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书迷楼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页>>游戏竞技>>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41.恩.怨
    分享到:

    41.恩.怨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Shumil.Co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不!”

        一声突然响起的尖叫打破了法师塔深夜的宁静,在调皮的月光照入窗户的阴影中,大法师吉安娜气喘吁吁的坐在自己的床上,她漂亮的金发披散在肩膀上,而在美丽的脸孔上,那双蓝色如水的眼中,却闪耀着一抹噩梦残余的惊恐。

        在那个真实到让人分不清现实与虚幻的梦境中,吉安娜看到了自己的父亲,自己尊敬并且挚爱的父亲,孤独的沉没于冰冷的大海里,她看到了父亲身后那坠落的船只,那破碎的甲板,那些诡异的身影,她看到了父亲眼中的眷恋,她看到父亲伸出手,想要触碰她。

        但下一刻,无穷无尽的黑暗就从四面八方涌来,就像是黑暗的触手一样,将她的父亲拽入了深海之中。

        她旁观着这一幕,想要伸出手挽救自己的父亲,却发现...在自己身后,也是一片漆黑无情的黑暗,直到那一双冰蓝色的眼睛在黑暗中亮起的时候,吉安娜的内心被恐惧充满,而下一刻,她就从噩梦中惊醒。

        这已经是她连续5天做同样的噩梦了,对于法师而言,这样的梦境一次又一次的出现,毫无疑问昭示着某种黑暗的未来,但吉安娜拒绝接受那个未来。

        她反复劝说自己,这只是太过担忧父亲而产生的幻觉,但每一晚在艰难入睡之后,映入她的脑海的,依然是那个残酷而冰冷的梦境。

        她有些茫然的看着四周,这是她的法师塔,和达拉然其他的法师塔一样,在崭新的外壳之下,隐藏的是古老的传承,吉安娜从床上爬起来,她穿着睡衣,走到窗户边,看着窗外幽静的夜色,达拉然街道各处闪耀的灯火将这座城市点亮,在黑夜中恍如明灯一样。

        “我要回库尔提拉斯!”

        这个念头突然出现在吉安娜心中,然后就再也挥之不去,她深吸了一口气,缓缓推入背后的阴影里,淅淅索索的声音传来,片刻之后,重新换上了紫色和白色交织的法师长袍,吉安娜将一件斗篷披在肩膀上。

        因为前一段时间的事故,导致她现在依然被导师禁足,但对于魔法天才来说,要不惊动任何人离开达拉然,其实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尤其是最近整个北疆在亡灵的威胁下人心惶惶的时刻,就连达拉然也受到了影响。

        不过就在吉安娜离开房间的前一刻,她的目光突然被一封摆在桌子中心的信件吸引了。

        普罗德摩尔家的大法师可以肯定,在自己入睡之前,那里肯定没有这样一封信...一种被窥视的感觉立刻爬上了吉安娜的心头,她警惕的伸手释放了一个侦测法术,同时给自己加上了一层厚重的寒冰护甲。

        但片刻之后,侦测魔法的光芒黯淡下来,反馈的信息告诉她,这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

        吉安娜走上前,用魔力之手打开了信件,将它展开,那是一张特殊的纸,上面还飘散着一些诡异的香味,而在那纸上,只有简单的一句话。

        “戴琳已死,但他留给了你一样礼物...秘密就在洛丹米尔湖畔。”

        “啪”

        那张信纸在吉安娜愤怒的目光中被撕的粉碎,她根本不相信,也不愿意相信自己强大的父亲会悄无声息的死去,像他那样的英雄,就算是死亡,也会是一场让整个世界为之颤栗的战斗。

        “洛丹米尔湖...”

        吉安娜咬着牙,将斗篷披在头顶上,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法师塔,她要去那里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在装神弄鬼,但吉安娜也不傻,在离开达拉然之前,她将一封魔法信函放入了路边的邮箱里,很快,这封信就会送到她的师兄,强大的大法师克尔苏加德手中,一旦事有不测,她那位爱猫成狂的师兄,会第一时间赶来救她。

        虽然两人相处之时多少有些不愉快,但吉安娜相信,自己对万事万物都很冷淡的师兄内心,依然有一丝自我的坚持和善念。

        然而单纯的吉安娜并不清楚,这一次,她要面对的是谁...

        洛丹米尔湖,整个提瑞斯法林地最大的淡水湖,也是整个北疆含水量最大的湖泊之一,从天空看去,它就像是点缀黑暗的提瑞斯法林地的一颗宝石,在月夜的光芒中熠熠生辉。

        在午夜时分,这座湖泊的湖面平静的就像是一面镜子,月光返照,让周围的环境都变得安静起来,让人不忍心打破这种安宁。

        披着斗篷的吉安娜从密林中走出,强大的魔法萦绕在她躯体上,作为17岁就通过了达拉然大法师考核的真正天才,吉安娜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她的未来必然不可限量...前提是,她还有未来的话。

        “你来了...”

        站在湖水边,背对着警惕的大法师的,是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高挑身影,他有一头灰白色的头发,而这身影,让吉安娜感觉到熟悉,她之前似乎见过他。

        “你是谁?”

        吉安娜双手握着寒冰法杖,低声质问到:

        “你为什么要说我父亲...总之,无聊的传言!你到底想干什么?”

        “嗯,数年不见,你的脾气越来越不好了,吉安娜小姐。”

        泰瑞昂缓缓转过身,他看着背后的吉安娜,吉安娜在看到这张脸的时候,也想起了数年前在激流堡的遭遇,她的眼中闪过一丝窘迫,但很快就再次变得冰冷:

        “泰瑞昂.黎明之刃!你怎么敢独身一人踏入这里?”

        吉安娜的眼中闪过一丝恐惧,她强压着内心的不安,大声质问到:

        “这一次你没带你的妻子一起吗?还是说,你已经做好了在此地覆灭的准备?”

        “嗯...说这些话可给不了你信心和力量,小丫头。”

        泰瑞昂并没有在意吉安娜的态度,他看着眼前的大海之女,那双蓝色的眼睛和其中闪耀的光芒,几乎和戴琳一模一样。

        “我是黯刃之王,吉安娜,我想去哪里,我就能去哪里...你的皇帝和他的军队挡不住我,当然,我此行前来并非策划一些残忍的杀戮与阴谋。”

        泰瑞昂伸出手,在黑色手套之下,一条银色的船锚吊坠在空中摇摆着:

        “我只是代替我的朋友,来向他最爱的女儿告别,仅此而已。”

        “唰”

        泰瑞昂松开手,银色的吊坠就在寒冷的风中被缓缓送到呆立在原地的吉安娜眼前,大法师的双眼中已经衔满了泪水,她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她很清楚这个普罗德摩尔家族世代传承的项链对于父亲的意义,他不可能将它交给泰瑞昂...也就是说...他真的...

        “不”

        吉安娜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哀鸣,她无力的跪倒在地面上,双手死死的抓着那银色的吊坠,在极具的情绪之下,她已经失去了法师应有的冷静与果决,就像是个普通的18岁女孩一样,在泪水中宣泄着自己的痛苦。

        “你很茫然,孩子。”

        泰瑞昂漫步走到吉安娜眼前,他蹲下身,看着眼前卸去了所有防备的大海之女,他伸出手,抚摸着她的金色长发,他轻声说:

        “戴琳肯定不希望看到你现在的样子...大海之子已经迎接了他的宿命,而大海之女,是否能扛起他留下的沉重使命呢?告诉我,吉安娜,你能让你的父亲骄傲吗?”

        “你杀了他?”

        吉安娜低着头,将双手放在胸前,死死的抱着那吊坠,她哭泣的声音中多了一丝刻骨铭心的仇恨,那种极端的情绪给了她新的力量,如拨开迷雾的双手,让她看到了自己的未来。

        而面对这个问题,泰瑞昂并没有太多隐瞒。

        “是的,是我拿走了他的生命,我给了他新的...”

        “砰”

        泰瑞昂的声音被突然暴起的恐怖寒霜打断了,在两人身旁,洛丹米尔湖的沉寂被彻底打破,那些渗入水滴中的魔法元素在一个愤怒的灵魂的咆哮中被彻底唤醒,那些犹如实质般的寒冰从不可知的空间中迸发出来,将眼前的泰瑞昂一层一层的覆盖起来。

        就如同寒冷死寂的冰棺一样。

        而在他眼前,吉安娜缓缓站起身体,那些细碎的寒冰以一种共生的方式缠绕在她的法袍上,在她的皮肤上,在她的头发上,那些晶莹的尖刺覆盖了吉安娜的全身,她的双眼变得如寒冰一样璀璨,大海之女恐怖的冰霜魔法天赋,在这一刻被永恒的痛苦彻底解封。

        她那张脸缓缓的被寒冰覆盖,在全身上下散发出的恐怖低温之下,她金色的头发也飘荡起来,而那金色的光泽在一点一点的,转化为寒冰应有的苍白。

        按照原本的历史轨迹,吉安娜要在数十年后,才会在她一手建立的港口城市塞拉摩被摧毁的痛苦中觉醒自我内在的最强力量,但现在,对于涉世未深的灵魂来说,父亲的死去,成为了解封这禁忌力量的最后钥匙。

        但很可惜...以现在吉安娜对于魔力的操纵,她还控制不了这种可怕的力量。

        或者说,沉浸于复仇意志中的大海之女,根本没想着控制...

        可怕的寒霜之潮以吉安娜所站立的地方作为圆心,朝着四面八方疯狂扩散,那些密林,那湖泊,那大地,都在这种寒冷彻骨的爆发中被彻底覆盖,这种恐怖的魔力波动在瞬间就引起了达拉然大法师们的注意,而连同湖畔之外的洛丹伦城,也被深夜里呼啸而起的寒风吹醒。

        “你拿走了我父亲的生命...”

        吉安娜抬起头,在她手中,银色船锚的吊坠熠熠生辉,在这家族秘宝的加持下,大海之女的力量再一次被提升,她就如同冰霜女王一样伸出手,五根手指皆已被彻骨的冰霜彻底覆盖,那张混杂着冰屑的脸显得越发死寂,那无神的双眼死盯着眼前被冰封的泰瑞昂,她轻声说:

        “我也要拿走你的...”

        “哗”

        沉重的法杖包裹着奥术的魔力,如利刃一样狠狠的砸向封印着泰瑞昂的冰块,但就在那法杖砸下的瞬间,一只带着黑色手套的手破开冰块,稳稳的抓住了那法杖,泰瑞昂周身缠绕的寒冰在这一刻破碎开,他看着眼前被过度的魔力反向控制的吉安娜,他有些怅然的摇了摇头。

        “小孩子就不要玩大人的玩具...这还不是你现在该操纵的力量,它对你来说,太危险了。”

        “砰”

        一声轻响,黯刃之王手指捏碎了吉安娜脖子上的寒冰,伴随着微弱但却锋利的死灵能量的涌入,在吉安娜身体里疯狂涌动的寒冰之血的运转被强行打断,那恐怖的寒霜之潮的扩散在这一刻停止下来,早已经心神疲惫的吉安娜眼睛一翻,就此倒在了泰瑞昂的怀里。

        黯刃之王抚摸着大海之女变得苍白的长发,他轻声哼起了一首摇篮曲:

        “睡吧,睡吧,乖孩子,等你醒来之后...你就会看到一个新世界。”

        他抱着吉安娜.普罗德摩尔站在寒冰风暴的中心,那一层触目惊心的苍白色圆环几乎笼罩了整个洛丹米尔湖和周围的大地,在不被控制的寒霜的肆虐之下,这片土地将寸草不生。

        他怀中的这个女孩所具有的力量...足以改变世界。

        “死灵!放开她!”

        “放开吉安娜!你这狂徒!”

        两声爆喝一前一后的在湖泊边响起,泰瑞昂抬起头,在他眼前,是匆忙赶来的大法师克尔苏加德和一群战斗法师,在他身后,是带着皇家侍卫狂奔出城,穿着圣骑士盔甲的洛丹伦王子阿尔萨斯。

        “真好...”

        泰瑞昂的手指微动,一缕严寒彻骨的寒冰在他指尖跳动着,他冰蓝色的眼中闪过一丝愉悦:

        “都到齐了,今晚...让我改变你们的命运吧。”

        最快更新 www.60355.com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shumil.com)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章节( 41.恩.怨)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艾泽拉斯死亡轨迹让更多书迷知道。