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游戏竞技>>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8.倾听圣光吧
    分享到:

    8.倾听圣光吧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content>

        布丽奇特和萨兰蒂亚的决斗只持续了短短几分钟,但那几分钟里发生的事情却一点也不简单。

        骑士小姐甩出的审判战锤,那完全由圣光能量组成的攻击被萨兰蒂亚用手扣住,那在布丽奇特的理解中,是完全不可能做到的事情,而萨兰蒂亚随手唤出的圣光利刃即快又狠,其圣光凝实的程度,要比布丽奇特的圣光强出数倍不止,那需要布丽奇特用长剑才能挡住。

        如果不是那一记圣光出鞘的威胁吸引了布丽奇特大部分注意力,萨兰蒂亚随后而来的那一记战锤横扫,其实是没有那么艰难就能击溃骑士小姐的防御的。

        布丽奇特的高阶圣骑士职位并不是依靠父亲的威名才得到的,她是真正在战场上证明了自己的圣骑士,她的真正实力并不如今日决斗之时那么羸弱,正如萨兰蒂亚所说,与其说她是败在了萨兰蒂亚手上,不如说骑士小姐是败在了自己的骄傲之上。

        因为安度因和萨兰蒂亚年龄的问题,导致她有些太轻敌了。

        但考虑到她还只是个年轻人...所以,这也无可厚非。

        而现在,在安静的夜色中,布丽奇特终于有机会当面向萨兰蒂亚询问自己的疑惑...为什么她的圣光相比萨兰蒂亚的圣光会显得如此的虚弱,同为同出一源的力量,为什么萨兰蒂亚的圣光会如此的纯粹...甚至比她见过的绝大部分圣光使用者的圣光都要纯粹的多?

        “信仰的问题放在一会再说。”

        面对布丽奇特的疑问,萨兰蒂亚一边喝着茶水,一边指挥着安度因做这做那,就像是个小地主婆一样,她看上去非常享受指拨安度因做事的乐趣,在这种古怪的欢乐之中,高等精灵丫头对渴望答案的布丽奇特说:

        “先说你的另一个疑问,你说自己的圣光不如我的圣光?不,没有这种说法,我们的圣光都是同出一源的,本质上不存在谁的圣光更强大的古怪对比,而且如果非要说圣光的纯粹程度的话...我的圣光纯度甚至比不上一个古怪的小幽灵。”

        说到这里,萨兰蒂亚有些愤愤不平的喝了口茶,脑海里又浮现出了某个傻乎乎的,骑着灵魂鹿乱跑的小丫头的身影。

        是的,她说的就是圣光幽灵尤娜...

        小尤娜在黑暗神殿,乃至整个艾泽拉斯都是很奇特的存在,她是个使用死亡之力的幽灵,但偏偏又通过一系列奇遇,掌握了圣光的某些威能,而且尤娜身体里的圣光纯粹程度,甚至堪比圣光造物纳鲁,谁也不知道尤娜是怎么得到这样纯粹的圣光的,就连小幽灵自己都说不清楚,或者说,她不怎么愿意说这件事。

        尤娜对于圣光法术有超高的天赋,但她不爱学习,甚至厌恶学习,根本不会跟着萨兰蒂亚和安度因乖乖的去沙塔斯学习圣光法术,每天都在世界各地乱跑乱窜,泰瑞昂也总是护着她,就导致尤娜最近有些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而想到这里,萨兰蒂亚又有些怀念和孩子们一起在黑暗神殿玩耍的日子,她的情绪也有些低落,在片刻之后,她长出了一口气,对坐在对面的布丽奇特说:

        “我和安度因比你强的地方在于,我们两从小就是跟随纳鲁阿达尔一起学习圣光真谛的,你知道纳鲁吗?”

        “我知道,虽然我没亲眼见过。”

        布丽奇特双手捧着那热茶,她轻声说:

        “据说在诺森德大陆的德莱尼人的城市中,就有一位纳鲁,而在遥远的德拉诺世界里,更是存在着数位纳鲁,据说那是诞生于圣光中的纯粹生灵,它们就是圣光在现世的显化...”

        “不,它们不是!”

        在一边拨弄着刚刚点燃的柴火,在努力的升起壁炉火焰的安度因插嘴说到:

        “纳鲁只是诞生在圣光中,它们和圣光的关系,与亡灵和死亡的关系是一样的,它们因圣光而生,但它们只是圣光的一种表现形式,它们也有自己的情绪,而一旦信仰中混杂了自我情绪,那么信仰自然就不会纯粹了。”

        眼看着壁炉里的火焰点燃,脸上有黑灰的小王子欢呼一声,他一边抹着脸,一边对布丽奇特说:

        “那是我养父告诉我的,他从我记事起,就一直在教我,不要盲从于信仰...阿达尔也很赞赏这种说法,那位尊敬的纳鲁是我和萨兰蒂亚的导师,它告诉我们说,在纳鲁的族群中,其实也有关于圣光教义的争端...它们也并非纯粹的圣光之灵。”

        “是这样吗?”

        布丽奇特有些茫然的点了点头,她没有见过纳鲁,所以她有些无法理解安度因的解释,萨兰蒂亚看到了布丽奇特的疑惑,于是这丫头反问到:

        “现在来谈谈信仰的问题吧,你倾听圣光的时候,你会听到什么?老实告诉我,布丽奇特,这很重要。”

        “好吧,如果你们想知道的话。”

        布丽奇特一边啜饮着茶水,一边回答说:

        “我们每周都会去教堂集会,在牧师们的圣歌声中,我们的心灵会感知到那灼热如火焰一样燃烧的圣光意志,就像是寒冷的人聚在篝火边,那圣光的意志不但会给予我们温暖,庇护我们远离寒冷的侵袭,还会向我们传递一些属于圣光的渴求...关于正义,关于希望,关于救赎,关乎守护...”

        “圣光在向我们示警,它告诉我们,一些黑暗即将侵袭,它促使我们做好准备...很多人都感受到了这种圣光的警示,而我的父亲阿比迪斯将军,大审判官伊森利恩还有莫格莱尼大骑士在反复的沉思之后,他们认为圣光在示警的是笼罩整个艾泽拉斯的黯刃军团,那些亡灵,还有过去的仇恨的推波助澜...”

        “那你的想法呢?”

        安度因和萨兰蒂亚对视了一眼,安度因低声问到:

        “布丽奇特小姐,你对于这种极端的净化信仰的看法呢?”

        这个问题让骑士小姐皱起了眉头,在好几秒钟的思索之后,她回答说:

        “其实偶然我也会思考,这样狂热的净化是不是太过鲁莽,而且大骑士弗丁一直反对我们进行大规模的净化行动,他认为圣光给予我们的示警并非是对黯刃军团,很可能是其他的一些黑暗势力...但我的父亲很执拗,他固执的认为圣光所示警的危险就是亡灵,我没办法规劝他,而且有时候,我也会觉得,那些亡灵确实是太过分了。”

        “你们来这里的时间还短,你们可能不清楚。”

        布丽奇特对眼前的两个孩子说:

        “不死者们,那些自然复苏的亡灵已经占据了斯坦索姆城,他们在那里组建了一个小政体,是联邦的官方种族之一,那些不死者很羸弱,个人战斗力和黯刃的亡灵完全没办法比,但他们完整的保留着过去的思维和智慧,他们会使用恶毒的陷阱,会使用武器,偶尔还会用一些阴谋。”

        “在过去几年里,因为双方的摩擦,我们已经损失了200多名战士,而且现在从斯坦索姆通往奎尔萨拉斯的道路已经被那些不死者彻底占领了,他们做的很过分!有时候我甚至会感觉,那些不死者是在故意激怒我们,好让我们大肆发动攻击,这样他们就能将整个联邦扯入这场战争,然后彻底埋葬我们...”

        “恩,我在暴风城的时候,也听说了不死者里确实有些人在大肆传播“十字军威胁论”。”

        安度因耸了耸肩:

        “但联邦的议员们还算理智,再加上你们现在建国了,和联邦也互相递交了国书,那些不死者也许就会再这么继续挑衅了,但,你说的那个圣光的意志...怎么说呢?我感觉有些怪怪的。”

        小王子看着布丽奇特骑士,他说:

        “我和萨兰蒂亚从没有感觉到你说的那种如火一样的意志,我们倾听到的圣光都是很温和的...这样吧,我们带你感受一下!”

        说着话,小王子朝着布丽奇特伸出手,另一边的萨兰蒂亚也握住了骑士小姐冰冷的手指,安度因对布丽奇特打个鼓励的眼神,后者犹豫了一下,便将手放入安度因的手心里。

        这是她第一次在非战斗状态下,接触到男孩子的手...

        而让骑士小姐感觉到难过的是,安度因的手指,居然比女孩子的手指更纤细,而且,皮肤也更好...

        但下一刻,她就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思考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放空心神,布丽奇特...跟我们来。”

        安度因和萨兰蒂亚闭上眼睛,两个孩子的呼吸在这一刻变得平稳,那种气场也感染到了骑士小姐,她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心灵平静下来,三个意识顺着躯体的连接缓缓的接触,两个从小跟着纳鲁一起学习圣光的孩子进入冥想状态的速度非常快,在他们的意识的带领下,布丽奇特小姐的意识,也飞快的以一种古怪的形式,脱离了躯体。

        就像是沿着一个通道不断的向上飞行,速度极快,等到布丽奇特小姐意识恢复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已经处于了一片死寂而冰冷的群星之间,安度因和萨兰蒂亚一左一右站在她身边,安度因对她说:

        “看上面...”

        布丽奇特抬起头,在她头顶之上,那群星最幽暗的夜空中,在那宇宙最黑暗最深邃的深渊里,一抹金色的光点犹如从过去飞来,在下一刻便如利剑一样刺穿了那深沉恐怖的夜幕,将群星中的第一缕光带入了这个世界。

        “最纯粹的光芒,总是诞生于最黑暗的角落,在希望的光芒所到之处,一切黑暗都无所遁形...”

        安度因和萨兰蒂亚拉着布丽奇特的手,飞向那金色的光芒之中,三个意识就如同融入了那群星的第一缕光晕之中,骑士小姐从未如此真切的感受到圣光的存在,她感觉就像是回到了母体中一样,她的意识和那光芒融为一体,她如饥渴的海绵一样,不断的从周围的光晕中汲取着力量与教诲。

        和她们在教堂中感受到那如火一样的圣光意志截然不同...

        安度因和萨兰蒂亚为她展示的圣光没有自己的意志,它更像是一种工具,一种生灵本来就有的情绪。

        代表希望,代表一切美好,代表保护一切美好的力量...没有愤怒、没有斥责、没有憎恨,在那轻灵的歌声中,布丽奇特看到了自己过去生命中那些代表美好的光景,还有那些他人生命中的美好片段,她回过头,看到了手牵手的安度因和萨兰蒂亚,她看到了两个孩子生命中的那些闪耀的光芒...

        这一刻,骑士小姐顿悟了。

        萨兰蒂亚的圣光并不比她的圣光更强,之所以显得如此纯粹,是因为萨兰蒂亚挥舞圣光之时,从未想过制裁或者复仇,她是在为守护安度因而挥舞圣光,她是在为保护美好的希望而挥舞武器...所以她的圣光才会如此的强大,所以她的力量才会如此强大。

        自己呢?

        自己挥舞圣光的时候在想些什么?

        胜利的渴望?净化的狂热?对亡灵的憎恨?亦或是...亦或是,只是将它当成一种力量来使用,却从未认真的去思索过,圣光的力量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

        “圣光是博爱的,它从不会因为种族和灵魂的不同就拒绝援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布丽奇特,你见过挥舞圣光的亡灵吗?”

        一个声音在布丽奇特耳中响起,她以为那是安度因在问她,骑士小姐摇了摇头,那个声音便再次响起:

        “我见过...而且不止一个...”

        “亡灵并不邪恶,正如同外表不代表真正的美丽,言语也无法代表真正的品格,孩子,不要让眼睛蒙蔽你的心灵,也不要让仇恨扭曲你的灵魂,泽拉对于你们的示警是出于好意,她想提醒你们恶魔将至,然而,她又一次做错了...对此,我替她向你们道歉。”

        “而我可怜的孩子啊...欢迎,回家...”

        “嗡”

        下一刻,布丽奇特小姐的眼睛便睁开了,她看到了房间里燃烧的壁炉,那柴火啪啪作响的声音让房间里的温度上升了很多,驱散了房子里的湿冷,而在她身边,安度因和萨兰蒂亚也从那冥想中睁开了眼睛。

        萨兰蒂亚看着布丽奇特小姐,她问到:

        “你看到了吗?布丽奇特,那才是我和安度因感知到的圣光,我不能鲁莽的指责你们的信仰是错误的,但最少,那个燃烧的圣光意志,和我们理解的圣光,不一样...”

        “没关系,没关系...”

        骑士小姐伸出手,她诚挚的双手合拢,叠放在胸前,她满脸泪水,她轻声说:

        “没关系...那是错的,我已经知道了,那确实是错的...”

        “我听到圣光对我的启迪..我感受到了圣光的抚慰...”

        “我,已经回家了...”

        “感谢你们...”</content>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章节( 8.倾听圣光吧)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艾泽拉斯死亡轨迹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