的脑袋,然后牵起他的手,对他说:

        “当然,孩子,不过这里不是个说话的地方,去我的营帐吧,那里有上好的果酒。”

        “哦?那我可以带我的朋友一起去吗?”

        安度因看向阿尔萨斯,后者点了点头,于是片刻之后,在40多名强悍的光铸骑士的护卫下,一脸古怪的阿尔萨斯带着安度因走向了自己的营帐,这位圣骑士国王时不时打量着那些躯体上带有圣光符文的人类圣骑士,他从未见过这样古怪的仪式,但这并不妨碍阿尔萨斯对此产生好奇。

        也许,安度因这孩子...有一些属于自己的秘密。

        也许,他这看似傻乎乎的侄子,也在隐隐向阿尔萨斯展现自己的实力,也许,安度因在用这种方式,谋求双方的合作呢...

        阿尔萨斯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呵呵,现在的孩子呀...可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

        “呱!”

        一声嘹亮的鸣叫声惊起了整个丛林的鸟类,在无数拍打着翅膀冲入天空的小鸟的鸣叫中,一头漂亮的黑蓝色渡鸦悄无声息的掠过这片古老而莽荒的盆地。

        安苏的双眼不断的在丛林中寻觅着,它就像是寻找着某一样重要的东西,而问题是,它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寻找什么...

        真是糟糕!

        风暴渡鸦第十三次暗骂了一句,但它还是拍打着翅膀,在丛林上空不断盘旋。

        在更远的地方,一缕白色的幽影也在另一方丛林寻觅着,那是一个拍打着双翼的古怪鹰身人,那是百鸟之母艾维娜,另一位荒野半神。

        而在安苏下方的丛林之间,一抹如黑色闪电一样的身影不断在丛林深处来回跳跃,黑豹与狩猎之神阿莎曼就像是最好的密探,一寸一寸的搜寻着这片远古存在至今的大地。

        “呱!”

        安苏又发出了一声鸣叫,那鸣叫中充斥着不加掩饰的烦躁,它在空中盘旋了几圈,然后落在了这片丛林的一根巨大的树枝上,片刻之后,阿莎曼那优美的流线型的身影也出现在了它眼前的石块上。

        “小豹子,你确认你带的路没错?”

        安苏呱呱叫着,质问到:

        “我们已经在这里找了5天,翻遍了这座山谷,却什么都没找到...我的鲁克玛带着艾森娜和戈德林在安戈洛环形山也找了数天,还有远航海外的托尔图拉,在祖达克的乌索尔与乌索克兄弟,海加尔山的阿迦玛甘,我们甚至还联系了那四位对我们爱理不理的至尊天神...托付它们在锦绣谷寻找。”

        “但一无所获!”

        这焦躁的风暴渡鸦拍打着翅膀,它脖子上悬挂的月亮和太阳的徽记摇摆着,它尖声叫到:

        “按道理说,这不关我的事,毕竟我和鲁克玛并不是艾泽拉斯的土生半神,但我还是想要问一问,小豹子,你确定那个什么弗蕾亚真的在向你求援吗?难道不是因为你感染了梦魇而出现了幻听?”

        “嗷...(别叫我小豹子!)”

        黑豹阿莎曼那如玛瑙一样的黑色双眼里也闪过一丝焦躁,它摇着尾巴,发出了低沉的咆哮声:

        “嗷(我能确定,那不是幻听,伟大的弗蕾亚在向我们求救,一些糟糕的事情发生了,而且在很久之前就发生了,但我不知道她在哪里,索拉查盆地、安戈洛环形山还有锦绣谷,我记得很清楚,那是弗蕾亚女士的生态园,也是她最喜欢最珍爱的地方,她肯定就在这里留下了一些东西...我能感觉到,就在这些地方里!)”

        “但我们都找遍了,就差把这里的大地一寸一寸的翻过来!当然我并不是再次怀疑你,我只是觉得,我们最少应该有个详细的目标,你说呢?小豹子。另外...”

        安苏歪着脑袋,从自己脖子上悬挂的口袋里啄出一只新鲜的螳螂妖,咔擦咔擦的咬碎,一边享用着美味,一边撇着眼睛看向阿莎曼,这头渡鸦眼中闪耀着八卦的目光,它低声问到:

        “我和鲁克玛一直遵守承诺,帮你们寻找弗蕾亚,我知道那是一位泰坦守护者,但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你们和弗蕾亚到底是什么关系?难道...你们是她驯养的宠物?现在要来帮助自己的主人吗?”

        “哦呼呼,那你们可真的太“忠诚”啦!”

        安苏阴阳怪气的语气并没有让阿莎曼愤怒,相反,这头漂亮的黑豹有些疲惫的趴在石头上,一边晒太阳,一边慵懒的说:

        “嗷...并不是宠物,安苏,你们这些自然诞生的半神是不会理解我们和弗蕾亚女士的联系的...这么说吧,我们都是弗蕾亚女士一手塑造出的,如果没有她的帮助,我们早就在时光中凋零了...”

        “在最初的时候...”

        阿莎曼那漂亮如黑玛瑙一样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怀念,它用毛茸茸的爪子盖着自己的眼睛,就像是一只大猫一样,它低声说:

        “我们,所有半神,其实都只是一些自然诞生的野兽...”

        “就比如我,在我有限的记忆中,我的故事开启之时,我已经失去了所有的亲人,一群饥饿的狼杀死了我的父母,它们还试图杀死我,年幼的我沾染着父母的鲜血,只能无助的朝着它们吼叫...我当时距离死亡只有一步之遥...”

        “是弗蕾亚女士救了我...就像是她救了其他其他半神一样...”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章节( 36.半神起源)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艾泽拉斯死亡轨迹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