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游戏竞技>>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49.死亡出征
    分享到:

    49.死亡出征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大恶魔,这是燃烧军团的所有恶魔对于它们中最强悍的那些的尊称。

        虽然很多恶魔都喜欢恐吓凡人,说自己是强大无比的恶魔,但真正的大恶魔在燃烧军团的万年征战之中也只有那么几个。

        最出名的大恶魔莫非于污染者阿克蒙德和欺诈者基尔加丹,这艾瑞达的双子统治者以自己的蛮力和狡诈为黑暗泰坦统帅整个燃烧军团,但需要注意的是,阿克蒙德和基尔加丹的力量并非是天生的,它们是被萨格拉斯赐予了最纯净而庞大的邪能,因此才被转换了种族,成为了真正的大恶魔。

        而源生的,诞生于扭曲虚空中的纯粹恶魔中,想要依靠自己达到大恶魔层次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天赋、机遇缺一不可。

        破坏者玛洛诺斯就是这么一个幸运的家伙,在它出现之前,深渊领主的统帅者并非它,对于这个崇尚蛮力与狂暴的种族而言,只有经历过无数战火的淬炼,才能被所有族人认可,玛洛诺斯通过击败上一任的深渊之王阿苟纳而成为了真正的深渊领主之王,它是一个真正的大恶魔。

        单论蛮力而言,就连污染者阿克蒙德都不是它的对手,它是燃烧军团中纯粹力量的最强者,而且玛诺洛斯已经为军团服务了无数岁月,它经历的战争是凡人无法想象的,它的战斗经验也丰富到让人发指。

        相比玩弄诡计的恐惧魔王们,深渊领主更喜欢直来直去的战斗,这虽然偶尔会让它们很容易掉入陷阱,但反过来说,经历过那么多陷阱之后还活着,而且活的很滋润,这就已经证明了玛诺洛斯的强大。

        它的蛮力足以在一万年前正面对抗以蛮力著称的荒野半神阿迦玛甘...它甚至亲手杀死了阿迦玛甘,正面处理掉了最强大的半神之一。

        要以凡人之身对抗这样一头大恶魔,几乎是根本做不到的事情,虽说观察者们都知道,在另一条时间线里,大恶魔玛洛诺斯死于一个兽人的跳斩,但那其实更像是一种巧合...那个兽人只是在拼死一搏之间,在同伴的拼死牵制之下,极其幸运的砍中了玛诺洛斯的旧伤,引发了伤势的极度恶化...

        那一场死亡玛洛诺斯更像是死于命运,而非一个凡人之手。

        但现在,在这个时间线里,玛诺洛斯要面对的命运,又会何去何从呢?

        —————————————————————

        “你们是失败品!”

        深渊领主的咆哮声犹如雷鸣一样,它以一种蛮横的姿态将手中的战戟狠狠砸下,在落入地面的瞬间,以玛诺洛斯所站立的地方作为圆心,那涌动不休的力量冲入大地,击碎大地,就像是在地下翻滚的某种狰狞的生物,以一种地震的模式朝着四面八方翻滚不休。

        这一击,砸出了一场小型地震,而这,只是玛洛诺斯的随手一击。

        在地震之中,灰头土脸的老狼骑兵芬里斯不断的翻滚着,躲避着从地面之下冲出来的邪能之火,而碎手酋长卡加斯,这个曾经的悬槌堡角斗冠军,兽人中最可怕的刺客抓着玛诺洛斯背后不断摇晃的骨板,让自己在这头巨兽的冲锋中不至于摔下来。

        血环氏族的酋长基尔罗格.死眼,这个极具蛮力与野性的酋长这双手握持着坚固的狩猎棍,从正面试图进攻玛诺洛斯。

        死眼怒吼着从地面上冲起,双手握着武器,狠狠的砸向眼前移动的邪能山丘,那特制的狩猎棍的顶部布满了戈隆利齿打磨的锋刃,足以正面破开钢铁,而战士的愤怒之火缠绕在这狩猎棍上,让它的威力更加惊人。

        “哗啦”

        被背后的刺客卡加斯弄得不厌其烦的玛诺洛斯似乎感觉到了威胁,它背后那已经退化的无法飞行的双翼在这一刻剧烈隆起,就想是盾牌一样,死死的挡在自己的头顶上,下一刻,死眼手中沉重的狩猎棍就狠狠的砸在了这双重叠的双翼上。

        基尔罗格就感觉自己的武器砸在了一块钢铁上一样,那可怕的反震力让兽人酋长的双手虎口裂开,在他眼前,破坏者的双翼被蛮力撕开伤口,暴露出了内部坚硬的骨骼,但这势大力沉的一击,除了让玛诺洛斯后退了一步之外,完全没能伤害到这头深渊领主的躯体。

        “滚!”

        破坏者的爪子呼啸着拍在半空中的基尔罗格躯体上,只是瞬间,这勇敢的兽人酋长就口吐鲜血的倒飞了出去,他感觉就像是一座山砸在了自己身体上一样。

        基尔罗格的实力在兽人酋长里已经算是强力的那一级了,但面对狂怒的玛诺洛斯,他却连破防都做不到。

        “撕啦”

        借着基尔罗格在玛洛诺斯身体上砸出的那一记短暂的僵直,在深渊领主背后的卡加斯.刃拳也举起自己标志性的武器,那固定于断臂之上狰狞的拳刃,那刀刃表面闪耀着绿色的光点,代表着这是一把淬毒的利刃,碎手氏族的刺客们使用剧毒在整个艾泽拉斯都是非常著名的,他们调和的毒素极其猛烈,就连大型生物的免疫系统都无法对抗。

        卡加斯发出了一声嘶吼,那锋利的拳刃撕开深渊领主坚固的皮肤,以一种齐根没入的姿态刺入了玛诺洛斯的血肉之间,颇具腐蚀性的绿色血液伤口中喷溅出来,只是短短几秒钟,破坏者就感觉到自己背后的伤口变得麻痹,而且那麻痹的毒素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流向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吼!老鼠!”

        深渊领主的战戟在这一刻横扫着砸向自己背后,却被卡加斯灵活的躲开,这种鬼祟刺客的袭击让破坏者越发愤怒,它的另一只爪子也在这一刻抓向身后,但就在那爪子抬起的瞬间,呼啸而来的战矛就刺入了那手爪之间,钢铁战矛的倒刺死死的卡在深渊领主的骨骼上,在这战矛的另一段,在锁链的咔咔作响之间,灰头土脸的芬里斯酋长全身肌肉贲张,抓着锁链,就像是拔河一样,将深渊领主的爪子固定在空中。

        “撕啦、撕啦”

        卡加斯的拳刃不断的在深渊领主宽大如山的背后撕开一道道伤口,甚至来不及涂抹毒素,干脆将他腰间悬挂的毒液整瓶整瓶的倒入深渊领主的伤口中,就像是他们曾经狩猎戈隆那样,用各种毒素不断的削弱大恶魔的力量,最终给予它致命一击。

        “卡加斯!快!”

        芬里斯的吼声让碎手酋长刺杀的动作更快,但面对深渊领主恐怖的蛮力,饶是芬里斯的脸色通红,他脚下的大地依然被他的双脚犁出了沟壑,显然,在这力量的较量中,他并非对手,但即便如此,他依然死死的抓着手中锁链,尽自己最大的力量来牵制玛诺洛斯的行动。

        “我们来帮你们了,老头子!”

        熟悉的喊声在芬里斯身后响起,下一刻,新的力量开始拉动这锁链,让满脸通红的芬里斯得到了喘息的机会,在他身后,年轻的兽人德拉诺什将锁链抓起,抗在肩膀上,疯狂的向后拉动,而出身战歌氏族的加尔鲁什对于猎杀大型生物拥有天生的天赋,他将手中的战斧套上锁链,在旋转几圈之后,狠狠的朝着玛洛诺斯扔了过去,将那斧头和锁链固定在破坏者的另一只手腕上。

        两道锁链在这一刻绷的笔直,几个强大的战士互相配合之间,竟然硬生生的遏制住了玛洛诺斯的反击,而萨尔手握沉重的毁灭之锤,他快速跑向眼前那喷涌着邪能的怪物,跳动的蓝色雷光和红色的火焰在这年轻的天才萨满的身体上缠绕着,翻滚着,萨尔拼尽全力呼唤着元素之力,只是短短几秒钟,那受呼唤而来的元素力量就将萨尔的眼睛都照应的犹如雷光翻滚一般。

        “受我一击!”

        年轻兽人从地面上跳起来,他双手握着大酋长的毁灭之锤,以一个跳斩的姿态,将战锤砸向被同伴们遏制在原地的深渊领主的脑袋,但就在雷光四溅的战锤即将砸倒玛洛诺斯脑袋的那一刻,看似被困住的深渊领主突然抬起头,那丑陋而恐怖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狡猾的笑容。

        “靠近点...再近点...”

        “不好!”

        这个念头刚刚闪过萨尔的脑海,下一秒,他眼前的一切都被突然爆发的邪能之火彻底淹没了。

        “轰”

        “不!”

        一边指挥暗夜经历军队反击,一边旁观着这一战的珊蒂斯将军瞪大了眼睛,在她的视界中,她能看到无穷无尽的能量火焰从被兽人们禁锢住的深渊领主躯体的每一个角落喷涌而出,那场景就像是休眠的火山突然苏醒了一样,那剧烈的火光在这一刻甚至让黑夜都被照亮。

        跳起来反击的萨尔、在深渊领主背后疯狂背刺的卡加斯,还有用锁链困住深渊领主的芬里斯、德拉诺什以及加尔鲁什,刚刚从地面的凹陷里爬出来的基尔罗格,正在准备巫毒法阵的沃金,这些勇敢的人在这一刻都被那深渊领主从躯体里爆发的邪能风暴,被那一道通天彻地的火光彻底淹没。

        那灼热的邪能之火足足燃烧了1分钟才缓缓熄灭,这是大恶魔的一次反伏击,显然,这不是它第一次使用这种示弱的战术,但效果一如既往的好。

        “砰”

        玛诺洛斯巨大的身体向前踏出一步,它脚下那被彻底焚干的龟裂大地已经失去了所有活力,就像是被扔进了岩浆里再捞出来一样,整个大地的每一根龟裂痕迹中,都爆发出了墨绿色的光芒。

        这片大地被污染了...

        破坏者拄着战戟,它那倒三角的脑袋居高临下的打量着脚下那被严重烧伤的年轻兽人,此时的萨尔已经失去了反击的能力,实际上,如果不是元素力量在最后一刻保护了他,恐怕年轻的萨尔会被纯粹的邪能之火彻底烧死,这毕竟是大恶魔压箱底的战术,刚才的那一波邪能爆发,足以摧毁任何凡人的躯体。

        就比如此时躺在那龟裂干枯的大地上生死不知的卡加斯,这位碎手酋长手臂上的拳刃已经被融化成了一个扭曲的样子,他的生活之火,更是虚弱到了极致,就如同风中的残烛一样,其他几个人也没好到哪里去,基尔罗格躺在干枯的大地上,这酋长试图重新握紧自己的狩猎棍,但重伤的他连举起手指的力量都没有了。

        在加尔鲁什和德拉诺什身前,芬里斯酋长以一个张开双臂的姿态待在那里,在刚才的邪能爆发中,这位老酋长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身后的加尔鲁什和德拉诺什以及沃金,三个年轻人只是局部烧伤,但代价就是...芬里斯成为了这场战争里的第一个牺牲者。

        “砰”

        玛诺洛斯活动着背后的双翼,碎手的毒素依然在摧残它的躯体,但深渊领主的生命力雄厚,那些毒素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玩意,它抬起沉重的前蹄,踩在挣扎的萨尔身上,它活动着沉重的蹄子,看着脚下痛苦的老鼠,它问到:

        “现在...兽人们,你们是选择重新跪下?还是选择...痛苦的死亡?”

        ————————————————————

        “真遗憾...”

        大领主似乎失去了观看眼前这场惨烈战斗的兴趣,在死之界的堡垒顶层,他从自己的躺椅上站起,在那微微吹动的灵界之风中,泰瑞昂眯起了眼睛:

        “我还以为这些兽人能在我面前创造一个奇迹...但他们没有,真是遗憾。”

        “这不怪他们。”

        那个一直站在大领主身边,和大领主一起旁观这海加尔山战争的高大身影用嘶哑的声音说:

        “他们已经做得够好了,没人能要求他们做的更好...你也不能!”

        “这些年轻人,他们勇敢、无畏、敢于挑战对手、敢于直面死亡...他们需要的,只是时间的磨砺的而已,为他们争取到足够的成长时间,这就是我们这些早就该死去的老家伙的责任与使命。”

        那个身影从脚边提起一把冰冷的狰狞战斧,他将其抗在肩膀上,然后对大领主说:

        “我要去履行我的使命了...关于你的邀请,我答应了!在我从那里返回之后,我会为你而战。”

        “嗯,很好。”

        大领主转过身,信手扔给了他一块黑色的水晶,就像是个彬彬有礼的绅士一样,大领主将双手背在身后,他轻声说:

        “捏碎它,格罗姆,这是一份小小的礼物...”

        “然后,以死亡的名义...去战斗、去屠杀、去征服吧!”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章节( 49.死亡出征)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艾泽拉斯死亡轨迹让更多书迷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